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2

    御主不在的第1天,想她。

    英灵们在迦勒底穷极无聊无所事事闲的蛋疼,于是聚众开始讨论如何下次让Master去特异点的时候带上自己。

    [Berserker组]

    Berserker属于迦勒底低星组的一大势力,但是遗憾的是,很少有人能够提出理智可行的建议。几个比较吵闹的代表都是这样表达自己的反抗之情的:

    吕布/卡里古拉/大流士/血斧埃里克:“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唯二两个会说话的却没能去特异点的两个Berserker,清姬和斯巴达克斯远远的分开坐着,倒是都很话唠的在疯狂自言自语碎碎念。

    清姬:“安珍大人已经不爱了我了吗她为什么不带我去特异点是不是嫌弃我不够强觉得我不够漂亮还是有别的小婊砸迷惑了安珍大人的心——啊啊还是这一切都是骗人其实Master根本就不爱我他在骗我吗是我想多了吗……”

    另一个角落的斯巴达克斯就要有文化的多,人家思考的是民族与平等这样伟大的话题:“Master是独/裁者吗?不是吧?但是□□在古典意义上是由一个人享有绝对权力的政治制度,从这个角度上说拥有令咒的御主毫无疑问是以迦勒底为统治对象的独/裁政府的核心,不过Master又确实是个主张自由平等的好人,她的令咒从不用于压迫,所以所谓的独/裁到底是指精神层面的服从还是肉体层面上的压迫……”

    [Assassin]

    佐佐木小次郎:“我们忽略隔壁吧。”

    哈桑:“复议。”

    夏尔·亨利·桑松面无表情的说道:“为什么这次御主带了荆轲呢,是觉得我的斩首技能不够震撼不够华丽吗?”

    “啊啊还是觉得我的歌喉不够美妙?还是因为我丑陋的样貌?我至今也无法向可爱的你献上我的歌声,我可爱的克里斯蒂娜啊!没想到我们会再次天人两隔——”

    玛丽·哈莉:“抱歉但是Master还活着哟——说起来,歌剧魅影亲打算唱歌吗?我可以伴舞哦~”

    “哦哦真的吗?你们愿意无视我的面具倾听我的爱之歌——那么,音乐奏响吧!让我们在有限的时间里无限的歌唱爱与希望,歌唱美丽与死亡!”

    啊,很遗憾的,结果Assassin组变成了演唱大会呢。桑松亲,哈桑亲和小次郎亲都是随随便便就随波逐流或者听了命令就不会反驳的类型,他们轻而易举的放弃了跟着御主跑去特异点活动筋骨的计划,老老实实的呆在房间里看脱衣舞娘跳舞——某种程度上称得上是宅男福利了。

    [Caster]

    Caster组今天也在截稿期的地狱中蓬头垢面的挣扎着赶稿。

    另外他们都非常同情那个因为技能组格外好用而被赶鸭子上架没能写出今天的更新的安徒生大大。

    听说在追更新的以牛若丸为首的沉迷BE童话的狂暴之徒已经要杀伤来了。敌(读)人(者)都是骑阶呢,再心疼一波安徒生大大。

    顺便说一句,美狄亚,c元帅,梅菲斯托菲勒斯和库丘林(Caster)开了一桌麻将,大概是想要对比一下,魔女、黑巫师、恶魔和影之国属下究竟谁更加没下限破廉耻会作弊吧。

    再再顺便说一句,库丘林(Caster)每次赢了牌都要特意感慨一句:“幸运E的那个我又被带去了特异点呢。”

    [Rider]

    牛若丸:“可恶今天安徒生也没更新!”

    布狄卡:“可恶!”

    美杜莎:“……嗯!”

    亚历山大:“太可恶了!”

    “……”

    好像混进去了个红颜美少年这种事就让我们忽略吧。毕竟谁也没规定征服王年轻的时候不能看童话是不是?

    爱德华·蒂奇,黑胡子阁下发出猥琐的笑声,又混到Assassin里面去看脱衣舞娘跳舞了。每次乔老师被拉去特异点当靶子,管不了他,这人都会在迦勒底里面搅风搅雨,成为涛涛污力的源泉。

    [Lancer]

    库丘林(Prototype):“幸运E的那个我又被带去特异点了呢。”

    库丘林(远在特异点):阿嚏!阿嚏!

    狗哥们大概只有在嘲讽幸运E的自己的时候可以格外的同步——就好像幸运D很值得骄傲一样,忒没前途。

    [Archer]

    弓阶的罗宾汉是个懒汉,但是被勒令上岗敬业去了。

    弓阶的阿拉什也走了,这是为什么呢?

    弓阶的尤瑞艾莉也不在,跑去和小牛秀恩爱了。

    啊,好像大家都有好好的在自己应该在的位置没有人出差错呢。

    罗曼医生开心的这样想着,步履轻快的回到自己的房间。

    什么?你说大卫?那是谁?米开朗基罗的雕像吗?

    哦绿头发的英灵?唔,迦勒底还有绿头发的英灵……我想一下,哦!你说的原来是那个一事无成妻妾成群已经被金钱腐蚀彻底了的人渣英灵吗!原来如此原来如此……抱歉我没注意。

    在达芬奇的魔术工坊配合对方画画的大卫:打喷嚏打喷嚏,不停的打喷嚏,一定是又被乖儿子想念了,开心~

    [Saber]

    凯撒和吉尔·德·雷孤单的排排坐在一起。

    凯撒:“想当年我也是个有着可爱的姑娘为伴的英俊的美男子啊,没想到如今沦落到这个地步……”

    元帅:“谁说不是呢……”

    一个中年发福一个晚年变态的两个人齐齐叹了口气。

    [All]

    “如果下次我们再搞这种聚会,我墙裂建议把罗马人民齐齐分到一个小组里面。”

    “+1。”

    “+2”

    “想想希腊,干脆他们也来一波算了……”

    “想想龙……桥豆麻袋我好像也是龙。”

    “想想埃及……不,不好意思埃及还没来,是我千里眼过头了……”

    “快醒醒你根本没有千里眼。”

    罗曼医生忍不住和达芬奇亲说:“我怎么觉得虽说现在迦勒底从者越来越多,也越来越热闹,但是就是觉得,怎么说呢……”

    达芬奇亲贴心的提醒:“越来越丧?”

    “对对对就是这么一回事,为什么感觉已经没有拯救世界的动力了……我已经想要养老了……”

    这句话被我听见了。

    我在暴风雨里拼死拼活,他们在家好吃好喝,居然还敢抱怨太无聊了???

    我愤怒的大喊一声:“等我回去就抽光你存下来的石头,出个帅哥之后我就卷铺盖回老家结婚!人理什么的就让它毁灭吧!”

    还不等医生辩解。

    我身边的库丘林:“等等,我不够帅吗?”

    我身边的罗宾汉:“等等,我不够帅吗?”

    我身边满破卡面的金时:“什么你说我不够帅?”

    我身边满破卡面的大公:“是我不够帅了还是你眼光高了?”

    我身边的阿拉什:“虽然我是个一星但是我不够帅吗?你昨天还在我自爆的时候夸我帅!真是反复无常的Master啊。”

    安徒生:“可恶为什么我是以这个年幼的形态被召唤出来的……不你听错了,我什么都没说。”

    我:“???”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