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不知名的地方,曾经有过这样一段对话。

    福尔摩斯问盖提亚:“您究竟为什么一定要选择和御主单独见面呢?”

    盖提亚并没有立刻回答他。

    拥有了着人类外表的王者想了想,反问道:“你为什么会选择和我合作呢?”

    福尔摩斯回答:“为了真相。”

    盖提亚于是说道:“我也是。为了寻求真相,这样姿态的我才会站在这里。如果让人类发展下去,这个星球迟早有一天会变成万物灭绝生机消逝的钢之大地。但是即使知道了这样的结局,还是有无数人类费尽心思阻止我通过短暂的人理毁灭达成人类新的出路。”

    福尔摩斯道:“恕我直言,这是很正常的事情。没有人会眼睁睁看着自己死去。”

    “但是她明明可以活下来的。”盖提亚微微带着一点困惑,“她可以活下来的。不管是在哪里,怎样活着,被保护起来,躲藏起来,跑到特异点过上短暂的一百年时间——她本可以选择不走上这条道路。”

    福尔摩斯这次没有给出回答。他若有所思的看着为了一个简单的、所有人都能想到的答案而苦苦追寻的人王。对方没有在意他的沉默,很郑重的说道:“所以我一定要和她见一面……本来不会有这样的机会的,不过这次的特异点成功使得她的意识和迦勒底断开联系整整一天。”

    “这就是你安排那个所谓的‘监狱塔’的缘由?只为了让她的灵魂肉体的链接更不稳定?但是你明明有更好的办法。要知道御主她遇上越多的从者,对于你达成目标就更加不利。”

    “我最终的目的和这些都没有关系。”人王回答,“魔神王盖提亚是我,也不是我。我们虽然相似,但是唯有心中的愿望各不相同。”

    “胜利与否,人类存活与否,我并不在意。”

    “只要第七特异点……我就有机会……”

    “……”

    第七特异点。绝对魔兽战线,巴比伦尼亚。

    我站在美索不达米亚平原的荒郊野岭上,深深的呼吸了一口公元前的空气。

    医生在屏幕另一边问我:“感觉怎么样?传送还顺利吗?”

    我答道:“还行,空气特别好,一点雾霾都没有。”

    “芙芙!”

    “……”

    “你要小心。”医生徒劳的叮嘱,“虽然我们已经拯救了前面六个特异点,但是现在这个时代距今太过遥远,很有可能会出现侦测失误等问题。再加上神代有很多远超于常规的存在,一旦出现了魔力值过大的目标,我建议你尽快提早避开……”

    玛修提着盾一脸严肃的表示赞同。

    提到第七特异点,我第一反应就是假名为恩奇都真名为金固的两次更换阵营和歌声美妙动人的巨大的提亚马特亲。除此之外贤王的过劳死和羽蛇神的颜艺也都称得上是令人印象深刻……不过俗话说拿着攻略好办事,虽然再次遇到了披着小恩壳子的金固,但在他布下陷阱之后我也及时的做出应对,没有被打到措手不及。

    金固冷笑着对我说:“反应很快嘛,迦勒底的无能之辈们,啊啊真是可惜——差一点就能见到有意思的发展了。像是你们这样超出常规的完全的失败之作,就应该献给女神们才行,要是那样的话,一定会见到地狱奇景的吧?”

    “……”

    老实说我还抱有希望,想着蝴蝶一下说不定恩奇都还活着之类的……但是果然是人类的妄想啊,没有什么会是一定实现的。我一阵心塞,干脆眼不见心不烦,默默扭头看着那个出现在密林里面的魔术师:“这次你走了多久?我说为什么之前说着不跟我一起来特意点了……原来是自己出去找了私活吗?乌鲁克王给你发工资了吗?”

    “……实际上并没有。”梅林苦着脸说,“乌鲁克现在并不富裕,那个王虽然在尽力的公平的对待每一位付出劳动的合法公民,但是遗憾的是我并不包含在内,以至于这段时间里在下每天都过朝不保夕食不果腹的困苦日子……”

    “哼!那样弱不禁风的城市,很快就会被女神大人们彻底摧毁!你们这些旧人类就在血与火中挣扎着叫喊着凄惨的死去,为崭新的人类铺平道路吧!”

    没人理他。“所以说你这是何苦呢。”我同情的看着梅林,“乌鲁克的工资高吗,我有点想去投靠吉尔伽美什王。听说他现在还是一位爱民如子的贤明君主,在其治下的乌鲁克一定会保持住往日的繁荣昌盛的吧?”

    “吉尔当然是个好王……不对!那个乌鲁克的王,你们以为可以依靠他拯救世界吗?就算是改变了灵基成为Caster,然而巧妇难为无米之炊,就算是半神的天生王者吉尔伽美什,也难以在战斗力相差悬殊的情况下力挽狂澜。虽然乌鲁克能够坚持到现在全部都是他的功劳,但是只要我的母亲大人完成了她的计划,那么无论是多么坚固的堡垒都会被她彻底碾碎!”

    “道理我都懂但是金固先生还是小姐,你能在发狠话之前把赞美吉尔伽美什的形容词全部去掉吗?我这个和Archer版本的金闪闪相处久了的人感到某种不适。”

    “……”

    金固不想跟我废话了,他冲上来想要放宝具,然后被阿瓦隆剑圣开了挂壁作成一波带走……我是说,我们在梅林的帮助下成功溜掉,带着安娜酱抵达了乌鲁克的王城。

    中途我跟梅林吐槽:“恩奇都真的不经逗,开个玩笑而已啦他怎么一言不合Enuma Elish。”

    “……”梅林轻轻叹了口气,“你知道他不是恩奇都的吧?”

    “唔,当然咯,他都自我介绍了是金固了……放心吧我不会当他是好人的啦,真的只是看他长得好看想要调戏一下而已。”

    “最好是那样。”花之魔术师说道,“迄今为止我一直为着在你身边所发生的奇迹而感到惊讶和震撼,但是不同于不可见的未来,已经发生的事情是无论如何也无法改变的……死亡和分离,都是这样。”

    “……”

    我故作轻松的拍了拍梅林的肩膀:“安心安心,我又不是那种怀抱着无谓的希望的人……我会努力对敌的啦,你看吉尔伽美什都没表示什么,我才第一次见到恩……我是说金固,我跟着操心什么劲。”

    梅林笑眯眯的说:“那个王看着毫不在意的样子,大概暗地里会咬牙切齿之类的想着……啊可恶明明是我挚友的壳子但是却完全没有留下关于我的记忆真是太过分了之类的……?”

    “会吗?不会吧!”医生举起一个贴着吉尔伽美什·Archer骂人杂修的时候我们偷拍下来的照片(现已被p成各种表情包)的牌子,“你看着他的眼睛摸着良心告诉我,吉尔伽美什会是这样的类型吗?!”

    “……”

    在我身边的吉尔伽美什咬牙切齿的显出身形:“你们又在聚众说我坏话!”

    我真诚的建议他:“既然早就知道这种事,王啊,不如就由你忠实的部下我,来替你买个耳塞?”

    “……问题根本不在这吧!”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