棉花糖小说网 > 综合其他 > 萌宝在上:爹地看招 > 第二百六十六章 同志仍需努力
    在日本,陆家倒是有不少别墅。

    当天晚上,陆承安带着凌菲菲和凌浩,一起到了陆家名下的小别墅里头。

    刚好离秦士晓住的地方还算是比较近的了。大抵隔了四五条街道的样子,这几条街都十分繁盛,车水马龙的。

    东京到底是东京。

    凌菲菲坐在榻榻米上,看着凌浩已经窝在一边睡着了,一张笑脸满是餍足。

    也不知道做了什么好梦。

    陆承安走上楼,看到这一幕,莫名觉得绮艳旖旎。或许是因为,自己的家庭生活十分美满,他心满意足。就算是秦士晓过得再怎么不好,他都无法可怜她一分半点。

    因为丝毫不能感同身受。

    “浩浩睡着了。”凌菲菲朝着陆承安笑,“小点声。”

    “我们后天回去吧。“

    “嗯?“凌菲菲微微蹙眉,”这么赶?“

    陆承安苦笑,现在这样,已经算是对那人仁至义尽了,难道说还要为了那人尽忠尽孝不成?

    “秦女士不是我的亲生母亲。”

    “但是你对秦女士到底还是有些感情的。“

    陆承安不吭声,凌菲菲看穿一切。朝着他笑了笑,“留下来吧,不管怎么样,都别让自己以后后悔啊。”

    凌菲菲说的不错。

    只是在陆承安这里,多得是过不去的坎。

    他对秦士晓,更多的还是忌惮。

    那个女人,也就只有病痛能够制得住她了。如果在寻常时候,谁都不能拿她如何如何。都知道这是个厉害人物。

    只是不管有没有真感情,凌菲菲都不想让陆承安以后懊悔。秦士晓时日无多,以前就算是再有天大的过节,现在也该结束了。

    凌菲菲紧紧地握住了陆承安的大掌。

    “还是等一段时间吧,要么等秦女士身体好一些,要么等着她返璞归真。“

    能把死亡说的这样文艺,也就只有凌菲菲能做得到了。对于凌菲菲的善良豁达,陆承安拜服。

    “当初她对你并不好。”

    “我明白。”凌菲菲点头,“但是人之将死其言也善,我不想一味地去怪罪别人,况且,就是因为她,我们之间的感情才更加坚固,难道不是?“

    陆承安无可话说,只是苦笑。

    “浩浩说想要玩伴。”

    “嗯?”凌菲菲一时之间没有反应过来,“浩浩想跟谁玩?”

    “浩浩前天说,他想要一个妹妹。”陆承安看着凌菲菲的腰身愈发蛊惑。

    她又不是无知少女,当然知道陆承安言语之中的深意。

    他是那种,就算是年纪大了,也不会放弃享用属于自己的各种权利,非要快活一生不可。连带着凌菲菲也享用不尽。

    “浩浩一个人的确寂寞。”

    “不。”陆承安笑的愈发邪魅,“我们只要一个孩子。”

    凌菲菲骇笑。

    这人说话实在矛盾,一时一个说法。只是凌菲菲也明白,依着陆承安的性子,是绝不可能会让她因为生孩子的接二连三地吃苦受罪。

    “浩浩不像你,从小到大有那么多好友。”

    “我从来也没有多少好友。”陆承安摇头,都以为他跟薛子扬等人是从小到大的好友,只是真说起来,他们之间只是在十几岁的少年时代相遇的,“我们有我们的事情。”

    凌菲菲小脸红红,看着陆承安的眼神带着几分无奈。

    “我一直都觉得愧对浩浩。”

    “你是好母亲。”陆承安搂着凌菲菲的腰身,笑了笑,“我不是一个好父亲。”

    可惜,不管陆承安怎么说,凌浩都对自己的这个父亲,带着百分百的崇拜。

    感情在某些时候总是这样神奇。

    第二天一早,凌菲菲就收到了几盆绿植。

    也不知道这是谁送来的,半人高的绿植,上面开满了栀子花,芬芳扑鼻。只是这个季节,哪儿来的栀子花啊?

    凌菲菲正自奇怪,就看到陆承安走了进来。

    “温室里培育出来的。”陆承安笑,“我记得你喜欢。”

    可不是,凌菲菲喜欢白栀子花也喜欢白玫瑰。只是这两种花都十分矜贵,衰落的极为迅速。

    陆承安真是神奇人来,只要是他想要找来的东西,势必是不惜工本也要找来。

    “你找来的?”

    “偶然看到的。”为了看到凌菲菲如花笑靥,这人就买了下来,只是没想到这些人工作效率这么高,这么快就送了过来。

    “妈咪,这个花花好好看。”

    凌浩从二楼蹑手蹑脚地走了下来,朝着自家妈咪“咯咯”笑。

    其实凌菲菲生怕这小家伙说出什么惊人之语来。毕竟当初的林叙渊也给她送过这样的几盆栀子花,也是这样开得正好。

    当初凌浩也说过那些栀子花好看。

    当天的场景跟现在的生生重合,叫人心里有说不出的滋味。只是凌菲菲到底是喜欢爱着陆承安的,当然是更加喜欢今时今日的感觉。

    他们两个人一旦相遇,就好像是亚热带雨季一般缠绵,谁都没法控制。

    “是啊,好看。”凌菲菲摸了摸浩浩的小脑袋,“决定久住了?”

    陆承安不吭声。

    只是凌菲菲心里也清楚,就算是住的再怎么久远,也不会有多长远。到底是要回国发展的人,长久留在日本,太不实际。

    秦士晓在两天后被送到医院,癌细胞的扩散给她的生命带来了最后的一击。

    都知道她不行了,陆元西都赶了来。

    他们看起来比当初要融洽许多,只是不知道这其中的融洽,为的是两个人之间的感情还是其他。

    秦士晓即将离开人世,为了那二十多年的夫妻感情,也该来送这最后一程。陆老爷子已经早早地打来了电话,对秦士晓他到底还是关心的。

    “你不爱我,我不怪你。”秦士晓声音微弱,伸出手,摸了摸陆元西的脸,“我一直都把承安,当成是我自己的孩子,我从头到尾都知道,你对我没有感情。不,就算是有,也只是兄妹之间的。”

    当一个异性拍着你的肩膀说什么好友之类的话,那就别再纠缠了 ,因为再无可能。

    秦士晓是个聪明人,怎么会不知道这样的道理?无非就是因为不甘心,一直想着只要是日子久了,总能有些感情。

    可是她跟陆元西之间,怎么都没能培养出新的感情来。

    到了现在,她才算是十分明白,这世间,不是所有事都需要说同志仍需努力的。

    至少在男女之情上,绝不需要。

    秦士晓当天夜里零点死亡,葬在日本东京。

    陆老爷子很有义气,就算是腿疾发作,也还是千里迢迢地来了。

    葬礼那天,下起了淅淅沥沥的小雨。听当地人说,再过几天就会有大雪降临。

    现在的都市枯燥的可怕,凌菲菲已经开始期盼着返璞归真了。一应的水泥建筑,百货商店都是一个模样,每个人的衣服都是千篇一律的,没有丝毫新鲜感。

    回国的那一天,是个艳阳天。

    人死如灯灭。

    这话果然不假,谁能想到女强人秦士晓,现如今已经是一抔黄土?

    她心里莫名疼痛,或许是因为想到了自家母亲的缘故。

    一回国,陆承安就匆匆忙忙回到了陆氏集团。

    下午的时候,杜妙喜造访,说起秦士晓,也是一阵唏嘘。

    “陆总裁今天就去工作了?”杜妙喜颇有些意外,这么千里迢迢的,原本她还以为,他们都会好好休整的,谁知道没有。

    陆承安当然是有陆承安的事情,想到那些营营役役的办公室男人,为了进阶升级,熬到头白眼花,成天愁眉苦脸,但是陆承安不同,他运筹帷幄,决胜千里,用的是智取,他有他的辛苦,却毫不猥琐。

    “陆氏集团事情太多。”凌菲菲摊了摊手,苦笑,“家大业大,也有苦楚。”

    “秦女士临终可以看到你们,应该也安息了吧。”

    凌菲菲不吭声。

    至于安息与否,她也说不清。只是依着那人的刚硬脾性,眼睛里容不得沙子,只怕也不会觉得有多快乐。她盼望的感情,就算是死,也还是没能得到。

    毋庸置疑,她一点都不稀罕陆元西的同情。

    该有多浪漫的天性,才会在中年时候还会不厌其烦地抬头望着星空去找北斗七星,还会陪着孙子玩数独游戏,还会跳舞一整夜?

    凌菲菲想,如果秦士晓从一开始就接纳他们的话,应该也会有不少的美满日子。

    可惜,等到病入膏肓,那人才开始慢慢接纳。

    “菲菲?”

    看着凌菲菲那么一脸沉思的模样,杜妙喜嘿嘿笑。

    “秦女士去世了,对你来说,没有坏处啊。”

    “其实后来,秦女士并没有伤害我,或者说,不管她是否活着,跟我关系都不大。”

    其实,凌菲菲并不想看着她死亡。

    “你跟叶嗣文怎么样?”

    “他好木讷。”杜妙喜苦笑,“让人无话可说的木讷。”

    爱一个人才会变得木讷,如果是一个花花公子,在对待所有女人的时候都游刃有余的话,也不知道多会花言巧语。

    凌菲菲笑。

    “这就证明他对你很好。”

    杜妙喜瘪了瘪嘴,定定地看着凌菲菲。

    “真的吗?可是陆总裁很浪漫啊。”

    这应该是所有女人的心愿了,找到一个跟自己十分契合的男人,相伴终生。最好,对方一定要浪漫才好,偏偏叶嗣文是个理工男,对很多事情都了解的不够透彻,特别是女人。

    “承安是例外。”凌菲菲笑。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