又是一个美好的清晨。

    我被英俊帅气的青年亲切的问候叫醒,从king-size的大床上睁开眼睛爬起来,穿上功能多样攻守兼备造价不菲的魔术礼装。温暖的室内回荡着美食的香气,那是我拯救了世界的哥哥在做早餐。

    ……上面都是骗人的。

    实际上是我早上五点半从榻榻米上被伯爵扔下来的斗篷蒙了一脸,焐醒之后苦逼兮兮的穿上衣服跑去刷牙洗脸。名义上的我的义兄卫宫士郎在厨房花式秀厨艺做早餐,而我却连一口都吃不到——伯爵曰:我会监督你履行你之前晚上发出的誓言的,其中一条是少吃多运动。

    我:“……”要我说Avenger的报复心从来不容小觑。

    一天以前。

    Avenger职介的英灵在我清醒之后说的第一句话是:“欢迎来到绝望之岛,监狱之塔。”

    我茫然四顾,从温暖明媚的房间看到充满日式风格的装修,硬是没看出来这哪里像是监狱塔。但是按照常理来说有伯爵的地方就是监狱塔没错了,而且我也确实是不知不觉就从迦勒底单独跑到了这个地方。于是我想了想,没有反驳,接道:“谢谢。你是导游吗?要带我参观一下吗?”

    “……”

    伯爵没有理我。他一副兴致不高的表情,尽职尽责的进行剧情讲解:“此处乃恩怨的彼方,拥有伊夫城知名的监狱塔。如你如见,你的灵魂已经遭遇了这座充满了人类的不甘与绝望的牢狱所囚禁。在你成功闯过审判之间逃脱出去之前,是没有办法联系迦勒底的。”

    “而我,是英灵。由悲哀而生,不断怨恨,愤怒,憎恶,最终以Extra职介现界之人。”

    我理解的点点头:“《基督山伯爵》主题是吗?我明白的。但是相比我理解的那种监狱塔,就目前的环境来讲,这样的温馨日常风格可能不利于渲染恐怖残酷的气氛,如果是大逃杀主题的话,一定会让玩家缺乏代入感。”简而言之就是你这样随随便便的选了地点说是监狱塔,盖提亚他知道吗?

    伯爵:“……大逃杀?不,不是这样的。”他终于抬起嘴角露出名为笑容的表情,对我说道:“你应该看到了,这不是一个传统意义上的监狱塔。空气里充斥着软弱、平和的气息,连这里的画风都软绵绵的好像是打了滤镜一样。”

    “……”他说的好有道理,我竟然无法反驳。

    “但是,”伯爵看着我,笑容渐渐狰狞起来,“但是,我临时的御主啊。我必须告诉你,这里同样充斥着许许多多令人憎恶的气息。嫉妒、愤怒、憎恨、贪婪——这些在人类身上浓墨重彩般刻划下的的丑陋阴影,就隐藏在这样毫无威胁、死水一般的平静表面下,随时准备在你放松的时刻给予甜蜜而致命的一击。”

    我虚心问道:“那我该怎样做才能闯过审判之间,回到迦勒底呢?”

    Avenger冷笑一声:“你可以选择继续躺在床上,等待不知会从何处降临的救赎,如雏鸟般张开喙等待奇迹降临。又或者……你选择抓紧我的手,不断的拼命挣扎着前进与战斗,否则的话,就连我也不确定你是否还有重新选择的机会。”

    我一时间陷入了犹豫。

    伯爵错误的理解了我踌躇的理由,他大笑起来:“哈哈哈哈哈!我知道这的确是艰难的抉择!你们人类永远徘徊在罪恶的深渊的边缘,却又天真的否认他们的存在!直到一脚踩空、绝望的堕入黑暗里面,才肯睁开双眼一边诅咒着一边向着不存在的神明祈求!”

    我硬是没找到机会打断他,只好在他说完话之后才伸出手解释:“我是打算选择后一条路没错了……但是,呃,我要抓紧你的哪只手呢?如果我们手拉手的话会不会影响你和敌人战斗?”

    伯爵:“……”

    我厚着脸皮毫无心理负担的拉起他的左手:“就这样吧,我觉得可以。”计划通√。

    伯爵:“……”自己说出的话跪着也要达成。

    他冷冰冰的从鼻子里面“哼”了一声:“真不错啊……事到如今竟然还有勇气拉起来自深渊的恶鬼的手吗?那么,就让我就带你去见识一下我们接下来的战斗地点吧。”

    结果我就被他拉着来到了卫宫家的厨房。

    “……我的房间原来是在卫宫宅里面吗……为什么所谓的监狱塔会在这种地方?”

    “谁知道呢。”伯爵说道。

    Fate系列最大的挂比卫宫巨侠正在灶台旁边忙碌,看到我之后,他毫不惊讶的冲我道了一句‘早安’,然后说道:“今天你起的很早啊。”

    他的态度这么自然,我一头雾水只好回答:“Avenger叫我起来的。”

    魔音灌耳让人难以忘怀。

    出乎意料的是,卫宫士郎切菜的手不停,随口继续问道:“哪个Avenger啊?”

    “……”我隐隐有了不好的预感。

    伯爵的声音传到我的耳中:“傻瓜。别发呆了。这不是你熟悉的任何一处地点或人物。这里是监狱塔,是魔神王的造物,是不符合常规而存在的特异点。在这里,你可能会遇到任何超乎常理的人物或事物——你所唯一需要做的事情,就只有接受,然后战胜他们。”

    “……”瞎扯淡,还魔神王的造物呢。当我没看过‘卫宫家的饭’这部番吗?就算是盖提亚也要尊重版权和原作的啊。话虽如此,我却暂时搞不清楚自己的设定,只好含糊应付:“就是我身边的这个啊,还有哪个?”

    “唔,”士郎歪头想了想,我在他脸上看到了某种心有余悸的表情,“果然是岩窟王呢。如果是另几位的话我们现在一定不会完好无损的站在这里说话了。”

    “……”

    “啊,说曹操到曹操就到。”

    后背突然泛起一阵凉意。我光速回过头,就听见女人高亢的笑声:“哈哈哈哈哈哈哈哈!这不是我那纠缠不休的御主吗?好久不见啊!如何,在这暗无天日的监狱塔底部重新见面的滋味如何!”

    我认出了来者的身份:“贞德·Alter酱,好久不见。”

    黑贞道:“你那是什么恶心人的称呼啊!把尾音去掉。”

    我从善如流:“贞德酱你好啊。”

    “……算了你还是叫之前那个吧。”她打量了一下站在我身边的岩窟王,“这就是我的后辈啊……看上去还算讨人喜欢。”

    伯爵皱起眉:“你也是。但是别指望我会叫你前辈。”

    “真是傲慢。”黑贞扭过头,对我说:“怎么样,你对你所见到的伊夫城的光景如何看待?”

    “唔……”

    “我说你们啊,”卫宫士郎端着盘子从我旁边路过,“不要随随便便把别人家叫成什么奇怪的名字。这是最起码的尊重吧?而且黑贞酱也是,态度这样恶劣是不行的。为什么你明明想要临京川教你做饭,却不直接提出来呢?”

    “……”一阵沉默。

    黑贞脸涨红的冒烟:“谁、谁想学做饭了啊!你不要随随便便胡说八道!我会告你诽谤的!”

    士郎点点头:“好的好的。”翻了个白眼之后跟我说:“有一堆傲娇的从者真是一件非常心累的事情啊。而且英灵这种生物只会比凛更加不可理喻。”

    远坂凛突然拉开大门把脑袋伸进来:“士郎你在说我的坏话吗?我听到了哦?”

    “我只是在陈述一个显而易见的事实而已。”卫宫士郎很有勇气的说道,“凛,早上好。”

    “士郎你也早上好。”远坂凛自然的在被炉旁边跪坐下来,对我说道,“你就是士郎最近刚刚认回来的义妹吗?”

    信息量太大已经懵逼的我:“……咦?”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