棉花糖小说网 > 综合其他 > 萌宝在上:爹地看招 > 第二百五十六章 需要你的歌
    凌菲菲一连小半个月没有创作新歌。

    这原本也不需要着急,灵感来了自然就能写的出来,偏偏玉容跟乐灵锒一齐找上门来,只说是谈合作。

    陆承安穿着围裙,还不知道有课登门,他做好了羊排,刚端出来,就看到客厅里坐着的三个人。

    乐灵锒捂着嘴,嘻嘻笑。

    这还是她头一次看到陆承安如此居家的一样,之前每一次看到他几乎都穿着全套西装,一张脸冷如千年玄冰,没想到,这样一个男人穿着围裙倒也十分别致可爱。

    这都是为了凌菲菲,乐灵锒都懂。

    艳羡是必然的,但是也明白,像是陆承安这样的男人,越是靠近自身,就越是危险。凌菲菲是冒着枪林弹雨陪在陆承安身边的,各有各的不易。

    “饿了就吃点东西。”

    他匆匆上楼。

    玉容啧啧出声。

    “每一次这么来,太打扰你们了。”

    凌菲菲笑,摇了摇头。

    “承安不太自在,别介意。”

    “陆总裁没把我们给赶出去,已经够好了。”乐灵锒放下手中的马克杯,嘻嘻笑,“帅的人怎么都帅,刚才看到陆总裁穿着围裙的样子,我就觉得,如果陆总裁也进军娱乐圈的话,哪里还有那些小鲜肉什么事儿啊,对不对?”

    玉容点头。

    但是陆承安的时间就是金钱,太过矜贵。陆家的势力根本就不需要陆承安抛头露面,再加上这人性格十分怪异,跟他共事的人,必定会胆战心惊,他们还是老老实实,不要做吃螃蟹的人好了。

    凌菲菲定定地看着乐灵锒那张笑脸。

    她依旧是稚气面孔,天真眼神。但是在这一行,迟早会变得厚皮老练,油盐不进,刀枪不入。非得这样不可,玉容应该很明白,所以时时都带着悲悯眼神。

    天下父母心,玉容对乐灵锒也有母亲对孩子的担忧。

    “最近我没有写新歌。”凌菲菲摊了摊手,“可能帮不了你们。”

    “写两首歌,菲菲姐,这读你来说很简单啊。”乐灵锒歪着脑袋,一脸不解,“还是说,菲菲姐不愿意帮忙?”

    真要命,这美人儿一旦开口,凌菲菲就无法拒绝。

    她也是个色胚。

    凌菲菲打心底里有些鄙视自己了。

    “不是不愿意,只是我没有这样帮人写过歌,我写的一直都是我想写的东西,没有特定范围。”

    “没事啦,”乐灵锒凑近凌菲菲坐着,一脸诚恳,“这个菲菲姐也是可以自己想写什么就写什么啊,我不挑剔的。”

    凌菲菲苦笑,这小妮子不挑剔,可不代表自己不挑剔啊。

    也罢了,就当是给自己一个挑战好了。

    “算了算了,帮你帮你。”她摆了摆手,心里却想着,如果被陆承安知道这事儿,必定又会跳起来了。

    他虽然不容易激动,但是对她的事情却是十分上心,一直都让凌菲菲多多休息,可是这一次,注定又要忙碌了。

    她一直都是一个十分高产的创作型歌手。

    玉容中途接通电话,再来的时候,又是一脸愧色。

    “临时有事。”

    “没关系,你忙你的,我跟灵锒说说话。”凌菲菲朝着玉容笑。

    跟玉容倒算是十分合拍,凌菲菲一直都很欣赏她。

    一个独身女人,闯荡数年,终于有了自己的事业,不知道为什么,这样的话,总会让人心里涌出几分敬佩来。

    到底是难得的很。

    玉容前脚刚走,乐灵锒就收敛了笑容。

    “周原尘要结婚了?跟甄雎儿?菲菲姐,这个消息是真是假?”

    凌菲菲看着她小小精致的面孔,摇了摇头。

    “这个我也不太清楚,只是你还在意吗?”

    她不吭声。

    看样子是在意的了。

    真是可怜的姑娘,这样下去,只怕是要把自己给逼疯了吧。

    “我不想结婚,更不想生孩子。我只是有店诧异,甄雎儿会愿意。”她自嘲的笑了笑。

    受过一次伤之后,也不知道为什么,乐灵锒突然之间就不想着结婚生子了,她觉得不管怎么样,一旦是步入婚姻,一个女人的一生就毁了一半。

    毕竟不是所有人都跟凌菲菲那样,遇到一个只爱自己的人,十分宠溺。

    她才不相信自己也能交到好运,至于周原尘,过去式,永远都不必在提了。

    就好像探戈舞,一定要双方十分合拍才行,要不然,迟早跌倒在地。

    很明显,她跟周原尘之间并不合拍,他们不是什么好拍档,甚至没有那么爱她。但是自己的追求者猛然间变成了别人的未婚夫,这样的感觉又不一样。

    凌菲菲倒是很能理解她的小女儿心思,只是不好安慰,看着她苦笑。

    “别这样看着我啦,”乐灵锒握着凌菲菲的小手,“我不止一次的羡慕你,菲菲姐,你跟陆总裁的感情这么好。”

    但是乐灵锒也听说过,当初飞机失事,陆承安几天几夜没有消息,生死未卜。凌菲菲因为太过担心,差点死了。

    真是可怕。

    感情的魔力,让人望而却步。

    乐灵锒叨叨半晌,方才作罢。知道陆承安在书房等着自己走人,她也十分识趣,迅速出门。

    凌菲菲轻轻上楼,看到书房里处理文件的陆承安,只觉得帅气逼人。她从未想过,自己的人生也会被人艳羡。她一直都以为,自己的日子过得不算太好,至少,不是成功人士。

    但是跟陆承安之间的婚姻,让她一跃而上,成为某些地方的佼佼者。

    她蹑手蹑脚地上前。

    “承安,我饿了。”

    陆承安抬起头来,看着那人小小面孔上带着几分浅淡的笑,说不出的优雅美艳。他支起身子,凑近凌菲菲,

    “吧唧”一声,直接亲了一口。

    “说完了?”

    “说完了。”凌菲菲嘿嘿笑,颇有些心虚,“承安,我答应了帮灵锒的新剧写片头曲跟片尾曲。”

    陆承安登时就变了脸色。

    “还不够累?嗯?”

    这样的语气,分明就是在生气了。

    凌菲菲自认没理,讪讪一笑。

    “仅此一次,下不为例。况且,我也好久没有写歌了,这算是练手吧,我从没尝试过。”

    陆承安自然不会阻挠凌菲菲的梦想,只是这丫头十分执拗,在创作的时候更是十分忘我,自己的身体自己也不会注意,陆承安只是担心这些。

    “先去吃饭。”

    陆承安的厨艺越来越好,淋巴管费费大快朵颐,几乎都忘了陆承安跟她还有正事要谈。

    “我要帮你收购秦氏集团了。”

    陆承安定定地看着凌菲菲,“好吗?”

    额。

    这算是征求自己的意见?凌菲菲向来主张和平,收购秦士晓的公司?这算什么?她登时就摇了摇头。

    “我不知道,不清楚,但是这又有什么意义呢?我不明白。”

    “这是秦女士的委托。”

    天。

    真是疯了,突然之间秦士晓就改了性子,不再把他们看成眼中钉肉中刺,真是有够稀奇的了。主动让陆承安收购秦氏集团,应该也是不想让自己的产生落入别人手中吧。

    现在凌菲菲才是秦氏集团的最大股东,实际操作起来,会方便很多。

    一时之间,凌菲菲手里就有了秦氏集团跟凌氏集团,这种际遇简直诡异。

    她想要的从来就不是这些。

    “我不是这方面的人才,我不想要这些,况且,这原本就不属于我。”凌菲菲一脸苦恼,“不要用我的名义了,我的资产连我自己都不清楚了。”

    陆承安笑。

    真实荒唐,没有人会嫌自己的钱多,可是偏偏,这小妮子就是这样一个完全不通人情世故,更不懂得商场利益分割。

    这样也好,格外单纯可爱。

    他捧着凌菲菲的小脸,一脸宠溺。

    成功的秘诀就是数年如一日的苦练,凌菲菲走到今天,也不知道准备了多少年,人前风光而已,人后累成狗,伤心伤肺数年之久,所以现在才够水平。

    并非是靠着这些不义之财。

    陆承安是懂她的。

    “这是秦女士的意思,不是我的意思。”他微微一顿,仿佛是在组织语言,试图让自己面前的这个丫头更懂得自己一些,“明白?”

    “不明白。”她冷哼一声,“我什么都不懂,是个蠢人。”

    “秦女士不想让自己的产业落到陌生人手里。”

    凌菲菲至今才明白,秦士晓从没恨过她。

    只是因为她跟陆承安之间太过投契的缘故,她看着眼红。毕竟,陆元西对她并没有多少真感情。

    到底是女人啊。

    “秦女士在某些方面的确是个可怜人,但是她的人生,比很多人都要好太多了。”

    凌菲菲真想劝告她一句,不管怎么样,都要安慰自己,是对方没福气才得不到自己,千万不能怪到自己身上,否则自怨自艾也是迟早的事情,这样的念头一旦开始,就收不住了。

    一不小心,万劫不复,所以需要谨慎前行。女人,柔弱的女人。

    “嗯,她也这样说过。”陆承安倒是记得不少往事。

    原本以为对秦士晓的印象,只有那么一张冠冕堂皇的冷漠脸庞,现在物是人非,才发现并非这样。

    那个女人,依旧有让别人想起的好处。

    “爸现在在本市吗?”

    自从陆元西跟秦士晓办妥离婚手续之后,凌菲菲就再没见过他。

    陆承安沉默。

    半晌,才朝着凌菲菲说道:“去了美国那边。”

    凌菲菲不好多问,只能点头。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