棉花糖小说网 > 综合其他 > 坏坏王爷狠狠吻 > 第192章 拔箭
    月光如雪,一瀑入崖顶之上。

    崖顶二人,迎面而坐。

    男子双眼蒙纱,两手银针明晃晃。

    女子坚冷如玉,迎风而坐,缓闭双眼,以指尖轻挑肩上衣物。

    不远处墨峰黛色逶迤成歌,星辰罗布点缀于她眉心。

    她的剑眉,微微一皱,低头看了一眼伤势。

    原来是剑穿衣而过,入筋骨三分有余,稍一扯带便如撕心裂肺。

    为了顾及姜芷歌的名节,叶笙笳和迟暮只是远远地守着,所以,离得近的只有何箫一人。

    “怎么?”

    何箫银针在手,守了一盏茶的功夫,见无丝毫动静,忍不住问道。

    “衣服被箭挂住了。有些扯不下来。”

    姜芷歌些许尴尬地说着。

    她试了好几次,皆无功而返。

    沉默片刻之后,何箫面色有些微红地问道:“是要撕开吗?”

    撕开便意味着她的衣物有可能会脱落。

    实则,今夜的月光甚好甚为明亮,以至于他眼间的蒙纱有些微弱地透着光。

    他刚想说“要不再想想其他办法吧。”,却听到姜芷歌坚定又无奈地说道:“别无他法了。撕吧。”

    何箫在蒙纱之下的眼眸猛的一抬!

    他的心,忽然地,跳得很快!

    于那么一瞬,他有一种怦然空白一片的感觉,仿佛全身血液于那一刻齐齐涌上了脑袋,令他炫目窒息。

    迟疑了片刻,亦是沉淀平稳了片刻,何箫才缓缓道了一个“好”字。

    姜芷歌长发长垂于身后,于月光之中昂头,缓缓闭眼,视死如归。

    何箫不敢直视她的双目,额间已经渗出了细细的汗珠,他的指尖,从未有过的,微微的颤抖。

    他低头隔着纱望着地面,将指尖摸索着放到了她的肩上。

    她的肩膀,和想象中的不一样。

    他以为,那是如他一般的,坚硬的,粗糙的。

    却不知女儿家的肩膀原来可以如此柔软似深雪。

    他的指尖轻触她的衣物之时,便有一阵丝质衣物的冰凉感通过指尖传到他的心肺,令他先是一惊。接着偏生又有她的体温透过衣物如同化雪一般深浅不一地传来,透到他的心间,竟是似山涧流水一般的清冽甘甜。

    她的身上,其实有淡淡的沉木香,不浓不淡,刚刚好。混合着血腥味,偏生了一股奇异的异香,不断若有似无地挑动着他鼻尖的神经。

    令他不由得摒住了呼吸。

    他又深吸一口气,才怔住了心神,手指延着她的肩膀往下稍稍以移,便触及到了那支箭。

    他以指尖挑开了衣物,毫不意外地触及到了她的肌肤,顺滑至极!

    他却不敢留恋,只是快速地以另一指尖配合“哗——”的一声,撕开了一道口子!

    他没有注意到,有一丝线带在了箭柄之上,在他撕开的那一瞬间,又在姜芷歌的伤口上划了一个口子!

    “嗯……”

    姜芷歌忍不住一声闷哼,熬得脸色苍白,豆大的汗珠滴滴往下落!

    何箫这才意识到可能是又伤到她了,忙慌忙抬眼,一把扶住了她,焦急地问道:“没事吧?”

    却于此时,那一线勾丝断裂,她的衣物,顺着她白嫩的肩膀,顺滑而落至了她的腰间!

    她只着一方玫红色肚兜,两条肩带从锁骨间轻穿而过松松在脖颈后打了个欲飞的蝴蝶结,而胸前一朵大红色的牡丹花次第而放,夭夭灼灼地烫着何箫的眼。

    金黄的花蕊恰到好处地点缀在那两处微耸的峰尖之处,随着她的呼吸起伏缓沉,花朵亦缓缓舒张而开,又微微闭合而上。

    白皙如雪的肌肤,如藕嫩滑的臂弯,紧致骨感的锁骨,一丝乱发撩拨于她的唇间,她由于疼痛,微微喘息。

    真是。要命。

    何箫暗自骂了一声,便撇过了眼去,克制着自己的血脉喷张,不让自己再去多看她一眼。

    “无碍。拔箭吧。”

    她的汗,因疼痛,从她的发间趟落,滴在空气之中,混合着她原本有的味道,竟莫名地带上了暧昧的味道。

    “还是先上点麻药吧。”

    何箫见她疼成了这般模样,怕她一会儿受不住拔箭之苦,轻声说道。

    说完,他便去怀中掏药瓶。

    却听姜芷歌缓声说道:“不必了。没有那么娇气。你拔吧。再晚些,我可能还真撑不住了。”

    姜芷歌明明已经在强撑了,却仍是一副倔性子,不用麻药。

    她知道,在这个国度,麻药是很宝贵的东西。她不想因为她,而浪费了药材。

    何箫听她一脸坚决,心知执拗不过她,便摸索着将一手握住了箭柄,一手拿着已经敷上了止血良药的纱布靠近着她的伤口。

    “我拔了。有点儿疼。忍不住,可以咬我。”

    何箫没有多余的布了,他低着头,手臂弯正在她的唇边。

    “好。”

    姜芷歌轻声坚决地说道。

    何箫深吸一口气,一手用力一拔箭柄!只听得箭抽离骨肉的嗤声响,接着便是她的鲜血飞溅而出带着热溅在了他的面庞之上!他来不及擦便另一手又娴熟无比地将带药的纱布准确无误地敷在了她的伤口之上,紧紧按住!

    他的额间,已是大汗淋漓!

    而她,却只是闷哼了一声后便死死咬住了下唇,直到咬出了白印!

    她的长发间,已经是汗如雨下。

    而她,微微张开的目光之中却是透着坚忍。

    何箫从未见过这样的女子。

    明明已经疼到不行,却仍然死撑着,一步一步挪着自己强忍的下限。明明是个娇弱的女人,却偏要跟个男子一般好强。

    明明已经有可以咬的臂弯,却仍然死撑着要去咬自己。

    他不懂。但他,很震撼。

    她,很特别。

    “好了吗?”

    姜芷歌只觉药物迅速进入了她的血脉之中,疼痛让她忍不住轻声问道。

    “再包扎一下,便好了。忍一下。”

    何箫扯过了所剩无几的布带,将纱布固定在她的肩上,动作比平日里多了几分温柔。

    他竟怕弄疼了她。

    月光下,她清冷如月,又坚忍似冰火。

    令他生叹。

    风中,他缓缓站起,轻轻褪下了自己的外套,走至她的身后,轻落在了她的肩膀之上,轻声道了一句:“山上风大,披上好点。”

    姜芷歌微微一愣,才知晓了他的用意,微微一笑,感激地说道:“谢谢。”

    “不用。”

    他,再也不想为她拔箭。

    太折磨人。

    他,也再也不希望她中箭。

    太痛苦。

    无弹窗()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