棉花糖小说网 > 综合其他 > 坏坏王爷狠狠吻 > 第230章 跋扈的杀戮
    日落红霞万里,余晖无度镀在青色窗棱之上,耀得七远长垂于高空之下的白色衣袂似缓缓镶边了金色,丝质随风遣散而去,一滴桂花酿带着千古的醇香之气,“啪嗒——”一声,从他修长如玉的指尖穿过缝隙滴落至谷底。

    穿越过了空气的白雾稀薄,飞溅在空气之中的,是带着酒香的思念的味道。

    翠风之中,他呵气成霜。

    偏生酒的浓烈与炙热,一波又一波地冲撞着他的心脏,令他微恙。

    他缓缓眯起眼,朝着天金之城的方向,轻轻伸出了手,以酒杯对举,以隔空相邀的姿态,唇边缓缓勾勒一笑,轻声道了一句——

    “姜芷歌,你可,还安好?”

    究竟是那一夜她的衣着温香如玉眼眸又粗狂似星辰,还是那日她笑嫣如花令他一眼生欢喜?

    一向豁达旷远如他,却也是答不出自己想要的答案。

    千金难换。

    罢了,既已被套牢,挣扎也是徒劳。

    倒不如,以一杯残酒,托相思,寄过往,希她一切安好。

    于檀木镂空雕花屏风处,缓缓淡隐出紫嫣的身影,抬眸间一刹,望见了七远眼中的情绪,蓦地,于暗处的光影之中又暗上了几分。

    她低眸,恭敬地敛衽一礼,以锦帕缓执于手中,微微猛的一拉收紧。

    锦帕一时间皱上了好几圈。

    “阁主,窗口风凉,您体寒,不宜久坐。”

    七远微醺一回头,见是紫嫣前来,便换了个姿势从窗棱处走了下来,笑道:“我倒是贪上了这里的三分凉,也倒是奇怪的很。幸而有紫嫣你提醒,不然夜间又要咳嗽不止了。”

    “紫嫣只是尽本分。”

    紫嫣低头给七远沏茶,茶水绵长而悠远,带着淡淡的幽香,沁到了七远的鼻尖。

    七远惯喜明前毛尖,但,此刻,却一动不动地盯着茶水,沉默不出声,直到壶口的最后一滴茶水殆尽。

    紫嫣的手正要收回之时,七远的指尖,却冰凉地扣在了她的皓腕间,微微用力,便控制住了她的心脉!

    紫嫣一阵慌乱,手中的上好紫砂壶琳琅落了地,“咔擦——”一声脆响,落了一地的碎壶片,蘸着浓香的茶叶,一片狼藉!

    而她的眼中的慌张,亦似在忽明忽暗的光线里,蓦地乍现。

    “阁……阁主?”

    紫嫣唇瓣抖得厉害,手心之处亦是满渗的冷汗。

    “紫嫣。你跟了我这么久,应该知道我最讨厌什么。”

    七远以审视的目光盯着紫嫣,目光冷冽而寒凉,扣住着紫嫣皓腕的手,却于此时,松松而开,放开了她。

    紫嫣慌乱地将手交叠于小腹前,低头便跪在了茶前,低声说道:“紫嫣不知阁主在说什么。可是紫嫣做错了什么?”

    “你没有做错什么。只是今日,我有些乏了。以后你不用照顾我的起居了。我自会重新挑择一人。”

    七远将杯中的茶水拿到了窗棱前,指尖一松,茶盏带着茶水于空中飞散而开,带着淡淡的茶香还有一抹奇异的淡香一道散开在高空之中,急速向下坠落而去。

    “紫嫣。遵命。”

    紫嫣咬了咬下唇,直到将下唇咬出了白色,才答道。

    再抬眼之间,她的眼中,已是狼藉一片。

    “退下吧。”

    七远负手而立于窗前,眼望着一片苍茫的白雾,任风吹散了他额前的碎发。

    “是。”

    紫嫣躬身起身,膝盖之上已经是鲜血斑斑。

    而那碎了的茶盏之上,亦是化开的一片血渍,如同一朵暗夜里急促而开的妖冶花朵,带毒伤人。

    ******************

    壬戌年三月阳春,天金之城帝王御驾亲征,挥师南下,匡社稷,扶百万黎民。

    擂鼓声声,旌旗猎猎,对樽杯,饮烈酒,举盾扬戟,跃马山河间,迎风沙万里割喉而不惧!

    过六原,趟七河,绕八大川,翻九座丘,一路终将至了边城一带。

    立于制高点之上,是两匹黑色骏马分别载着叶笙笳和姜芷歌于悬崖峭壁之上朝南瞭望着军情。

    极目远去,皆是烧杀抢掠一片,火光连城一片,燃烧着人们最后的希望。黑烟滚滚处,长枪刀矛随处可见,杀戮亦是司空见惯。一名火域的士兵从城墙越过,将锋利的刀矛毫不犹豫地刺入了妇孺的心脏处,血溅三尺有余!而妇孺手中正在嗷嗷待哺的婴儿亦在此时哇的一声落在地面之上!

    那名火域的士兵见是婴儿落地,眼中先是闪过了一丝犹豫,但已经杀红了眼的他还是将手中的刀矛对准了婴儿戳了过去!

    “可恶!”

    叶笙笳手中的一粒石子疾速飞了过去,当的一声便穿过了士兵手中的刀矛,在一个穿孔的洞里清晰地看见一粒石子直奔他的心脏处而去,嗤的一声便入了腠理深处,士兵绝望地望了一眼这最后的世界溘然倒地不再起。

    他的眼中,是死不瞑目的挣扎。

    叶笙笳飞身而下,一路朝着那啼哭不止的婴儿而去,以最快的速度,落了地,轻轻抱起了这个幼小的生命。同时,他亦看到了倒下去的那名士兵的怀中,一个自制的拨浪鼓悄然滚落了下来。

    原来,他也是一个孩子的父亲。

    叶笙笳没有多言,只是蹲下了身子,替他合上了双眼,然后缓缓起身,在狼烟四起中目光萧索而悲悯,朝着万里的高空高声喝道:“大军进!”

    随着他的一声令下,百万属于天金之城的大军如同潮水一般涌进了这座早已满目疮痍的城池,一把把刺刀尖锐地刺入对方的心脏,同时,又不幸地被对方刺入。

    青色的石板面之上,早已是血流成河,蜿蜿蜒蜒成了一道道细而长的血流,钻进了石缝之中,惹上了翠绿的野草,刷的一下由绿变红的煞色!整座边城的上空弥漫着血腥味和硫磺燃烧的味道,浓烟滚滚处,不时还有不断的鲜血飞溅上锗黄色的城墙之上,触目惊心的一丈红!

    杀戮,由此,开始。

    唯有,以杀戮,止杀戮。

    叶笙笳手里抱着那幼小的婴儿,亦将一位火域士兵的喉咙刺穿!

    而他怀中的婴儿似乎已经哭累了,在他的怀里沉睡成了安稳又惹人怜爱的模样,看不见也听不见这一场跋扈的,杀戮。

    “杀!欺我天金之城者,必诛!”

    :。: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