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言:说好的番外~需要大家注意的是,下面的内容是建立在正文的基础上发展的,但是时间线混乱,想到哪写到哪。主旨就是为了苏和爽,可能有矛盾的地方。另外大部分番外除非特殊说明,都是默认咕哒子已经全图鉴满羁绊的情况——以上都没问题的话,那么开始吧!

    “予青六年春,宰辅景麒失道,疾甚。尧天大火疫疠纷至。政不节,苞行,谗夫昌。民忧以歌曰:天将亡庆哉。

    五月上,王赴蓬山,准予退位。同月上,崩于蓬山,葬泉陵。享国六年,谥予王。

    予王崩,舒王立,伪自号景王,入尧天。国大乱。

    次年七年七月,庆主景王临京川立。”

    “八月,登蓬山承天敕,入仙籍,是为景王。于尧天祀予王,重任六官诸侯,正朝纲,改元雅歌,荆王朝始。”[1 ]

    ——以上都是史官在那绞尽脑汁胡乱写出来的。

    我当初压根没有想到自己有一天会坐上这个位置,对这片土地更加称不上什么归属感,可是后来虽然是迫不得已的让提亚马特跑来异世界一日游,却还是给本地的生态环境造成了巨大的伤害,又为了限制盖提亚成了土地管理负责人,便不由自主的对自己治下的百姓多了几分愧疚和责任感。

    但是小孩子不可能一生下来就会跑,我也不可能天生就有治国之才。所以为了不一上来就让盖提亚横尸当场,在自身努力学习提高自我的同时,让英灵们帮着辅政是必不可少的。至于改元换代啊别称啊什么的也是我们一起商量出来的。

    “不然干脆年号就叫迦勒底算了。”我一边嗑瓜子一边说,“迦勒底元年,迦勒底二年,迦勒底三百六十五年,美滋滋的。”

    “……”

    我的英灵们压根不打算理我,一个个讨论的热火朝天,手里的大不列颠百科全书和新华字典都快被他们翻烂了。

    “这个太难听了。”

    “这个寓意不好。”

    “这个笔画太多了不好写。”

    为什么要考虑笔画多少啊!你们这是要为未来不知道多少年后的历史系莘莘学子考虑么!

    等我桌子上的瓜子摞得像小山一样高,而我已经跑去扒花生吃的时候,他们还没讨论完。由于这帮人是一个人一个审美,文化体系又不一样,最后差点发展到快要因为这种问题打起来的程度了。

    我看了看在人群中劝架劝的一脑门汗的医生,灵机一动说道:“唔,干脆就叫雅歌吧。那个在希伯来语中有‘歌中之歌’引申为‘王中之王’的意思吧?”

    “……”

    我在众人的围观中镇定自若的把嘴里的花生米咽下去:“如何?这个提议至少比迦勒底靠谱吧?”

    “啊,好听是好听,不过Master……”

    “您果然还是偏心那个以色列的白毛大叔呢。”(这是偏见)

    “是啊,一直都好像是这样。不管是变成人类的这个废柴还是英灵的那个一看就不像好人的纹身杀马特,Master总是向着他们。连卫宫做的小饼干都能分给医生一半,那种死宅这么投喂下去早晚会变成凯撒的吧?”(这也是偏见)

    “就是说,别的也就算了连年号都用他写的书的书名来命名……我的心好痛,为什么不用我的诗集呢?明明我也写了很多名著啊?”

    “……”

    医生僵在原地好一会才在其余人凝结成实质的目光中逃脱出来,一边擦汗一边小心赔笑道:“那个……《雅歌》什么的就……”

    “就这么定了。”我一拍手,不理会这些人之间的暗潮涌动,对医生说,“毕竟医生这些年也帮了我不少忙,起个年号纪念一下嘛,而且寓意和发音也都不错。”

    “不、不是!呜啊啊这么下去我真的会被这帮人套麻袋的啊!”医生抱头呐喊。

    “冤有头债有主,去PK所罗门嘛。”

    “……哼,算了这个定了,我们接下来开始商量Master的字吧?听说十二国的人除了名字之外都是要有字的。”

    我于是吃完了花生米,又拆开了一袋薯片。达芬奇突然问我:“说起来我一直想问的,临京川你这个名字,到底是怎么起的?”

    “……”

    “唔资料上显示你应该是个日本人,那么是姓临叫京川还是姓临京叫川呢?不管是哪一个在日本都不常见吧?不如说根本没有人会叫这种名字吧?比起名字更像是一个代号呢。”

    喂!在这篇文正文都完结的情况下探讨这个问题你不觉得太晚了吗?而且我要怎么回答你难道说这是我瞎打出来的游戏ID……

    我继医生之后步入了冷汗涔涔的行列,连忙打断这帮人让他们不要继续寻根究底,要知道这也是涉及到世界级机密的问题啊!我说道:“字什么的就算了那个不重要,如果想要称呼的话直接叫景王就好了吧?”

    最后我一锤定音,决定无视这个问题。其他人就算再不甘心,也只好作罢。

    我通过这次事件更加体会到了这帮人没有圣杯战争没有特异点没有活动以至于闲的蛋疼的状况,为了让他们发泄精力不炸掉皇宫,只好把这帮突然出现到这个世界,来历和武力值都没办法解释的黑户合理的分配到全国各地。

    本地人不是傻子,我就只好做装傻充愣的那一个。这样次数多了那几个大臣都在怀疑我在进行暗地里的人口买卖。我一气之下发布初赦:“英雄不问出处,德才兼备者居高位。”反正人家就是厉害,你不服你上去单挑啊!

    正所谓枪杆子里出政权。哪怕我一没势力二没财政支持,在这种一个英灵打他们一个军队的情况下还是很快的在国家内站稳了脚根。底下的大臣就算有异心想造反,也得先掂量掂量自己的那点家臣够不够王宫里养的斯芬克斯塞牙缝的。时间久了有什么打算也都熄了心思,安安静静缩在宫殿下面做个老实人。

    面对这样省心的局面,我一方面觉得轻松,但是又怕时间久了把朝堂变成一言堂,到时候出了什么事情都没人敢说。而且庆国官员质量参差不齐,有很多都是混在里面领着薪水不干活天天想着摸鱼。庆国已经几十年没有王在位了,民生凋敝人才短缺,连换人都没有人选。虽然我这边经验丰富的王有的是,不过他们到底不是土生土长的庆国人,对这个国家的了解远远落后于朝堂百官。

    我只好又花时间走基层访百姓,学着戏本里的康熙乾隆那样没事来个微服私访(顺便吃喝玩乐)。这个过程中倒是真的让我发现了一些不管是才学还是德行都称得上上佳的年轻学子,缺乏经验的问题也好解决,让他们跟着老一辈学习学习就好了。

    我给乐俊写信的时候也抱怨了这件事。他去雁国的大学学习深造有一段时间了,隔一段时间就会写信来给我讲解当地的风土人情,让我对这个世界的整体又有了很多新的认知。我很感谢他的帮助,在渐渐的相处当中也建立的足够深厚的友情,所以打算等他一毕业就让他过来帮我治理一些偏远一点的地方。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