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后当晚上躺在床上的时候,我左拿一只赤之黑键右握一只青之黑键怀里抱了狮子玩偶兜里揣着爱之灵药和麻婆豆腐调料包鞋里塞着许德拉匕首。学妹在我身边紧紧地握住我的胳膊,旁边还有一群闲的没事干的从者在这里围观。

    “……我要睡觉了。”

    “睡吧睡吧。”他们殷切的看着我,“我们等你睡着了再走。”

    “……”

    我在众目睽睽之下僵硬的躺在床上浑身不适,梅林体贴的问:“需要助眠吗?”

    “……来吧。”

    他笑眯眯的挥起魔杖,念了一句:“阿尔托莉雅要乖乖睡觉啊~”

    喂!这名字真的不是你现场胡编乱造的吗!亚瑟王要闹了真的要闹了!

    我还来不及反驳他,就被五颜六色的光芒击中,飞快的眼前一黑。

    ……这根本不是睡着了是被打晕了吧!

    我再次恢复意识的时候,从鼻子里嗅到了浓郁的海水和泥土的气味。

    “王!您终于醒了!”

    小盖提亚正无所事事的坐在我旁边的沙滩地上用手里的湿树枝扒拉脚边的沙子,见到我睁开眼睛,飞快的站起身扑了过来,然后又堪堪在距离一步左右的位置停了下来:“那个……我不小心把另外两个人类搞丢了……”

    他低下头,很懊恼的样子:“我也没想到那个女孩子会跟过来……然后那个男的也被波及到了。我真的不是故意的!因为年龄比较小的缘故,所以我对‘蚀’的操作范围还不是很了解,对不起王……你会原谅我的吧?”

    他可怜巴巴的抬起眼睛看着我。我微微挑眉没有第一时间回答他的问题,根据我对十二国记拥有的浅薄印象来说……麒麟的年龄无论如何都和外表无关,更别提我面前这位还可能是活了不知道多少年天天想着策划阴谋的魔神王。

    盖提亚见我没有搭话,很失落的垂下了肩膀。一头金发可能是被海水打湿了的缘故,没有像是往常一样四处乱翘,而是柔顺的垂在耳侧。当他萎靡不振的抱成一团的时候,长长的金色头发就像是厚厚的斗篷一样把他包裹在中间,显得他本人更加幼小。

    ……说实话我的内心毫无波动甚至想起了大叔音的安徒生。

    至今仍然不能忘记第一次抽到安聚聚时候被子安武人支配的恐惧。

    你当我不知道你正太的体内藏着一只坂田银时,不,我是说杉田智和吗!

    所以我毫不留情的略过了这个话题,站起来拍拍身上的沙土,问道:“我们现在去哪里?”

    小盖提亚兴致不高,声音闷闷的:“我们可以先去看看您即将要治理的国家。虽然现在破破烂烂的既不好看也不有趣,但是我想您应该并不愿意在一无所知的情况下直接去蓬莱接受王位……所以我擅自主张,把我们的传送地点定位到了庆国的边境位置。”

    “一个国家只要有了王,就会得到麒麟的保佑,国家将风调雨顺,国泰民安。一旦没有国王,妖魔将横行,天灾不断,国家荒废。因为现在的庆国已经很多年没有人坐上王位了,很多妖魔现在都在国境内横行霸道。老百姓们战斗力不足,大部分都沦为了妖魔的口粮。特别是庆国的边境这边与巧国相连,巧国的王不想接受别国的难民,而且天道规定十二国各国也不能互相干涉内政。所以现在这边的百姓大概都生活的很痛苦吧。”

    盖提亚一边走一边不带什么感情的向我解释现在庆国的现状。我对于原本的剧情记得不是很清楚,经过一波魔改之后更加不敢肯定一切都会按照既定的剧情轨道发展,于是认认真真的听完了他进行的背景介绍。

    那个叫做骠骑的魔兽是麒麟类似使魔一般的存在,听从盖提亚的命令。理论上说使令会在麒麟死去之后吃掉麒麟的肉体作为受支配的报酬,不过我完全不觉得魔神王会把自己玩死,所以签订了契约的使令大约亏惨了。

    之前的骠骑已经在和天上飞翔的巨鸟的战斗过程中不幸阵亡,所以盖提亚现在只能迈着自己的两条小短腿跟上我的步伐。幸运的是我们走在树林里也不能全速前进,他得以保留了自己身为魔神王的尊严不至于开口让我慢点走。

    话是这么说,但是看着他气喘吁吁小快步往前走的样子,我还是稍稍放慢了脚步。

    毕竟我走快了也不能把这个反派BOSS直接累死,倒不如发挥一下尊老爱幼的精神照顾一下小朋友。

    盖提亚撑着膝盖喘了口气,跑了两步接着说:“本来我有可以飞翔的使令的。但是前段时间因为在庆国的国境内寻找王,所以不小心被妖魔杀掉了。现在只剩下了几个没什么用处的东西……”

    “喂……别这么说吧好歹你还能坐在我们身上的。”其中一只使令从脚下的阴影中浮现出来,用人类的语言说道。

    “不要,”盖提亚拒绝的很干脆,“脊骨太硬了不舒服。”

    我觉得现在我遇到这个正太实在和我印象里的魔神王有些不符合。

    他并不是传统的麒麟的性格,但是也不像盖提亚那样完全的缺失人类的感情,反而介于二者之间,像是一个有点熊有点小聪明的心智还未发育完全的孩子。这种感觉在我和他相处久了愈发的明显,我所感受到的这样的防备心很重又有点天真,像是哪里跑出来的不谙世事的大少爷的性格,我并不觉得我知道的那个魔神王可以完整的模拟出来。

    所以我更倾向于,那货终于有一天作了个大死玩脱了抢救不回来,变成了一个合法正太。

    这样岂不是说……

    我正色道:“你还好吧?要不然我抱着你走?”

    “呃……?”小盖提亚有点受宠若惊,又很紧张,“不用了王,我可以自己走的。”

    我没有坚持,从迷之空间掏出了一个狮子玩偶塞到他怀里:“那这个送你了。”

    “……给我的吗?”他有点困惑的捏了一下狮子玩偶的鼻子,然后把玩偶抱在怀里,“虽然不知道有什么用但是……谢谢您。”

    难道梅林老贼之前是说真的想要用玩偶征服魔神王吗?!这样不犯规的吗?

    我还沉浸在脑内剧场里不可自拔……下次一定要把迦勒底吉祥物长毛生物芙芙顺过来!这样说不定会有奇效。

    ——说起来随便把那种灵长类杀手带到没有天敌的异世界真的没问题吗?不过想想盖提亚也在这里,好像没什么区别的样子唔。反正都是Beast,差不了多少。

    “还有很远吗?”我觉得旁边的孩子走路走的磕磕绊绊确实有些辛苦,于是开口问道。

    “快到了吧……就在前面应该有个村落……等等!您小心!”

    “什么——”

    一盆不知道什么东西的血液忽然从天而降,浇了他一头一脸。

    我下意识的后退躲避开来这才开始反击。但是对方没有战斗的意思,一直巨大的蛊雕从天而降,利爪直接拉起被血液泼到现在浑身乏力神志不清的麒麟而后拔地而起。我想也不想抬起腿就要追上去,魔力弹蓄势待发,却被不知名的人一把拉住胳膊。

    “什么人!”

    黑键向后刺出,被钢铁一般的坚硬物体挡了下来,发出近似金石相击的刺耳声音。我心中一惊,回过头向后看去,下半身冲往前方的力量却不由自主停顿了一下。

    “请您等一等。”

    拥有着长及大地的翠绿色头发的美丽英灵微笑的看着我:“我觉得您可能见过我,也可能没有。但是请相信我没有恶意,那个孩子暂时是不会有危险的。”

    “……你是谁?”

    “唔……看样子是没见过吗?”雌雄莫辨的人偶苦恼的歪歪头,“这样子就很难取信于人吧?我的名字是恩奇都。迦勒底的御主,您有听人提起过我吗?”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