棉花糖小说网 > 综合其他 > 萌宝在上:爹地看招 > 第一百八十六章 还有个大哥
    对于看心理医生这件事情,白慕雅一直都十分排斥,虽然说当初她一直都以为自己也是需要心理医生的。

    但是后来她更怕被人说成是疯子,她排斥这之类的看诊。

    “反正我不愿意。”白慕雅死活不肯,“我要开始工作了。”

    “最近这段时间,你还是在家里休养吧。”作为一个母亲,她实在是不放心自己的孩子,加上太清楚白慕雅的性格了,孙云霞当然要为她考虑到将来的事情。

    总不至于到了不可收场的地步才给她警醒。

    “别任性,在妈面前你没有必要这样。”

    “可是我不想被人当成是神经病。”白慕雅头痛欲裂,“妈,你怎么就不懂我呢?“

    孙云霞不吭声,只是苦笑。

    “好,我答应你,别难过了。”白慕雅看着自家妈妈那副样子,心里多多少少都带着几分愧疚,朝着她看了半晌,总算还是妥协了。

    天知道孙云霞有多欢喜。

    好似就一直等着这一刻一样。

    ——

    凌菲菲止不住地思念凌浩,自从被凌菲菲送到陆家老宅子之后,她看到自家孩子的时间是越来越少了。

    她总算是看出来了,这人分明就是想过二人世界,还找着最完美的借口,只说是一切都是为了老人。

    陆荿敏走了之后,老宅子就更加冷清了,对于一个老人来说,有一个孩子在身边确实是比较好的。

    “还是把他接回来住几天吧,我很想他。”

    凌菲菲双手合十,一脸可怜兮兮地看着自己面前的陆承安,“承安,别这么小气啊。”

    陆承安笑,他对所有人都很有一套,唯有凌菲菲,他是拿她一点办法都没有。

    “好好好,今天就去。”

    凌菲菲笑,总算是满足了。

    有些人上天入地都找不到自己想要的一切,现在她能拥有自己想要的就算是这天底下最幸运的事情了。凌菲菲嘿嘿直笑,扑到陆承安身上,蹭了蹭他的脖颈。

    她越来越同情那些找不到自己想要什么的人,心里想着,那些人可能就这么郁郁过一生了。也不知道有多冷清寂寞,她遇到了陆承安,所有的一切都迎刃而解。

    杜妙喜打电话来,抱怨了一通自己的超级大boss,然后再吐槽了一遍关于找对象的事情。她这些年一直单身,开始渴望恋爱。

    “怎么所有人都有恋爱的烦恼?就我没有,菲菲,我是不是病了。”

    凌菲菲骇笑。

    没有感情牵绊当然也有没有的好处,至少不用伤心伤肺,没有过多伤痛,所能想到的也只得自己罢了。

    可是现在杜妙喜不想这样。

    “我知道有人一直都想跟你约会,是你拒绝的。”

    杜妙喜身边也有不少追求者,但是她全部都拒绝了,凌菲菲曾经才想过杜妙喜拒绝的原因,后来仔细想想还是觉得是因为欧明。

    自从被欧明伤害过后,杜妙喜再怎么快乐,心脏的某个部位都会缺一角。这就好像是她自己,当初在童柒珍死去之后,她觉得天崩底陷,永远不会快乐,好在这一生一世都会有陆承安,她心满意足。

    “太没意思了。”她啧啧出声,依旧是止不住地挑剔,“我只是不喜欢他们那种类型的。”

    “他们是哪种类型?”

    “不适合婚姻。”

    “那就等,等到出现一个适合婚姻的男人出现。”

    “男人不都需要被改造吗?”

    杜妙喜好像是陷入了一个误区,但是这并不妨碍她浑身上下洋溢着的幽默细胞。

    凌菲菲因为杜妙喜的话笑的眼泪都快出来了,她竟然会把结婚对象形容成劳改犯。如果那些自负的男人听到这些话一定会被气的吐血的把。

    “不对。”她自己开始否决自己的话了,“你跟陆承安都没有改造啊。”

    可不是。

    双方都已经足够优秀,无需完美,婚姻并非改造所,况且他们钟爱对方的一切,这已经足够叫人感动。

    “不要禁锢自己,不要找那么多框架,阿喜,你还是我认识的那个阿喜吗?”

    后来,凌菲菲一直都可以听到隐隐约约的啜泣声,毋庸置疑,这声音是来自杜妙喜的。她依旧是十分痛苦。

    指不定还未真正忘记欧明。

    凌菲菲苦涩地笑了笑,一个少女的初恋实在是太重要了,大抵都会影响到后续的择偶观。

    这多可怕。

    刚挂断电话就看到了秦士晓,没想到这人有找了来,看着凌菲菲的眼神格外复杂,那种想说又说不出的感觉叫人颇为怜悯。

    她向来是个女强人,凌菲菲不愿意叫她难堪,主动说话。

    “秦女士。”

    “你们住的还真够舒适的,你知道这里的房子多少钱一平方吗?不,你只要知道这地方的房子有价无市好了。“

    就算是秦士晓不说,凌菲菲也知道这地方价值不菲。

    陆承安从来不会给她不好的东西,从很早以前就是这样。

    她被深深地满足到了,坐在一边,给秦士晓倒了一杯浓茶。

    “你跟承安之间不会长久的。”秦士晓依旧说着恶毒的话。

    如果是六年前,凌菲菲或许会十分气愤,或许会哭出来,但是此时此刻,她已经足够强大,根本就不会被这些人所干扰。

    “那是我跟承安之间的事情了,我不知道会不会长久,但是我一定会全力以赴。”

    秦士晓被气的个半死,偏偏现在的一切都还是背道而驰,她不愿意看到的事情,终究还是发生了。

    该死的凌菲菲,她终于可以扬眉吐气了。

    “承安要的是一个可以帮到他的人。”

    “菲菲可以帮我。”

    陆承安走了下来,看着秦士晓的眼神好似是淬了毒,他厌恶秦士晓,所有人都知道这一点。

    只是表现出来又是另外一回事了。

    凌菲菲没有办法控制陆承安的面部表情,只能看着秦士晓尴尬的站在一边了。

    “我们走吧。”

    他们原先就准备好要去陆家老宅子接孩子的。

    没想到这一次秦士晓会这么好说话,在他们之前出了门。

    来也匆匆去也匆匆,硝烟味渐渐消散。

    “越来越懂得应付了。”陆承安十分宠溺地捏了捏凌菲菲的小鼻子,“菲菲,做得很好。”

    凌菲菲苦笑,如果不是因为情非得已,她也没有必要这么以身犯险,惹恼了那个女人,并不是什么好玩的事情。

    到陆家老宅子的时候,气氛格外尴尬,陆老爷子破天荒地没有出来跟他们二人说说笑笑,整个老宅子都沉寂一片。

    “怎么了?”凌菲菲不明白,歪着脑袋,一脸的匪夷所思,按理说, 陆老爷子不会有什么烦心事才对。

    “或许是那个人回家的日子吧。”陆承安骇笑,“没关系,去看看浩浩吧。”

    凌菲菲微微颔首,看着陆承安上了楼,看样子是要跟陆老爷子说说话了。

    凌菲菲笑。

    浩浩正在画油画,这是他最近的兴趣。

    “祖爷爷心情不好?”凌菲菲有一下没一下跟自家儿子搭着话,“浩浩知道为什么吗?”

    “爷爷说大伯要回家了。”

    大伯?

    那是谁?

    凌菲菲一脸懵逼,没听过陆承安还有一个大哥啊,只是刚刚陆承安也说过某个人要回来了之类的话,想来是真的了。

    陆承聍穿过左廊进门,等到进了画室,整个人都愣住了。

    这原本是他的地盘,只是太久没回来了,已经被鸠占鹊巢。

    他看到一个格外秀丽的少女,浓眉大眼,清雅异常。穿着一身白裙子,耳朵上带着一对翡翠耳环,十分比之,恰好站在天窗下头,打下天光来,让她整个人都好像是添了一层金粉一样,熠熠生辉。

    陆承聍觉着自己受到了某种震撼,逃也似地走了。

    心口就这么砰砰直跳。

    那是谁?

    什么时候陆家老宅子来了一个如此俏丽的妩媚女郎?

    有点意思。

    他上楼,往书房去了。

    看到陆承安,陆承聍嗤嗤地笑了笑。

    “承安。”

    陆承安转过身子,朝着他看了一眼,那人好像是完全忽略了陆老爷子阴沉沉的脸色。

    “爷爷。”

    陆承聍笑起来狂放不羁,他身上完全没有陆家人特有的秉性,看起来像是一个哥特式男孩。

    只是今天他还破天荒穿着一套西装。

    “为什么回来?”陆老爷子冷笑,“你还知道你有这个家?”

    “爷爷,我以后一定会常回来的,我刚刚发现了一个有意思的事情,在画室里面的女孩子是谁?”

    画室里面的女孩子?

    陆承安但是就变了脸色,那是凌菲菲。

    陆承聍竟然盯上了凌菲菲!

    “你不看新闻?”

    陆承聍哈哈大笑,摆了摆手,朝着陆承安看了一眼,说道:“我为什么要看新闻?那东西,我不看的。”

    “你看到的是我的妻子,我孩子的母亲。”

    天。

    她看起来就像是一个孩子,浑身上下都冒着芬芳,现在被告知她已经是一个孩子的母亲,他根本就不敢相信。

    “怎么会?她看起来还是一个孩子呢。”

    “有的人长得稚嫩,陆承聍,离我老婆远一点。”

    “好好好。”陆承聍讪笑,他太知道陆承安的脾性了,在一般的时候一定都是好好说话,但是一旦是触碰到了他的底线,也不知道会闹到什么地步。

    他可不愿意刚回国就招惹到这么一个可怕的人。

    “你什么时候有的孩子?”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