棉花糖小说网 > 综合其他 > 萌宝在上:爹地看招 > 第二百三十四章 她快不行了
    一直以来,陆承安基本上都是靠着自己的直觉,走到这个时候,他心里也有了一丝丝的底气,至少可以保证到宽敞地带,等到救援。

    那女人仿佛吃了一颗定心丸,朝着陆承安跟林叙轻笑了笑。

    那种笑容,就好像是劫后余生的喜悦,打心底里冒出来的,显得整个人都可喜可爱。

    “那就好。”

    林叙轻看着她,不禁想着,这个女人十有八九是个事业有成的女强人。

    这个磨难对她来说,会变成某种动力,支持她的下半辈子,这么想想,倒也值了。

    中国,棉城。

    凌菲菲开始呕吐,吃的东西,迅速又排出体外,她浑身上下没有一星半点的气力,杜妙喜为了她也不知道换了多少花样给她煲汤。凌菲菲都清楚,到了关键时刻,自己这个朋友还是十分给力的。但是没用,除了陆承安,谁都不能让她欢喜。

    “菲菲,我要去公司一趟。”杜妙喜坐在凌菲菲身边,依旧握着她的小手,“我很快就回来。”

    “不用。”凌菲菲摇了摇头,现在连她自己都觉得自己仿佛是个病人,所有人都来迁就她,“阿喜,我知道你有你自己的事情,你也很忙,不用太考虑我的,我没事。”

    凌菲菲口中的没事,杜妙喜自然不会当真。谁都看得出来,凌菲菲的一颗心都快要枯萎了,怎么可能没事?

    “我马上就回来,给你带鹅肝?”

    鹅肝。

    呵,凌菲菲骇笑,这世界上最好吃的鹅肝是出自陆承安之手。只是前段时间的陆承安十分吝啬,说鹅肝吃多了胆固醇高,所以对她限制的厉害。

    可是现如今就算是想吃,都很难很难。

    “好。”凌菲菲应了一声,强忍住泪水,等杜妙喜一走,她不住哽咽,眼泪不住落下。

    丧偶跟失恋一样,都是社会上的长发病症,长此以往,不会有人同情。

    只是她实在是没有办法强颜欢笑,就算是对着杜妙喜,跟自己完全平等的人,她也没有办法控制自己的情绪,这样的不成熟,当年也是有过的。只是那个时候,她面对的是陆承安,是自己的爱人。

    家里空空荡荡,从陆承安出事之后,凌菲菲就让王妈回去休息了,毕竟是陆承安找来的人,凌菲菲看到她就会想到陆承安,那种煎熬,不是别的人能想象出来的。

    她换了一身蓝色长裙,是上回逛商场,陆承安给她买的高定,棉麻布料,是她最喜欢的。

    棉城的夏天十分冗长,到了夜晚,霓虹铺地,迎面来的风都带着海洋的气味,蔚蓝色的触感一直都萦绕在凌菲菲身边。她微微合眼,看着身边的车水马龙,只觉得自己十分需要酒精。

    她走到了一家临街的酒吧,像是叫“余生”还是叫“半程”?凌菲菲看的不是十分准确,眼睛里已经开始出现幻影。

    她点了一杯威士忌,不算很烈的酒,她一脸喝了四五杯,那种辛辣感,才从心里涌了上来。真是难受。

    “菲菲?”

    是个男人的声音,十分浑厚,到了凌菲菲耳朵里头,有说不出的熟悉感。

    这是?

    凌菲菲放下酒杯,转过身子,眼睛里印出来的赫然是林叙渊的脸。

    “叙渊哥。”她笑了笑,笑的眼泪都出来了,“你怎么会在这里?”

    林叙轻生死未卜,林家上上下下都乱成一团了。林叙渊一心想着打听到一丝丝消息,这才十分奔波,可是谁知道就碰到了凌菲菲,一个人买醉,看起来实在是狼狈。

    殊不知周边也不知有多少豺狼虎豹盯着一个她。

    “我送你回去。”

    陆承安也在那趟航班,林叙渊全都知道。这两天也经过杜妙喜了解到不少关于凌菲菲的近况,只是现在看来,这丫头应该是自己偷偷跑出来的。不然的话依着杜妙喜的性格,一定会一直跟着她。

    “我不回去。”凌菲菲摆了摆手,骇笑连连,“我不回去, 承安不在,承安还没回家,我也不回去。”

    真是疯了。

    谁都看得出来,因为陆承安的缘故,这人受了多大的打击,但是生活到底还是生活,总不能因为失去了某一个人,就这么放弃自己。到底还是有几分希望的,林叙渊拉着凌菲菲的臂膀,轻声道:“回去吧,菲菲,这里不适合你,这里不安全,况且现在一切都还是未知数,都还没有尘埃落定呢。”

    尘埃落定!

    好一个没有尘埃落定,可就算是这样,陆承安还是不能回来。

    趁着那些人扑上来之前,林叙渊拉着凌菲菲的小手,直接出了酒吧。

    等到吹了风,凌菲菲才有几分真实感。

    凌菲菲大概知道,自己的余生再也不会有快乐这回事了。她会不会死掉?凌菲菲不知道,她只觉得呼吸都带着疼痛感觉,太过强烈,让她伤口都开始腐烂,活着需要勇气,而她太过疲惫。

    回到新居的时候,杜妙喜已经在门口站着,几乎快要哭出来了,叶嗣文也在一边,一脸颓丧,十分愧疚。毕竟是他以有公事的名义让杜妙喜到公司去的,结果回来之后,凌菲菲就不在了。

    看到林叙渊的车,杜妙喜赶忙扑了上去。

    “菲菲?”

    “嗯,喝多了。”林叙渊苦笑连连,手依旧是恋恋不舍的不想放开,看着杜妙喜的眼神带着几分无奈,“这几天,还要你辛苦一下了。”

    杜妙喜赶忙接过凌菲菲的臂膀,骇笑。

    “放心,放心,菲菲的事情就是我的事情,心在也是爱非常时期,这样也很正常。”

    在某些方面,杜妙喜对林叙渊也是非常防备的,就是因为知道这个男人对凌菲菲还带着男女之情,她可不想在陆承安生死未卜的时候,林叙渊的心里又开始想些有的没的。

    “叙渊,”杜妙喜骇笑两声,看着那人一脸尴尬,“有我照顾菲菲就可以了,你还是先回去吧。”

    林叙渊也算是明白了, 杜妙喜依旧十分防备他。

    他颇有些不舍地看了晕晕乎乎的凌菲菲一眼,苦笑连连,摆了摆手,径自去了。

    杜妙喜赶忙把凌菲菲搀扶着回屋,看着她那副样子,心痛难当。

    “菲菲,菲菲?”

    凌菲菲完全无法思考,脑袋里嗡嗡直响,已经开始打结,一串接着一串。她已经成了一个孤魂野鬼,随便穿着一件衣裳就开始在大街上胡乱转悠,如果不是因为遇到了林叙渊,后果不堪设想。

    杜妙喜不禁有些后怕,一颗心也跟着狂跳不止,这个丫头,竟然这么为难自己。

    她一双大眼凹陷,皮肤也不再绯红,一头乌发托起一张雪白面孔,病怏怏的,像是一个不久于人世的病人。只是美人到底还是美人,就算是落到了这个地步,依旧是清丽无双。

    凌浩也不知道是什么时候走进来的,小小面孔满是担忧。

    “干妈?妈咪还好吗?”他走上前,紧紧地握住了凌菲菲的小手,眉眼之间满是心疼,“妈咪?”

    “妈咪睡着了。”杜妙喜忍着泪水,摸了摸浩浩的小脸,等一会儿就会醒来了,但是浩浩要乖才行。“

    “浩浩很乖,妈咪喝醉了,好好知道。”

    杜妙喜目瞪口呆。

    遗传因子作祟,就算是凌浩这样小,也都懂事的让人心疼,不骄不躁,就静静地陪在凌菲菲身边,看起来就是小号的陆承安。

    叶嗣文忍不住,朝着杜妙喜说道:“我带着浩浩出去走走。”

    “我不走。”凌浩坚定地摇了摇头,“我要陪着妈咪,我一定要陪着妈咪才行。”

    杜妙喜苦笑,叶嗣文也是一片好心,可是很明显,浩浩只想着陪在自家妈咪身边,至于其他人,凌浩看不见,也不会有半点顾及。

    “嗣文,算了吧,公司还有那么多事,你先走吧。”

    叶嗣文被排斥在外,他只好一盒杜妙喜的话,出了新居。

    凌菲菲在半个小时之后才彻底清醒,一双大眼,噙着眼泪。

    杜妙喜从没见过凌菲菲如此狼狈的时候。

    她一直都很注重生活品质,就算是当初,到了美国,日子过得如此艰辛,她一入冬都会把所有的贴身用品换成柔软的开司米。

    “那是什么?”凌菲菲忽而哽咽,手指指着对面白色的水晶瓶里面又有一大捧十分鲜艳的白色玫瑰花,她双目圆睁,她第一个反应就是陆承安来了,陆承安回来了。

    香氛正在不断地蛊惑她,此时此刻,凌菲菲格外想哭。这也不知道是谁的好心,竟然愿意这样抚慰她那颗格外受伤的心灵。

    “那是我带来的。”杜妙喜也算是投其所好了,希望凌菲菲看到这样艳丽的花儿,心情鞥好一点,“是新鲜的。”

    “我知道。”凌菲菲朱泪滚滚,满脸痛苦,无关也扭曲在一起,看起来就好像是个活死人。

    浩浩扑在自家妈咪的怀里,轻声道:“妈咪,妈咪不要吓浩浩,浩浩要妈咪好好的,要妈咪好好的。”

    真是个可怜的孩子。

    好不容易才认祖归宗的,可是现在倒好,陆承安生死未卜,他很有可能就会变成一个没有父亲的孩子。

    这种情形还跟六年前不同,当初凌浩并不知道自己有爹地,他心里也没有半点损伤,可是现在,他完全认可陆承安,会十分痛苦。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