梅林顿了一下。然后他飞快的调整好状态笑道:“谁说不是呢?我们都这么大岁数了,英灵活久了也不容易,老头子何苦为难老头子?”

    王哈桑摇了摇头:“魔术师,汝不能现在回去。吾等有话要谈。”

    包围圈另一角的狮子王正色道:“再次看见你很开心,梅林。你很急着回去吗,是不是阿瓦隆那边有什么急事?”

    一击K.O.

    梅林脚步一顿,只好停了下来,苦着脸看了一眼一点也不晓得他为什么脚底抹油的狮子王一眼。金发的王平和的与他对视,伸出手来重复道:“再次见到你很开心。如果你不介意的话,就在这里多停留一段时间吧。”

    梅林问她:“你真的感到开心了吗?”

    狮子王反问道:“与故人相见,难道不是一件令人感到快乐的事情吗?”

    魔术师便闭上嘴不说话了,老老实实的站在那等着。哈利哆哆嗦嗦的拉了拉我的衣袖,用接近耳语的声音问我:“这是谁啊?”

    我略微一犹豫,没有直接回答,而是说:“你们巫师平时感慨的时候怎么表达?就像不会魔法的人说‘上帝啊’之类的。”

    哈利嘴一秃噜,说:“梅林的胖次啊!”

    梅林:“阿嚏,这位兄弟你对我的胖次有什么意见吗?”

    “……”

    “你你你你你你真的是梅林?”

    花之魔术师一本正经的回答:“假一赔十。所以我的胖次怎么了?”

    哈利一脸恍惚的回答:“没没没没什么。”

    梅林打量了下他三观崩坏的表情,心思一动,升起恶作剧的念头来,笑嘻嘻的问:“现在这么小的孩子也开始关注大哥哥的胖次长什么样子了吗?可怕,我好害怕哦。”

    哈利还没有把印象里面和邓布利多教授形象差不多的剪影替换成这个为老不尊的英俊青年,乍一听对方玩笑一般的调戏,瞬间脸色通红。可面对老祖宗又不知道是该反驳还是辩解,傻乎乎的愣在原地除了“No”之外吐不出来别的词。

    我看不下去了。不管怎么说哈利变成现在这个样子,无可奈何的在这个特异点和一群英灵呆在一起轮回了数百年,也有梅林一部分锅。他在这里不思悔改就算了,居然还有心情上去瞎撩?

    然而不等我开口,所罗门破天荒的跟除了我以外的人类搭话了。他平时都跟自闭症患者一样少有发言,这会居然和哈利说:“梅林今天的胖次是很常见的蓝白条纹的花色。如果你想知道的话,问我或者山之翁和狮子王,应该都能够说出一二。不必前去问他本人。”

    “……”救世主表情惊恐的都快扭曲了。

    晴朗的天空忽然被遮住,有那么一瞬间这片土地陷入了夜色一般深沉的黑暗里。王哈桑的声音越走越远:“吾突然想起前些时间约好和哈桑们讨论教义……待到比赛开始前叫吾就好。”

    “……”

    哈利用一种贵圈真乱的眼神谴责的看着梅林。

    狮子王本着学术精神问说:“等级高的千里眼全知全能也包括这种内容吗?”

    “……”

    热爱学习的所罗门和狮子王于是就这个问题引发了长篇大论,相谈甚欢肩并肩的走远了。只有不明真相的孩子们和我这个御主呆在原地。

    梅林简直觉得伦敦,不,地球都呆不下去了。他倒是没有迁怒引发这个话题的哈利,反而伸出手对着少年模样的小巫师头发一顿乱揉。哈利立刻忘记了之前断掉的谈话,捂着头有点恼火道:“别揉!我好不容易才压平的……!而且我年纪很大了已经不是小孩子了!”

    “诶呀,”梅林说,“在我看来你也就比人类的小婴儿大那么一点点~你猜我的年龄是你的多少倍?”

    “可是你真的是梅林吗?”哈利忍不住又求证了一次,“伟大的魔法师梅林,巫师的神?”

    梅林“噗嗤”一声笑出来:“还伟大……喂小孩儿,你觉得我像是神吗?”

    哈利果断摇头,鄙夷道:“邓布利多教授都比你像神。”

    仿佛是心有灵犀一般,坐在裁判员席位的邓布利多远远地看过来,目光落在梅林身上。梅林和他对视了一会,温柔的说道:“我可不是神啊。相比神明,我更觉得我是个老不死的魔鬼。”

    我瞥了他一眼:“挺有自知之明的嘛。昨天又拐骗了多少个小孩子当晚餐啊?”

    梅林说:“不多,胃口不好。就半个幼儿园。”

    哈利:“……你们不要闹了。”

    我严肃道:“我可不是开玩笑的哈利。你要离这个人远点知道吗?不然哪天被他卖了还要替他数钱的。”

    梅林在一边帮腔,点点头说:“偶尔也想换一换食谱,小巫师的口感会不会和其他人类不一样?”

    我甚至觉得哈利都有那么一点信了。

    他不动声色的站的离梅林远了一点,正好看见邓布利多往这边看,讶异道:“咦,你们认识吗?”同年偶像情怀,估计在他心目中邓布利多永远是无所不能的。

    梅林也不解释,漫不经心的点点头:“不算认识但是也可以说有交集吧。那个人类啊,可是跟你一样保有着之前百余年一生的记忆呢。”

    哈利一愣:“你说什么?”

    “我想想,如果排除掉你们俩,这个世界的活人里面还能意识到时间流逝的,就只有那个叫汤姆·里德尔的巫师了吧。”

    哈利彻底糊涂了:“真的吗?可是邓布利多教授从来没跟我说过这件事啊?!而且伏地魔他……”他停住话头,忽然想起实际上他已经不知道多少年没有真正意义上看见伏地魔了。虽然两人按照剧情每个学期末都会见上一面,但是最近他对于走剧情已经没那么热衷了。在发现这个世界根本没有什么显著变化的时候,他甚至懒得去和伏地魔较劲:复活就复活呗,反正开学就死了。

    “……这么一想我居然不是最苦逼的那个,伏地魔究竟过得是个什么日子哟。”

    好不容易把自己折腾活了,一年过去,瞬间回到解放前重头开始。偏偏他还保留着记忆,简直是无法逃脱的折磨。

    我这个局外人都忍不住对老伏同志掬了一把鳄鱼泪。

    哈利知道在这件事上梅林也没有必要骗他。虽然他不清楚把他们卷进来的都是眼前这个半梦魔的锅,但是也觉得遇上了专业人士,干脆趁此机会问个明白:“但是为什么是我们呢?我是说……明明比我强大的巫师有无数个吧?为什么偏偏我会保留记忆呢?”

    当然因为你是主角啊。梅林心里吐槽着,脸上依旧是开朗的笑意:“因为你们,都曾经在那个神秘的车站逗留过的吧?”

    “……车站?九又四分之三站台?”

    “就是说,你们都死过一次啊。”梅林说,“不是正常的死亡然后走向新的旅途。而是站在死亡的边缘上,只隔了一条线那么粗距离,逗留许久。你们的灵魂,有那么一部分已经永远留在了那里。”

    “然后……”哈利稀里糊涂的问,也不知道他听没听明白,“然后那个部分的我就来了这里?”可是这说不通啊,那时候他才十七岁呢。但是他现在的记忆里自己已经七十七岁都不止了。

    “谁知道呢。死亡总归是个神秘的话题。就算是我,也没有真的双脚踏进过冥界的土地啊。”

    哈利成功被他忽悠走了。我看着梅林抽抽嘴角:“你编故事是不是真的编上瘾了?”

    梅林否认:“我才没瞎说。我这次可说的都是真话。”

    “你觉得我会信吗?”

    “诶呀我的信誉已经低到这个程度了吗?”梅林丝毫不打算反省的样子,反而有点沾沾自喜,“不过你又怎么知道他们这些记忆,甚至这整块特异点的遮羞布,不能是我随意编制而成的一场梦境呢?”

    “我们都活在梦境里面,临京川。不管这一切经历是好的还是坏的,是悲伤的还是喜悦的,都总有一天会走向结束。”梅林看着我的眼睛,他紫色的瞳孔里仿佛倒映着整个世界一般,“但是人类这种生物总是抱有侥幸心理的啊,就算是我这个什么也做不到的无能的织梦者,也忍不住期待会有什么不一样的结局。”

    他郑重的表情一收,忽而嬉笑道:“所以总而言之最后就全靠你了~不管是人理毁灭还是目前这个特异点,你都一定有办法解决的吧?”

    “……”

    那你是不是没什么用处了,我现在打死你还来得及吗?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