棉花糖小说网 > 综合其他 > 坏坏王爷狠狠吻 > 第217章 修罗场,恩怨地。
    这一招,竟比原先还要凌厉上了好几分!

    当头劈下,如开地三尺,万分不留丝毫余地!

    何箫却一声怒吼,一把侧推开了姜芷歌,一边以极快的身法绕至了老蛇王的身后,给以其以一击!

    岂料,身经百战的老蛇王早已领悟了他的招式,反手一抓何箫后背,“撕拉——”一声,何箫避让不及,被扯得衣物破损,后背之上赫然出现了五指血印!

    而与此同时,何箫后背之上的蛇纹胎记亦在此刻,明亮地晃过了老蛇王的眼。

    令他一阵恍惚!

    而就在他这一阵恍惚的一刹那间,看准时机的何箫早已以剑对准着老蛇王的右肩刺去!

    何箫本以为老蛇王会及时避让开,却未曾想到他老人家这一恍惚,便是何箫手中的剑从他的肩处,一穿而过!

    只听得“嗤——”的一声声响,剑入肩骨,血,飞溅上一旁的三月桃花枝之上,分外红。

    “父王——”

    田薰儿的瞳孔瞬间放大,倒映着老蛇王的身子缓缓向下倒下去。

    何箫意料到自己失手了,急忙上前一步拉住了老蛇王,迅速封了他伤口处的穴道,低头皱眉道了一句:“王上轻稍忍片刻,在下给你拔剑。”

    “你滚开!”

    岂料田薰儿却一把推开了何箫,护着老蛇王,不让他碰老蛇王半分。

    何箫正要开口解释,却听到老蛇王吃力地说道:“薰儿,不得无礼。让他替我拔剑。”

    “可是!”

    田薰儿着急又不放心地看了一眼何箫,见老蛇王确实执着于此事,才好作罢,咕囔着道了一句:“你小心点拔剑,若是有什么差池,我定要了你的小命!”

    何箫愧疚地说道:“公主请放心,在下虽医术不精,但一定尽力而为!”

    “来吧,孩子。”

    老蛇王的目光和蔼而虚弱地望着何箫,看着他的眉眼,眼中有欣慰的沧桑之感流露而出,轻声宽慰着他说道。

    何箫道了一句:“好。”

    他的动作十分娴熟,不一会儿便已经将老蛇王的伤口上好了药也包扎好了,细心地又查看了一下,才放心地替老蛇王拉回了衣物,轻声道了一句:“晚辈鲁莽,还望王上恕罪。”

    “比起恕罪,我能看看你身后的胎记吗?”

    老蛇王慈爱地看了一眼何箫,轻声地问道。

    “可以……”

    何箫迟疑了片刻,自觉理亏,便转过了身,满足了老蛇王的要求。

    他的背后,是一块蛇纹形状的胎记图案,交叠盘旋而上,像极了龙的气势。

    老蛇王怔怔地望着何箫背上的胎记,眼中渐渐升起了雾气,似有故人在他眼中浮现一般,令他心颤不已。

    “孩子,你姓甚名谁?家住何处?父母何在?”

    老蛇王伸手想要去抚摸那道蛇纹胎记,却又似近乡情更怯一般将手缩了回了,怅然了很久,才轻声缓缓问道。

    姜芷歌见老蛇王的反应很是奇怪,似乎在触及一件失而复得的宝物一般,想靠近却又不敢靠近。

    她不知,一个王位加身的老人家,眼中怎么会有如此多的波澜。

    背过去的何箫却全然没有发觉老蛇王眼中的波澜,他估摸着老蛇王已经看过胎记了,便将衣物拉了上去,答道:“晚辈名叫何箫。家住天金之城。义父已经在不久前过世了。”

    “义父?你,无父无母吗?”

    老蛇王的眼中一亮,急切地问道。

    何箫迟疑地看了一眼老蛇王,亦觉得他的眼神有些熟悉,皱眉细想了一下却又似乎未曾见过这个人,只是轻描淡写地说道:“我生下来便被生父生母抛弃,多亏义父救了我,我才能活到今日。如今,我便是叶笙笳身边的贴身侍卫。”

    “抛弃……?”

    老蛇王苍老的双唇开始微微颤抖,眼中已有泪在涌动!

    “对。抛弃。”

    何箫轻声说道。

    明明不带任何的感情色彩,听起来,却半分恨意不减。

    “孩子啊,这个世界上,有很多无奈的事情。也许,你的生父生母,是出于无奈呢?”

    老蛇王一声叹息,轻声说道。

    “那是未曾抚养过我一天是事实。如果遇见了,我倒是想问问,他们是有多无奈,要将那么年幼的我抛下,就不怕我冻死了或者饿死了吗?”

    何箫冷冷一笑,轻声说道。

    何箫说完,便不愿再提及此事,转身拉着姜芷歌便道了一声:“走吧。你少给我惹点事情出来。一会儿没办法跟叶笙笳交待。”

    “我又不是故意的!”

    姜芷歌抵死不认。

    老蛇王望着何箫远去的身影,一滴老泪纵横,轻声呢喃道:“怎会不怕你冻死或者饿死……恨不得被冻死被饿死的那个人是我啊……”

    “父王,你在说什么?”

    田薰儿狐疑地问道。

    “没什么,你既然不愿意跟父王回去。那父王便在附近等上几日,一来看看天狼这小子对你有几分真情实意,二来……”

    老蛇王瞥了一眼身后的天狼,拉过了田薰儿的手耐心地说着。

    田薰儿一听说老蛇王改变了主意,心中大喜过望,一把便抱住了老蛇王,撒着娇说道:“就知道父王最疼薰儿了!”

    “疼疼疼——”

    老蛇王捂着伤口,勉强笑着摸了摸田薰儿的脑袋,慈爱地说道。

    “对不起父王!我忘了你还有伤!那小子,我绝对饶不了他!”

    田薰儿愤愤地看着何箫离去的背影,咬牙切齿地说道。

    “不可无礼。为父的事情,为父自己会处理。再说,是为父一时间疏忽了,怨不得旁人。打斗场,本就是恩怨地。哪里来那么多说法。”

    老蛇王叹了一口气,缓缓说道。

    “父王!你就是太仁慈了!”

    田薰儿咕囔着嘴,似乎很不满。

    老蛇王和蔼一笑,轻捏了一下田薰儿的鼻子,若有所思地说道:“薰儿可是真的瞧上天狼这小子了?”

    “也算不上瞧上吧……就是觉得……他有点像我的糖葫芦……”

    田薰儿情窦初开,并不知爱为何物。

    在她看来,糖葫芦便是她珍惜的物品,而天狼,大概跟她的糖葫芦是一个等级上的。

    老蛇王扫了一眼一旁沉默不言的莫剑,又轻声问道:“那莫剑呢?你觉得像你的什么?”

    搜狗阅读网址: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