棉花糖小说网 > 综合其他 > 坏坏王爷狠狠吻 > 第205章 完璧归赵
    这夜,很深,很漫长。

    熟睡的人儿全然不知窗外的景色已经换了几次星斗,屋外的人亦不知屋内的人儿不安地辗转反侧了多少次。

    就像是星斗转移间,总有阴阳一般。

    或许,他便是她的阴。而她,却永远是他的,阳。

    终于,一线朝阳挣脱黑夜的地平线而出,将人间的第一缕阳光照耀进窗棱,他的身影,亦在此时,悄然离开。

    他不知守了这一夜的,究竟是他的不放心,还是他的不甘心。

    或许,都有吧。

    他的身影,清冷孤独成单,一路拖得很漫长,很深。

    ********************

    清晨,叶笙笳轻轻推开了窗棱,阳光带着新鲜的空气一下子透了进来,令人一阵沁人心脾的欢畅。

    姜芷歌亦合衣而醒了过来,睡眼惺忪地望了窗外一眼,轻声道了一句:“叶笙笳,我怎么觉得,这一夜,我睡了很久,似有人亦站在门外很久很久。”

    “哪里有什么人,你昨儿一直在我怀里说着乱七八糟地梦话,搅得我一夜都没睡好。”

    叶笙笳边打着哈欠边说着。

    他怎会不知,昨儿屋外的窗棱处,的的确确站了一个人,从夜半一直站到了清晨。

    而且,不用猜,便知道那人是谁。

    从她一进屋,他便已经注意到了,有人的身影一直跟着她。

    还是个绝顶的高手。

    试问这世间的绝顶高手,又如此形影不离保护她的,又不能与她相见的,还能有谁?

    但,这一切,姜芷歌是不知道的。

    所以,他也不打算让她知道。

    有些事,不知道比知道要好些。有些人,忘了比不忘要好些。

    “叶笙笳!你在瞎想着什么呢?跟你说话老半天了。跟个傻子一样的,一动都不动。”

    姜芷歌奋力在他的面前晃着手臂,才将他回过了神来。

    “没什么。就觉得,你昨晚打鼾实在是太响了!至今让我有些耳背。”

    叶笙笳坏笑着说道。

    “我有吗?我从来不打鼾啊……”

    姜芷歌颇为怀疑地看了他一眼,嗔怪了他一眼。

    “大早上的,这,挺热闹啊……”

    七远一大早的,便横挂在了叶笙笳门外的走廊之上,看着二人走出来,暧昧一笑凑近了叶笙笳说道:“昨夜,可销魂?”

    “不销魂。倒是磨心的很。”

    叶笙笳冷冷地看了七远,没好气地回答道。

    这七远,什么时候管起人家闺中阁之事了。

    “也罢,反正我来,也不是来找陛下您。而是找小娘子。”

    七远暧昧地看了一眼姜芷歌,笑嘻嘻地便要贴上去,被姜芷歌一让给让了过去。

    “你来找我,有什么要紧事?非得一大早的,堵在门口?”

    姜芷歌防备着七远,离得有三尺远,问道。

    七远却笑而不答,在怀里掏出了一个玉佩的令牌,一把拉过了姜芷歌的手放在了她的手里,笑嘻嘻地说道:“拜托小娘子一件事,将此物,还给田薰儿。”

    “你自己为什么不去还?”

    姜芷歌推搡着便要拒绝这差事。

    “因为,这是我从她身上偷拿的。哪有我亲自送回去的道理?你就说,你在哪处捡的,便是了。”

    七远厚着脸皮,硬是还要将令牌塞回姜芷歌手心里。

    见她已经拿稳了,七远一个抽身离开,道了一声“小娘子,多谢了!”,便一个飞身消失了姜芷歌的视野之中。

    “这都是什么啊……一大早的,非要塞我一块令牌玉佩。还是他偷来的,要我送回去?”

    姜芷歌简直服了这七远,将玉佩在手心里捏了又捏,恨不得扔还给七远,想想还是罢了。

    她回屋,拿了件披风,便径直要往屋外走。

    “去还玉佩?”

    叶笙笳眉头一挑,轻声问道。

    “不然呢。你家丢了东西,你不着急啊?”

    姜芷歌一个白眼,披上肩风,径直穿廊走巷便往太极殿走去。

    据说,这田薰儿只认太极殿的床,这两日都宿在太极殿,而天狼不得已整夜打坐看折子,惹得宫中非议四起。

    说什么的都有。

    大致不外乎,这宫中怕是要多一个女主人之类的话。

    这些自然是入不了姜芷歌的耳的,只是,倒是方便了她去找田薰儿的路。

    刚到太极殿,她刚对宫女说了一句:“烦请通报一声,便说是姜芷歌前来便可。”

    “是。”

    宫女小心翼翼地答着,刚打开殿门,却“啊——”的一声,被一方枕头给扔得倒地晕了过去。

    姜芷歌眨巴了几下眼睛,愣了一下,心想着——这大清早的,难不成两人这么生猛?竟打了起来?

    再一探头细看,床帏处帘动,两人扭打在一处的身影,风光无限地出现在了姜芷歌的眼中。

    一个在上,是田薰儿。以绝对优势,将天狼骑在了身下,并且对其拳打脚踢。

    一个在下,是天狼。以绝对的劣势,可怜巴巴地愤怒不已地想要一绝翻身!

    殿门,“吱呀——”一声,被姜芷歌推开了,她很不逢适宜地感觉她是被一股内力给推了进来。

    等她反应过来,已经来不及了。

    两人已经注意到了她的身影。

    “那个,你们继续,继续。呵呵呵——我在门外候着,候着,就好。”

    姜芷歌一阵心虚,拔腿就要往外走,却听到田薰儿一声轻喝:“等等!你手中拿的是什么?”

    “呃……?”

    姜芷歌这才反应过来,她手中还拎着田薰儿的令牌呢,忙又撤了回来,厚着脸皮一笑,拎着令牌晃了晃,轻声说道:“薰儿,你是说的这个?”

    “对啊!这是我的令牌啊!怎么会在你那儿!?”

    田薰儿立马放过了身下的天狼,一跃而下便至了姜芷歌的身旁,一把拿过了令牌,使劲地辨认了一下,又迟疑地说道:“当真是我的令牌啊……”

    姜芷歌见田薰儿以怀疑的目光瞧着自己,心中暗骂了一声七远不厚道,接着便打着哈哈撩了撩头发,轻咳了两声说道:“我今日路过门边,捡到了这枚玉佩。心想着跟薰儿你的气质真配,便送来了。没想到,这原来原本就是你的啊……呵呵呵……真是巧极了……”

    姜芷歌心虚地笑着,极其苦恼地圆了个场。

    却见屋檐上那人,轻笑一声,磕了一粒瓜子扔在嘴里,笑着心情大好地说道:“看来,还真是个不会圆谎的主儿。这般看来,小娘子还真有几分可爱。”

    阅读网址:m.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