棉花糖小说网 > 综合其他 > 坏坏王爷狠狠吻 > 第360章凤蝶一箭
    他这一招,是要逼着李瀛远离阵法。

    这样一来,七远能够专心应付阵法,而她也可以免受无妄之灾。

    果然,在金制璇花的紧逼之下,李瀛只得飞跃上了城墙,在城墙之上,被叶笙笳牵制着走。

    眼前一个攻得心急,一个守得游刃有余,而城下的阵法也愈来愈显示出了威力,留有的一个缺口,敌军不负众望地鱼贯而入!

    等敌军进了差不多的时候,只听得七远一声:“收——”

    他便凭借着天赐之力,将阵法的威力扩散到千米之外!

    只见金光波及之处,皆是木偶飞身而出,手持着绳索,将敌军无一例外地捆绑成了一团,令其不能动弹!

    而奇怪的是,这种绳索竟然刀枪不入,无论敌军如何挣扎,都无济于事!

    “放箭!”

    煞宗见时机已经到,立马高声令下!

    瞬时间,只见箭雨黑压压如雨下,皆朝着捆绑的敌军射去!

    这样一来,敌军根本就成了瓮中之鳖,根本没有了生还的可能!

    眼见敌军的势力越来越弱,也渐渐被歼灭,直到最后,横尸遍野一片!

    “收。”

    七远额间已经有了豆大的汗珠,轻声低吼道。

    只见随着他的这一句,所有的木偶人瞬间倒地不起,化为了一根根废木头。

    却于阵法落下那一刻,远处却涌现了更多的敌军,以黎宗为首,阔马持刀而来!

    “七远!哈哈哈——你想不到吧!你设下的阵法只能用一次,我便随了你愿,以五千战士的性命为陪葬!现在,你城内兵马匮乏,我倒要看看,你能翻出个什么天来!”

    黎宗远远地得意地怒吼道!

    “跟他废话那么多做什么!上!”

    煞宗和七杀一见这小人得志,心中甚是恼怒不已,持刀就要去砍杀。

    却听得七远低喝一声:“让开。我来。”

    说罢,他便临风而站,暗中运功!

    “阁主!不可!”

    “陛下!不可!”

    已经看出了七远要做什么的煞宗和七杀两人,面容之上都露出了惊恐之色,想要上前拦住七远,却听得他更为严厉的一声高喝——

    “我说。让开!”

    接着,他的手心之中随着他的运气,便出现了一个巨大的火球,呈现出熊熊不断燃烧的姿态,被他托于手心!

    然而,正于七远打算将体内凝聚的所有的天赐之力推向眼前的千军万马之时,却听得半空之中,一只火红的凤凰欢快地清啼一声掠过了天际!

    而正当众人觉得奇怪仰望之时,却见凤凰之上站着一道清丽却刚毅的身影!

    她以拉弓满弦的姿态巍峨而站,而凤凰以于此时扑打着翅膀从天际俯身而下,巨大的冲击力吓得敌军前排的战士门纷纷后退!

    而正于此时,只听得姜芷歌的一声清喝——

    “箭出!”

    只见那道无形的箭光从天而降,以绝对威严凌空的姿态瞬间便从黎宗的心口穿心而过!

    只见黎宗睁大了惊恐的双眼,还未能来得及哼一声,便从马上,溘然倒下,吐了一地的鲜血后死不瞑目!

    “哥!”

    周荃儿奋力想要哭着想要去救黎宗,却见身后本就来自三个国度的战士们此时已经军心动摇,面对凤凰和姜芷歌心生畏惧,皆已经丢盔弃甲,跑的跑,散的散!

    唯有几个忠心不二的将士一把拖过了伤心欲绝的周荃儿,大喊着:“快走啊!再不走,来不及了!”

    周荃儿抬眼,以通红而血腥的双眼狠狠地望着这样的姜芷歌,愤恨地一扭头,将仇恨记在了心里,大喝一声“驾!”。

    泪,洒了一路。仇,也深埋在了心底。

    七远见关键时刻,竟然是身无任何功力的姜芷歌占尽了先机,抬头仰望着她,轻声道了一句:“小娘子,今生,到底是我欠你更多点,还是你欠我,更多些?怕,已经是很难算清了吧?”

    而城墙之上,打的难舍难分的叶笙笳和李瀛二人,亦在此时,微微一怔。

    李瀛见大势已去,眼中悲伤万分,哪里还恋战!

    她见叶笙笳有意放水,便亦以铁锤猛烈一击,趁着这个缝隙间,逃了个无影无踪!

    此时,凤凰见已经得胜,骄傲地从城墙之上掠过,令人苦笑不得地一把双爪抓过了叶笙笳的衣服,带着他在空中载着姜芷歌愣是高兴又高兴地遨游了足足半个时辰,才将早已黑脸成一片的叶笙笳“啪”的一声扔向了地面!

    接着,它才轻轻地俯身而下,半跪在了地面之上,将早已笑得合不拢嘴的姜芷歌放回了地面。

    “乖,凤蝶!”

    姜芷歌心情甚好地抚摸着凤凰,高兴地赞赏着它的这种行为。

    凤蝶则温顺地闭着眼睛,享受着姜芷歌这番夸赞和抚摸。

    “我说,姜芷歌!你是故意让凤蝶这么做的吧?!”

    已经一身狼狈的叶笙笳怒了,一步上前,便要找姜芷歌算账。

    却不料,凤蝶护主,一步张开着翅膀,将羽毛张开得愤怒,头朝前伸着,似乎要去啄叶笙笳,吓得叶笙笳往回一缩,嘀咕了一声:“好汉不跟鸟斗。”

    “凤蝶,不得无礼。”

    姜芷歌忍不住想笑,在她的一声轻唤下,凤蝶才一跃飞上了天际,欢快地盘旋了好几圈,接着化成了一道流光,重回了金制璇花之中。

    “不要这玩意儿了!什么啊,养了它这么多年,结果养了个白眼狼!”

    叶笙笳有些恼怒地佯装要去摔金制璇花,眼神却扫着姜芷歌的反应。

    “谁让你,两军大战之际,还想着给旧情人放水呢?”

    姜芷歌手叉腰,一横眉,便无情地道出了叶笙笳的真相!

    “我那算哪门子的旧情人!百年之前,我还以为她是个男的。不过是看人家孤家寡人一个可怜罢了。也值得将我抓上天际,跟游街示众的……”

    叶笙笳虽然心虚,却也据理力争,埋怨着说道。

    “先说好,此乃凤蝶的主张,并非我的主张。不过,我觉得,它干得漂亮!”

    姜芷歌一翻眼,笑得甚是得意,将手负于身后,点着头故作深沉地点评着。

    “漂亮啊什么漂亮!我看这只蠢鸟妄自揣测别人的心思,还总是猜不对,能煮着吃了……”

    叶笙笳朝天翻了个白眼,委屈地说道。

    “你敢!”

    “有什么不敢!”

    “凤……”

    姜芷歌作势要去唤凤蝶。

    “好好好。我不敢。”

    某人秒怂。

    手机版更新最快网址: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