棉花糖小说网 > 武侠仙侠 > 天刑纪 > 第一千零六十六章 无二无三
    密室中,无咎端坐如旧。

    他好像与黑暗融为一处,动也不动。而他的右手,依然虚捧着玄鬼圣晶。

    一颗拳头大小的黑色珠子,竟然是鬼族的至宝,同样也是众多的鬼巫,用来提升修为的捷径所在。可见其中所蕴含的仙元之气,极为的充沛浓郁,只怕数十万块五色石,也难以与其相提并论。

    而那澎湃充沛的元气中,夹杂着浓重的阴气。之前吸纳圣晶,便遭到阴气蚀体。最终虽然解除了隐患,却依然后果难料。

    无咎静坐良久,双手合握。便在手掌触及玄鬼圣晶的刹那,阴冷、且又磅礴的气机,倏然涌入经脉、四肢百骸。他禁不住哆嗦了一下,急忙收敛心神而全力吸纳。与之瞬间,气海中的黑色雾气翻涌起来。尚未成形的元神,再次担负起吸纳阴气的重任。而精纯浓郁的仙元之气,则充斥全身。即便如此,经脉撕裂的疼痛依然让他难以忍受。他却不肯放弃,苦苦支撑。而坚持了片刻,还是忍不住双手颤抖,他猛地扔了阴寒刺骨的玄鬼圣晶,犹自神魂战栗而难以自持。

    圣晶中的仙元之气,过于湍急,过于强劲,也过于的猛烈。惊涛骇浪,莫过于此;万丈飞瀑,也不外如是。

    无咎歇息了两个时辰,再次伸出双手。不消片刻,又扔了玄鬼圣晶。

    如此断断续续,依旧坚持不懈……

    转眼之间,三月过去。

    密室中,无咎缓缓放下玄鬼圣晶。他动作沉稳,举重若轻的架势。而不消片刻,又猛地甩动着冰寒的双手与僵硬的手臂。当他长长吐出一口浊气之后,又默然凝神。

    吸纳圣晶,堪称煎熬。而断断续续的煎熬了三个月,究竟有何收获?

    充盈的气海,鼓荡的经脉,坚硬的筋骨,强韧的肌肤,以及四肢百骸间蓄势待发的气机,无不呈现出飞仙六层的威势。

    飞仙境界,极难提升,稍有寸进,都要煞费无数的光阴。却仅仅用了三个月,便将修为,提升至飞仙的六层。而玄鬼圣晶中所蕴含的元气,最多不过消耗一成。可见宝物的的神奇与弥足珍贵,也难怪鬼赤为了它而丧心病狂。

    不过,元气中夹杂的阴气,还是不可避免的侵入体内,使得经脉气海中的法力不够精纯。幸亏有所依仗……

    无咎沉敛心神,内视气海。

    只见气海之中,七彩剑虹的环绕之间,一个金色的小人儿,远远躲在角落里,虽然耷拉脑袋,闭着双眼,在参悟功法,却分明带着受气的模样。

    而那团黑色的雾气,反倒是跑到了气海的当间,并隐隐可见其中端坐着又一个小人儿,犹自盘膝悬坐。丝丝缕缕的阴气,不断涌入他的体内。不过他……

    无咎微微错愕。

    雾气中的小人儿,通体乌黑,身影虚实不定,而所散发出的阴寒威势,却极为的冷森莫测。

    坏了!

    只管将尚未成形的分神,吸纳玄鬼圣晶中的阴气。结果使得可怜的分神,成了鬼修?

    而如此分神,岂是寻常的鬼修,以他的修为看来,俨然便是一位鬼巫!

    天呐,最为厌恶的便是鬼巫,一个个阴气环绕,无恶不作,于是斩杀起来,也从不手软。谁料他无咎的分神,竟然也成了鬼巫。

    又能否补救,或是挽回?

    小人儿,是在阴气的淬炼下,而逐渐成形,已然黑透了,又如何补救挽回?

    一共修出了三具分神,老大不幸罹难,老二尚算顺利,老三却意外步入鬼修之途,而成了一个鬼巫。

    可怜的老三!

    而事已至此,也只能让他一条路走下去。因为吸纳玄鬼圣晶,便要有人吸纳其中的阴气。而为了提升修为,不得不委屈老三。有得有失,方为盈亏之道。

    无咎愕然片刻,只能自我安慰。少顷,他收起玄鬼圣晶。修为提升太快,务必要体会一番。否则境界不符,必将殃及根基。此外,他还要协助分神吸纳阴气,消除隐患,精纯法力,并参悟境界提升的变化妙用……

    这便是修炼的艰难。

    哪怕是机缘逆天,修为暴涨,最终还是少不了攀登的煎熬、痛苦的折磨,与收获的孤独等待。

    不知不觉,又是三月过去。

    无咎从静坐中睁开双眼,轻轻挥动袍袖。

    随着光芒闪烁,他面前多了两道人影。一个光着身子,四肢匀称,眉目清秀,有着飞仙一层的修为,俨然便是人中蛟龙,天之骄子的神韵与风范。而另外一位,虽然与前者的五官相貌一致,却稍显瘦弱,通体乌黑,散发着飞仙二层的威势,且眉宇间萦绕着浓重的阴气,浑然一个阴神恶煞,看着便让人恐惧的黑小子。

    “老二……”

    “粗俗,不堪入耳,我是无二先生!”

    “老三……”

    “嘿,我是无三先生!”

    “好吧,一个无二,一个无三……”

    “为何无三的修为,高我一层?”

    “他是鬼修,占了圣晶的便宜……”

    “为何无二的相貌,比我好看?”

    无咎喜欢自言自语,却不喜欢接受质问。尤其突然多了两位先生,皆瞪着眼看他。他顿时烦了,挥手道:“无二,给我闭嘴。无三乃是鬼修,你不服也得忍着。而无三,你……你即使吸纳了阴气,亦不该这般的黑啊?”

    “哼!”

    “我是你体内积年已久的阴寒煞气所化,再又吸纳了精纯的至阴元气,自然与众不同。再者说了,我也不是太黑啊……”

    “黑铁一般……”

    “黑又怎地……”

    无二与无三,争吵起来。

    “够了!”

    无咎翻手拿出两个戒子,示意道:“此乃衣衫、功法、灵石等物,且拿着备用!”

    无二与无三接过戒子,神色各异。

    “嘿,金刀……”

    “我的刀呢……”

    “闭嘴!”

    无咎呵斥一声,神色一动。

    气海之中,七彩剑虹,犹在缓缓盘旋。而七道剑虹的首尾之间,似乎另有一缕气机存在,偏偏又无从辨识,显得颇为的诡异。而尚未凝神再看,已踪迹杳无。

    咦,幻觉?

    无咎摇了摇头,无暇多想。

    此番闭关了两年半,本尊的修为,终于提升到了飞仙的六层,应该不惧任何一位玉神殿的祭司。既然如此,应该找某人算账了!

    无咎翻手拿出一把黑色的短剑,眉梢一挑。

    “两位,随我前往魔剑天地——”

    他本尊的肉身,坐着未动,而面前的无二、无三,已在原地失去了身影。

    眨眼工夫,景物变化。

    三道人影,缓缓飘落。

    其中两人,金色闪烁,另外一位,阴气环绕。

    魔剑中的天地,依然昏暗朦胧。成群的兽魂,尚在远处歇息,稍有躁动,旋即又安静下来。近处的角落里,默默坐着两道人影,四周布满禁制,钟家的祖孙俩显然在忙于修炼。而便在两人的不远处,另有一道金色的人影,猛然起身,迫不及待大吼一声——

    “小子,放我出去……”

    龙鹊,终于等来了他的冤家仇敌。

    久经兽魂蹂躏的他,虽然没有性命之忧,却也神魂受损,将养了几个月,这才恢复如初。而钟灵子与钟尺,忙着修炼。他只能独自枯坐,谁料一坐又是两年多。而元神之体,置身于隔绝的天地中,根本无从修炼,也难有脱困之日。长此以往,只能渐渐耗尽修为生机。他不由得绝望起来,整日里惶惶不安。所幸的是,他的死对头现身了!

    “咦,怎会多出两人?”

    龙鹊尚在叫嚣,又蓦然一怔。

    无咎的本尊,缓缓站稳身形。左右的分神,则是相继出声——

    “嘿,我乃无二先生!”

    “哼,我乃无三先生!”

    “哦,元神分身啊!”

    龙鹊看着五官眉目相同,却肤色神情迥异的两道人影,恍然大悟,旋即不加理会,转而盯着无咎的本尊,咬牙切齿道:“小子,你修出分身,又能如何,快快放我出去!否则我下落不明,玉神殿定会追究,只怕到时候,你悔之晚矣!”

    在他看来,所谓的无二、无三,元神分身罢了,根本不足为惧。至于无咎,他更不放在眼里。此处阴气弥漫,难以施展神通。即便对方人多势众,又能将他怎地?

    却见无咎咧嘴一笑,道:“且较量一番。赢了,放你走,输了,乖乖听话!”

    “你又要驱使兽魂害我?”

    “不会!”

    “一言为定——”

    无咎背着双手,神色淡然。而他话音未落,龙鹊已飞身扑了过来。他站着没动,却轻轻摆手。

    早已蓄势以待的无二、无三,纵身相迎,一个挥舞金刀,乱劈乱砍,一个掐动法诀,抬手祭出一道阴风剑气。

    龙鹊猝不及防,失声大喊——

    “哎呀,我的金刀,鬼族的神通……”

    金刀凶猛,剑气凌厉。他赤手空拳,顿时招架不住,被迫后退,怒道——

    “以多欺少,岂有此理……”

    而便在元神分身动手的刹那,无咎闪身往前,猛然挥动拳头,直奔龙鹊砸去。没有法力震荡的动静,只有一道金色的人影飞向半空。刀光、剑气随后而至,随即惊叫声响起——

    “飞仙六层的修为,住手……”

    龙鹊明白了,他的死对头,不仅人多势众,而且修为大涨。再打下去,陷入重围的他铁定吃亏。

    而无咎岂肯作罢,趁着无二、无三的合围之势,一把抓住无路可逃的龙鹊,一拳接着一拳狠砸,依然没有声响,却光芒闪烁,嚎叫声刺耳——

    “我输了,不打了……”

    四道人影,纠缠着环绕而下。转瞬之间,一起落在地上。

    无二与无三,左右分开。

    无咎,依然死死的抓着龙鹊不撒手。

    “既然认输,便给我乖乖听话!”

    “呸,除非你杀了我……”

    “你真的以为,我杀不了你?可还记得当年的叔亨祭司,他便是你的前车之鉴!”

    “那又怎样?凡人尚且懂得杀父之仇、夺妻之恨不共戴天,让我听从你的摆布,休想!”

    “咦,你倒是宁死不屈啊……”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