棉花糖小说网 > 综合其他 > 萌宝在上:爹地看招 > 第二百二十章 找上门来的男人
    周宛平终于跑不动了,

    蹲在路边,依旧在哭,已经有几个路人朝着他们看着了,凌菲菲倒也不是觉得尴尬,只是忧思伤身,况且自己面对着的还是这样一个孕妇。

    “不为你自己想想也要为你肚子里面的孩子想一想吧?别任性了,要么回去,要么跟我一起。”

    “我不要。”周宛平也觉得十分尴尬,当初她为了嫁入陆家,还做了那么下三滥的事情。虽然都是白慕雅暗中操控,但是不得不说,也是因为她贪心不足蛇吞象,才会中了那个女人的招,“我有自己的家,我才不去你那边,你们都笑话我,都觉得我痴心妄想,我什么都知道,什么都明白,我不要你来可怜我。”

    “那你就乖乖回家,你知道的,你爸妈都很担心你。”

    “他们?”她冷笑,“他们除了觉得我丢人,还有什么?”

    凌菲菲不吭声,或许每一个子女都会对自己的父母有这之类的误解,总觉得自己的父母对她们已经没有了骨肉亲情,但是事实上并非如此。

    越是失去的多了,凌菲菲就越是可以理解这一点,就好像是此时此刻,她格外思念沈振业。

    那人对自己到底还算是有心的。哪怕是这些年来,他们之间并没有太多牵扯也是一样。该是感恩的也还是要感恩。

    “那个金逸?”

    “金逸对我是真心的,只是我妈一直觉得他图谋不轨而已,但是我们家有什么好图谋不轨的呢?什么都没有,什么都没有!”

    她低吼出来。

    看样子是对周家父母产生了极大的抗拒感了。

    凌菲菲苦笑,天下父母心,现在她倒是越来越能理解父母的心思了,但是没办法,有些人怕是一辈子都不会明白了,只会考虑到自己的心情。

    “你应该想想你爸妈为什么会那么反感金逸了,毕竟是长辈,看过的人比你要多,为了不让你吃亏,他们也很努力了。”

    “我没有吃亏。”她依旧是十分固执,梗着脖子,看着凌菲菲的眼神好像是淬了毒,“你过得好,怎么就不能祝福我呢?我也想过的好啊,我很知道自己在做什么,你们都在怀疑我,从来都不会承认我选择的是对的路。”

    女人在某些时候一直都是糊涂的,一直都喜欢处于梦境之中,杜晨江并非良配,难道说那个人就是了吗?童柒珠说的不错,周家多多少少还是有些财产的。

    金逸到底是什么样的人,凌菲菲不敢下定论,只是毋庸置疑的是,童柒珠不算是一个不分青红皂白的人,那么,一个是因为那个男人做了什么,才会让周家父母对他那么反感。只是周宛平现在心里眼里只剩下那个人,应该是无药可救了。

    “你要想好了,不是所有人都会跟你父母那样不计较任何事情冲着你的。”凌菲菲羡慕这世界上所有还拥有父母的人。

    但是现在看来,这人身处温室而不自知,更不懂得知足。

    “你别再跟我说这些冠冕堂皇的话了,你觉得这对我有用?”

    凌菲菲不吭声,或许自己确实是想多了。

    陆承安走了过来,拉着凌菲菲的小手,轻声道:“回去了。”

    “那……”凌菲菲一脸犹疑地看着面前的周宛平,这么一个孕妇,如果他们不管的话,要是有个好歹,他们也会良心不安的,“宛平呢?”

    “送她回家。”

    周宛平到底还是十分忌惮陆承安的威严,看着他那么一脸冷厉的样子,原本还有许多反抗性的话全部都说不出口了,乖乖地上了车。

    把周宛平送到周家的时候,才看到周家父母都已经哭的两眼通红了,反观周宛平,看到这一幕十分坦然,完全忽视,好像父母的贡献完全是应该的一样,丝毫不理会这些,直接上楼。

    童柒珠原本对周宛平就没有多余的盼望,从一开始就希望她可以好好儿的,现在回来了,对他们来说已经足够安慰了。

    “菲菲,这一次真的谢谢你啊。”

    “没关系,只是我们能做的也就只有这些,姨妈,后续的事情,我们也无能为力了。”

    童柒珠都不敢看陆承安的眼睛,阴森森的,让人不寒而栗。

    像是陆承安这样的大人物,如果不是因为跟凌菲菲是夫妻关系的话,他们之间这辈子都不会有什么交集的,只是陆承安气场太过强大,他们也不好忽视,看了半天,才把他们夫妻送出门。

    回到新居的时候,凌菲菲已经没了多余的力气,整个人都觉得苦闷。

    原来做好人也会影响心情。

    “杜晨江肯定不愿意负责吧?”

    “那样的人,就算愿意负责,他们之间也不会有未来的。”

    凌菲菲知道这是真话,一时之间说不出话来,说到底,她还是满心希望周宛平可以过得好的。

    “他们有自己的想法,甚至有他们的准则,跟我们的不一样。”

    嚯。

    凌菲菲实在是想笑,这年头恶魔都会想着以身作则,非得别人跟着他的“美德”去学习不可,如果都这样跟着他去学习,那可完了,这世上怕是没了大好男儿。

    这多可怕。

    一连几天,凌菲菲都没听到一丝一毫关于周宛平的消息,或许是那人也反抗的累了,想要歇一歇,这也是有可能的。

    凌菲菲原本还为着周宛平的事情伤神,没想到又来了一个更让人伤神的不速之客。

    司墨。

    太久没见了,他还是老样子,看样子这一次他是特地找上门来的。

    新居的地址原本还十分机密,只是久而久之知道的人越来越多,这里也就不是什么乌托邦了。毕竟外来客太多,不得安宁。

    司墨看着凌菲菲笑了笑,见她穿着一身白,应该是麻布料子,不收腰身。一头乌黑亮丽的头发垂在肩上,赤着脚,手上只戴着结婚钻戒,整个人都带着一种说不出的矜贵。

    真好,还是回忆中的样子,他已经忘记当初为什么会被这么一个女人吸引了,但是现在这么看着她,心里只觉得安稳。

    她此时此刻看起来活像是一朵白玫瑰,神采飞扬,清丽无双。活在爱情里,整个人都重生了。

    果然,她跟陆承安之间感情很好,原本一直都以为是外界谣传,但是当现在真正看到她的状态之后,才发现完全不是这么一回事。

    他们之间分明就是十分要好。

    司墨心里的挫败感翻山倒海般的朝着他席卷而来。

    “司先生。”她讪讪一笑,“请坐。”

    司墨看着她那么客套的样子,更是心如刀割,他想要听到的并非这句话。

    “你真的是毫无芥蒂啊?”司墨骇笑,他情愿凌菲菲看到他带着几分防备也好,至少别像是现在这样,一点感情波动都没有。

    “我?”凌菲菲摇了摇头,摆了摆手,“我不会把那些事情放在心上的,都过去了。对了,司鸢好吗?”

    司墨点头。

    这人心在说话的语气就好像他们是多年的好友一样,那样自然,没有半分做作。

    但是他做不到这么坦然,依旧想着跟凌菲菲发展些什么。

    “你跟陆总裁之间感情很好吧?”

    凌菲菲点了点头,也不否认。

    司墨苦笑,“我只羡慕过陆承安。”

    “承安对我很好。”凌菲菲只想着让面前的这个男人赶快放下对自己的执念,毕竟她已经有了爱人,再被这么一个人纠缠不清的,对自己只有坏处没有好处。

    陆承安的脾气,凌菲菲太过了解,也实在是担心。

    “司先生,我跟承安是夫妻关系,请你自重。”

    做女人自古到今都很难,不能太弱,太弱被人欺负,也不能太强,太强被人敬而远之。要有性格,非得明艳的像是一朵扶桑花不可。但也不能锋芒毕露,到底还是要给男人体面。

    这样拿捏过去,整个人都没了力气。

    凌菲菲可不愿意因为这么一个无关紧要的男人,闹得最后自己跟凌菲菲都不愉快了,在此时此刻,她不得不承认,自己是一个十分自私的女人,至少在这种紧要关头,她所能想到的也就只有自己了。

    “就算是结婚了,别人也是可以追求你的吧?”

    凌菲菲对于这种人一直都是零容忍的,在此时此刻,已经到了暴走的边缘。

    “我并不喜欢你。”她说的已经足够直接了,“从始至终,我都没有对你有过别的想法,我心里只有承安。”

    瞧,陆承安多么幸运,有这么一个女人愿意对他一心一意,可是这世间,多得是可怜的男人。

    司墨自认为自己还算是比较好的男人,只是也不知道为什么,怎么到了凌菲菲这李,就猫也不是狗也不是了呢?

    “有时候还真是羡慕陆承安啊。”他啧啧出声,一脸感慨,“有你这么真心真意地对他。只是陆承安花边新闻极多,你怎么就放心呢?”

    “我相信他。”凌菲菲很不喜欢这人再背后议论陆承安,到底是自己的男人,凌菲菲十分护短,“司先生,你今天过来就是为了跟我说这个的?”

    “不。”司墨摇了摇头,“我是为了来看看你。”

    “妈咪已经有爹地了,不需要叔叔来看妈咪哦。”不知道小鬼头凌浩是从哪里窜出来的,看着司墨的眼神满是防范。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