棉花糖小说网 > 综合其他 > 坏坏王爷狠狠吻 > 第369章隐情
    谁也没有想到,这一夜,有人酣睡到天亮,有人却空坐到了天明。

    屋檐之上,飞掠过一只鸽子,扑腾了几下便停留在了落雪的肩头。

    只见鸽子的脚上绑着一封用蜡卷好的信。

    落雪娴熟地将这封信取了下来,打开一看,上面赫然写着几个字——“以水淹之”。

    落雪的眼角旁掠过了一丝无奈,缓缓低头扫向了屋檐之下沉睡的一片月光。

    落于空气之中的,一声叹息。

    她却未曾发觉,在大殿的制高点之处,是叶笙笳站着将她的这一切的神情的举动尽揽在了眼底。

    “陛下,属下不明白,为何要将一个如此危险的人放在姜姑娘的身边?”

    百战困惑地问道。

    “百战,你钓过鱼吗?”

    叶笙笳微微一笑,凝视着在他视线范围的芷钦殿说道。

    “您是说您准备放长线钓大鱼?”

    百战恍然大悟。

    “不。我打算……用他们的饵钓他们的大鱼。”

    叶笙笳的唇边一抹笑意。

    *****************************

    次日,御花园的湖畔旁,是姜芷歌一个人半蹲着的身影。

    落雪说她总闷在殿内也不好,便拉她出来逛逛,谁知走了一半,她却闹肚子去解手了。

    她倒也不需要人一直跟着,便也享受着这片刻的安宁。

    可,她还没在湖畔待多久呢,便见稀辰的身影出现在了她的身后,倒映在水面之上,令她一心惊。

    “你来做什么?”

    经历了昨晚的事情之后,姜芷歌对这个人心怀戒备。

    毕竟,不知道什么时候,他便要了她的小命。

    “呵。你倒是警戒的很。只是你大概不知,若不是我在此处出现,你早已经跌落这湖中了,成为了湖中之鬼吧。”

    稀辰将手中的半截断箭在姜芷歌的面前晃了晃,无奈地扫了她一眼,笑着说道。

    “你是说,有人趁我不备,朝我射箭?”

    姜芷歌盯着他手中的断箭,皱了皱眉问道。

    “难不成,我有必要撒个谎靠近你?图什么?我要想杀你,现在便可以动手。”

    稀辰瞧出了姜芷歌的顾虑,深叹一口气说道:“有时候,不要太过于相信别人。毕竟,不是每个人都像我这么好心。”

    “你和李瀛,是什么关系?不要说你不认识她之类的话。昨晚,我看得清楚。”

    姜芷歌略略一思索,知道他说的话是真话。

    “自然是你想的……那种关系。”

    稀辰似乎并不愿意多说,故而只是狡黠一笑,说道。

    “我想的那种关系?呵。我还没有无聊到要去探索稀辰王上您的私事。”

    姜芷歌知道他未说实话,转身便要走去。

    却听到稀辰在她身后低声说道:“不想知道,我为何来此地吗?”

    “不想知道。来者不善,善者不来。”

    姜芷歌冷冷地说道,却停下了脚步。

    “你这样,我们真的没办法谈谈。”

    稀辰无奈摊手一笑,手中的那把断箭落了地。

    “谈谈?你不是应该跟叶笙笳谈吗?找我有什么用?”

    姜芷歌转过了身,疑惑地问道。

    “是找你。因为,你身上,有魂光。现在,我们可以坐下来谈谈了吗?”

    稀辰坦然说道。

    “你想要魂光?”

    姜芷歌见稀辰说的如此坦白,心中大约也猜到了几分。

    “是的。这也是我前来天金之城的目的。但是,我不会伤害到你。放心。”

    稀辰说的很直接,怕姜芷歌扭头就走,又加了一句。

    “我凭什么相信你?李瀛想要我的性命。你又跟她似乎交情匪浅。我有这么傻吗?再者,若你想要魂光,便不要和我谈了。因为,魂光,我不会给任何一个人。除非我死了。”

    姜芷歌说罢,转身便走。

    “若是为了救苍生天下,也不可以吗?”

    稀辰急了,想要忍下去,却还是说了出来!

    “苍生天下?”

    姜芷歌觉得有些奇怪,顿下了脚步,轻声问道。

    “是的。此事,涉及到汴洲的一洲,这一洲此刻正处于地狱之中,人人都得了一种见人就咬的怪病,并且,被人咬过之后尸毒便渗入了土地之中,不仅寸草不生,还蔓延而开。若不加以阻止,便会蔓延到整个大地。到时候,不仅仅是汴洲,所有的生物,都逃脱不出这个噩运。”

    “而魂光,可以守护这一切。”

    稀辰说得真切,不像是在撒谎。

    姜芷歌的眼眸微动。

    却在下一秒,她缓缓说道:“这与我有何关系?再者,我怎么知道,你不是在骗我的?”

    “既然如此,没有办法了。多有得罪。”

    稀辰眼眸一沉,瞬间上前,便将重重的一击,击打在了姜芷歌的脖颈处。

    令她至昏。

    稀辰抱住姜芷歌正要走,却见背后生风,一道身影朝着他猛烈攻击而来!

    “大胆!放下!”

    落雪持剑而来,将剑端直指稀辰的眉心处而去!

    “呵。有意思。那要看你拦不拦得住我了。”

    稀辰一转身,侧身卷过剑端,伸手一劈,便将落雪的剑劈落在了地,接着他的手便扼住了落雪的咽喉处,冷笑着说道:“汴洲第一杀手虽然剑快无比,却是没有我的手快的。”

    “你都知道?”

    落雪心一惊,蹙眉。

    “你被派来天金之城那天,我便知道了。真是笑话。这天下生死存亡之际,我那弟弟还在想着争夺王位之事。我是该说他蠢呢,还是无能。”

    稀辰冷笑一声,不屑地说道。

    “你知道王爷的用意?”

    落雪皱眉,心中想着怎么可能,她明明是秘密被派来的,这中间,到底是出了什么差错?

    “你觉得,我应该不知道吗?就他那种心胸狭窄之人,还能翻出个什么天去。回去告诉他,就说我今日不杀你,是看在姜芷歌的面子上。若他还敢轻举妄动,我定回去第一个下旨,大义灭亲。”

    稀辰从牙缝之中咬出了最后四个字,接着便松开了手,放开了落雪。

    落雪却没有离开,眼中虽然有所害怕,却仍然斗胆问道:“你要带她去何地?”

    “汴洲冷苍。”

    稀辰回头,道出了四个字。

    “什么!?不可以!!!你明知道那里是……”

    落雪惊慌失措,脸色露出了不可思议之色!

    “若非她亲眼所见,怕是不容易动心。你若还有几分悲悯之心,便安分地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否则,我也有的是办法,让你陪葬。”

    。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