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第一次见到邓布利多是在其他两个学校到达霍格沃茨之后的第二天早上。

    早餐时间,大礼堂上前方的教师席位上,德姆斯特朗的校长卡卡洛夫和邓布利多教授单方面争论了起来。因为他表示在其他两校到达之前,霍格沃茨提前搬出火焰杯报名有违规矩。卡卡洛夫身为前食死徒,人品相当一般,说话不留口德,什么难听捡什么说。邓布利多也不生气,笑眯眯的坐在那,偶尔插言让卡卡洛夫冷静一点别吓到孩子们。

    马克西姆夫人虽然没有明确表示什么,但是明显也露出赞同卡卡洛夫言论的神色来。

    坐在礼堂里面的霍格沃茨学生们大部分都在悄悄的围观,英灵们则是一副见怪不怪的样子。哈利跟我说在这之前的每一年,卡卡洛夫都要搞这一出。

    “但是他从来没成功过。”哈利肯定的说,“邓布利多教授总能让他闭嘴。”

    “邓布利多教授真的好脾气。”愤怒的卡卡洛夫感觉自己受到了轻视,吐沫星子都快喷到邓布利多的大胡子上面了。邓布利多往后靠了靠,不停的在说“Calm dowm, calm down~”我觉得他根本是在逗人家玩。

    卡卡洛夫拳头打在棉花上面,屡战屡败,脖子都涨红了,仿佛下一秒就能喷出火来。邓布利多安抚的拍拍他的肩膀,不知道是不是我的错觉,我好像看到他向着我们这个方向看了一眼。

    卢多·巴格曼和克劳奇先生尴尬的站在一旁。按理说这种情况应该归举办方管,他们才是负责管理火焰杯并且保证赛事公平公正的。但是卡卡洛夫看邓布利多不顺眼,又胆小怕事不敢随便怼魔法部,于是两位魔法部的官员反倒被忽略了,无所事事的看着他们耍嘴皮子进行无意义的争吵。

    我问哈利:“为什么霍格沃茨可以先选人啊?”

    哈利指了指圆桌骑士团所在的位置:“你看。”我顺着他指的方向看过去,莫德雷德和兰斯洛特正在争抢什么。

    莫德雷德:“今年轮到我了!应该是我报名参赛才对!我要打爆那边的埃及组你不要拦着我!”

    兰斯洛特和她握着同一个小纸条不放:“你胡扯!今年按照顺序明明是我参赛,你要在下一年。莫德雷德你是想要在王的眼皮子底下插队吗?”

    被提到的狮子王放下切了一半的火腿看了两人一眼。

    两个圆桌骑士瞬间偃旗息鼓安静如鸡。

    崔斯坦啧啧道;“日风日下人心不古,我真是太悲伤了……堂堂圆桌骑士竟然抛弃骑士精神于不顾只想着自己的荣誉……”

    玛修一直盯着兰斯洛特看个不停。

    兰斯洛特一直在用后脑勺冲着玛修,看上去恨不得把脸蒙起来假装自己是个狂剑士。

    狮子王才不理他们之间的暗流涌动,她慢条斯理的吃完最后一片菜叶子,擦了擦嘴道:“莫德雷德,插队,去图书馆抄五十遍《世界魔法史》。”

    “……”

    莫德雷德一下子披上了铠甲:“Noooooooooooo!”

    哈利小声跟我说:“其实本来往年的参赛人都是霍格沃茨的三方英灵中的两个势力想办法把自己混入其他学校,然后选出一个代表参加三强争霸赛的。但是今年那两边也有英灵过来了,所以这次哈桑们就提前搬出火焰杯,打算各凭本事抢参赛资格。”

    我赞许的看了他一眼:“你知道的真清楚。”

    “哪里哪里,多看少bb。”

    “……那为什么魔法部会同意提前搬出来火焰杯啊。”

    “因为哈桑们把刀架在了魔法部部长的头上。”

    “……厉害了。”

    崔斯坦忽然凑过来躲在我们身后,听到我们谈话,说道:“其实人们不保留记忆是一件很麻烦的事情啊。每年都要用同样的方式威胁同样的人,或者砍掉相同几个人的脑袋。而且杀了人他们又会复活,一点屠杀的快感都没有。所以我才每天悲伤的不能自已。”

    我心情复杂的看了看这个被施加了反转属性的黑化骑士。

    他推了我一把:“你不要动,兰斯要看见我了。”

    兰斯洛特因为这位骑士刚刚不帮他们说话反而在狮子王面前说风凉话,打算过来把人揍一顿出气。崔斯坦蹲在我的脚旁边,被高大的长桌挡住,听着兰斯洛特气势汹汹的脚步声,闭着眼睛毫无诚意的“噫呀”一声:“我好害怕呀。加……玛修酱你要帮帮我。”

    玛修磨刀霍霍向亲爹。

    崔斯坦的目光于是落在了她的盾牌上:“啊看到这个武器就好有食欲……可是我才刚吃完饭的啊而且英灵实际也不需要吃饭,这是为什么呢我好悲伤……”

    “……”

    贝狄威尔不知道什么时候从德姆斯特朗那边也溜了过来。狮子王现在不记得他,他近乡情怯一时间竟然也不敢上前,只好鬼鬼祟祟的打算先和过去的同僚打探消息,冷不丁听见崔斯坦的口头禅,下意识的一拳揍过去:“现在还悲伤吗?”

    “……悲伤的想要流泪,嘤嘤嘤。”

    贝狄威尔脑门上面冒出了青筋。他冷静了一下,和崔斯坦并排蹲在一起,问他:“王现在怎么样了。”

    “吃嘛嘛香。”

    “有什么变化吗?”

    “自从来到了英国她的食量就变小了一点,从一锅米饭变成了三个汉堡……就算是回到了故土,黑暗料理仍旧无法提起王的热情啊。”

    “……霍格沃茨这次谁会参赛?”

    “可能是兰斯吧。”崔斯坦说,“那边的法老听说今年好像不想参赛。哈桑组单体比不上兰斯,火焰杯应该能吐出他的名字。”

    贝狄威尔闻言发了一会呆。他犹豫了半天,还是小声问道:“王她……不想要参加吗?”他暂时不想要和狮子王见面,一方面是因为不知道如何面对面目全非的故人,另一方面也是因为他想让狮子王在彻底消逝之前,至少能感受到哪怕一丝一毫活着的乐趣。

    崔斯坦眯着的眼睛微微睁开了一点:“你为什么要这么问?”

    他冷淡的说道:“我们的王早就不是当初的那个王了。她如今是狮子王,我们是狮子王麾下的骑士,手上流淌着背叛之人的血,无所谓正义和邪恶,只要是王的命令,我们都会毫不犹豫的执行。”

    “……哪怕是和你的本愿相违背吗?!”

    崔斯坦嗤笑一声:“我的本愿?那种东西根本就不存在。只要王举起圣枪,我就会冲向她枪尖指向的方向,不管我们曾经发出过怎样的誓言,都已被时间冲刷干净。现在站在圆桌周围的我们,只不过是为了王一个人而存在罢了。你若是还秉持着当初的印象看待我,那大可不必。我的弓弦如今只会为了屠戮奏响。”

    红发的骑士顿了顿,到底还是在同僚面前放缓了语气:“王是不会参赛的,贝狄威尔。这不是你的错。这是我们所有人的罪孽。王不需要欢笑,王必然孤高,王无所畏惧,王永远正确。亚瑟王是这样的王,狮子王也是。她们永远不会有一天选择扔下重担欣赏治下的风景的。”

    我听到这里,实在忍不住说道:“这难道不是你一厢情愿的想法吗?你连尝试寻找都没有尝试过,又怎么会知道不存在呢?只要是人类,不管经过多少苦难,都有一天会学会如何微笑。是你们觉得阿尔托莉雅·潘德拉贡只能是一位王者,于是她回应了你们的期待,选择了成为一个没有缺陷的掌舵人。但是如果有一天你们消失了,她不用回应任何人的期待,是不是有可能变成一位普通的少女,因为每一顿饭而欣喜,开开心心的跟朋友去海边穿着泳装游泳,叛逆期骑上摩托去大桥上飙车兜风,晚上等着吃完饭的时候在家里翻看电视上面亚瑟王的电影然后笑得满地打滚?”

    “这么多世界线,有无数个不同年龄,不同样貌,不同经历,但是有着相同个性,相同爱好的阿尔托莉雅·潘德拉贡。你又怎么知道你眼前的这一个只能是亚瑟王,而不能是什么来自迷之时空外太空坐着宇宙飞船挥舞着光剑自带对Saber特攻的女主角Assassin呢?”

    “……”崔斯坦看上去被我突如其来的嘴炮说的愣住了,好一会才说,“不,只有最后那个不可能的吧……”

    我冷哼一声,轻蔑的看了他一眼:“你简直见识短浅,要来迦勒底看看我的灵基【哔——】览数数有多少个呆毛脸吗?”

    “……有,有机会的吧……另外我觉得阿格规文可能会喜欢这种东西……”

    “我们不欢迎奇怪的没有实装的hentai大叔从者。”

    “……”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