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发现每次和梅林聊天最后都会聊死。这可能是他特殊的聊天技巧。

    但是老实说他能够出现还是帮了很大的忙,除了能约束一下无法无天的圆桌团之外,也可以顺便帮我研究一下究竟怎么解决特异点。虽然照理说只要回收了圣杯就可以了,但是这次第六特异点被魔改成这个样子,怕是盐川○介或者蘑菇本人穿来了都不认得。我既不晓得圣杯在哪,也不知道它的持有人愿不愿意把它交出来。

    “你说圣杯啊?”梅林就这么一会工夫,就去霍格沃茨的厨房顺了三根冰激淋,一根给阿尔托莉雅,一根给我,剩下的自己舔,“不就在哪摆着呢么?”他指了指礼堂方向。

    “……”虽然说早有预料,但是我还是卧槽了,“真的是火焰杯?这帮英灵这么心大的,随随便便就把万能的许愿机放在巫师手里吗?”

    “巫师又不会用。”梅林咬掉冰激淋上面的巧克力外壳,含糊道,“而且那个圣杯也不是原本的圣杯了。这个世界不管怎么说也是是符合游戏规则的,所以怎么可能会有万能的东西存在?那只是个和火焰杯融为一体的魔力聚集体罢了。”

    “那我们回收了之后还能解决特异点么?”

    “能啊。”梅林说道,“但是你觉得为什么我们到现在还坐在这里唠闲嗑,不去拎起圣杯就跑呢”

    “……呃,因为回收不了?”

    “机智。”他赞许的看了我一眼,“就像是圣杯战争一样。只有三强争霸赛结束了之后,胜者胜出,圣杯才会现身。”

    我谦虚道:“谢谢,我只是懂得套路。”

    梅林一口气咬掉最后一块雪糕,然后看着我手里淅淅沥沥化了一地的冰激凌,问我:“诶你怎么不吃?放心,没有毒。”

    我瞪着他。

    梅林这次却没有开玩笑,而是真的很迷茫的和我对视:“怎么了?发生了什么我不知道的事情吗?”

    “……你的千里眼不能知道我什么时候来大姨妈吗?”

    “……”

    “啊啊啊啊对不起对不起是我的错!你需要暖宝宝吗?我不是故意的我只是忘记了啊啊真的对不起我这就去给你倒热水!”

    “……”

    我仿佛看到了那些,忘记自己女朋友生理期的笔直笔直的男友,一副世界毁灭前夕慌乱不知所措的样子。

    但是我们都懂梅林才不会这么纯情的。所以他总共惊慌了那么几十秒就镇定下来,有条不紊的接过我化了一半的冰激淋然后递给我一杯不知道从哪来的红糖水:“慢慢喝,我这还有。咳,我先去叫王哈桑回来参赛了,你有什么事情叫我。”

    唔,他竟然还是有点不自在的。

    我颇感神奇,心安理得的抱着芙芙放在怀里取暖。一只手拿着麦克风清了清嗓子:“大家久等了。”

    乱七八糟的比赛观众席逐渐安静下来。学生们还不少还沉浸在刚刚宝具连发的刺激里面,一点也不清楚自己差点就跟着地球母亲一起和太阳系说再见了。

    “虽然我们的第一场比赛遇到了很多波折,但是很幸运的是,我们还有机会坐在这里继续观看!狮子王之前由于伤害范围过大以及违规群殴,只得了28分。接下来有请霍格沃茨的第四位勇士山之翁登场!这位可谓是此次比赛最大的黑马,隐居山林的冠位Assassin,敲响死亡的钟声之人!至今我们仍没能晓得是什么让他选择出山参战。但是毫无疑问的是,他的实力不容小觑!这点拉美西斯二世陛下可以为我们作证……”

    拉二一把夺过麦克风:“这个梗你到底还要玩多久!算了你一边呆着去我来解说。”

    他嫌弃的看了一眼麦克,然后抬起手臂:“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让你们见识一下什么叫法老级别的解说!王哈桑根本不值一提!你们看他大热天还披着那么厚的斗篷,可见他身体虚弱,可能耐久只有E。而且你们看没看到他手里拎着的那把大剑?我一个被砍了不知道多少下的人可以负责任的告诉你们,那里面是空心的!没错!所以山之翁的筋力可能也只有E!再说他明明身为一个Assassin克制对面的Rider,却这么久都没有取得胜利。这说明什么?说明……”

    “说明你需要适可而止。”我面无表情的夺回麦克,“你最近是不是跟金闪闪呆的太久了?”

    “是又怎么了?”

    “没什么,果然二是会传染的。恕我直言法老陛下,离那边那个金色的二缺远一点。”

    “……”

    无辜中箭的吉尔伽美什怒道:“我又怎么了?杂修你是不是对我有偏见!我跟你说就算你是我的Master……”

    “这句话你已经威胁过了。现在你们两个请不要站在我前面,因为阳光反射太晃眼睛了。”

    “……这又如何!你见到的太阳光辉正是余!”

    “壶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库哈哈哈哈哈哈哈杂种!终于认识到了英雄王的光芒了吗!”

    “……”

    梅林心有戚戚:“哪家的王都不好养啊。”

    “……”你的良心不会痛吗?

    “咳,阿尔托莉雅是很乖啦,但是你知道我们当初穷的全国都没有余粮的时候,是怎么供应她一日三餐的吗?那段时间简直是我毕生难忘的经历……”

    我扭头,在身边摆了个“王与冠位不得靠近”的牌子,把牌子靠在芙芙身上。然后重新拎起麦克:“哦现在打到哪了?爷爷拜托了不要和奇怪的人一般见识。”

    王哈桑默默的移开视线,开始单方面摧残那条可怜的匈牙利树蜂。

    我顺便举着麦克风回答坐在我旁边的观众的问题:“什么?你们说对王哈桑的实力没有什么概念吗?那你们可以一边看比赛一边想象一下,现在差不多有一百只摄魂怪带来的压迫力围绕着匈牙利树蜂……而且还是可以平A即死的那种。”

    我旁边的赫奇帕奇学生打了个哆嗦。百貌哈桑在她旁边安抚的拍了拍她的后背,然后瞪我一眼:“不要把我们首领和那种奇怪的东西类比。”

    “好吧好吧,不过也确实。王哈桑大概比一百只摄魂怪叠在一起还要厉害不知道多少倍的样子……”

    不知道是不是我的错觉,匈牙利树蜂和台下的观众正在以相同的频率瑟瑟发抖。

    “不知道明天会不会有人写信投诉魔法部说我们虐待动物。”

    “……”

    火龙彻底崩溃了。它哀嚎一声,抬起爪子用爪尖扒拉出来一颗蛋,轻轻一弹弹到王哈桑脚底下。

    “……”山之翁低头看了一眼:“错了,不是这个。”

    “……”

    匈牙利树蜂一口气扔出来三四颗蛋,就像在说:“给你!都给你!离我远点!”

    这次成功挑到了金蛋。

    “……令人惊讶的一幕!求生本能使得火龙展现出了不输于人类的智慧!山之翁选手成功获得金蛋,现在请各位评委打分!”

    “哦好多满分……卡卡洛夫先生本着悍不畏死的精神给了五分,不管是不是在作死但是总而言之精神可嘉……王哈桑四十四分!目前领先!”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