棉花糖小说网 > 综合其他 > 坏坏王爷狠狠吻 > 第318章为你插天簪
    “心底最深处。无可取代。”

    姜芷歌抬头,直视着叶笙笳的目光,缓缓说道。

    “那今日便大婚。多了一日,我都觉得忐忑。”

    叶笙笳将自己塞在了龙椅里,置气着说道。

    “那七远怎么办?”

    姜芷歌犹豫着说道。

    “你不是佛,需要渡那么多的人。而我只有一个你。你要我怎么舍得?”

    叶笙笳久久凝视着姜芷歌,起身走近了她,将她的身上的绳索解去了,又叹了声气说道:“若你不愿,我也不会强逼你。若你留下,我在鎏金殿等你。”

    说罢,叶笙笳便坐到了一旁,不再去看姜芷歌。

    他怕,再犹豫,下一秒,他便会后悔。

    姜芷歌沉默。

    思索了片刻后,她终于轻声道了一句:“夫君,婚服,在哪里?”

    叶笙笳以为自己听错了,缓缓转过头,却见姜芷歌缓缓一笑,又轻声说道:“我也只有一个你。大婚吧。”

    一时间,大殿内,有日光轻穿过细细落落的尘埃,以温暖动人的姿态,轻然而落,遍地生花。

    ************************

    城郊十里外的一处断桥上,是赫连天独立于湖心的身影,他的身旁的一处榻上,躺着已经昏睡过去的迟缓归。

    赫连天独望着湖心,良久,眼中的波澜已然换了好几许。

    他不用猜都能知道,他身旁的这个昏睡过去的女人,醒过来会有多憎恨他,就像她却不知,在这些与她接触的日子里,他赫连天好像对她动心了。

    动心到,连他自己都察觉到的地步。

    山峰落雪她被罗拙打的那一幕,始终在他的心里挥之不去。

    他从未见过,有女子可以做到如此坚韧的地步。甚至为了自己的弟弟,可以性命都不要。

    那一刻,他感到了自己被震撼到了。

    以至于,在方才的那一刻,他竟真的有种想下情毒的冲动。

    但,他是清楚地知道,这一切,这个女人是不知道的。

    而且,找她的人,很快,便会来带走她。

    他能做的,不过是守住这须臾的时光,记住这份浅淡的美好。

    断桥旁,很快便响起了有人靠近的声响,赫连天微微侧过了头。

    “还真来得及时。看来,这芍药办事真是越来越靠谱了。”

    赫连天缓缓一笑,低头深深看了沉睡过去的迟缓归一眼,喃喃道:“我花费尽了心思,期盼着你再来找我。届时,我便会索求无度。”

    说罢,赫连天的唇角微微上扬出一个弧度,转身望了一眼越来越靠近的迟暮,淡淡一笑,走入了一旁的竹林中,不见了踪影。

    微风拂过断桥之上,微微掀动起迟缓归白色丝质裙摆的一角,一眼便落在了迟暮的眼中。

    “姐!”

    迟暮立马奔向了前,见迟缓归独自一人躺在断桥之上,顾不得其他便上前横抱起了迟缓归。

    却见此时,迟缓归的竹榻之上一阵异香钻进了迟暮的鼻中,令他毫无防备地一阵头晕!

    “有毒!”

    迟暮只来得及说了这两个字,便手间一松,整个人亦晕倒在了一旁,不省人事。

    而早已知晓这一切的芍药站在了离二人数十米处,眼色一沉,有几分抱歉之意,轻声道了一句——

    “对不住了。”

    此时,断桥旁的林中,竹叶沙沙作响,先前隐匿在林中的赫连天缓步走了出来,望着芍药,赞许地一笑说道:“你的行动,超出了我的预期。”

    芍药却没有心情跟他闲聊,有些不耐烦地径直说了一句:“下一步的任务是什么?”

    “将迟暮和迟缓归身中剧毒,被罗拙控制在染坊的消息,散播出去。越快越好。天黑之前,要让姜芷歌知道。”

    赫连天目光沉冷而凝重,果断地说道。

    “你想要做什么?”

    芍药迟疑片刻,不解地问道。

    “到了时间,你自然便知晓了。”

    赫连天唇边抹过一丝寒凉的笑意,缓缓说道。

    有一叶竹叶随风而下,荡漾在了湖心,漾起了一圈又一圈的涟漪。

    ***************

    鎏金殿内外,此时已然忙碌成了一团,侍女们来回穿梭的身影络绎不绝,皆个个手捧着金丝银盏,盛放着大婚要的金贵首饰,不敢有丝毫的怠慢。

    虽说这叶笙笳大婚并非头一回,上次却是几乎整整准备了一年有余。而这次,却是说大婚就大婚,连一天都等不得,不由得让宫中忙乱了起来。

    芷钦殿内,姜芷歌对镜而坐,一旁手巧的侍女替她梳着发髻。

    轻咬红妆纸,金钗轻穿过,黛眉缓生烟,绯色双颊留。

    凤服长挂在了一旁的金丝楠木之上,金丝线和蚕丝线紧紧相互缠绕成了凤凰舞九天的图案,更是有国色牡丹相称,显得庄重华贵无比。

    “娘娘真美!只需这稍稍装扮一番,就活脱脱的是个谁也比不得的美人胚子。”

    一旁负责梳妆的侍女由衷地赞叹道,轻轻将手中的一根金钗轻穿过梳得整整齐齐的乌发之间,一抹亮色。

    “小嘴真甜。有赏。”

    姜芷歌微微一笑,心中亦有喜色,当即便赏了下去。

    却听殿门口一清冷带着落寞的声音响起——

    “既然是皇后娘娘有赏,那自然是不能小气的。我加赏南海珍珠十串。”

    “谢过五荒之主!谢过皇后娘娘!”

    宫女忙不迭地道谢,眼中全是惊喜无数。

    姜芷歌猛地一回头,见荒芜手持着一壶酒,眼色迷蒙,已有几分醉意地望着她。

    珠花摇动处,是荒芜淡淡一笑,微微耸了耸肩说道:“怎么,是不是打扰到你的大婚了?”

    “不是……荒芜,你,怎么来了?”

    姜芷歌望着他手中似乎已经空了的酒坛,眼眸微微一皱,有些内疚担心地问道。

    “若我说,我是来抢亲的。你信吗?”

    荒芜微微一笑,目光涣散之中带着无限的绝望,继而缓缓一脚踏进了芷钦殿内,说道。

    “荒芜,你要做什么?”

    姜芷歌感觉到了荒芜一步一步逼近的绝望的气息,心中一惊,防备了几许。

    “别怕。给你插个簪子而已。”

    荒芜缓缓从衣袖之中拿出了那把龙骨天簪,步至了姜芷歌的身后,凝望着铜镜之中的她,轻轻将金钗拿下,将龙骨天簪从她的鬓发间轻穿而过。

    “荒芜……对不起……”

    姜芷歌低头,眼神有些慌乱。

    。手机版更新最快网址:m.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