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不知道我这种半路出家的主角的嘴炮能不能取得什么决定性的成果。

    “反正我该说的都说咯。”我耸了耸肩,“但是骑士们还是不可能违抗王的命令的吧,就算出发点是好的也一样。而且就算我那么说,但是这世界上没有什么人是可以靠着别人说拯救就拯救的啊。能改变自己的只有自己而已。”

    玛修踌躇道:“是这样……吗?但是我觉得Master不是这样想的呢。”

    我一愣:“什么?”

    “我觉得Master明明是在一直、一直,尝试着拯救所有人的啊。不管是妖怪,是Berserker,是反英雄,还是所罗门王那样的大家眼中的反派,前辈都没有想要过放弃呢。”

    我老脸一红:“那、那是有原因的啦,大家都是好人嘛。”

    自从来了第六特异点,影响就变得断断续续出现的罗马尼刚连接上特异点就听见这句话,登时手一翻把好不容易重新连上的链接又断掉了。

    这次也没有达芬奇亲来帮他收拾,医生干脆就放弃了,坐在自己的椅子上发了好一会呆。

    “说谁是好人啊……好人卡是这样随随便便就能发出去的吗?”他嘀咕着摸摸头上的呆毛,却忍不住露出笑容来。

    抽卡……不,我的意思是,火焰杯选择勇士是在晚饭前的大礼堂里。饶是卡卡洛夫和马克西姆夫人再不甘心,在卢多·巴格曼的再三保证公平下,他们也只能暂时偃旗息鼓,等待着最终结果。

    邓布利多还是老样子,笑眯眯的坐在椅子上,交握着双手和坐在旁边的麦格教授聊天。他似乎兴致很高,今天还特意把胡子编成整齐的小辫子。

    火焰杯在大礼堂的苍穹下烈烈燃烧着火焰。

    等时机已到,礼堂渐趋安静,直至针落可闻。人们目不转睛的盯着教师席。邓布利多稳稳的伸出手。火焰杯的火焰变了颜色,吐出一个纸条,被他接住。

    “德姆斯特朗的勇士……阿拉什!”

    “啪”的一声,是杯子落在了地上的声音。

    拉美西斯二世瞪圆了眼睛:“什么?!是勇者啊!为什么没人告诉余!邓布利多吗?!余现在报名参赛还来得及吗!!”

    没人理他。

    尼托小声跟他讲:“太阳王……那个、可能是,不,是一定是来不及了。”

    “……”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余不信!法老在地面上没有不可能!火焰杯吃我一记光辉大复合神殿!”

    “你冷静点啊啊!”

    贝狄威尔愧疚的看了眼大英雄,因为自己无法面对过去的同僚而不能够出战,只能由同伴代替参战。阿拉什笑着摇摇头表示没关系,远远地冲着同一时代的法老挥了挥手。

    在地面上没有不可能的法老大人激动的脖子都红了。

    邓布利多对法老的坟头对撞充耳不闻,镇定自若的接住火焰杯吐出的第二张纸条。

    “布斯巴顿的勇士,玄奘三藏!”

    “哟嚯!这是佛祖给我降下来的考验吗?”三藏亲兴高采烈的站起来往后台走,“胜利的话佛祖会奖励我一个孙悟空吗?”

    “抱歉,但是不会。”巴蒂·克劳奇苦着脸说。

    “没关系没关系。”三藏理解的点点头,“修行嘛我懂得,就算是悟空不在我也能赢啦~”

    “哼,不自量力。”兰斯洛特抱臂冷哼,“胜利一定会属于我。王啊你就等着我为你……”

    “格兰芬多的勇士,阿尔托莉雅·潘德拉贡!”

    “……取得最后的三千加隆……等等,等等,刚刚他说谁?谁是勇士?”

    狮子王眉头微皱,还是提枪站起来,顺着指示走向后台。

    “……”

    兰斯洛特抱头:“啊啊啊啊梅林的袜子啊!这不科学!说好的王不会参赛呢?”

    梅林:“阿嚏!”

    我看着狮子王挺直的背影:“哇哦不可思议。”

    “是不是你在搞鬼!”莫德雷德瞪我,“让我老爹参加比赛的话你是想要毁灭地球吗?!”

    我面无表情:“谢谢你的肯定,但是不是我。另外地球既然能存活到现在就说明我们还是能抢救一下的。”

    “那还能是谁!梅林的胡子成精了吗?”

    梅林:“阿嚏!”

    邓布利多洪亮的声音在礼堂响起,打断了人们纷纷的议论:“好了,这样我们的三位勇士就被选了出来。在几天后将会展开第一场比赛,比赛的内容暂时不会公布……”

    火焰杯突然闪烁,再次喷出一张纸条来。

    邓布利多话语顿住,看了看火焰杯,竟然露出一个不易察觉的微笑来。他慢慢展开纸条,念道:“第四位勇士……霍格沃茨,山之翁!”

    我再次愣住了。

    其他学生们都一脸不知所措的看着校长,纷纷问道:“山之翁?那是谁?我们学校还有这样一个人吗?”

    “这是个名字吗?听上去明明更像是个代号……”

    就算是英灵们也有很多露出了茫然之色。

    拉二铁青着脸捂住了自己的脖子。

    静谧在桌子下悄悄用手势比了个v。

    卡卡洛夫猛地站起来怒斥道:“霍格沃茨凭什么能有两位勇士?这不公平!你们果然作弊了!我要求重新……”

    就在这时,禁林的方向忽然响起了钟声。

    开始还是隐隐约约断断续续,让人怀疑是清凉的夜晚带来的错觉。而后那钟声愈发渺远而响亮,一声连着一声,绵延不绝,像是墓地里回荡的经久不绝的哀歌。

    我低声说:“晚钟敲响了。”

    我身边的人没有听清,问道:“什么?”

    卡卡洛夫剩下的话语被他自己吞了下去。

    他怔怔的看着手心,那里不知何时落了一根雪白的尾羽。被施加了魔法的闪烁着星辉的城堡穹顶上,还在纷纷扬扬的飘扬着落下无数的羽毛,仿佛是冬夜里的鹅毛大雪,亦或是夏日里被风吹起的蒲公英,温柔而毫无杀机,美丽的让人沉醉。

    剑光悄无声气的掠过人类脆弱的脖颈。

    大片大片的鲜血喷涌而出,在回荡的钟声里如瓢泼而至的大雨。

    我被震撼住,下意识地眨了眨眼睛,却发现卡卡洛夫还好端端的站在那。没有羽毛,没有鲜血,没有杀戮。

    没有人死去。

    而名为山之翁的带着面具的老人,已经站在那多时了。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