棉花糖小说网 > 综合其他 > 萌宝在上:爹地看招 > 第一百七十五章 好友反目
    陆氏集团跟白氏集团在三天后签订了合约。

    白志清好像等这一刻已经很久很久了,看着他那么一脸癫狂的样子,陆承安只觉得十分嘲讽。

    说起来,白志清也算是一个很成功的商人了,竟然还会被别人利用,真是可怜。

    秦士晓站在一边,俨然是一副胜利者的姿态,看起来洋洋自得,让人有说不出的反感从胸腔里溢出来。

    “承安。”她看着陆承安那张臭脸,丝毫不以为然,赶忙上前,看着陆承安的眼神愈发热切。”承安,想通了就好。“

    “能说服爷爷,秦女士你也很不简单啊。”秦士晓这个女人自然算是很有能力的那一种,但是对于陆承安来说,这人再有能力都没有办法左右他对她的想法。

    以后的陆氏集团,必定是容不下她的。

    只要明确这一点,那么一切就已经足够了。

    也不知道白慕雅是从哪里跑出来的,看着陆承安的眼神满是激动。

    “承安。”

    “呵。”陆承安冷笑,这些人一个个的都已经是顺风顺水了,但是他这一头,十分不情愿。

    就算是可以给陆氏集团带来不小的受益,他也并不十分欢喜。

    跟白慕雅这之类的人打交道已经够让人恶心的了。

    “承安,合作愉快啊。”白慕雅笑了笑,她是真心实意的高兴,不管秦士晓打的是什么主意,但是对于白慕雅来说,这意味着可以跟陆承安走的近一点,再近一点。这些作为条件而言已经够动人的了。

    “愉快?”陆承安冷笑更甚,冷冷地看着跟前的白慕雅,“恐怕也就只有你愉快了。”

    白慕雅听了这话,浑身发颤,陆承安对她的态度比之前还要冷淡太多。她呆愣半晌,等到陆承安已经没了影子才回过神来。

    秦士晓看着白慕雅那么没出息的样子,冷哼一声。

    “现在还愁没有机会吗?来日方长啊。”

    来日方长么?

    白慕雅一点都没有感觉到来日方长的意思,这六年来,原本还想着能近水楼台先得月,可是现如今,一切也都成了虚妄。

    什么都没能剩下,他们之间还是跟当初一样,没有半点进步。

    真是苦涩。

    秦士晓看着她那副模样,不禁骇笑。

    “怎么,能不急了?这么多年都过来了,还在乎这么几个月?”

    “我怎么会怕?”她一脸的正经,“我还年轻,我有的是时间,我不怕。”

    “那就好。”秦士晓耸了耸肩,朝着白慕雅笑了笑,“不怕就好,要不然的话就太可怜了。”

    秦士晓看着白慕雅那么一脸认真的样子骇笑连连。

    就是因为太年轻了,所以才会一头栽进去,再过五年七年,练得老皮老肉,第一件事一定不再会是不考虑后果地去爱人。

    第一桩事,自然是要好好保护自己。

    年轻人大多蠢笨。

    这种年纪对于秦士晓来说已经太遥远了,所以心里的感受也越来越淡漠,对她来说,还有更多的事情要去做,至于男人,有一个爱自己的就好。

    那一头,凌菲菲收到了杜妙喜的邀约。

    说是要一起喝杯咖啡,这对于她们两个人来说原本是最正常不过的事情,但是这一次不同,凌菲菲可以明显感觉到杜妙喜的不快乐。

    等到了约会地点,凌菲菲被惊得说不出话来。

    竟然还有欧明。

    这个男人太久都没有出现过,以至于现在看到他,都觉得有一种凄惶之感。

    这人怎么会突然冒出来?简直诡异。

    “欧大记者?”凌菲菲朝着他一脸匪夷所思地看着,自顾自地做到了杜妙喜的那一边。

    杜妙喜依旧是面无表情,等到凌菲菲坐定才说道:“今天欧明跟我说了一件往事,往事!”

    杜妙喜刻意加重了后面的那两个字,凌菲菲一脸莫名,转过身子看向杜妙喜。

    “什么事?”

    欧明冷笑连连,好似是找到了凌菲菲的弱点一般,轻声道:“当年不是你给我的录音笔?”

    “什么录音笔?”凌菲菲从一开始就很看不惯欧明,尽量跟他保持距离,就算是杜妙喜约他们一起出去见面,凌菲菲总是因为要顾及那么一个男人选择拒绝往来,好端端的怎么又来了一桩录音笔事件?

    “别装了。”欧明耸了耸肩,十分优雅地切开了面前的牛排,看起来十分恣意。

    那么一副小人得志的模样,让凌菲菲作呕。

    “菲菲,咱们都是老朋友了,当初如果不是你给我录音笔,跟我说阿喜有了新人,我也不会离开阿喜去国外啊。”

    什么鬼?

    凌菲菲彻底迷茫了,呆呆地看着杜妙喜那张越来越愤怒的脸。她十分笃定,自己这一定是被下套了,至于下套的人,不是面前的欧明是谁?这个恶心的男人。

    “阿喜,不是我,真的不是我。”

    杜妙喜用手掩着脸,眼泪止不住地往下流。她从包里拿出那只录音笔,里面缓缓地放出了当初他们之间因为排练话剧说出来的台词。

    当真是往事了,那时候她们之间就已经十分要好,所有什么都在一起。

    凌菲菲倒是不怪杜妙喜会怀疑自己,放在谁身上,谁都不会好过。但是这不是她做的,她还没有恶劣到这种地步。

    “阿喜,我没有理由这么做。”

    “欧明说你也喜欢他。”

    杜妙喜失声痛哭,旁边的那些客人都纷纷转过身子看向他们这头。

    凌菲菲看着杜妙喜这副样子也十分痛心,轻声道:“我对欧明是什么感觉,你应该很清楚,我一直都讨厌他,怎么会喜欢?阿喜,真的,真的不是我。”

    那种被背叛的感觉在杜妙喜的胸腔里蔓延,她几乎叫出声来,狠狠地教训欧明一顿,然后再转头走开,再也不跟凌菲菲当什么至交好友。

    “你背叛我?菲菲?”

    凌菲菲十分被动,她也曾这样绝望过,所以她很明白这样的感觉。

    说感同身受一点都不夸张。

    命运会唆使所有人,非得叫人热泪盈眶地再世为人不可。

    现在的解释都惨白无力,非得拿出证据不可。只是这欧明,这胡乱捏造事实真相的欧明也实在是可恶。

    凌菲菲紧紧地攥住了拳头,朝着欧明骇笑两声,“欧大记者,你就是想玩这种把戏就是了?好啊,既然你先开始的,那么我就不客气了。”

    凌菲菲复又朝着杜妙喜说道:“阿喜,我知道你现在心里有多难过,但是阿喜,你相信我,这真的不是我做的,真的不是。”

    她拿着包,匆匆出了门。

    杜妙喜看着凌菲菲的背影,脸上的绝望愈发深沉,她也不过就是一个微不足道的少女,要的也不过就是在风华正茂之时嫁给一个四肢健全,学识傲人的男人。最好还英俊温柔,讨人喜欢。要求不算得顶高,都没有想着要他家财万贯。

    可是偏偏如此,还运途多舛,数年之后,还是孑然一身。

    凌菲菲一路奔往陆氏集团,她此时此刻格外需要陆承安的精壮臂膀,刚刚从欧明哪里受到的打击,几乎要她哭出声来。

    她一直很厌恶欧明,此时此刻已经到了厌恶的顶峰。她怎么都没有想到,那个男人竟然会变成她们两个人之间的导火索。

    刚到陆氏集团就看到了白慕雅,整个人都打扮的光鲜亮丽,也不知道说了什么,周围的人都是一脸紧张惶恐。

    呵,是,她现在是白氏集团的代表人物,当然可以堂而皇之地出现在陆氏集团。凌菲菲并不想跟她起正面冲突,可是谁知道,还没上电梯,就被那人给叫住了。

    “凌小姐。”

    白慕雅脚步匆匆,直接拦在了凌菲菲的面前,眸光阴冷。

    “凌小姐这是怎么了?哭过了吗?脸色不太好啊。”

    凌菲菲冷笑。

    “谢谢白小姐的关心。”

    她此时此刻只想去见陆承安,并不想跟白慕雅说太多话,这个女人也不知道有多少恶趣味,凌菲菲知道,自己根本就没有多余的力气跟这种人玩游戏。

    老好孙珂覃及时出现,拦在他们中央。

    他依旧是十分客气,转过身子朝着白慕雅一脸客气的笑。

    “总裁要见凌小姐。”

    为了避免引起不必要的冲突,孙珂覃还是把那句“夫人”给咽了下去,现在的当务之急还是让凌菲菲跟陆承安见到,要不然的话依着白慕雅的性子,还不知道会做出什么可怕的事情来。

    “是么?”白慕雅一脸嫉恨,丝毫不掩饰对于凌菲菲的厌恶,“现在可是最忙的时候,承安怎么会有空见她?”

    “这是总裁的意思。”孙珂覃讪讪一笑,“都知道总裁的脾气,要见的人一定要见到。”

    白慕雅骇笑更甚。

    “你这是在威胁我?在警告我?孙秘书,你的本事真的是越来越大了啊,以前只是觉得你业务能力不错,现在你的临场反应能力更是出色啊。”

    隔着空气孙珂覃已经可以感受到白慕雅言语之中的杀意了。

    他转过身子,朝着凌菲菲使了使眼色。

    凌菲菲会意,冲到了总裁专用电梯里,隐隐约约还能听到白慕雅的嘶吼声。

    天,真是一个可怕的女人。

    等到了办公室,她不管不顾,直接冲到了陆承安面前,钻到了他宽厚的怀里。

    “承安,承安。”

    “怎么了?出事了?”陆承安拍了拍她的脊背。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