棉花糖小说网 > 综合其他 > 萌宝在上:爹地看招 > 第二百三十八章 希望她过得好
    这些年来,陆元西没有一天是欢愉的。

    凌菲菲原本对这些一无所知,后来也是听陆荿敏说的。陆荿敏对于自己的那个哥哥也是十分同情,但是也知道,一切都是他自找的,与人无尤。

    当初如果再勇敢一点,或许一切也都会变得不一样了,但是没有如果。

    陆承安的生母也实在是无辜,他们甚至都不愿意提及那人性命,各有各的伤痛,谁都不能怪罪。

    三天后,陆承安跟凌菲菲一起到了陆家别墅,跟想象中的一样,秦士晓从头到尾的高姿态。

    “你出事的时候,慕雅也不知道有多着急,都知道慕雅心里是真的有你的。”秦士晓以一副过来人的姿态看着陆承安,“你们之间,应该也有感情才对啊。”

    陆承安只把她的话当成是耳旁风,丝毫不为所动。

    陆元西一脸尴尬,朝着秦士晓摇了摇头。

    秦士晓当然知道陆元西的意思,根本不管他的提醒,接着说道:“你们应该也要多多走动啊,以后跟白家还会有生意往来的。”

    “我说过了,没有可能。”陆承安双目灼灼,看着秦士晓的眼神满是狠厉,“当然,如果你想,那是秦氏集团的事情。”

    只是现在的秦时集团,最大的股东成了凌菲菲。

    稍稍动动手脚,秦士晓也就没了翻身之地。

    秦士晓当然知道这些,只是脸面上还是要过得去,一脸的不在乎,看起来依旧是一个十分高姿态的长辈。

    当了这么多年的女强人,她已经习惯性地装着强大,凌菲菲看着这一幕,也不知道有多同情她。何必呢,非要这么争强好胜,适当示弱又能怎样?指不定一切都会变得比之前要好得多。

    只是凌菲菲也明白,秦士晓不会听取任何人的意见。这些年来,她在秦氏集团的杀伐决断,手段凌厉,凌菲菲也有耳闻。这样的一个人,也不知道有多自傲,怎么会觉得别人的意见有多重要?

    只可惜,家庭并非职场,赢得那个人未必幸福。

    “孩子好不容易才回来一趟,别说这些了。况且承安跟菲菲的感情这么好,你提别人干嘛?”

    “慕雅可不是别人。”秦士晓朝着陆元西冷冷地看了一眼,那眼神之中含有太多感情,凌菲菲看不清明,总觉得有些哀怨,也有些可怜。

    “在承安跟菲菲这里,白小姐的确是个外人。”陆元西也十分执拗,平常沉默寡言的他,这一次也不知道为什么,好像非得跟秦士晓争辩不可,“以后这种话就别说了,你也是长辈,儿女婚姻幸福最重要。”

    “你的弦外之音是我们不幸福吧?”秦士晓双眼通红,一时之间的小女儿情态显露无疑。

    凌菲菲实在是懊悔。

    看样子最近他们之间有过不少争吵,他们也实在是不该在这个时候过来,闹到现在,进也不是,退也不是。

    “我在说孩子的事情,你看你,又扯到自己身上来了,你最近是怎么回事?”

    “你问我?”秦士晓骇笑连连,“我还要问你呢,现在你跟我在一起的时候,无时无刻不在走神,我问你,你也不说,你以前可不是这样的。”

    陆元西冷笑。

    凌菲菲从没看过陆元西露出这样的神情来,仿佛是嘲讽,又仿佛是不屑。无一例外,没有一丝丝的爱恋。

    这实在是太让人诧异,他们之间再怎么说也有了多年的夫妻感情,怎么说变就变?

    陆承安看着这一场闹剧,捏了捏凌菲菲的小手,轻声道:“我们回去吧。”

    “承安,留下来吃晚饭再回去吧?”

    陆元西颇有些不舍。

    到底是自己的孩子,偏偏又跟自己这么不亲近,是个人都会有挫败感。

    陆承安摆了摆手,暗示性地朝着一边的秦士晓看了一眼,“你们有你们的事情,我跟菲菲也是。”

    凌菲菲只觉得他们二人仿佛是落荒而逃。就算是陆承安看起来十分淡静,但是他手心里面的汗,也能显示出他内心的惶恐不安。

    只是不安的点在哪里呢?

    凌菲菲怎么都想不通。

    “有疑问?”上车的时候,陆承安看着凌菲菲那副样子,伸出手刮了刮她的小鼻子,一脸宠溺,“有话就说。”

    “你知道爸跟秦女士吵什么?”

    “不难猜。”陆承安冷笑,“他们之间早就没了夫妻感情。”

    凌菲菲哑然。

    一直以来,秦士晓跟陆元西都是媒体报道的模范夫妻,可是到了今时今日,凌菲菲才算彻底明白了。所谓的模范夫妻,也不过就是秦士晓精心打造出来的设定罢了。

    只是一旦是被揭穿,到头来,最受伤害的,肯定也是她。

    真是一个可怜人。

    凌菲菲止不住地苦笑。

    她倒是希望自己身边的所有人都能过得好,毕竟,只有这样,少些怨怼,也不会追着他们不放松,实在是足够疲累了,哪里还有什么精力去应付那些人?秦士晓是个狠角色,丧心病狂的时候,当真是什么都做得出来的,凌菲菲自认为自己还没有那么强大的力量跟那人抗衡一二,所能做的无非就是躲躲闪闪,能让自己安全一点就安全一点了。

    刚到新居就看到了门外站着一个人,背影看起来倒是十分熟悉。

    只是等到他转过身子来,凌菲菲发现,那不过就是跟林叙渊有些相似的年轻人。他看起来更有活力,是个儒雅的知识分子。

    “陆总裁。”林叙轻一脸激动,朝着陆承安笑了笑,“我特地来谢谢你。”

    “不用。”陆承安言语冷淡,“请回吧。”

    “陆总裁。”林叙轻还是不死心,毕竟是依靠陆承安才能脱险的,就算是知道自家哥哥跟陆承安之间的过节,林叙轻还是义无反顾地过来了,“能请您吃个饭吗?”

    凌菲菲依旧是云里雾里。

    仿佛是看出了凌菲菲的疑问,林叙轻赶忙自我介绍。

    “我是林叙轻,林叙渊的弟弟,这么介绍,菲菲姐应该能更清楚一点。”

    一直都知道林叙渊有个亲弟弟,但是凌菲菲从没见过,当初也跟林叙渊的家庭保持十分安全的距离。今天在这种情况下见面,还真够特别的。

    “上次飞机失事,我也在里面。如果不是有陆总裁的话,我肯定已经死了。”

    原来是这样。

    凌菲菲朝着陆承安笑了笑。

    人情是个很奇怪的东西,需要它的时候,怎么都找不到,不需要的时候,波涛汹涌,非要钻到你眼里不可。

    此时此刻的陆承安,就开始有了诸如此类的困扰。

    不过这种东西,说好也好,说不好也不好,完全看个人判断。

    至少这不算是个坏人,凌菲菲如是想着。

    “陆总裁,我想到林氏集团工作。”林叙轻倒是没有那么多叶心,只是因为见识到了陆承安的能力之后,心向往之,想着多学点东西也好。

    一个人,特别是年轻人,总要探头看看外面的世界,如果一直都在一个地方,一个层次,那么这辈子都不会有什么滋味了。

    陆承安挑了挑眉,朝着林叙轻觑了一眼。

    “投简历吧。”

    林叙轻仿佛是受到了莫大鼓舞,欢天喜地,还没等他反应过来,陆承安已经拉着凌菲菲进了门。

    看着那人欢天喜地地走了,凌菲菲瘪了瘪嘴,轻声道:“应该也算是个人才吧?不应该求才若渴么?”

    “好的集团从来不缺少人才。”陆承安倒是十分不屑,“林氏集团总会有他一席之地,他这样的身份,不管到了哪个公司都会尴尬。”

    说来也是,毕竟是林氏集团的二公子。

    “那他想要到陆氏集团工作,是真心的?”

    “十有八九。”

    凌菲菲听了,啧啧出声。不会因为林叙渊的缘故对那人也带着主观因素,不得不说,陆承安是个合格领袖。

    就算是没在满是关爱的家庭长大,但是他性格并无半点缺陷,也没变得偏执可怕,千疮百孔,反倒是别人,奇奇怪怪,有说不出的感觉。

    她嘻嘻笑,扑到陆承安怀里,“到陆氏集团工作的条件是?”

    “如果是你的话,不需要任何条件。”

    凌菲菲“咯咯”直笑,欢喜异常。

    第二天一早,凌菲菲照常去盛景上班,大厅已经有一个人在等着她了。

    只是凌菲菲没想到竟然会是林叙渊。

    知道在自己十分崩溃买醉的时候,林叙渊救了她,于情于理凌菲菲都该好好谢谢他的。

    “叙渊哥。”凌菲菲朝着他笑了笑,走上前,“那天你送我回去,我还没谢谢你呢。”

    “你对我一直都是这么客气。”言语之中的苦涩,溢于言表。

    “叙渊哥,你今天来是?”

    “叙轻说了,他能活下来,多亏了陆承安。但是我跟陆承安之间已经无话可说了,所以想跟你说一声谢谢,为了叙轻,也为了我们林家。”

    “其实叙轻已经当面跟承安道过谢了。”凌菲菲耸了耸肩,依旧是十分客气的笑,客气有余,亲近不足,这样的姿态,已经足够让林叙渊死心了。

    “看到你为了陆承安那样,我都不敢相信那是你。”

    凌菲菲也不敢相信,自己会因为一个人,伤心伤肺到那种地步。

    “叙渊哥,承安是我丈夫,我为了他伤心着急,是很正常的。就像是你会为了刘小姐伤心担心一样。”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