远坂凛情急之下一把拉住了Archer的手:“别啊Archer我开玩笑的啦!你们长得一点都不像!”

    她回过头瞪了我们一眼。我们赶紧特别捧场的点头:“对对对一点都不像。”

    “没错没错,Archer不可能姓卫宫也不可能姓天草的。”

    Archer:“……”他坚决的把鞋子提起来:“我还是先回去吧。凛,你们慢慢玩,我在家里等你。”

    眼看计划大失败,我捅捅切嗣紧张的说道:“你倒是想想办法啊!”

    切嗣满脸问号,拔出嘴里的棒棒糖说道:“我能有什么办法?”他可能还沉浸在十年前的氛围里,觉得大家都就算不用抢夺圣杯了也还是道不同不相为谋,看着我和麻婆非常警惕……虽然我觉得他的警惕是有道理的,但是还是让我觉得有点不爽。

    我明明是在做好人好事!这个世道!当好人真难!

    我只好撸袖子亲自上。从世界的法则上来说,不管是‘中华小当家’还是‘食戟之灵’,只要是美食番,就一定要以各种饭菜和餐点来和反派boss一决胜负。所以按照常理推断,‘卫宫家的饭’也逃不出这个神秘的定律,不管遇到什么困难,只要能用做饭解决的问题都不是问题(真的吗)!

    我于是故意从沸腾的火锅汤里捞出一块羊肉放在自己碗里,学着其他的美食番里面的无辜路人一脸特别超脱现实的陶醉表情:“——啊!好香!不愧是卫宫士郎做的饭!这世上还有什么人能比他做的火锅还要好吃?根本是不存在的!从今天起,我决定把‘食之魔王’这个称号授予伟大的卫宫士郎先生!”

    “……”

    卫宫士郎死鱼眼看着我:“你真的觉得在场的诸位都没看过食戟之灵吗?”

    “……”我干咳一声,看了一眼不知道是不是被我的神来一笔雷到突然不动弹了的红A,他背对着我们站在门前,背影笔直的好像是一把出鞘的剑。

    阿尔托莉雅·潘德拉贡学着我舀了一勺:“真的那么好吃吗?——啊呜,嚼嚼、嚼嚼……哇哦!士郎!真的超好吃!难道是你的厨艺最近又进步了吗?”

    “嗯?你们不是在集体演戏吗?”远坂凛这下也不急着拦截Archer了,快步走回来夹了一块豆腐吹了吹放在嘴里,两秒钟后:“嘶——士郎,我怎么觉得你在厨艺上面的才华要远超你在魔术上面的天赋……小樱你来尝尝这个丸子,张嘴啊——我喂你,是不是特别好吃?我开始怀疑士郎是不是在这锅汤料里面施加了什么我们不知道的幻术了。”

    间桐樱笑着点点头表示赞成。另一边的亚瑟王已经把本体呆毛埋在火锅里面不可自拔,两耳不闻窗外事一心只想捞羊肉。

    “……”我啧啧摇头看着石化到掉色的Archer。不知道他看着自己曾经的后宫团为了一盘羊肉全都转投到敌方阵营,连自己的老婆远坂凛都扔下他不管了是一种怎样的感受。

    压倒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是卫宫切嗣。这位感情上有缺陷、这方面的反射弧可以绕地球两圈的男人同样对晚餐提出了赞叹和欣赏:“士郎做的火锅真的相当不错呢。看来就算我不在你身边,你也可以生活的很好了。”

    卫宫士郎道:“老爹你要是喜欢的话就在家里多呆一段时间嘛,想吃什么我都可以给你做哦。”

    出现了!美食番限定·美食嘴炮贿赂法!

    切嗣还真的陷入了犹豫。他觉得自己是不是这些年配自家孩子的时间太少了,虽说能养活自己是一件好事,但是太过早熟也让人心疼……纠结了半天之后,他轻柔的摸了摸伊莉雅的头,小姑娘正仰着脑袋眼巴巴的看着他:“你也希望我可以在家多呆一段时间吗?”

    伊莉雅猛地点头。士郎微笑道:“所以说团团圆圆的聚在一起吃晚餐,这才是一家人嘛……”

    “砰——”门口的某个Archer手一抖没拿稳鞋子。他转过身气势汹汹的冲向卫宫家的厨房,红色的斗篷随着他的动作在客厅中带起一阵轻柔的风:“借你们家厨房一用。”

    噫。‘你们家’这种话都说出来了,难道这是觉得小朋友们玩的开心却不带他一起,所以吃醋了?我怜悯的看了看深陷修罗场而不自知的卫宫切嗣。凛惊讶的看着Archer:“啊嘞?Archer我还以为你已经回去了呢。你要用厨房做什么?如果想要吃晚饭的话直接过来就好了啊?”

    “唔,我再加一份碗筷好了……”士郎说着就想要爬起来。Archer在厨房喊;“不,不用了!我并没有打算加入你们去吃火锅。只是现在时间很晚了。凛……和其他人吃太多的盐和辣椒不好,我做点清热解暑的沙拉以及甜点。”

    “超贴心的嘛。”我赞叹道,“不愧是,呃,成熟的大人啊!”

    “所以说你们就一点都不好奇他到底真名是什么嘛?”安哥拉·曼纽笑嘻嘻的说,“万一是历史上有名的黑暗料理创始人,我们现在可就在劫难逃了~”

    “怎么可能啊。”凛一点也不优雅的翻了个白眼,然后想起来她爸爸就坐在她身边,赶忙正襟危坐起来,“Archer他做的小点心什么的超好吃我跟你们讲,一点也不比士郎差的!”

    Archer远远听到了凛的这句话,颇为不屑的哼了一声。估计得远坂凛说他做的菜比卫宫士郎好吃一百万倍,这位大爷才能满意。

    “居然能和士郎做的一样好吃……”呆毛王百忙之中抬起头来,看着Archer的身影,“我开始期待起来了。他一定是在历史上有名的英雄吧?”就因为做饭好吃所以是英雄吗???

    言峰绮礼已经察觉到了什么。他一脸严肃的说道:“我倒是想不起来有什么在历史上特别有名的英灵擅长做饭。可能是我孤陋寡闻了吧,切嗣如果是你的话,是有可能猜到这位在厨房忙碌的英灵的真名的吧?”

    卫宫切嗣还真的开始认认真真的回想起来:“近代史上以美食闻名的厨师不少,但是很难说他们会有成为英灵的机会。Archer职介是弓兵,但是应该是会使用刀或者剑一类的武器的吧?切菜的时候握刀的姿势和角度都很有讲究。对了士郎,你最近是不是在跟着Saber学习剑术?”

    士郎点点头:“怎么了?”

    “嗯……”在战斗方面远超常人敏感的卫宫切嗣盯紧了Archer切菜的手。红A在他犀利的目光中如芒在背,有些不自然的放下菜刀,掩饰性的拿起一旁用于搅拌的筷子。切嗣突然站起身来走到Archer身边,用一种很平和的语气问道:“Archer,你是不记得自己的真名是什么了吗?”

    “……因为召唤时候出了一些小问题,所以不记得了。”男人紧绷着脸回答道。

    “哦是这样。”切嗣理解的点了点头,“很可惜,看你的装束应该是近代的英灵。不管怎么说,生前一定都是闻名于世、对人类有着巨大贡献,受万人景仰的存在。如果你能够想起这段记时光,那么一定是非常美好的、值得珍视的回忆吧。”

    Archer重重的用手里的勺子拍打着土豆泥,眉毛皱的都快连在一起了:“……这些有什么用处。我不在乎,过去是怎样的和现在的我无关。”而且,说什么万人景仰……未免有些太过看得起他了吧。

    无法拯救所有人,面对灾难无能为力的自己,只能够徒劳的以死亡的觉悟投入到战斗中的自己……为了拯救而杀戮,为了和平而挑起战争,为了将被害降到最小去抹除无辜的生命。这样的存在,经历了无数背叛,最后被心甘情愿的送上绞刑架。与其说是英雄,不如说是万人唾骂的罪人。就算是最后成为了英灵,这也不过是世界的选择,和他自己的功业或者生平毫无关系。

    Archer一时有些恍惚。可能是因为这个世界格外的和平,也可能是因为自己曾经的信仰就站在身边的缘故,他并没有像是往日一样坚定地保持清醒和警惕,而是稍稍放松了下来。这给了他身侧被其赋予了万分信任的人以可乘之机。

    “……士郎?你还好吗士郎?”

    “嗯?”Archer心不在焉的回应道:“我没什……”

    热闹的客厅突然之间安静下来。

    卫宫士郎镇定的说道:“老爹,你在叫我吗?”

    “……不。”切嗣脸上还带着一点不敢置信和茫然。他颤抖着手抽出一根烟想要点上,却被身边的男人用有着褐色皮肤的手掌拦了下来。

    “……抽烟对身体不好。”Archer温和的说道,难得没有用那种惯常带着嘲讽和不屑的表情与口气,“我这里有糖。”他摊开手,里面安静的躺着一根熟悉的牌子的棒棒糖。

    卫宫切嗣没有接过来。他盯着男人的脸看了一会,忽然问道:“你真名是卫宫士郎吗?”

    “你信不过你自己的推测吗?”Archer叹了口气,事到临头,就好像当初被人拖上绞刑架,前一秒还在惴惴不安,在绳子套在脖颈上的一霎那反而镇定了下来。他重新走回到菜板前面,问道:“你不喜欢吃的东西是不是还和以前一样?”

    卫宫切嗣没有回答,固执的继续问:“你是卫宫士郎吗?”

    Archer握着筷子的手紧了紧,他飞快的瞥了一眼另一个还在少年时期的卫宫士郎,露出一个现在的卫宫士郎绝对不会拥有的笑容:“我曾经叫卫宫士郎……不过不管是过去还是现在,都和你认识的这位毫无关系。”

    就这样,随随便便的选择断掉了和卫宫切嗣最紧密的联系。

    一个世界有一个卫宫士郎就够了。Archer漫不经心的想着,本来是想要杀掉另一个小鬼的。但是既然两个人完全不一样的话……如果是这样的话,那不过是另一次‘抛弃掉少数的成全大多数的’的选择罢了。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