棉花糖小说网 > 综合其他 > 坏坏王爷狠狠吻 > 第71章 血巫族
    叶笙笳的话似冬日里的飞雪,于暖阳的折射里生了花,每一句,每一缕,都是触手可及的思念之情。

    叶笙笳伸出手,缓缓拉出躲在荒芜身后的姜芷歌,凝望着她,微微一笑,低声温柔说道:“丫头,跟我回去吧。”

    于他的身后,早有禁卫一字排开将整座酒楼围了个水泄不通,阵仗很大。

    姜芷歌低着头,挣脱着想要从叶笙笳的手中逃脱出,却反而被他霸道地握得更紧!

    他很用力,似乎唯有这样,才能让姜芷歌感受到他的浓烈。

    而事实上,当他的肌肤触碰到姜芷歌那一刻起,她的心,便已经乱了。并且,一发不可收拾。

    她心中慌乱不已之时,却听到荒芜冷冷地挡在了她的面前,缓缓说道:“叶笙笳,愿不愿意跟你回去,不是你强夺便可以的。我未曾强求于芷歌,你亦不能。”

    “丫头,你可是不愿意跟我回去?”

    叶笙笳的手劲有些松了,忎谁都听得出来他心中的失落,已经低到了尘埃之中。

    还未等姜芷歌来得及回答叶笙笳的问答,她便听到迟暮站在门口缓缓说道:“叶笙笳,今日我们是有要事来此地的,儿女私情,暂且先放一放,如何?”

    迟暮一脸坏坏地笑着看着叶笙笳和姜芷歌,将一根狗尾巴草半咬在唇齿间,倚靠着门框边玩弄着草边说着。

    “你今日,并非来寻我,而是来缉拿天狼和兰姨还有天名的,是吗?”

    姜芷歌原本心中有一丝喜色,却于此时,被浇灭一般。

    她抬头,缓缓抬眸,朝着叶笙笳望去,轻声问道。不带悲喜。

    叶笙笳一听便知姜芷歌已经想多了,正想解释之时,却听到酒楼后窗传来几声骚乱声,接着便是有兵器交接的声响传来!

    “鱼来了。”

    迟暮将唇边的狗尾巴轻蔑地吐出,整个人如风穿梭过人群,直接奔着后窗而去!

    “芷歌,一会儿跟你说清楚。”

    叶笙笳见势不妙,不忍地看了一眼姜芷歌,松开了紧握着她的手,紧跟着迟暮便往后窗的方向亦奔去了!

    “叶笙笳!你不可以缉拿天狼还有兰姨!”

    姜芷歌来不及难过,大喊起来,焦急地便要往后窗也奔去。

    却被荒芜拦在了原地。

    只听道荒芜低头看了她一眼,轻声说道:“我去。你呆在这里,等我。”

    话音刚落下,荒芜整个人便如同一道剑虹朝着后窗飞去!

    他整个人似流光,留给姜芷歌的,却是几个字可以勾勒出的深情。

    “荒芜……”

    姜芷歌目光微动,有说不清的情愫在其中流转。

    却于此时,姜芷歌突然感觉有人如同一道风,绕至了她的身后!

    有人偷袭!

    她刚想躲开之时,却已经来不及了!

    她只觉自己的后背穴道之处被人轻点而过,整个人便一软,倒入了一个怀抱之中,周围的一切,沉沉地失去了知觉……

    后窗的厮杀声渐渐在她的耳边淹没,唯有百里忻菲的尖叫声终结般地撕扯着喊道——

    “百里擎!你这个混蛋!出卖了我!”

    “呵……”

    姜芷歌的耳畔,是一声轻蔑而得意的轻笑声,她,已经分辨不清……

    ***********************************

    天金之城,天牢内。

    女监。

    寒气呵气成霜,娇小姐百里忻菲的白嫩手腕之上被戴上了寒铁铸造的铁铐,娇嫩的肌肤上已经被勒处了血痕,而她,现在正如同愤怒的野狮一般隔着铁栅栏大声地怒吼着——

    “百里擎,你这个机关算尽的叛徒!你不得好死!我百里忻菲有朝一日若出了这道门定要你血债血偿!”

    “轰隆隆——”

    随着天牢牢门被沉重地推开之时,两道颀长的身影立在了门口,只听道叶笙笳轻笑了一声缓缓说道——

    “血巫族的大小姐,逃跑的本事不佳,这吼的本领倒是还不错。”

    “叶兄,这你就不懂了。大小姐从小娇生惯养,差使人惯了,哪里受过这样的苦?发泄发泄,也是人之常情。切莫苛求。”

    迟暮在一旁,唯恐天下不乱地激怒着百里忻菲。

    “你们与百里擎狼狈为奸!一定是他将我的行踪泄露给你们了,你们才得知我在醉千年!”

    百里忻菲指着叶笙笳和迟暮便是一顿骂。

    “非也。百里擎乃是血巫族的二公子,怎么会做出弑父叛姐这种事呢?他只不过差人给了我一封信,信中说让我好生接待你便是了。”

    叶笙笳一笑,冷漠地说道。

    “他弑父!这个狼子野心的叛徒,早就知道当初捡他回来便是个巨大的错误!我要杀了他!父亲……难怪……信号发出去这么久也不见你的身影……原来!原来你已经……”

    百里忻菲的眼里已经噙满了眼泪,双唇颤抖着顺着铁栏杆便瘫软着滑到了下去。

    “唉,忻菲小姐今日这副模样要是让老爷子的在天之灵知道了怕是要心疼死……”

    迟暮嘴中叹息中,唇角旁却带上了一抹奸计得逞的笑意。

    “我如果是忻菲小姐,就好好谋划一下,出了这牢笼,该怎么好好地去收拾一下百里擎。”

    叶笙笳的丹凤眼旁亦微微眯起,带上了狡黠之意,配合着迟暮,循循善诱着百里忻菲。

    “什么!你竟然肯放我出去!为什么!?”

    百里忻菲猛然抬头朝着叶笙笳不可思议地望去!

    “我要你这个无权又无势的大小姐有什么用?况且,你又跟我没有仇恨。倒是你,身负血海深仇,不打算替自己争取一下吗?”

    叶笙笳见鱼儿已经上钩,更进一步,压低了声音诱惑着百里忻菲上当。

    “你们,究竟想干什么?”

    百里忻菲警惕地看了叶笙笳一眼。

    “朕一片好心地告诉你,你的父亲确实已经死在了百里擎的手上。而百里擎与天土之原的天狼还有天名串通一气,意欲挑起边疆战事,所以,我要的是什么,大小姐应该很清楚了?”

    叶笙笳莞尔一笑,笑得摄人心魂。

    “你知道我父王身前不仅种了天狼的蛊毒,也种了百里擎的蛊毒?也知道,这解毒之法在我手上?”

    百里忻菲迟疑了一下,还是选择相信了叶笙笳。

    “你想要他们两个,都死?”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