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睁开眼睛。

    这个开场白很眼熟。

    面前的人也很眼熟。

    贤王吉尔伽美什坐在我的房间里大概是在阅读什么文件。他在第一时间发现了我醒来的事情并且光速冲到我身边眼神pikapika的看着我:“你醒了!今天晚上过得很快嘛,你在异世界有什么特殊的收(剧)获(情)吗?”

    我:“……”印象里,大约是因为长时间的震惊和沉默被恩奇都当成了我并不信任他,于是被雷厉风行的一击爆头晕倒在地。

    所以根本是只要失去意识就会在两个世界到处乱窜吗!

    我盯了贤王三秒钟之后,问他:“你那里有没有什么比较少见的,只有你和恩奇都才知道的信物之类的?”

    贤王想了想,掏出王之宝库拿出一朵小白花:“说起来这朵花还是他当年在路边采下来送给我的,说是很好看……哼,反正这么多年也没见他审美有什么提升,本王也只能忍耐一下然后做了防腐处理收到宝库里面。”他警惕的看着我,“你要干什么?”

    嘴上这么说着,但是还是很宝贝的样子嘛。

    我伸出手:“拐带小朋友。”

    “借给你可以,不过不许损坏!掉一个花瓣也不行!”

    “知道啦知道啦!我一定会把这朵花看得比生命还重要行了吧?”

    “那还不至于……本王还等着你回来汇报情况呢。说起来你这么快回来究竟是遇到了什么?”

    我作为一个合格的作者,拒绝提前剧透,于是在他期待的目光中果断翻身躺下:“桥豆麻袋,我要去睡个回笼觉,这朵花你就当作是直播连载的报酬好了……顺便说一句,恩奇都真是个果断的人呢。”

    “那是当然的啊毕竟是我的兵(挚)器(友)……不过你怎么还要睡啊!真的没什么想要和本王说的吗!没有吗!”

    我:“呼……呼……”

    我睁开眼睛。

    “……”

    讲道理我真的不想这么形容自己的经历了!但是我又怎么换一个形容词来形容“睁开眼睛”这个动作呢?像写作文一样改成心灵之窗之类的吗?!

    我打开了心灵的窗户。

    “……”啧好像有点神经病。

    恩奇都蹲在我前面,莫名其妙的看着我:“您还好吧?抱歉,我刚刚可能下手太重了,但是我又很担心以您的身体素质会很快的清醒并且进行反抗。您现在感觉怎么样?有没有头晕或者神志不清的感觉?能听懂我说话吗?”

    我决定不理他,环顾一下四周,发现我被带到了一个乡下的小黑屋里。不过恩奇都对我还不错,估计也是出于对自身实力的自信,并没有把我绑起来或者限制住行动能力,而是将我放到了房间里一个看上去像是临时搭建起来的硬木板床上。

    在这间屋子里还有另一个人,是之前被盖提亚一起带过来的名字叫做杉本优香的短发女生。她一言不发的坐在房间的角落里,眼睛眨也不眨的盯着我们所在的方向,却没有开口询问和跟我搭话。我猜测她可能是被警告过不允许说话之类的……当然也有可能是听不懂,因为这里的人说的语言和日本不同,而我在迦勒底开了挂所以毫无压力,完全不知道恩奇都所说的语言和其他人有什么不同以及是不是日语,所以也不好判断。

    恩奇都见我的目光落在杉本身上,很自然的开口解释:“那个女孩子自称是您的同学。这里的人对她这样身份的存在很不友好,我不知道她说的是不是真话,于是先让她等在这里没有交给村民。你认识她吗?”

    “认识。”没什么好否认的,说起来虽然是杉本她自己要求来到这边的,但是盖提亚搞事情也是事实,如果能把她安全的送回去也算是在做好事,“你真的是恩奇都吗……我是说,我在另一边有遇到跟你一模一样的英灵。另外你和杉本……就那个女生,可以对话?这里的人说什么语言?”

    我装作不经意的样子整理了一下上衣的口袋,露出不起眼的花来。

    恩奇都顿了顿,然后笑了起来:“您是在试探我吗?抱歉,我对这种事情总是感觉很迟钝,吉尔当初还因为这个问题骂过我……不过这对于兵器来说不是理所当然的吗?你的口袋里这是我当初送给吉尔的花吧,因为感觉很美丽,也很有生机,所以当做礼物送给他了。不过吉尔还是很嫌弃的样子……他总是那个表情啦不用太在意的。”

    他很懂的点了点头,好像是在加强说服力:“我也听说了我的身体被拿去使用了这样的事情,不过我们的确是完全不同的存在,不知道这样解释可不可以让您暂时放心下来。另外,我说的是日语,所以那边的女孩子也可以听得懂。不过我也可以说这边的人类的语言,但是她好像没有办法和村民们沟通的样子。”

    “是这样的,语言不通可是大问题。”我说道,“都是魔神王盖提亚的锅,你见过他吧?总之还是要找到他然后让他把不相干的人送回去才行。”

    “你是说……之前那个金色头发孩子吗?”恩奇都道,“我没见过他。不过我见过一个和他长相极为相似的男人,对方给我的感觉不太好。但是我自从被从英灵座召唤到这里,就完全没办法和其他世界的人联系,所以你们的消息我也是在和那个男人短暂的见面过程中了解到的。至于内容的真假恐怕还有待验证。”

    “不过我相信您一定是个好人。”精致的泥偶歪头说道,“Master……我可以这么叫您吧?您身上的气息很让人亲近,而且吉尔还把这朵花借给您带过来,说明在他心目中您也是取得了很了不起的成就,值得平等的对待并且得到重视的存在。”

    “唔,怎么说呢。虽然你这么说我很开心,但是我觉得那位王重视我的理由是很复杂的不是你想象的那样……”

    “请别这么说,”恩奇都温和的看着我说道,“我很了解吉尔伽美什王,他绝不是那种会随和的对待他人的类型。吉尔是个了不起的王,也是个很厉害的从者,不过偶尔还是很任性的。我觉得这是他可爱的一方面不过我也知道很多人都会称呼他为暴君之类的……所以我想,您能够和他成为朋友,一定是因为您身上的优点格外突出的缘故。”

    ……怎么说呢,这种一边夸一边微妙的损人的感觉,果然爱金闪闪到了极致都会变成黑粉黑粉的吧。

    我觉得这个话题最后会变成闪吹大会,所以决定战略性转移:“所以你是被魔神王召唤出来的?你对他了解的多吗?他是在最近因为什么事故缩水了,还是两个人只是长相相似其实是完全不同的人?”其实我觉得他们根本就是一个人!哪个人想不开会假装自己是魔神王或者魔神王的儿子啊……或者说魔神王居然生了个儿子?!这个假设有点吓人,难道是靠着有丝分裂吗?

    我想象了一下,盖提亚和一百零八个跟他长得一模一样的儿子集体保卫迦勒底的景象,感觉有点辣眼睛,还是不要脑补了。

    恩奇都把自己的头发捋到耳朵后面,站起身来:“我知道的不多,不过我确实是他召唤出来的,不过只是召唤而没有完整的从者契约,所以我现在实际上是在靠着自己体内贮存和吸取的魔力行动的。在那之后我就再也没见到他人,如果真的像是你所说,他的目标是毁灭人理的话,那么很有可能是在暗中策划着什么阴谋吧。我不敢断言,只能简单的提出意见而已。现在您有兴趣来和我在村子里面逛逛吗?”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