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所罗门王啊,真是很有名的存在呢。”远坂时臣一边观察着现场的情况,一边对言峰绮礼说道,“据说是以色列联合王国的国王,其历史经历在圣经里面有非常多的描写。但是由于所罗门王的统治时期距今太过遥远,他的传说有很多模棱两可难以取证的细节。尤其是宝具,很难判断。”

    言峰绮礼道:“老师,Archer在这种情况下胜算大吗?”

    “总之不是什么大问题。”远坂时臣从容镇定道,“英雄王乃是一半神一半人的存在,在他生活的时代神明还没有退出历史舞台。从英灵的灵基上他就要完全高过其他几位……更何况我们双方联手对敌,准备的万无一失,不论是教会还是远坂家,都足以轻松面对各种挑战。”

    “至于唯一一个比较难对付的Caster所罗门王……据说他是将魔术这一概念从神过度到人的存在,如果是一般完全仰赖于魔术的魔术师,对付他势必会受挫。绮礼,我希望你有机会去试探一下Caster的Master。所罗门王这次选择了正面出战,那么他的Master很有可能就在他附近。如果有机会的话,就从暗杀他的Master入手。”

    我还不知道有人指派了Assassin和麻婆神父想要越塔强杀我。

    在吉尔伽美什越来越嗨玩疯了完全忽略其他人的时候,Berserker趁着地方疏忽大意终于出场,像一个漆黑的野兽,杀气腾腾直扑吉尔伽美什。

    正打算停手和所罗门王叙个旧的吉尔伽美什:“???”

    “哪里来的疯狗!”他怒喊一声,却不得不从被斩成两截的灯柱上跳下来,落在和所罗门一样的高度上。

    于是所罗门终于可以不用仰着脑袋了。虽然巴巴托斯才是主要战斗力,但是他出于礼貌和谨慎一直紧盯着Archer的动作,估计这会耐久E已经开始脖子疼了。

    我想起天天坐在电脑前面的罗曼医生,决定下次有机会去给他买点狗皮膏药贴上。堂堂所罗门可不能在我这里因为过劳得了颈椎病,不然会被他的老同事嘲笑的。

    老同事A吉尔伽美什君已经调转矛头,开始疯狂怼自己跑出来的吸引火力的Berserker,其他人不幸再次沦为吃瓜群众。阿尔托莉雅·潘德拉贡悄悄后退几步,带着爱丽丝菲尔躲在阴影里。爱丽丝菲尔惊奇道:“咦Saber?怎么了?”

    “那个Berserker,直觉告诉我最好离他远点。”亚瑟王呆毛一震,严肃道。

    “诶是、是吗?那我们现在还要待在这吗?”反正人家目标不是我们,干脆直接溜了得了。

    “可是我和Lancer的决斗……”

    而就在这时,Archer因为想要开大结果被远坂时臣强行遣返,Berserker骤然失去目标,一回头,就看见自家王躲在角落里和别的妹子在说悄悄话。

    “……”

    “吼哦哦哦哦哦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王啊那个女人和你什么关系啊啊啊——

    “……”

    所罗门和迪卢木多眼睁睁看着刚出场的Berserker咆哮着旋风一样冲向Saber,毫无停顿之意,仿佛之前和吉尔伽美什的战斗半点影响都没有。所罗门忍不住感慨:“耐久高就是好。那个枪兵,你耐久等级是多少?”

    “……”真·吃瓜群众,刚想要上去帮忙阻拦Berserker的迪卢木多瞪大眼睛,“这种事你去问你的Master啊?”

    “因为Master离我太远了。这不是什么要紧的事情吧?你告诉我也没什么。”

    “……”耐久只有C的枪兵狐疑的看着所罗门王,还是不说话,怀疑对方有什么阴谋。

    “看来是不高。”所罗门道,“不要自卑,这可能是因为你Master实力不够。”

    “……”肯尼斯的声音从半空中传来,带着显而易见的愤怒,“你在说什么!明明是因为他离爱尔兰太远所以得不到加成!”

    迪卢木多赶忙表忠心:“这不是Master的错!你不要挑拨离间!”

    所罗门无辜的看着他:“我就说实话。”

    Berserker和Saber乒乒乓乓的打成一团,在这样的背景音里,所罗门和绿色的枪兵相顾无言。然后站在所罗门旁边的巴巴托斯说:“王,你要不要考虑喝口水,不说话了?”

    “……”

    “他居然会说话。”我跟孔明说,“看来等会儿我可以和他好好聊♂一♂聊。”

    “聊什么?”孔明还记得魔神柱拟人的事情,“聊聊对方可不可以变成小姑娘吗?”

    “不。聊一聊巴巴托斯对于迦勒底心脏储量看法。希望他可以提出什么切实可行的建议。”比如贡献出自己的小金库。

    孔明说:“……你的Caster就要成为人类公敌了,你不去管管吗?”

    我说道:“反正他已经是一个世界的人类公敌了。再挑战隔壁世界应该也不是什么大问题。倒是你,你家征服王就要带着他的小Master溜了,你不赶快上前打声招呼吗?”

    “打什么招呼。我都说了我是来探查敌情的,Rider想要干什么跟我一点关系都没……”

    我不等他说完,一脚把他踹了出去。

    “……”

    “加油。”我用口型对着埃尔梅罗二世说。但是他现在脸朝下趴在征服王的牛车前,估计看不到我在说什么。唉真遗憾,他错过了他家Master发自内心的诚挚的祝福。

    征服王:“咦,你是什么人?”

    韦伯道:“我看不见他的属性啊应该不是英灵……吧?”

    大名鼎鼎的诸葛孔明[埃尔梅罗二世]一脸血的爬起来,深吸一口气抹了把脸,众目睽睽之下压抑住喷薄而出的怒火,露出一个狰狞的假笑:“我是Caster的Master,初次见面,很高兴见到你,征服王……还有韦伯·韦尔维特。”

    韦伯被他抑扬顿挫的问候惊住,愣了半晌才回道:“呃……你也好?”

    所罗门遥遥看了这边一眼,很给面子的没有说话。

    伊斯坎达尔道:“原来是Caster的Master吗?哈哈哈幸会幸会,之前还以为你们这些Master都躲在后面不打算出来呢,结果看上去你还挺与众不同的嘛哈哈!”

    与众不同在出场方式上面吗?

    埃尔梅罗二世继续维持着有些狰狞的表情,说出来的话倒是很彬彬有礼:“是这样的,我赶在您回程的时候,特地来邀请您与我方一聚。不知您有没有意向?”

    “哦……”征服王为难的看了一眼韦伯,“这个问题……”

    韦伯紧张的看着埃尔梅罗二世:“那个请问你有什么事?”

    “在这里说不太方便吧?”孔明瞪了韦伯一眼。

    韦伯:“……”噫这个人好可怕。

    征服王不动声色的把韦伯护在后面:“哈哈哈哈哈那行啊,我也很高兴能认识下那位所罗门王。你说下具体的时间?”

    “我晚些时候会联系韦伯的。”孔明对着他们点了点头,“那今天就这样了。

    “我们也要走了。”征服王道。

    Berserker:“嗷——”

    就算没人在意,Berserker依旧在跟Saber坚持不懈的战斗!

    爱丽丝菲尔眼看大家因为互相牵制不愿意出手,但也不想面对发狂的Berserker,各自走的走散的散,气急:“这个Berserker怎么不去打其他人??Saber,你能甩脱他吗?”

    “有点困难……!”Saber也很气,都躲的好好的了居然还能被发现,这Berserker是狗鼻子的吗?

    “唉。”Rider叹了口气,跟孔明说,“你让你的Caster和Saber联手去把Berserker击退吧,这样打下去也没什么结果。反倒是Lancer和Saber,好好的决斗被打断了,有点可惜。”

    孔明:“……你为什么不自己去?”

    “因为我的Master没有命令我啊?”征服王一把按住想要说什么的韦伯的脑袋,一通乱揉,“不管怎么说我也是个Servant吧?”

    屁!你当年可不是这么说的!

    埃尔梅罗二世心知对方还在怀疑他的身份,于是对着所罗门喊了一声:“所罗门?去打跑Berserker吧,已经很晚了。”你家Master还没吃晚饭呢。

    所罗门道:“巴巴托斯。”

    巴巴托斯立刻拉开弓,无数道魔力形成的箭矢倾斜而下。Berserker终于不再一门心思扑在Saber上了。间桐雁夜魔力有限,在这以一敌二难以维持的境地下干脆的用了令咒让看到亚瑟王理性蒸发Berserker退走了。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