棉花糖小说网 > 综合其他 > 萌宝在上:爹地看招 > 第二百八十七章 新一轮危机
    陆承安心里一暖,也就只有淋巴管费费能让他这样欢喜。

    一直以来,他只选择依靠自己,至于别人,向来是不大信任的。可是只有凌菲菲不同,不管说什么都能让他十分感动。

    “结婚的好处,或许也就是这个了。”

    陆承安笑了笑,下巴抵住了凌菲菲的下颌,一脸依恋。

    一旦是过了恋爱的季节,那么不管那些追求你的异性说出什么样的花言巧语来,都不会让你感动。因为你知道,感情这种东西,说出来的一辈子,永不可信。

    好在,陆承安从没有这样说过。他总是用行动证明一切,凌菲菲跟着他一直都是安心的。

    就好像是在此时此刻,纵使是知道陆氏集团遇到危机,也带着莫大勇气面对一切。

    可是第二天一早,就有了一桩大新闻,彻底把凌菲菲的美梦打碎。

    陆氏集团股票狂跌,一路下滑。

    凌菲菲原本还以为只是谣传,可是看着那些股民在大马路上就开始哭嚎,凌菲菲彻底被吓着了。

    刚想联系陆承安,就看到陆承安的来电。

    她赶忙接通。

    “菲菲?”

    “承安,出事了,是不是出事了?”

    “嗯,我已经跟子扬联系好了,你在盛景别出来。”

    “什么意思?”

    “有记者。”

    那一头嗡嗡响,人声嘈杂。凌菲菲浑身发颤,整个人都觉得汗津津的。刚转过身子,就看到了薛子扬,也是一脸匆忙,满头大汗。

    “嫂子,赶紧的。”

    凌菲菲被薛子扬拉进了调音房,凌菲菲捂着胸口,里面是疯狂跳动的心脏。她一心想着陆承安,生怕那人吃苦受罪。原本就那么不乐意应付记者,看样子这一次是躲不掉了。

    “子扬,怎么会这样?”

    “是澳洲那边的投资方撤资,好像是跟史密斯有关。”

    史密斯?

    那不是陆荿敏的前夫吗?前段时间刚拿着钱走人的家伙,现在竟然倒戈?凌菲菲被气的头脑发昏,双手紧紧地攥住了手里的包。

    “这个史密斯就是我们认识的那个?”

    薛子扬知道凌菲菲难以接受,但还是苦笑着点头。

    世事艰难,这些人为了得到自己想要的东西,不择手段,那史密斯也不过就是一个俗人。

    “就是那个史密斯。”薛子扬摊了摊手,“不过以承安的能力,这件事很快就能解决。”

    凌菲菲不吭声。

    都把陆承安当成救世主,殊不知,他也只是一个平常人。

    她心疼的很,不过想到陆荿敏,她现在应该也十分懊悔,当初怎么就看上了那么一个猥琐的男人?当年应该也曾英俊潇洒过吧。

    凌菲菲慨叹。

    “别担心,一定没事的。”薛子扬安慰别人的手法十分拙劣,凌菲菲心里还是十分挂念那个正在被媒体轰炸的男人。这对他实在是太不公平,明明什么都没做,却要承担一切。

    到了晚上八点钟,陆承安才开车到盛景。

    一脸疲惫。

    凌菲菲冲上前,紧紧地抱住了陆承安的身子。

    “承安,累了吧?”

    “没有。”陆承安笑了笑,拍了拍凌菲菲的小手,“我们回家。”

    “怎么样了?”薛子扬一脸尴尬,讪讪一笑,虽然也知道这件事情从某种意义上来说算是家务事,但是陆承安是他的至交好友,薛子扬抱着两肋插刀的念头发表疑惑。

    “差不多了。”

    薛子扬笑。

    陆承安嘴里的差不多,也就是彻底解决了的意思。他虽然十分佩服,但是也带着几分同情,这之类的糟心事,一般人根本就不会碰到。可是偏偏陆承安遇到了一桩又一桩,也不知道有多无辜。

    “那就好,那就好。”

    陆承安拉着凌菲菲的小手迅速出门,直接上车。

    从后视镜里,凌菲菲还能看到后面跟着的一群记者。看样子这些人都是蹲候她的,如果不是因为陆承安来了的话,这些人指不定还要怎么难为她呢。

    纵使是为了生活,凌菲菲也永远不会理解那些人的疯魔。

    “承安,我担心姑姑。”

    “今天姑姑就在陆氏。”

    “啊?”凌菲菲目瞪口呆,”这件事不让姑姑参与比较好吧?“

    “史密斯是冲着姑姑来的。”

    什么鬼?

    凌菲菲一脸不解,“明明是他提出的离婚,也是他厚颜无耻跑到陆家老宅子要钱的,姑姑已经全部都满足了他,还有什么不满?”

    “姑姑有追求者。”

    凌菲菲眉头紧蹙,低垂着脑袋。

    “史密斯嫉妒?”

    “嗯。”陆承安笑,“就算是离婚了,他对姑姑还是有占有欲。”

    凌菲菲愈发觉得那人面目可怖。

    她仍然记得,当初史密斯是如何控诉陆荿敏的霸道专制的。

    其实每个女孩都十分可爱,等到了进入婚姻,对自己的丈夫就开始管手管脚,变成被人厌烦的巫婆。生活中的琐事太多,逼迫着他们拉长面孔,不再那样鲜艳靓丽。

    人就是那样,失去一样东西就会永远怀念。在身边的,永远都看不到,选择性失眠十分严重,这样很容易伤害到有心人。

    但是这又有什么办法?谁都管不到谁。

    史密斯有他自己的心思,背着陆荿敏发展地下恋情,火速离婚。现在竟然又开始他所谓的“复仇”,简直荒谬。

    明明陆荿敏才是受害者。

    “ 那姑姑怎么说?”

    “法庭上会有律师代劳。”

    天,终究还是要闹到法庭上来。

    昔日的恩爱夫妻,转眼就成了仇人。只是那史密斯现在不是已经成了新生儿的父亲吗?那人怎么还会有多余的力气来纠缠陆荿敏?

    凌菲菲实在是不懂,看着外面霓虹满地,愈发沉默。

    陆承安看着旁边的凌菲菲,笑。

    “冷不冷?”

    “不冷。”凌菲菲捣鼓着自己旗袍的嫩黄色锁边,眉眼清浅。

    她最近很喜欢穿旗袍,或许是因为陆承安说的那句:菲菲穿旗袍最美。

    凌菲菲喜欢做对他胃口的事情。

    为什么不呢?他是那么好的一个人。

    她穿着一身淡青色长旗袍,上面绣着夕颜花。是很矜贵的货色,应该价格不菲。凌菲菲戴着一对翡翠耳坠,有说不出的相称,韵味十足。

    这些都是陆承安给她添置的,就好像是杜妙喜说的那样,陆承安为了凌菲菲,什么都舍得。

    “合身?“

    “你给我买的什么时候有不合身的?”凌菲菲也觉得诧异,这人竟然比她还要了解自己。

    陆承安伸出手摸了摸她的小脸,笑意渐浓。

    “幸好有你。”

    “嗯?”凌菲菲不懂,一脸迷茫,“今天出这么大的事情,我什么忙都没帮上。”

    “能保护自己就很好。”

    凌菲菲骇笑,今天明明是靠着薛子扬帮忙,要不然的话,也十分危险。那些记者虎视眈眈,就等着她从盛景出来。

    就等着群起而攻之了。

    真是可怕。

    “明天他们不会还会来采访吧?”

    “不会。”陆承安倒是十分笃定,轻轻地拍了拍凌菲菲的小手,“放心。”

    凌菲菲哪里放心,这世间太多人喜欢落井下石。

    “要不明天你休息一天?”

    “菲菲,你这是让我逃避?”

    凌菲菲苦笑,她只是不想看着自己的男人太过辛苦,仅此而已。

    想到那些人的可怕面孔,她哪里舍得让陆承安去面对一切?

    “有时候那些记者为了新闻一点人性都没有。”

    “我会小心。”

    谈话戛然而止,凌菲菲一整天精神紧绷,此时此刻也觉得十分疲惫。歪着脑袋,没一会儿就睡熟了。

    陆承安看着她的小小面孔,心里暖融融一片。外界传言太多,陆承安是不在意的,原本以为凌菲菲会问一些关于以后经济周转之类的问题,可是凌菲菲没有。

    他苦笑。

    上天还是对他十分眷顾,给他这么一个称心如意的好妻子。

    那一头的司墨也是心乱如麻。

    看到陆氏集团经济危机的新闻,他原本是应该高兴的。现在陆承安那么打击司家,如果现在自身有了危机,势必会分散注意力,让司家有喘息的机会,可是他仍然担忧,这是为着凌菲菲的缘故,为了凌菲菲,他是千刀万剐在所不辞的。

    “哥,还不睡?”司鸢迷迷糊糊地下楼,看着自家哥哥还在电脑面前奋战,骇笑,“这么有精力还不如去求清凝回来呢。”

    “别再说胡话。”

    “我哪有。”司鸢鼓了鼓嘴,她现在是越来越不懂自己的这个哥哥了,“明明就是的嘛,你不是为了她心烦所以睡不着吗?”

    “陆氏集团的事情,你不知道?”

    额。

    司鸢瘪了瘪嘴,瞪大了双眼。

    “不至于吧?哥,你竟然是为了菲菲?”

    他一早就失去了争取凌菲菲的资格和权利,他很明白,凌菲菲并非那种他所认识的女人。她不会跟一个健壮男子跳舞到天明,也不会跟他们美酒佳肴,推杯换盏。这个女人的身体和灵魂,都属于陆承安,真是让人艳羡的男人。

    司墨苦笑连连。

    “稀奇?”

    “不是稀奇不稀奇的事情啊,明明知道不可能,怎么还这么执着啊?”

    谁知道呢?只要想到那个丫头,他浑身上下都觉得温暖。

    虽然他现在心绪复杂,为的是两个女人。

    “去睡吧。”

    “你要是再不休息的话,等会儿外婆就该醒了。”司鸢撑着小脑袋,坐在司墨对面,“哥,还有一件事,外婆希望我们回去帮帮爸。”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