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9

    我暗搓搓的蹲在大片大片的仓库的阴影里,所罗门和埃尔梅罗二世各用了不少魔术以隐藏我们的踪迹。他们俩非常潇洒的灵体化了,我却只能躲在角落被冬木夜晚的河风吹的瑟瑟发抖。在没忍住打了好几个喷嚏之后我问道:“我们明明是Caster组,为什么不好好的在家里宅着非要跑来围观他们打架?”

    就在我们前方视线所能到达的地方,透过集装箱的缝隙,可以看见真名为阿尔托莉雅·潘德拉贡的少女和名为迪卢木多·奥迪那的骑士,站在道路的两方,一脸严肃的……打嘴炮。白发红眼的美丽女性站在Saber的身后,交握着双手神情紧张。

    “毫无疑问是个帅哥,不管是迦勒底那个还是这边这个。”在Saber提到迪卢木多脸上的带有魅惑魔力的黑痣的时候,我扒着墙沿已经把这位有着“光辉之貌”称谓的骑士从头上的呆毛打量到结实的腹肌再到脚,最后得出结论:三维立体的迪卢木多不管是出自纸片人还是动画,看上去都没什么区别。

    “你小心点啊。”埃尔梅罗二世说,“你要是被魅惑到了我们这边很麻烦的。”

    我一本正经的说:“根据设定我们迦勒底这边只能魅惑到从者,所以需要小心的是你们两个才对。我一定是个自带对魔力EX的人。”

    “……不好意思我们都是男性。”

    在我们说话的工夫,对面两个英灵已经毫无顾忌的打了起来。卫宫切嗣和他的助手舞弥躲在暗处准备狙击,肯尼斯估计现在正站在起重机顶上监视,丝毫不知道自己已经被发现了。另一边冬木大桥上面的大帝Rider组与远坂家的Archer组应该也在时刻观测着这次比斗,以待可趁之机。

    Lancer和Saber作为近战直接都在武艺上有着超高的造诣。哪怕是这样只使用武器一对一的试探性战斗也非常具有观赏价值和威胁性。我心知大部分Caster面对这样的近身肉搏战都不可能取得什么优势,但是还是可以说不怀好意的问道:“你们遇到这种情况能打赢吗?”

    两个Caster沉默着一个看天一个看地,仗着灵体化我看不见他们光明正大的划水。

    “说话,别装死。你们一会是打算左一个Saber右一个Lancer拳打上三骑脚踢下四骑俩人围殴他们一群取得圣杯战争的胜利吗?”

    “……咳这个比较困难。”孔明说。

    所罗门耿直的反问我:“什么给了你我可以靠拳脚打过Saber和Lancer的错觉?”

    我:“当然是你儿子。”gay提亚啊。

    所罗门:“???”

    我不理他,继续问他们:“所以说我们扔下做到一半的防御工事跑到这边来究竟是为了啥?”

    “为了收集情报。”埃尔梅罗二世一推眼镜,“取得圣杯战争胜利只是达到目的的手段而不是最终结果,我们仍旧需要搞清楚特异点目前的构成情况。如果可以说服其他主从们放弃已经被黑泥污染的大圣杯和平解决问题就更好了。”

    “emmmm,”我瞥了一眼站在大陆中央的爱丽丝菲尔,“这个有点困难。”

    孔明说道:“所以我们现在就要尽早搞清楚谁是可以拉拢的,谁是需要铲除的。”

    “社会社会。”我一抱拳,“所罗门在不在?你要和孔明老师好好学习学习。”

    “学习什么?”所罗门茫然的显出身形,“他本意是想来看看Rider组的伊斯坎达尔,但是嘴上跟Master你说着是要搜集情报,这个也要学习吗?”

    “……”

    “……”

    埃尔梅罗二世也实体化了,他痛苦的用一只手捂住脸,耳朵红的冒烟,凄凄惨惨戚戚的说:“我的主要目标真的是来收集情报。其他的都是次要的,次要的。”

    我:“……哦。”

    “是真的。”

    “是是是是我相信你。”

    “……”

    我们面面相觑,一时陷入了深深深深的沉默。只有所罗门毫无所觉,只是本能的闭上嘴巴,专注的分析着敌人的实力。他不说话的时候显得特别靠谱,估计在场的只有他一个人是真真正正在研究敌人的弱点打算必要时刻给予人致命一击。

    说起来别的Servant现实之后都会入乡随俗的换上常服,我也给所罗门准备了一套,结果被他拒绝了——理由居然是不会梳头发。我回想了一下医生随心所欲的单马尾,抽着嘴角把那套衣服压箱底,打算回到迦勒底之后再给他单独培训,不然这次圣杯战争所罗门王在人间的一世英名就要毁在发型上面了。

    我还在盯着人家一头白色的乱毛看,所罗门王突然一把揪住孔明,言简意赅道:“来了。”

    孔明:“啊?什么?”

    “Rider。”

    话音未落,雷声轰鸣,巨大的战车从天而降,猛地落在地上。征服王伊斯坎达尔坐在牛车上,豪迈的张开手臂,左看看右看看打量一番,大笑着开始自我介绍。年幼的韦伯坐在大约算是副驾驶的位置,吃惊的眼珠子都要脱眶了。我安慰的拍拍埃尔梅罗二世的肩膀,唏嘘道:“你当初也不容易。”

    埃尔梅罗二世看上去非常想挖个坑把小时候的自己埋进土里。

    当韦伯再也承受不住征服王的特立独行,控诉的大声喊出“Rider”的时候,回音袅袅响彻云霄,我顿时哈哈哈哈笑得停不下来。孔明这会大概想把我和韦伯一起按进坑里:“Master我真的要生气了。”

    “对不起。”我诚恳的看着他,“被迫重温自己的黑历史一定很不好受吧。”

    埃尔梅罗二世不理我,在肯尼斯出言斥责韦伯的时候只说道:“我们这次最好想办法把肯尼斯先生忽悠走。他虽然不是个坏人,但是绝对不是合作共事的好人选。”

    我说:“这些你比较熟悉,你看着办就好了。”

    “还有一个问题……”

    他的话被打断了。征服王忽然冲着四面八方喊:“我说还有其他人对吧!还有其他人在黑暗里窥视吧!”

    相应他的呼唤,金色的王出现在路灯上:“背着我自号为王的鼠辈,一个晚上竟然跑出来两只。”

    “Master,我们还要出去吗?”所罗门回过头问我。

    我再次被戳中笑点,但是由于是这样严肃的场合,所以我强行把咧开到一半的嘴闭上,保持面无表情点点头,毕竟征服王话都说到这份上了不出现岂不是堕了所罗门王的名号。于是在征服王开口说话前,所罗门王直接出现在道路一侧的集装箱顶上,立时吸引了全部人的注意。正如我所说,他若以“王”的行为约束自己,那么整个人还是显得特别靠谱的:“Caster。所罗门王。”

    他简短到毫无个性之处的自我介绍说完之后,面无表情的仰头看着路灯顶上金灿灿的吉尔伽美什:“你刚刚说错了,在场的加上你,总共有四位王。”

    “……”

    所罗门冷冷的继续说道:“而且世界这么大,我们称不称王,和你有什么关系?”

    “……”

    “Master你不要再笑着捶墙了,那面墙快被你捶塌了。”埃尔梅罗二世跟我说。

    我相信所罗门毫无恶意,他不是在针对谁,他只是在认真的提出自己的疑问。

    但是其他人显然不会这么认为。他们没有像我一样长着一双善于透过现象看本质的眼睛。在他们看来,这位和征服王一样嚣张的出场就自报身份的所罗门王,毫无疑问是个实力强大个性冷漠傲慢自负冷酷□□的王者。

    估计在他们眼里所罗门王撒上一身金粉就是第二个吉尔伽美什——或者倒过来,吉尔伽美什掉到面粉袋子里,就变成了所罗门王。

    吉尔伽美什可能是除了我和孔明之外唯一一个不觉得二人相像的。证据是他脑门直冒青筋,坚持不懈的甩出台词:“可笑!真正能称王的英雄天上地下唯我独尊,其他的不过是滥竽充数的杂种。”

    面对他这样的侮辱,所罗门不动声色。征服王抬起手道:“既然口气这么大,先报上名来吧?如果你也是国王,该不会害怕亮出自己的名号吧?”

    金闪闪怒道:“区区杂种也敢质疑我这个王吗?有幸得以拜见我,却还不知道我是谁的话,这种愚蠢之徒没有资格活下去……”他说着,打开巴比伦之宝库,背后浮现出数以百记的兵器。

    所罗门依旧一动不动的盯着吉尔伽美什看,哪怕对方已经开了地图炮打算群攻也没有什么失措的举动,估计早就意识到了对方的身份。相处了一天我完全可以猜到他的大部分所思所想:都是自带千里眼的人,谁不知道谁,你至于在那里自说自话给自己加戏吗?

    不过我猜以吉尔伽美什的性格来说,他肯定不会尽全力准备圣杯战争,否则也不会每次都在占尽优势的情况下把自己玩死。所罗门指望对方全知全能和自己所在的迦勒底一同站在正义的一方,那是打错了算盘。吉尔伽美什就算把他的名字倒过来写,也不会放弃在搞事的路途上越走越远。他大概会觉得要是一开始就料到了一切,就跟提前拿到了攻略,好好的游戏也会变得没意思吧?

    打从一开始就认认真真照着to do list一项项办事的所罗门和他从本质上就不是一类人。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