接下来的几天过得风平浪静,切嗣果然留了下来,每天和卫宫士郎以及凛家的Archer过上了争风吃醋,咳我是说和谐友爱的日子。Archer的马甲自他自己承认之后被扒了个干净,不论是远坂凛还是切嗣都不是好糊弄的人,不把他的经历问的一清二楚是不会罢休的。于是最后Archer的幸运E属性再次刷新了我们的认知。

    “哇……真的是太惨了吧,简直像是在被命运针对着一样。”

    “可能这就是大宇宙的恶意吧。”

    卫宫切嗣在和自己成年版本的养子聊天的时候有很好的控制住了表情,但是我还是发觉他的内心并不平静,好多次放在裤子口袋里的手都握成了拳头或者捏紧了烟盒。但是他好像确实有好好的戒烟,虽然屡屡点上一根看着发呆,却没有真正的放进嘴里。

    我有一次跟他说:“你还记得我们在第四次圣杯战争的时候见到的那个Assassin吗?”

    卫宫切嗣点点头。

    我于是说道:“那个你可比现在的Archer人生经历凄惨多了。这么说的话你能不能感觉好受一点?”

    卫宫切嗣抽了抽嘴角,目光无神的看着我:“完全没觉得。”

    我于是叹了口气:“别想太多,又不是你的错。只能说你们一大家子都很受到世界偏爱吧。”

    “……一大家子?”切嗣神情复杂的重复。

    我想了想,反正也不是什么重要的事情,干脆和他讲了讲其他世界线的各种卫宫士郎、爱丽丝菲尔、伊莉雅、远坂凛的故事。切嗣听得很认真。他对另一个Assassin的生平兴趣不大,却对自己身边的人和事报以更多的关注。在我们说到一半的时候被Archer发现了,毕竟是英灵,就算属性不高也远远超过人类,我们都没能发现他的存在。

    于是接下来的很长一段时间里我被迫围观了红A和他的老父亲抱头痛哭的景象(其实并没有)。凛倒是对自己的设定很不满意的样子:“就算是神明也不能随随便便征用别人的身体吧!”我回忆了一下在FE里面登场过的库丘凛,同情的看着她:“放弃吧,变成英灵就是你的宿命。”

    “谁要那种宿命啊!”大小姐翻了个白眼,“至少现在这个世界线,大家现在都过得很幸福吧?我觉得无论如何也不太可能再打出花式BE结局了。”

    “你这样立Flag不太好。”我嘴上这样说着,也很赞同的点点头,“不过你看这里的画风啊,多么温馨治愈。连士郎做的饭都打了柔光滤镜。”可能最大的缺点就是月更……不过在这里也不是什么重要的事情了。

    另一方面我成功说服了伯爵把我的减肥计划延后,现在还是享受美食要紧。他虽然很不甘心的样子,不过在我的苦苦恳求之下也同意了,只是表示以后到了迦勒底他会更加严厉的督促我的饮食。

    “听说你那边也有一个卫宫士郎?让他把每周的菜单交给我过目。”

    “……”讲道理这样白嫖我觉得我赚了一个亿。

    我终于再次过上了饱食终日混吃等死白捡五星的日子,并且由衷的希望魔神王能再给我来一打这样的副本。

    眼看七天就要转瞬即逝。按照道理来说我明天就可以回到迦勒底了。第六天的晚上我久违的感受到了不舍的情绪,看着这里热热闹闹的场面,想起人理毁灭的未来,一时间这样的对比令我百感交集。

    我一心情不好就想搞点事情振奋大脑,于是在这天照例大家聚集在一起吃晚饭的时候,我打起精神提议道:“要不我们玩点什么有意思的游戏吧?”

    几个人面面相觑,然后都转过头来看着我说:“你是不是要离开了?”

    哇不要这么心思灵敏的吧?我一下子被戳中了烦恼的源头,挠挠脸颊:“是这样的。但是迦勒底那边还有很多人在等我,我也不能逃避现实啊。”一个世界等着我去拯救呢,要是停在这里要辜负多少人的期待呢?所以就是再舍不得这样轻松的日常,也要做出选择的啊。

    士郎说道:“临京川在另一个世界过得也很辛苦呢。我开始真的认为我们是一家人了。”

    什么鬼!因为经历都很苦逼所以是一家人吗?你是不是已经默认只要长了卫宫脸的人都是幸运E了!

    我坚决不肯承认自己是幸运E,虽然抽卡的运气确实成谜:“我虽然是在从事很复杂很危险的工作,但是又不是光我一个人。我之前说和我签订契约的英灵数量可不是开玩笑。大家都是在拼尽全力帮助我的啊,从这个角度上来说我很幸运了好不好。”

    “这叫不幸中的万幸啦……”

    “对的,头一次听见世界毁灭后剩下的人类说自己运气很好。”

    “不,你这么说能活下来难道不是确实很幸运吗……?”

    我非常赞同这句话,骄傲的挺起胸。

    凛吐槽我:“真的没什么好骄傲的。”

    “好啦为了纪念我们的相遇!干杯!”老虎举起酒杯一饮而尽,我们这群未成年都不理她,继续自顾自的聊天。小樱若有所思的说:“我觉得临京川前辈说的对,既然是最后相聚的一天,不如我们来玩一些游戏之类的,也算是留下美好的回忆了吧?”

    “哦哦!我赞成!”安哥拉·缦纽第一个响应,“Party!Party!聚会上当然要玩真心话大冒险!”

    我:“……等一下这个游戏有点危险吧!”

    “我赞成。”言峰绮礼严肃的投了一票。

    “我没意见。”第二个同意的居然是Archer,我严重怀疑他是因为自己的老底被掀干净了所以特别想要拖别人下水。

    其余人出于凑热闹的心态也并没有反驳。我只好随大流拿出一副扑克牌:“先说好涉及到世界机密的问题不能问哦,另外互相监督不允许作弊,都知道我说的是谁吧那个谁谁谁你们几个!”

    其余人纷纷表示同意。天草义正言辞的说:“放心吧,我和贞德小姐作为Ruler会监督大家的。”不我根本就不放心你们几个……但是我又不能直言说你的人品已经是负数了。最后我们一半英灵一半人类,全凭自觉开始游戏。规则是抽中王牌的人可以随机选牌,向该牌的持有者提出一个真心话或者大冒险的任务。

    第一个抽到国王签的是卫宫切嗣。

    我下意识的瞥了一眼Archer。他面无表情的坐在桌子旁边。

    “……唔,”切嗣犹豫了一下,“红桃A?”

    天草笑眯眯的举起手:“真心话。”

    我突然有种不祥的预感。

    切嗣问道:“你最近一次在圣杯战争中被召唤出来后的详细经历?”

    “……”

    天草看着我:“Master这不算是超纲问题吧?”

    不算是不算,但是我怀疑这个游戏有黑幕。

    在我点头后天草说:“详细的太长了,简单来说就是再第三次圣杯战争中被爱因兹贝伦家特过特殊手段以Ruler的职介被召唤,在那之后通过圣杯受肉成为了言峰家的养子。”这样说来虽然和这边的世界线完全不同,但是乍一听也没什么爆点。

    虽然我觉得天草本人可能并不觉得自己在圣杯战争中的做法有什么错误,但是毕竟现在已经是迦勒底的人了。他为了维持住我们光明正义的形象还是很有自觉的隐去了部分黑历史。切嗣也看不出来是信了还是没信,我清清嗓子赶紧说:“下一轮下一轮。”

    第二轮国王是凛。

    “黑桃2吧?”

    红A镇定的说道:“是我。真心话。”

    ……这绝壁有黑幕吧!

    “呐,Archer。”凛说道,“你成为英灵之前成家的对象是谁?”

    在场至少有三个女性竖起了耳朵。还有无数身份不明的男性炯炯有神的盯着红茶。

    “……”Archer谨慎的斟酌了半天,说道,“由于种种原因我并没有结婚。所以说不上成家对象。”

    “那么有好感的对象呢?”凛锲而不舍的追问。

    “这就是另一个问题了。”Archer说道,“我有权利拒绝回答。”

    “哼。你看上去很有经验嘛。”

    “呃……这个,有很多复杂的原因……”

    我为galgame男主点上一根蜡烛。他应该庆幸扎比子现在不在这里,而我自己自带红茶,不然事情就会变得更加复杂了。

    “第三轮抽到王牌的是……哦哦是我!”我很开心的拎起扑克,“桃花K!”

    呆毛王默默站起来:“我选择大冒险。”

    面对唯一一个选择了大冒险的勇士,我纠结了半天,还是提出了自己的请求:“虽然现在提出这个有些不合时宜……但是您可以把阿瓦隆借给我吗?”我大概跟他们说了一下玛修的事情:“我也不确定会不会产生作用,但是我真的想不到什么更好的办法了……另外虽然说是借用,但是其实我也很可能再也无法回到这个特异点了,所以实际上跟直接拿走也没什么区别……啊,我知道这是很任性的请求,那个对不起,算了当我没说吧……”

    “请你拿好。”亚瑟王郑重的拿出剑鞘交给我,“如你所见,我们所在的是一个非常和平的世界,生老病死都有着自己的定数。而我手中这样的可以治愈一切的宝具,我更希望它可以在另一个平行世界中,为了更伟大的目的做出其应有的贡献。”她微笑起来,“请代我向那个小姑娘问好。”

    我猛地点头,抱住怀里的剑鞘,感觉鼻子有点发酸:“我以后想到解决的办法了就一定会抽出另一个呆毛,然后把阿瓦隆完完整整的交给她!”

    “好啦Saber干的漂亮!又做了一件好事呢。”士郎夸赞了Saber之后继续之前轻松的话题:“下一轮抽卡会是谁呢?”

    “啊,是言峰绮礼。”

    “……”是言峰绮礼!这岂不是凉了!

    神父端着十字架露出一个令人毛骨悚然的笑容:“黑桃J。”

    小安高举起手:“是我是我!我也选真心话好了!”

    神父说道:“那好吧。你的真实身份是什么人?”

    “……”

    一切都已经来不及了。唯恐天下不乱的安哥拉·曼纽咧开嘴:“我啊,其实就是此时之恶、绝对之恶,或者可以说是人世间恶之总合哦~以Avenger的职介降临,请多关照!”

    “这是有原因的你们听我解释,”我赶紧试图弥补,“虽然他确实是圣杯被污染的最主要的原因,也确实是个Avenger,但是我们迦勒底呢秉持着兼容并包的精神都予以接纳和关怀。正所谓浪子回头金不换,而且这位实际上也不是真正意义上的坏人……他真的有苦衷的……”

    我编不下去了。因为大家都在震惊的看着我,仿佛在说:“你们迦勒底连黑泥都不放过的吗?!”

    “总、总之,这都是一场误会啦,你们看这位基督山伯爵先生,虽然也是Avenger但是同样特别的贴心和和蔼可亲……”

    我被惊悚的目光淹没了。

    伯爵眯起眼睛:“我?和蔼可亲?”

    其他人:“他?和蔼可亲?”

    “……”真的都是误会,你们要透过现象看本质的啊!

    “至少贞德小姐是个好人。”

    “是啊是啊,这么说来迦勒底还是有好人的。”

    不要说的我们跟个黑道组织一样啊混蛋!

    “但是贞德小姐虽然是个好人,跟她同名的另一位贞德……”

    “唔。”

    “所以你们迦勒底果然是混沌恶集中营吧!按照这种标准来选择英灵,该不会人理毁灭有你们一份锅?”

    我不是我没有啊!你们要相信这都是错觉!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