辨认出同行在这一刻对事态的发展并没有什么显著的帮助。吉尔伽美什显然心情不错,甚至没有像是平时那样一口一句本王,而是非常平民非常接地气非常和蔼可亲的用了‘我’这个自称,不禁让在场的被慰问到的老百姓们瑟瑟发抖……等等,在场似乎没有老百姓。这个问题无关紧要,不管怎么说二人既然打算竞争同一目标那么就是敌人,哪怕过程中可以暂时合作也一样。所以梅林决定先下手为强:“你这么作死不怕Master她知道吗?”

    吉尔伽美什沉思一秒钟,然后他说:“你都活到了现在。”

    “……”

    梅林竟然无法反驳,他干笑一声,绕过金灿灿的柱子仗着自己的身份推开阿尔托莉雅·潘德拉贡房间的门,吉尔伽美什反应机敏的伸出一只脚挡在门缝之间:“凭什么你能被放进去本王就不行?”

    筋力B的花之魔术师好整以暇的弯下腰伸出手,恭恭敬敬的把英雄王金色的脚丫子捧出去,说道:“同行免进。”啪的一声带上门,留下吉尔伽美什茫然的站在门外心想:什么同行???本王不是Caster啊?

    10:00 AM

    下一刻,梅林发现,房间里出现的并不是单独刷新的蓝色亚瑟王。

    房间里站着一群五颜六色着重各异的亚瑟王,从棉被到泳装从夏天到冬天,分类齐全尺寸多样。

    事情有点出人意料,梅林还没来得及斟酌着开口说话,黑色的带着面具的亚瑟王嘲讽道:“同行?你们?搅屎棍组合成的双节棍吗?”她对吉尔伽美什好感度目前负五千上下,直接波及了同流合污的自家老师。

    “……”梅林说,“不愧是我教出来的徒弟,连我们用比喻的方式都是一样的。”

    “……”

    人群中独树一帜的男性亚瑟王咳嗽一声,打断黑色的四星Saber冲口而出的毒液:“梅林大法师,您过来找我们有什么事吗?”他虽然不是这位梅林的学生(这点说不定值得庆幸),但在来到迦勒底之后也被照看良多,是以态度良好。

    梅林:“唔,我没什么要紧事,倒是你们这是在干什么?”

    “我还以为您已经看出来了,”身披棉被的王说道,“我们正在举行圆桌会议。”

    梅林:“……原来如此,但是参加会议的圆桌骑士在哪呢?”

    亚瑟王说:“那种东西只要开了二倍速就可以随便略过去啦,玩家和读者都不会介意的。”

    “……”有些东西真的不能深究。梅林决定无视掉这个只有王才能存活下来的圆桌会议,为迦勒底未来的独|裁统治默哀一秒,并心安理得的无视掉继而说出自己的目的:“我是来问问你们情人节的事情。”他说的简单直接仿佛对此毫不在意,但是当他单独一人在这个时间出现在这个地点本身就说明了一些问题。

    几个亚瑟王对视一眼,依旧是披着棉被的本体先开口:“其实我们也在讨论情人节的问题,但是我觉得您和我们应该不是一个目的吧?恕我直言,我没想到老师您竟然会来找我咨询。”

    “咦?”梅林讶异,“怎么说?”

    “您的疑惑就请在下来代为解答吧。”阿格规文的声音突兀在房间里响起,梅林环顾左右,然后发现这人全身被埋在角落等人高的花盆的土里,只有脑袋留在外面,被郁郁葱葱的室内植物遮挡的严严实实,而在场的王们对此仿若无事发生。接收到梅林询问的眼神,穿着泳装职介为Rider的王轻描淡写的说道:“他之前和吉尔·德·雷编辑了两本杂志,一本是有关贞德的,一本是有关我的。”

    梅林秒懂,对对方的勇气表示高度而隐晦的赞扬,顺便担忧道:“其他的圆桌骑士们该不会被分|尸冲进下水道了吧?”

    “不,他们只是在Master那里接受爱的教育。”

    “……”

    阿格规文的声音像是幽灵一样飘忽的回荡在梅林周围:“梅林法师,过去的事情就让它过去吧,在下想说的是有关迦勒底的情人节的话题。众所周知,情人节是一项历史悠久富有丰富文化内涵的国际性节日,已经陪伴着诸位度过两个春秋。现如今,情人节已经变成了全家团聚老少皆宜,既具备可玩性又不失竞争性的全民盛会,吸引着一个又一个不怕死的青年飞蛾扑火一般向着胜利者的王座奔跑跳跃。”

    “而为了维持这个活动的公平和公正,大家自发的分成了三个阵营并且紧密的团结在一起,三个阵营间既互不干扰又相互敌对——即为真(现)爱(充)阵营,摸(单身)鱼(狗)阵营以及搞(相爱)事(相杀)阵营。想必您已经清楚这个是按照什么条件划分的了吧?那么您也应该清楚……就您日常的性格和行事作风来说,我们有理由判断您的所思所想会对我们真爱组的行动造成干扰。”

    梅林叹为观止,几个亚瑟王神情有异,可能也是惊讶于梅林竟然对此真的一无所知。半梦魔回想了一下安徒生的说辞,飞快的把童话作家分到了摸鱼组里,并且顺应情节发展露出哀婉沉痛的表情:“你们怎么就不相信我会对御主一见钟情再见倾心一往而深从此改邪归正好好做人天天向上呢?”

    “……”

    “那我真是太高兴了。”临京川面无表情抑扬顿挫的对梅林说道。

    “……”

    梅林:???他飞快的扭头,看见了站在身后的御主和御主身后的所罗门。

    在这一秒他干脆利落的把所罗门从真爱组里划掉然后分到搞事组,表面上的笑容英俊潇洒完美无缺:“Master您怎么过来了?我正要去找您呢!”

    临京川:“你两个小时前就应该去找我刷今天份的狗粮了。”梅林观察了一下她的神色,觉得对方应该只听到了他说的最后一句话。根据现在迦勒底风平浪静的发展状况,他合理猜测御主并不知道有关情人节的巧克力大战,不然现在门口的雪堆上墓碑都立起来了。

    “好啦我错了~”魔术师非常没脸没皮的鞠躬道歉,然后笑嘻嘻的自动自觉揭过这件事,一边开溜一边向着角落里的阿格规文打了个手势,意思是:杂志给我留一份!两本都要!

    然后他抬头看了一眼时间:

    10:30 AM

    时间还早着呢~不如先去看看别人在干什么好了!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