棉花糖小说网 > 综合其他 > 坏坏王爷狠狠吻 > 第102章 篝火旁,他的落吻。
    “不吃吗?喏!烤好了。你不吃,我可就吃了。”

    荒芜拿过一只刚烤熟的鸡伸到了姜芷歌的面前,全然不顾一旁固儿黑着的脸色。

    “吃啊!为什么不吃?!我自己捉的!”

    姜芷歌这才回过神来,咕囔着说道。

    “你捉的,才上架……还瘦不拉几的。”

    固儿白了她一眼,幽幽地在一旁补刀道。

    “……看着是只鸡就逮了,谁知道它自己没把自己养肥啊……”

    姜芷歌小声委屈地说道。

    “噗——难道这还怪鸡不成?”

    固儿口中的一口酒喷了出来,难以置信地看着姜芷歌。

    ——这女人,甩锅的能力,有点天.怒人怨啊……

    “反正谁让它长得那么瘦……”

    姜芷歌心虚地一口咬向了荒芜给的那只鸡,咕囔着说道。

    “你简直是朽木,不可雕不可雕!”

    “哼!你个小屁孩你懂什么!”

    “比你知羞!”

    “你小子!看我不收拾你!”

    姜芷歌说着便作势抡起鸡腿要揍固儿,吓得固儿直往荒芜身后躲喊着娘亲!

    “好了好了。那只瘦的我吃。固儿吃这只,大的。”

    荒芜将一旁的一只烤鸡递给了固儿,微微一笑。

    “还是荒芜哥哥好!哪里像你!恶婆娘!”

    固儿仗着有荒芜护着,躲在他身后便对着姜芷歌做鬼脸。

    “你小子!等我吃完来揍你!等着!”

    姜芷歌一边啃着鸡腿一边不忘着恐吓着固儿,而荒芜在一旁则微笑着又泯了一口酒,缓缓轻声说道:“这样的夜晚,有你和固儿在,忽然有种一家三口的感觉。”

    “欸?”

    姜芷歌愣了一下,迟疑地看向荒芜,一脸淡然,似乎方才说这话的不是他。

    再看向固儿之时,却见固儿已经吃饱喝足酒意浓地睡在了一旁,打着酣,估计不到天明是断然不会醒了。

    “要喝酒吗?”

    荒芜如玉的双颊旁已经微微有红云,带着几分醉意地将酒坛递给了姜芷歌。

    “帅哥敬酒,哪里有不喝的道理。”

    姜芷歌一笑,仰头便是一阵狂饮,末了,打了个酒嗝,意犹未尽地说道:“好酒。”

    “好喝也莫要贪杯,一会儿喝醉了,我可不保证我不乱来。”

    荒芜笑着揶揄着姜芷歌。

    月光下,他的笑清澈似水,又明媚似冰原上一泻千里的阳光,令人只一眼,便记挂良久。

    “你,笑得,真好看。”

    姜芷歌顿了顿,咧着嘴带着几分酒意指着荒芜唇边的酒窝说道。

    偏生酒意上头,指尖一滑,未点到他的酒窝,反而点到了荒芜的唇.瓣间!

    如同惊鸿掠过了尘封的过往,似有惊雷于夜空中阡陌纵横地犁开!

    有流水,有落英,有飞鸟轻身而下蜻蜓点水掠过湖心,惊起一圈一圈的细微波澜!

    偏生篝火的映衬下,她眉间黛意声,双颊潮红起,半醉半醒笑嫣如花,眸间媚态生!

    “姜芷歌,这是你勾.引我的。”

    荒芜向来清如许的眼眸中亦带上了篝火一般的颜色,他手中的酒坛轰然落地,洒落了一地的潺潺酒香!

    他的手,由前至后环在了她的腰际,轻轻一搂,便将她整个人搂得跌进了他怀里!

    炙热如火的唇.瓣如同急雨一般落在了姜芷歌的唇间,倾注着他积攒了多日的思念浓烈地吻着她,将浓郁的酒香之意传至她的唇齿之间,继而轻柔地撬开她了贝齿,一片湿热之意!

    他,缓缓闭眼,将手穿过了她的发间,轻轻解开了她男子装扮的发带,月光下,她的长发如瀑光洁地洒落至了腰际!

    他轻轻地吻着她的眼眸,柔柔蹉跎着她的耳后,深深地又一路湿热地滑到了她的脖颈处,深深落下属于他的一吻。

    他轻声在她的耳边呢喃着:“姜芷歌,我爱你。”

    “好热……”

    然而已经醉意上头的姜芷歌完全不能分辨出荒芜的话中情义,只是扯了扯自己脖颈间的扣子,令人神魂颠倒地说着这样一句话。

    经过她这一番暴力拉扯,她的扣子已经应声而落,露出了白皙酥嫩的锁骨!

    荒芜此时已经亦有几分醉意,再加上已经动情,见到此景,他难以克制自己地将湿湿的一吻落在了她的脖颈间,引得姜芷歌一声无理智的轻哼声!

    荒芜忘我地轻轻解开了她胸.前的一粒扣子,将宽大的手轻覆在了她的微耸之处,将额头,轻轻地埋在了她的胸.前。

    他大声地喘着气,呼吸浓厚又炙热,在冰冷的空气之中便成了白雾蒸腾到了他的鼻尖,唤醒着他仅存的星点理智!

    “荒芜,你在干什么。你打算如此轻待她吗??”

    荒芜闭了闭眼,终于清醒了过来,自责地说道。

    他缓了缓心智,将已经醉得差不多昏睡过去的姜芷歌紧紧抱在了怀里,替她扣好了扣子,低声在她耳畔说道:“姜芷歌,你这般磨人,倒是叫我,拿你如何是好。”

    再抬头时,他却已经听到了姜芷歌轻微的均匀呼吸声一声一声地在他的肩膀处响起。

    ——她,已经在醉酒之中,不自觉的,睡着了。

    “把我撩热了,然后不负责任地自己睡着了。姜芷歌,这五洲,敢对我荒芜这般的,大概仅你一人了罢。偏生,我还拿你没有任何办法……”

    荒芜无奈一笑,只得宠溺地摸了摸她的脑袋,将她抱在了怀里,原地坐下,让她睡在了自己的腿上。

    他将自己身上的外套脱下,轻轻盖在了她的身上,又往篝火旁移了移,才盘腿而坐,闭目清心。

    本来想,带你出来晃一下就带你回去的,既然你这般了,那便,在我身边多待一会儿吧。

    篝火旁,她酣睡如斯,懵懂全然不知身旁的这个男人念了多久清心寡欲的心经,只管着睡得香甜,便好。

    而月光的皎洁与篝火的炙热交织在一处,映衬在荒芜的身上,于苍淼的星空下,于辽阔的草原中,这个五洲最尊贵的男人,却始终念着心经,闭眼修身养性。

    他,对她,不仅仅是喜欢。

    所以,他,选择,克制。

    哪怕,她醒来,并不知道今夜发生的一切。

    他也觉得,今夜,她和月色,都令他终身难忘。

    无弹窗(.)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