棉花糖小说网 > 综合其他 > 坏坏王爷狠狠吻 > 第45章 帷帐轻遮
    叶笙笳皱眉,但已经收回了手中的剑。

    他在等兰姨一个答案。

    “陛下,兰姨曾经欠他一命,如今还他。可还行?”

    兰姨抬头,深深恳求着望着叶笙笳,眼中写满了不忍和期盼。

    “朕,放你一命。但若下次,兰姨便不欠你了。你走吧。”

    “刷——”的一声,叶笙笳将剑插会剑鞘之中,俯身搀扶起兰姨,看都没有看南宫铮海一眼,便搀扶着兰姨往回走去。

    所有属于叶笙笳的将士,皆鸣金收兵,振臂高呼,庆祝着这场已经等待了许多年的胜利。

    人潮如海水一般,朝着天金之城的皇城庆功而去,独留南宫铮海一人长跪在原地,怔怔地望着兰姨远去的方向,良久,才缓缓道到:“兰儿,你终于,肯来见我一眼了……”

    “败军之将。还有心思在这儿儿女情长。真是可笑。”

    一道身影出现在了南宫铮海的身后,以嘲笑不屑的语气居高临下地蔑视着他,虽未出任何兵刃,却让跪着的南宫铮海开始害怕地颤抖了起来。

    “小的该死,没有办好事情。请您大人有大量,饶小的一命!小的愿意做任何事来孝敬您!”

    南宫铮海如同一只蝼蚁一般,畏畏缩缩地闪烁着眼神低瞧着眼前的身影,十分畏惧地说道。

    “任何事?包括,让你杀了他身边的兰姨?”

    那个声音轻笑了一声,轻蔑地说道。

    “主人!”

    南宫铮海既畏惧又惊恐地向着那道人影望去!

    “也罢。谅你也下不了那个手。今夜天金之城大获全胜,必定会犒赏三军。你要做的……”

    声音渐渐低了下去,附耳于南宫铮海,越来越听不见……

    光影之下,只见南宫铮海唯唯诺诺地低下了头,点头表示应允的动作后,那道人影便迅速离开,不见了身影。

    夜已深,露重,冰霜渐起。

    ******************

    鎏金殿。

    大红色的绒毯一直从万安街铺到了鎏金殿殿门口,站于长石阶上举目望去,万灯璀璨,红绸皆舞,战旗飘扬至万里边疆!

    是夜,举国欢腾,奉令,大赦天下,犒赏三军!

    叶笙笳一身金色龙纹图案戎装举杯高高站起,以帝王之姿相邀所有将士,高声道:“朕,敬各位一杯,是你们的热血才有今日的辉煌!朕先干为敬!”

    话毕,叶笙笳仰脖,便是一杯罢!

    将士均举杯高呼——“吾皇万寿无疆!吾皇万寿无疆!吾皇万寿无疆!”,一时间,杯光交错,畴光之间是美酒满溢而出,碰撞之间琳琅而落,溅起欢腾的空气,升腾起燃烧的篝火!

    宫女们婀娜多姿的身影来回在篝火和美酒之间来回舞动,窈窕的身子和带媚意的笑挑逗着每个热血男儿的神经,迷离着美酒的香醇,将整个庆功宴的气氛,推向了更浓郁的高潮!

    “咦,你不是说,今日庆功宴便会宣布将姜芷歌那小女子纳入后宫吗?怎的?你莫不是吓到了人家?怎么这会儿连个人影都看不见了?”

    迟暮将一粒花生米熟练地剥好,仰脖调皮地往口中扔去,随意地问着叶笙笳。

    方才他仔细瞧过了,自从他带着姜芷歌回到了皇宫以来,就没有见到她的身影,也不知道这个古灵精怪的女子想出了什么鬼点子,在这么重要的场合竟然直接玩起了失踪。

    “不知道。派去的人在皇宫里已经找过了一遍,应该过会儿会有音信。”

    叶笙笳瞥了一眼吃得十分欢快的迟暮,又闷了一口酒,似乎有些不悦地说道。

    “哈哈!依我看那,莫不是躲到哪处跟哪个貌似潘安的男子卿卿我我去了!”

    迟暮本想调侃一下叶笙笳,故意逗他着说道。

    却见他“砰——”的一声将金樽杯重重地放在了金桌之上,脸色阴沉得可怕,低沉地说了一句:“我去透透气。”

    “哇……玩真的啊……”

    迟暮愣了一下,嘴里的花生米还没完全嚼碎,有些难以置信地看着叶笙笳独自一人拂袖向着侧殿走去。

    “不是。我说,你服下血巫族的解药才半个时辰都不到就一个人瞎走不合适吧!?喂!等等我!愣着干什么!还不走?”

    迟暮连忙站起,推了一下在一旁还在拼命喝美酒看美女的凌十一,给了他一个大白眼,示意他跟过去。

    凌十一这才缓过神来,连忙持剑,咽了一口美酒随着迟暮身后亦步亦趋。

    侧殿。芷钦殿。

    红烛摇动,白帐高束而下,红窗半掩,窗外廊画旁,一枝梅轻易探入殿内。

    一抹清香。

    有风随意吹拂动白帐,有两道人影于白帐之中微微而动。男子身影颀长似松,长发似瀑,气质绝伦脱俗,女子清瘦而单薄。

    女子动作轻柔却有些笨拙,于男子身后半坐,朦胧间似乎在替男子上药。

    镜头推进。

    白纱如雾中,姜芷歌正在将师灵玎留下的一团黑漆漆的膏药涂抹到荒芜的伤口之处,许是药物有些刺激,又或者是她下手重了些,引得荒芜一阵皱眉的倒吸冷气声。

    “灵玎呢?她人呢?”

    荒芜脾气有些不好的想要要求换人,无奈四下里扫视了一圈,却没有见到师灵玎的身影,只好问着姜芷歌。

    “我一进门就见她被固儿拉出去了,然后把这一碗膏药塞给了我,嘱咐我给你上药……”

    姜芷歌亦十分委屈像个小猫一般地说道,末了,还小声嘀咕道:“我下手轻些就是了,那么挑剔……”

    荒芜无奈地叹了口气,直了直身板,视死如归地说道:“往左边一点。”

    姜芷歌一听,猛的一抬头,笑颜逐开,欢喜地说道:“好咧~”

    她嫌师灵玎给的刷子太硬,索性扔在了一旁,直接用手指沾了膏药,轻轻地向着荒芜的箭伤之处敷去。

    她的手有些微微的凉,触及到了荒芜的后背处,荒芜的身子如同触电了一般地忽然一怔。

    “怎么了?是弄疼你了吗?”

    姜芷歌有些急切的问道。

    却不见,荒芜的面颊之上有绯红色的云霞蔓延而开,而他的眼色也在此时,有些失神。

    “没事。”

    荒芜低声说道。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