棉花糖小说网 > 综合其他 > 坏坏王爷狠狠吻 > 第92章约定
    ,

    “这个主意好!甚好!甚好!”

    还没等姜芷歌来得及反驳,便被叶笙笳抢去了话茬。

    “那好,那不如明日便完婚,我讨杯喜酒喝喝,如何?”

    七远微微一笑,将目光落在了姜芷歌的身上,轻声说道。

    “芷歌,你怎么认为?”

    叶笙笳转过头,笑得一脸灿烂,问着姜芷歌。

    “那便依七远的意思,就明日吧。”

    姜芷歌眼眸之中掠过了一丝娇羞之意,轻声答道。

    “好。那我便命无名去张罗一下。”

    七远说罢便走开了。

    七月的花瓣随风潜入了屋内,落了一地的芬芳。

    *******************************************************

    次日清晨,鎏金殿内到处挂满了红丝绸,随风微微一吹,便荡漾起一片红色,将结婚的气氛衬得万分喜庆。

    且不说这树枝之上挂满了金丝绕成的苹果,再不说这回廊之上的金叶子飘摇得亮瞎人的眼,单单是这一夜的功夫,也不知这鬼畜阁哪里来的通天的本领,天上地下但凡有点身份的,都一一收到了请帖。

    所以,这庆典还没开始,宫外倒已经挤满了前来拜谒喝喜酒的人,好生不热闹!

    而姜芷歌却睡到了一直喜娘进屋才醒来。

    只听得喜娘慌乱地喊着“哎呦喂,我的姑奶奶,你怎么能睡到现在呢?”,她的睡意便去了大半,接着便沦陷在了喜娘的唠唠叨叨的话里。

    她一边让身边的丫鬟给她画着眉,一边还在打着哈切,最后索性在插簪子的时候,睡过去了一会儿。

    要不是喜娘来催她上架,怕是她还能再打上一会儿瞌睡。

    “就来就来,你们先下去吧。吵死了,让我安静会儿,我自己会上轿子。”

    姜芷歌胡乱地应付了喜娘几句,便打发她们下去了。

    离上轿子还有一会儿时间,芷钦殿的殿门口缓缓出现了一道身影。

    她回眸望去,看见了荒芜一身白衣站在了殿门口,手执一方精致的盒子,见她回头,对着她笑了笑缓步走了过来。

    “荒芜!”

    姜芷歌高兴地拎着凤服想要跑过去,却不料被荒芜几步上前给按在了妆镜之前,对着她微微摇了摇头。

    “都说新娘子应该羞答答的,怎么到了你这儿跟别人不一样?快坐下,别让旁人见着了笑话。”

    荒芜轻轻将她按了回去,微笑着说道。

    “你怎么来了?”

    姜芷歌欢喜不已,心里却又有几分忐忑和不安。

    她欠荒芜的,实在是太多了。怕是这一生,都不知道怎么去还了。

    “你结婚,嫁的人是叶笙笳,我当然得来。若是换了旁人,我怕是要劫亲了。但……是叶笙笳,就算了吧。”

    荒芜难得开玩笑,说得有些冷,却是出自内心的真情实意。

    “你来就来,还带什么礼物来。这么见外。”

    姜芷歌笑着嗔怪了荒芜一句,伸手接过了他递来的盒子,刚要打开,却被荒芜给打断了。

    “先别打开。等我走了,你再打开。”

    荒芜将她搭在金扣子上的手轻轻挪开,缓缓蹲下了身子,半蹲在她身旁,细心地替她将一缕碎发给别到了耳后,轻声说道。

    “好。”

    姜芷歌不知这盒子之中到底是什么,只是既然荒芜这般说了,她便亦点点头,将盒子放在了身旁。

    “芷歌,答应我,从今往后要幸福。无论发生了什么事,记得还有荒芜在。虽不能以爱人的名义相守一生,但至少可以以亲人的名义今后为你遮风挡雨。不管走到哪儿,我都会祝福你。”

    荒芜始终是微笑着说这番话的,但是姜芷歌明显地感觉到他的喉咙哽咽了好几次,眼中亦有些微微的热。

    姜芷歌低下身,深深地抱住了荒芜,轻声说道:“荒芜,谢谢你。你对我的好,怕是我今生都还不清了。若有来生,我一一还你,可好?”

    “好。这是你说的,可不能食言。”

    荒芜轻轻抱住了她,轻拍了她两下,双眸缓缓一闭,两行清泪不自觉地流了下来,滴落在她的凤服之上,两点湿。

    “一言为定。”

    姜芷歌亦有些哽咽,轻声说道。

    “好了。该到了时辰了。一会儿喜娘来了,见我们这般搂搂抱抱的,怕是传到叶笙笳那个醋坛子那边,又该打翻了醋坛子了。”

    荒芜将姜芷歌缓缓松开,笑着说道。

    接着他便起身,转身朝着殿门口要走去,却听得姜芷歌在身后喊道:“荒芜,不喝杯酒再走吗?”

    “不了。酒,我已经喝过了。在那一年的大漠,和你。”

    荒芜没有回头,只是双眼出神地望着远方,轻声说道。

    风,拂过了他的发带,带着一朵粉色的花瓣落在了他的肩膀之上,仿佛重于千斤。

    还记得那一年初见你,嫌弃你聒噪无比,将你拎起飞了几百里。

    还记得那一年你受伤,带着你去寻草药,怦然心动了好几个日夜。

    还记得那一夜你喝醉,我却清醒着吻你,自此以后山河于我不过梦一场而已。

    没事,我很好。

    只要你幸福,就足矣。

    他的话很轻很轻,落在了风里。

    没有等姜芷歌的回话,他便阔步走近了风里,手指尖绕着她的一根青丝,缓缓向南走去。

    一路,不问归期。

    却又虔诚万里。

    姜芷歌待他走远了,带着好奇缓缓打开了他所赠的那一方匣子。

    只见里面安然躺着她再也熟悉不过的龙骨天簪。

    那一日,他说过,这龙骨天簪一生只赠心爱之人。

    那一日,他亲手欲毁了这龙骨天簪,泪目不已。

    而今,她大婚,这龙骨天簪仍完好无损地安放在她的手心。

    若不是刻骨铭心,何来这般倾情相待?

    姜芷歌的泪亦在此刻盈满了眼眶,她紧紧地握住了龙骨天簪,两行泪亦在此时,轰然落了地。

    荒芜,我欠你的,何止是一生。

    风从窗轻轻而入,带着几丝粉色的花瓣,轻轻点缀在了她已经梳好的发髻间,落上了几丝水粉之色。

    铜镜之中的她,缓缓屈身,以最为尊贵的一礼,朝着荒芜离去的方向,深深,一叩!

    自此长河阔日两端,茫茫山海永不相见。

    愿君清风长袖思安,日日有人欢颜作伴。

    “上轿——”

    想和更多志同道合的人一起聊《坏坏王爷狠狠吻》,微信关注“优读文学 ”,聊人生,寻知己~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