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类,是受到情感支配的生物。

    嫉妒,怨愤,憎恶,怜悯,爱慕,憧憬。人与人之间为爱恨所联系,情感犹如细密的网,在不知不觉间缠绕住整个灵魂。圣人也好,权贵也罢,是穷凶极恶,抑或是风烛残年,都无法独善其身,游离于波涛之外。

    流淌着一半人类血液的魔术师也是如此。

    在永恒的花园中将自己流放千年之久,不老不死、缺乏正常的善恶观念的男人,一遍又一遍的看着纷繁变迁的人世,像是在看着玻璃罩子里被安放进去的美丽标本,高高在上的欣赏和把玩。只是偶尔,极为少数的几个瞬间,他也会想着——如果当初,没有那么做就好了。

    维持着少女姿态的王者,披荆斩棘的撑起庞大的帝国,在血与雨中挣扎翻滚。不能流泪也不能软弱,不能憎恨也不能谈爱,只有挺直脊背刺穿敌人的胸膛,哪怕无论如何也会走向覆灭的终焉。

    如果当初,没有开玩笑的一般的,使其君临天下就好了。

    手握着圣枪的女人,无法死去,也不能够算是活着。年复一年,行走在荒野上,像是一个无处安放的灭世兵器,又仿佛一个没有被信仰的救世神明。孤寂而冷酷的彷徨于世,忘记了如何微笑,也不懂得怎样流泪。

    如果当初,没有随随便便的嬉笑着,任其握住抢柄就好了。

    梦魔穿梭于人类的梦境,见惯了无数悲欢离合喜怒哀乐。他轻而易举地改变了少女的命运,而这不比编织一顶花环更加复杂。他饶有兴致的编写一出慷慨悲壮的剧本,本以为自己会期待结局的高潮。

    ——但是,最后的最后,属于人类的那一半占据了上风。少女用那张连无所不能的魔术师都不可见的网,缚住男人的心脏,随着每一下跳动一点一滴的收缩,勒到他咬着牙难以呼吸。他后悔了。

    名满天下的花之魔术师将自己关进高塔,用直到末日降临前的漫长时光赎罪。闲暇时,他也做些手工活,跟普通人折叠了一只千纸鹤想要送给在意的人一样,他用庞大无尽的时间与魔力,创造了一个游戏一样的平行世界。

    因为很有趣啊,你会不会喜欢呢?男人这样自言自语着,想象着曾经那个少女收到这样的玩具,会怎样睁大眼睛欣喜的扑上来摆弄。但这是一份永远不可能被送出的礼物,因为拥有圣枪的神明,已经不需要任何可以带来欢笑的东西了。

    但是这个世界再次出现了意外。

    被偶然召唤出的拉美西斯二世,为了与狮子王所在的卡美洛城对抗,随手在降临之时带走了梅林无法送达的赠礼。这个以小说《哈利·波特》为蓝本人为创造出的虚拟世界,覆盖到了被战争吞噬的荒芜的耶路撒冷,仿佛用作图软件添加了一张图层,把所有残酷的表面粉饰到了童话之中。

    于是,为争夺圣杯本该不死不休的英灵们,在发现了自己现在无法被对方杀死之后,经过了不知道多长时间的轮回,终于学会了和平共处和等待。

    等待能够有人结束这场永无止境的循环,改变不老不死的命运,改变悲哀的结局。

    结果最后还是要拜托你了。魔术师心想。如果是人类最后的御主,已经解决了五个特异点的你,一定可以把我们所有人都带出那个暗无天日的高高的塔吧。

    我从拉美西斯二世那边问到了故事的始末。

    象征太阳的法老和以银色绿色为装饰的斯莱特林并不是很搭配。他哪怕是住在霍格沃茨冰冷的湖水下,也仿佛怀抱着日光一样引人注意。

    简而言之就是穿的太高调了。也不知道其他斯莱特林的小蛇们作为冷血动物是怎么承受住法老的光辉的。

    ……更何况这人居然在地下养了一群斯芬克斯。

    我进门的时候和狮身人面的传说生物打了个照面,吓得玛修当时就竖起了盾牌。所幸斯莱特林的寝室不大,就算是法老也只能塞进去一只半大的宠物。斯芬克斯冲我们嗷嗷交了两声,我下意识的说:“不好意思没有愚者之锁。”

    长着像是兔子耳朵一样的另一个法老闻言立刻怒视我们:“那你们还来干嘛?”

    “……”

    “呃……我们是从迦勒底来的,想问一问您关于这个特异点的事情。”

    尼托脑袋上面的长耳朵动了动:“什么?原来是来问问题的吗?问问题的看见我们面前的斯芬克斯竟然不打算献上锁链吗?没有锁链的话圣甲虫也可以哦~真的不需要很多!给一点就好了!”

    ……这是已经穷的连宠物都快养不起了吗。

    想想霍格沃茨这种地方也不像是会有这种埃及特产的样子,我于是建议道:“你们可以去这个世界的埃及看一看嘛,说不定金字塔里会有库存。”

    拉二冷哼一声:“你以为我们没想到吗?可是这个世界的规则根本就和余那边完全不同,灵基再临的材料就是刷一百遍free本你也打不到的!”

    “……恐怖如斯。”

    “知道就好。”尼托板着脸说道,“既然你们也没有,那就怎么来的就怎么回去吧,金字塔不欢迎你。”

    我看了看湖水包裹的窗外,诚恳的问道:“请问金字塔在哪呢?”

    尼托拿出了一个只有巴掌大的,像是那种孩子的玩具一样的微型金字塔模型。

    “……”

    “喂!你这是什么眼神啊!大不敬!就算是法老,流落在外也是要睹物思乡的!”

    “……天空的女王啊,不要再说了。”拉二开口道,“既然选择了与法老敌对,就要做好战斗的准备。上吧斯芬克斯!”

    这绝壁是恼羞成怒想要灭口吧混蛋!

    于是我带着我的满级英灵大队成功围殴了打不到灵基再临材料没法突破的法老大人。

    “……失策了。”五十级被按在地上摩擦的拉二面无表情的说道。

    “……”

    然后我们终于可以和平的坐在一起讨论这个特异点的成因了。

    “总而言之,”法老大人最后总结说,“这就是个无聊的男人想要讨小姑娘欢心结果一不小心送错地方导致的悲剧结果,我们和哈桑们都是无辜卷进来的群众而已。”

    敢情这个特异点变成这副样子没有你的一份功劳咯。

    拉二顾左右而言他,装作看不到我谴责的眼神。

    我于是满怀恶意的问道:“那您的脖子又是怎么一回事呢?”

    “咳,这就是另一个故事了……你想和我的斯芬克斯再打一架吗?不想的话就不要再问了!”

    我本来还想问问王哈桑到底在什么地方,但是拉二这个样子明显拒绝深谈,我只好遵从法老陛下的指示离开斯莱特林的寝室。

    几天之后,来自另两个学校的参赛人员陆续到场。

    来自德姆斯特朗的巨轮还没停稳,银发银臂的青年猛地跳下夹板,一个箭步冲向岸边,轰隆一声落在地上。烟尘滚滚之中,他对自己引起的大范围注目礼毫无所觉,焦急的环视四周叫道:“王啊!你在什么地方!”

    “……”一瞬间霍格沃茨的同学们向着德姆斯特朗一方投去惺惺相惜的眼神。

    而另一边,布斯巴顿则是另一番景象。

    “……她们这是集体改信佛学了吗?”我看着一帮妹子穿着轻纱斗篷人手一串佛珠念念叨叨的走进礼堂,震惊的吐槽。

    “三藏法师,很久不见。”其他英灵纷纷打招呼。

    挤在布斯巴顿的学生里面的三藏亲扬起大大的笑脸:“好久不见!我传教旅行归来啦!”

    正所谓群英荟萃,三强争霸赛(实际是不知道多少强)于是就此正式开始!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