尽管我叫嚣着要去征服赌场赚他个几亿qp,但是在场的诸位都清楚,我根本穷的连本金都没有。

    由于身上没带足够的钱而被赌场看门的阻拦在了外面,顶着一群吃瓜群众嘲弄的眼神,我翻了个白眼,懒得辩解:要知道穷本身!就是我肝出血的证明啊!这游戏但凡认真玩的,哪个不穷?随随便便点个技能就倾家荡产。要我说哪个咕哒子出门揣的钱多,要么他/她是技能点个666就心满意足的咸鱼,要么就是全从者都999天天缺传承结晶的大佬。

    很不巧,本人正处于奋斗前期,为了自己的生命安全能养的英灵几乎全养了,qp来也匆匆去也匆匆,飞快的变成败家子们实力的一部分。

    所以说,没钱怎么了?我没钱但是我变强了啊!

    不知道是哪个星球的天人门卫还在我面前叫嚣:“没钱就别来赌场知道吗?你这种天天想着靠赌博一夜暴富的屌/丝我见得多了!我告诉你,到时候你输了钱还不上,像你这种小丫头我一个能打十个,打的你妈都不认识你!”然后特别有低级反派喽啰的风范,仰头狂笑起来。

    “我都说了我不是来赌博的,我们是来找东西的!能让你们老板出来一下吗?”玛修还在忍着怒气尝试沟通。

    “去去去,我们老板日理万机,分分钟几百万,哪有功夫见你啊?一边去!别打扰我们做生意!”

    “到此为止吧。”玛修还想说什么,但是被一个低沉的男声打断了。

    玛修怔了怔:“弗拉德大公?”

    大公冷冷的对着门卫说道:“无礼者,没有必要给予你第二次机会。既然你选择了与我的Master,也就是我的家臣为敌,那么现在,出手吧。”

    “什么?你什么时候出现的!”门卫明显吃了一惊,没有搞清楚情况,“你们都是一伙的吗?我告诉你们别想在我们赌场闹事!我们可是四大天王之一……”

    然而,他的话并没有来得及说完,就被眼前的景观震住了。

    门卫睁大了眼睛,不由自主的看着空气中突然飞溅而出的红色粘稠液体,像地狱里开出来的花朵,悄无声息的绽放。他想要说些什么,但是喉咙却被不知名的东西堵住了而不听使唤:“嗬——嗬——你干了什……”那是——我的——心脏啊啊!

    他死了。

    “哼。这就是狂妄愚蠢之人的结局。”手染鲜血的吸血鬼残忍无情的说道,作为武器的枪尖上面还残留着对方内脏的碎屑。

    “哈——啊?啊啊啊啊啊!怪物啊啊!!杀人啦!!!”站在一边的围观的群众直到这时才反应过来,仿佛看见了深渊的恶鬼一样挣扎着向四周跑去,有的人被浓郁的血腥气刺激的呕吐不止,连滚带爬的向着远离我们的方向奔逃。

    但是门卫们却不能够离开。他们瑟缩着看着我们。作为小队长的之前向我们叫嚣的天人已经被刺穿了胸膛,凄惨的死去,流下的血渐渐渗透到石头缝里,往赌场的大门方向蔓延开来。

    “哎呀呀,可不能打扰到我的客人们呐。”寂静的环境里,女人的声音不急不缓的想起。蓝发红眼的美人举着扇子悠然的踏着满地的鲜血走出来,优雅的如同立在红地毯上。“居然敢挑衅歌舞伎町四天王之一的我,已经做好死的觉悟了吗?”

    她用狭长的眼尾扫了一眼大公,仿佛很惊讶的“呀”了一声:“居然还有个帅哥呢,虽然老了点……要不要考虑投靠我呢?可以留你一命哦?”

    “简直比一团腐烂的泥土还不如。”弗拉德大公看都不看她一眼,漠然道,“如此丑陋,如此令人作呕。唯有那躯壳里流淌鲜血说不定还有几分价值。”

    “什么——?”

    “Master哟,”大公看向我,“不如就趁此刻,来一场血之盛宴吧——作为召唤我来到此世之报酬。”

    我忍不住笑了一下:“上吧大公!记得留一口气哦,我们还要问她东西在哪里呢。”

    “我说你们!旁若无人也要有个限度!别以为我会手下留情,不知道哪里来的杂碎……也敢口出狂言!”被称为孔雀姬·华陀的女人,毫无疑问的美丽,毫无疑问的残暴,面对我们的怠慢,已经濒临暴走了。

    我猜这大概是一场b阶对b阶的战斗。

    孔雀姬可不像是西乡那样有几分武士精神,她毫不犹豫的把攻击目标选为了在场上看上去最弱的我。但是学妹可不是白白举着圆桌骑士的饭桌的,她那个一人多高的盾牌,在她的手中轻盈而灵巧,成功的把华陀的每一下攻击都抵挡在外。

    另一方面,孔雀姬一方没有人来帮她抵挡大公的攻击。穿刺公彻底被点燃了血性,连碧绿色的眼眸都泛着红光。他的长/枪每挥动一次都会带起一蓬鲜血,有时候是华陀的,有时候是凑上来帮忙的天人的,也有他自己的。这空气里的血腥气已经粘稠到成了实质,然而吸血鬼本人却更加的兴奋,带着残酷的笑容毫不犹疑的贯穿敌人的肉体。

    “渴求鲜血吧!挣扎吧!恐惧吧!喊叫吧!然后……将那流淌的生命献上与我!”

    “……该死的!”又一次手臂上被划了一道伤口,孔雀姬的脸色彻底阴沉下来,甚至有几分狰狞,“真是不讨人喜欢的男人……不,不如说简直让人厌恶。我改主意了,你们还是全部都去死吧!我会当着你的面把你保护的那个小姑娘剁成碎肉,然后再把你的眼睛挖下来做收藏!”

    “口出狂言!”学妹举着盾喊道,稳定的站在我前面,被华陀的话气的不轻,“你永远不可能跨过我伤害御主!”

    “哼,我一个人不可能,那么如果是我的军团呢?”孔雀姬冷笑着躲开了大公的攻击,悠哉的打开了扇子,“面对我们辰罗部队,我看你还如何嚣张!”

    在她身后,站着密密麻麻的一群天人,身上缠着绷带,披着斗篷,安静无声的包围了我们。

    “牙白,”我毫无诚意的说道,“大公是单体对人宝具呢,面对群体有些力不从心吧?”

    “啊啦啊啦,这个时候是不是就轮到我出场了?虽然战斗什么的我不拿手,但是刚刚那个和我撞了人设的野(孔)鸡(雀)的话可是令我很生气哦~生气到np都满了哦~”清姬出现在我身边,举着扇子笑眯眯的说道。但是她身后的黑气已经快要遮天蔽日了,该说不愧是传说中有名的大妖怪吗。

    “好吧,那就拜托清姬了哟。去把孔雀的毛烧光!”

    “就请您看好吧Master!”

    “现在,就此戳穿无法逃避的大谎言——‘转身火生三昧’!”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