16

    尽管医生曾经是万人之上的所罗门王,但是毫无疑问的随着时间的流逝,他已经逐渐习惯了自己身为一个一无是处的普通大叔的人设,并且下定决心把死宅和废柴贯彻到底。

    我实在不知道怎么向他解释我是怎么知道他会魔术这件事情的,只好遮遮掩掩的和他含混的说是有人透露出来的,但是对他的身份问题只字未提。他看上去也不敢大大咧咧直接说是啊老子魔术玩的贼溜,冠位的那种,更不敢直接报上所罗门的名字。于是我俩狼狈为奸,呸,是暗通款曲,好像也不对。反正我们俩看对方都心虚,他估计比我心虚的多,我每次担心自己穿越版记忆露馅的时候,看看罗曼僵硬的笑脸,心情都能得到极大地放松。

    总而言之,我算是一有空闲就跑到医生的寝室跟他学习魔术。医生在迦勒底人缘不错还是个死宅,我也是个自来熟并且同样沉迷二次元,我俩仿佛是一拍即合一般在不大的房间里聊各种诡异的话题,时不时还能传出去猥琐的笑声——好吧,其实我有时候是真的跑过去和医生不谈人生不谈理想只谈爱好和八卦的。毕竟我穿越前也就一普通人,和医生的人设简直有天然的亲近感,再加上我又没办法和一帮忙的风里来雪里去的技术人员谈新番什么的,就只好玷污一下医生早就不纯洁的耳朵了。

    这样无忧无虑的学习生活没过多久,就像五颜六色的泡沫,啪的一声被戳破了。

    17

    事情的起因是这样的。

    我照旧一大清早从床上爬起来,哈气连天的出门洗漱。我以前是个非常稳定的修仙党,不到凌晨不睡觉,不到中午不起床。结果特异点的几日游硬生生把我强行变成了老年人作息,生物钟非常稳定,天黑睡觉,到点立刻睁开眼睛,哪怕困得要死半夜噩梦连天也不会赖床。

    我都快被自己的敬业精神所感动了。

    然后一出门我就被清姬堵住了。

    说句老实话,这姑娘简直是三星从者里面的一股泥石流,是配角里面的战斗机,让你一见忘俗,再也脱不开身的那种。我以前隔着屏幕觉得小姑娘可萌,可爱病娇还是个平胸(咳),如今真的召唤到了迦勒底,我一时不查,不小心给她刷了个羁绊五——瞬间我仿佛长了跟龙尾巴,会喷火的那种,每天定点给我送谜样的爱心便当,花式表白想要给我生猴子。先不提我有没有那个多余的硬件条件,单说她不动声色的暗中观察我身边的每一个同性和异性,玛修和医生被她搞得快要精神衰弱了跑来和我诉苦,我能怎么办,自己刷的羁绊,当然是选择跟她谈完之后原谅她啊。

    事到如今,我清晨在自家门口看到她,一点也不感到吃惊。如果有一天我睡到半夜做噩梦了,准是她在爬我的床。

    于是我有气无力衣衫不整像个被骚扰的良家妇女一样问她:“有事吗?”

    清姬刷的一下子用扇子挡住半边脸,羞涩的向我抛了个媚眼:“没事就不能来看看Master吗?”

    我叹了口气,如同一条直立行走的咸鱼一样拖着身体绕过她,往洗漱间的方向走去。

    “Master!Master!”小清姬飞快的小跑着追上我,笑眯眯的问了一连串,“Master早餐想要吃什么呢?甜口的还是咸口的?西式的还是日式的?鸡蛋要溏心的还是全熟的?您喜欢吃蒜蓉面包吗?芝士奶酪呢?蜂蜜牛奶?还是小笼包豆花汤?”

    俗话说,垂涎三尺,非一日之馋。我的肚子非常应景的叫了起来,但是我实在不想在没刷牙之前和人说话,特别是漂漂亮亮的小姑娘。只好一路冲向洗手间光速漱了下口。

    清姬却误以为我不耐烦理她,委委屈屈的跟在后面偷偷看我脸色。

    “Master,对不起嘛~”她小声说,轻轻拽了拽我的衣角,“我以后不去找玛修和罗曼的麻烦了好不好?我不是故意的嘛……你都说了要和我永远在一起了我还以为你和我撒谎呢……”

    天地良心,我不是那种随随便便就和妹子轻许终生的人渣啊!所幸我知道她也只是在开玩笑而已,她心里也清楚我咕嗒子笔直的跟电线杆一样并且是单身狗和fff团的终身制团员。盯着和我亲近的人估计只是本能作祟。

    “没事啦,你心里有数就行。”我也不想和Berserker深入探讨理智和哲学问题,简单的对她笑了笑表示我没生气,然后问道,“发生了什么?”

    如果只是想给我做早餐的话,以她的性格不会特意等在门口来问我,反而会做丰盛的一大桌子以给我惊喜(或者惊吓)。

    “Master真是敏锐呢~”她小扇子欢快的扇呀扇,“我觉得好像发生了什么的样子,想要找Master过来确认看看~”

    她这话一出口,我后背就惊起一身白毛汗。

    我打特异点比较有计划,不想做无谓的人员伤亡和资源浪费,所以通常在准备妥当之后再探查。但是实际上从我穿越,故事开始之初到现在,算上在特异点度过的时间,也只有不到一个月的时间。所以我万万没想明白,这中间到底能夹个什么活动特异点?这不科学!

    18

    我不敢耽搁时间,匆匆洗漱完毕整理下个人形象,就急忙召集了玛修和几个等级比较高的从者和迦勒底的技术人员,包括罗曼医生和达芬奇亲,一窝蜂的挤在清姬卧室的门口,瞪大眼睛往里看。

    照理说这里面混进去一帮大老爷们,面对少女的闺房还是避嫌的好。但是我们都震惊过头了,以至于没人去注意这种事情。

    就在这个十几平方米的房间里,一个巨大的,黑洞一样的大门伫立在里面,像是哪里来的人类恶的黑泥一样散发着鬼畜的不详气息。

    “这啥啊?恶作剧吗?”罗曼医生木着脸道,“雷夫已经打穿了我们迦勒底并且连通到了宇宙黑洞想把我们一网打尽吗?”

    达芬奇亲一推眼镜:“睁大眼睛看看啊罗曼亲,特异点三个字在空中飘着呢。”

    我实在不知道说什么好,汹涌的吐槽欲望已经把我淹没了。此时此刻,我只能看着那扇魔性的特异点大门,和漂浮在空气里的,仿佛是用荧光笔写下的几个巨大的字,生怕我们看不见一般悬在黑洞的上方,拖了长长一大串,都快戳到墙里面去了:非常规特异点之 日本幕末风云银魂篇。金钩银划,十分有气势。

    寂静的环境里,一帮大佬面面相觑。恍惚间我唯一一个念头是:万万没想到有一天,银魂联动的卫星竟然落地了……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