棉花糖小说网 > 综合其他 > 萌宝在上:爹地看招 > 第一百四十八章 主动出击
    凌菲菲知道,面前的这个女人绝对不会把她的话放在心上。

    指不定现在还在臆测她是否真心。

    这年头当好人都千难万难。

    “怪不得承安喜欢你。”付清凝骇笑,“如果是我的话,我才不会管你呢,我巴不得你去死了才好。”

    何苦这么磋磨别人?

    凌菲菲没有这种癖好。

    “我什么都没有。”付清凝紧紧地抱住了自己的身子,“我真羡慕你,你竟然能得到承安。”

    凌菲菲听了愈发觉得嘲讽。

    这叫什么都没有?那么好的家世,可以无忧无虑地生活。至少不用为了物质发愁。

    这世上也不知道有多少贫女,假使都有一个富豪父亲,一早为子女筹备下教育经费跟嫁妆,无论学历人品如何都没人在意,只要躲在家里便可以无风无雨,任凭自己喜好去做喜欢喜欢的事情,该有多好。

    但不是每一个女人都会付清凝跟白慕雅,他们大多物质都需要自己争取得来,说起来也算是十分艰辛了。

    更可恶的是,在她们心里自身竟然会是一无所有的人。

    欲壑难平,得陇望蜀。

    凌菲菲再一次长见识了。

    “真正什么都没有的人,他们连温饱都没有办法解决,在他们的世界里什么都是奢侈品。”

    付清凝不说话,低垂着脑袋,一头干练的短发滑顺地垂落下来,看起来倒是十分喜人的。

    生活条件的好坏,肉眼可见。

    凌菲菲并没有多少攀比心,但是在此时此刻还是忍不住比较起来。

    “凌菲菲。”

    “嗯?”

    “我听过你的歌。”

    凌菲菲愕然,也不出声。

    “很不错,词曲都很棒。我原本是想挑你的错的,结果自己被迷倒了,我猜承安肯定也很喜欢你的歌,有才的女人就是很容易吸引别人。”

    最终还是凌菲菲把付清凝送回了她的小别墅。

    还没回到盛景,凌菲菲就发现自己手机上数十个未接来电。

    打开一看,全部都是陆承安。

    凌菲菲都有些被吓到了,赶忙回拨过去。

    那一头的声音满是急切。

    “你没事吧?”

    凌菲菲鼻尖莫名酸涩,不得不说,有一个事事关心自己的人真是自己的幸运。

    不是所有人都能有这么好的福气的。

    “我没事,刚把付小姐送回去,我现在就去盛景。”

    “我接你。”

    不过就是一刻钟的功夫,在别墅下面的康庄大道上看到了陆承安的车。

    一看到凌菲菲,陆承安就迅速冲了出来,紧紧地抱住了她。

    “我不是跟你说过了?不管谁约你都要提前问过我,我陪你一起过来不就好了?你一个人不安全。”

    陆承安很少有这么一骨碌说这么多话的时候,凌菲菲乐在其中。

    “付小姐一个人喝醉了,我觉得不太安全,所以才匆匆忙忙过去的。”

    陆承安捏了捏凌菲菲的小鼻子,一脸无奈。

    “真拿你没办法。”言语之中的宠溺让凌菲菲只觉得分外感动。

    越是跟陆承安在一起就越是会感慨自己的无限好运,到底是何德何能,才能遇到一个对自己如此贴心的人?

    “承安。”

    “嗯?”

    “你为什么要对我这么好?就算是在六年前,你都没有对我这么好过。”虽然一直都知道人是会变的,但是她从来都没有想过,陆承安会变成一个不折不扣的暖男。

    真是让人匪夷所思。

    “我爱你。”

    凌菲菲小脸红红,总觉得自己的一生一世都没有听过如此如此曼妙动人的“我爱你”。

    她朝着陆承安笑了笑,任由他把自己揽入怀中。心里也不知道有多少满足的情绪一齐奔涌过来,几乎让她热泪盈眶。

    有一个深爱自己的男人到底有多幸福?

    凌菲菲此时此刻体悟的十分完全。

    不过五天的功夫,林珂音就彻底离开了棉城,悄无声息,当他们知道这件事情的时候只觉得心脏疼痛。

    薛子扬消沉了一段时间,虽然后来继续工作,但是凌菲菲还是可以感觉他整个人都不太对头。

    心病还须心药医,所有人都爱莫能助。

    原本以为一切都能风平浪静,可是谁知道凌菲菲再一次碰到了甄兴扶。

    跟想象之中的狼狈不同,他依旧是衣冠楚楚,根本就看不出是一个失意人。

    一看到凌菲菲他就飞快的走上前,看着她一脸诡异的笑容。

    “有事?”凌菲菲面色不善。

    甄兴扶忽然之间就换了一张面孔,目露凶光。

    “当初的事情明明你也在舆论里面,凭什么到头来只有你安然无恙,依旧是风风光光的,为什么我成了阶下囚?过街老鼠人人喊打!是是是,我都忘了,你是陆承安的女人,了不起。”

    真是疯子。

    凌菲菲跟他无话可说,脚步匆匆,只想远离。

    甄兴扶不依不挠,一路尾随。

    “别走啊,你现在手里的资源那么好,再怎么样也要分我一点吧?你男人那么有本事,给我一口饭吃又能怎么样?”

    他阴魂不散。凌菲菲头痛不已,看着甄兴扶的眼神也不再客气。

    “你到底要怎样?”

    “我刚刚不是说了吗?不想怎样,我也只是想要一口饭吃。原本我可是名导演,可是现在,我根本就没有办法继续拍戏了,那些人势力的很,都觉得我不行了。这一切都是因为你啊,你难道不准备负责?”

    真是够了。

    只是凌菲菲也知道坏人衣食,如同杀人父母的道理。

    甄兴扶这一次也实在是找错了人。

    明明是白慕雅利用他,现如今是白慕雅全身而退,留下他一个人吃苦受罪,这又能怪谁?

    “你确定是因为我?我也是受害者。如果不是你当初答应了白慕雅的要求,会到今天这个地步?不好意思,我是一个记仇的人,我很知道我错没错。”

    甄兴扶顿时就没了言语。

    现在没有收入,在棉城也没有一点地位。找白慕雅难于登天,可是凌菲菲一点明星架子也没有,刚好今天也不在她身边,他自认为是有了可乘之机,这才不管不顾地冲了上来。

    凌菲菲目光灼灼,就这么看着他。

    甄兴扶被凌菲菲看的头皮发麻,一时之间也不知道该说些什么才好,只是骇笑。

    凌菲菲不想跟他多说,刚准过身子就看到了林叙渊。

    他正跟刘琦韵一处,好似是在约会。

    原本凌菲菲是不想打扰的,可是林叙渊已经看到她了。

    当他看到甄兴扶的时候,彻底怒了。

    这个厚颜无耻的男人,竟然还敢继续纠缠。

    “滚开。”

    老好林叙渊很少有这么强势的手,他冲上前,把浪费非护在深厚,一张脸子满是寒霜。

    “你是谁?”甄兴扶明显不买账,一张脸也因为激动的缘故涨得通红。“不要多管闲事,你知道我是谁吗?你惹得起吗?”

    凌菲菲一阵错愕。

    想到第一次看到甄兴扶的时候,感觉哈不至于这么糟糕。

    他现在完全就是破罐子破摔,人到了一定地步,根本就不会理睬风度。

    凌菲菲想到当初看到的关于甄兴扶的资料。

    他并非棉城人士,当初到这里来讨生活也是十分艰辛,好不容易才有了些许名堂又被有心之人利用。

    不过像是甄兴扶这样的人,再怎么愚钝都不会甘心被人利用。后续听闻他跟白慕雅是旧相识。其实因为在陌生地盘,人生地不熟,举目无亲,才会很容易相信往日十分相熟的人。

    只是就算是往日熟悉,相隔数年,各种遥远,也没了当初那种亲近的感觉。

    从这个角度看过去,甄兴扶反倒是成了一个不折不扣的可怜人了。

    “你这种导演,走到穷途末路一点都不稀奇。”林叙渊也不知道什么时候变得十分毒舌,根本就不考虑对方心里到底是什么感觉,一味打击。

    但是说起来像是甄兴扶这样的人翻身也十分容易,如果接了一个好戏,拍个满堂彩,也不知道有多少人欢喜,必定无往而无不利。

    只是现在有陆承安在其中斡旋,甄兴扶怕是复出无望了。

    凌菲菲并非圣母人士,任由林叙渊把他给打发了。

    “以后还是不要一个人出来了。”

    林叙渊还有些后怕。

    如果刚开始他不在的话,还不知道会怎么样呢。那种人在某些时候什么都做得出来。

    刘琦韵只是在一边笑着,一句多余的话都没有,很让人舒服。

    凌菲菲朝着林叙渊笑了笑,说道:“知道知道,一定要珍惜眼前人。”

    林叙渊脸色变了又变,终究还是没能说出什么来。

    凌菲菲急匆匆地到了盛景,刚进门就看到了付清凝。

    她看起来清爽多了。

    见到凌菲菲,她起身上前,跟往常不同,此时此刻她十分客气,让人感觉很舒服。

    “付小姐。”

    “我不喜欢别人这么叫我,不如叫我清凝?我想跟你重新认识一次,你觉得怎么样?前几次我表现的大失水准。”

    凌菲菲听了莫名想笑。依着她的意思,还是伸出了自己的小手,跟她握手。

    “你好,我是凌菲菲。”

    “我是付清凝,你叫我清凝就好,希望以后可以跟你当好友。”

    凌菲菲笑。

    这好友未免也太矜贵了。

    原谅她一直都是一个俩就的人,她喜欢的是老友,例如杜妙喜。

    “你不愿意?”付清凝颇有些失望,她又不是傻子,当然看得出来凌菲菲不情愿。“真不愿意?”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