棉花糖小说网 > 综合其他 > 萌宝在上:爹地看招 > 第三百零九章 哭泣的成年男人
    赵自行在棉城也算是有些名气,加上杜妙喜对金融方面研究透彻,更加知道这个赵自行在海外的好名声。

    她看到了她的偶像,登时就是一脸迷妹相。

    “你是赵自行啊。”杜妙喜捂着嘴,骇笑连连,“我的天,真的是赵自行。”

    那些杂志上的照片一板一眼,杜妙喜向来不太记得住。但是今天看着这张脸,又渐渐地跟杂志上的那张面孔重合起来。

    可不就是赵自行?

    “你知道我?”赵自行倒是有些意外,“棉城很少有人知道我。”

    “我看过美国的金融杂志。”

    怪不得了。

    只是一个女人,应该对那些不感兴趣的才对。现在看来,这世上的女人果然都是不同的。

    “你是?”

    “哦,杜妙喜。”杜妙喜只觉得自己实在是乏善可陈,不算是一个很有价值的人,更没有什么显赫的家世,只配说出自己的姓名了。

    赵自行果然不认识她,只是笑。

    杜妙喜倒也不觉得尴尬,这世上厉害的人太多了,千千万万的,自己没有必要得到每一个的认识看重。对杜妙喜来说,最奇幻的就是遇到陆承安了。只是这赵自行,看起来也是一个有故事的男同学啊。

    “好名字。”赵自行朝着杜妙喜点了点头,“要不然的话,我请你吃饭赔罪好了。”

    “你要是有女朋友的话就算了,我可不想跟有女朋友的男人一起吃晚饭,会惹来麻烦。”她捏了捏自己已经不再流鼻血的小鼻子,嘿嘿笑,一脸的活泼灿烂。

    杜妙喜的积极乐观向上跟白慕雅那之类的人完全就是相反的性格,赵自行迷恋那种灿烂。

    他看的出神,丝毫没有意识到杜妙喜脸上的惊悚表情。

    “停车停车,前面有人。”

    原本空旷的路口,突然冒出一个衣衫褴褛的人来。

    看样子,这是被撞了。

    “你撞到人了。”杜妙喜扯了扯嘴角,浑身上下都冒着冷汗,“快下车看看啊。”

    赵自行也被吓到了,刚下车就看到一个瘦弱的女人躺在地上,用“奄奄一息”来形容也毫不夸张。

    杜妙喜已经开始慌神,赶忙跑上前,看着她那么一张格外瘦削的的脸,忙道:“快送她去医院,我的妈。”

    “我没事。”那人猛地睁开双眼,看着面前如花一般的面孔,笑了笑,“我没事。”

    赵自行快要懊恼到死了,自己最近魂不守舍,现在又一连撞了两个人。

    就算是那人再怎么说不要去医院检查,赵自行跟杜妙喜还是把那人带着去医院做了全面检查。

    杜妙喜怎么都没想到,看起来十分苍老的女人,竟然才三十出头的年纪,算起来也比她大不了几岁,只是看起来却像是两个年代的人。

    “还有哪里不舒服吗?”

    “没有了,其实真的没关系的,我没事,我的身体我是最清楚的。”

    这人十分好说话,只是赵自行跟杜妙喜心里过意不去,所以才会让她把全身检查都做了一遍。

    看着那人面色好了不少,杜妙喜才算是放心了不少。

    “我们送你回去吧。”

    “要不然在医院住几天,如果有什么事情也好解决。”赵自行想的十分妥当。

    那人明显不愿意,摇了摇头。

    “不用了,我家里还有事呢。”她讪讪一笑,“我家里还有孩子。”

    额。

    杜妙喜一脸愕然。

    或许是觉得如此狼狈的女人,实在是不宜拥有孩子。照顾一个孩子的成本太过昂贵,当初凌菲菲因为要给凌浩好的生活,也不知道吃了多少苦头。面前的这个女人,看起来如此落魄,怎么能照顾好孩子?

    想来过得一定十分艰辛吧。

    杜妙喜对她充满了同情。

    “那送你回家。”杜妙喜紧紧地拉住了她的手,苦笑,“但是如果你身体有什么不舒服的,一定要通知我们。”

    “谢谢,谢谢你们。”

    那女人低垂着眸子,好像从来都没有受过什么恩惠,所以连这理所当然的关心也会如此感恩戴德。

    赵自行跟杜妙喜一起送那个女人回了家。

    在杜妙喜的想象中,那人的家或许在外郊,在市里很难让她过得舒坦太平。她对这人绝对没有丝毫轻视的意思,只是觉得这世上的可怜人太多,能出一份力就出一份力。

    赵自行看着杜妙喜那么笃定的样子笑了笑,很少能看到这么冷静的女人。一般时候出了这之类的事儿,那些女人必定会吓得“哇哇”大叫的。

    可是这一次倒是万分不同,杜妙喜不慌不忙搭着那女人的手上了车。

    大抵过了三十多分钟, 才到了外郊。

    被撞的那个女人家里比想象中的还要贫穷。

    家徒四壁,能看到的只有一个快要腐烂的榻榻米算是时髦物品。拉链门已经开始脱落表面的皮层,露出原本的钢铁肌肤来。凳子椅子这之类的统统没有,所以他们几个人,只能这么站着。

    从里面的一个房间走出了两个孩子来,应该都是四五岁的样子,跟女人不同的是,他们都还算是强壮。

    杜妙喜心里一软,看着那人说道:“大姐,把孩子独自放在家里,不太安全啊。”

    “没办法,我要养活孩子。”她低下头,一脸苦闷,“我丈夫一年前死了,现在我只能打零工。”

    赵自行莫名觉得煎熬。

    最是这之类的苦情桥段,他天生受不了。

    “大姐,以后你到赵氏集团公司当清洁员怎么样?你可以带着孩子来,公司五楼就有专门的儿童乐园,算是赵氏集团的特色吧。”

    杜妙喜听了,忙不迭地朝着那人点头

    这赵自行算是找到了一个最好的解决的办法了,原本那人一定是每天为了生计发愁,可是这下好了,算是有了固定工作。

    他们一起在那人家里待了一个多小时才走,杜妙喜刚上赵自行的车就说道:“没想到你还挺会安排的啊?”

    赵自行苦笑。

    每个人身上都有故事,赵自行的一生也不是一帆风顺过来的。当初也不知道吃过多少苦头,所以对于困境之中的人,他总怀着几分怜悯之心。

    “从南城这边绕?”杜妙喜别过脸看着周围的建筑,这是她当初跟凌菲菲常来的地方。

    再后来,凌菲菲有了陆承安,听说他们两个人每年仲春都是会来的。

    “从这边快一点,等到了市中心那边,我请你吃饭,然后送你回家。”

    赵自行想的倒是十分周到。

    “南城这边变化挺大的。”

    赵自行兀自点头。

    南城那边已经开始开发,听说连之前的杉木林都已经被夷为平地。总而言之,一切都在改变,赵自行的记忆也开始出现松动,仿佛没有之前那么执着了。

    杜妙喜倒是记得,从杉木林那块儿往北走两公里,就有一群古色古香的亭台楼榭,廊檐蜿蜒曲折,还有人工湖,挺大的,那时候还是著名景区呢。

    “我听说你不是棉城本地人啊。”杜妙喜朝着赵自行看了一眼,笑了笑,“是不是真的?”

    “嗯,不是。我是蓉城那边的。”

    蓉城是北方了。

    听说在北方就算是到了阳春三月还四处都是积雪,群山跟田园都被覆盖在其中。这是在棉城看不到的。

    “你这么魂不守舍的开车很危险啊。”杜妙喜瘪了瘪嘴,“我能问问是因为什么?”

    “很俗气的故事,就是喜欢上了一个永远不会喜欢我的女人。”赵自行骇笑两声,“你应该是认识的,白慕雅。”

    赵自行说的恳切,只是杜妙喜没想到,这个男人会跟白慕雅那样的女人有那样的曾经,简直诡异。

    他们都把白慕雅疯魔化,原来那也不过就是一个平常人。

    她竟然也会有这么好的男人一心爱慕。

    那又何必一直纠缠着陆承安呢?真是诡异。

    男人当然更懂男人,想要摆脱被人甩掉的悲哀和孤独,杜妙喜觉得那哥们还是要找个男人倾诉,免得得自闭症,真是个可怜人。

    ——

    新居。

    凌菲菲一直忙着演唱会的事情,几乎整天都在盛景,陆承安强制性地把她接回了家。

    看着她一脸疲惫的样子,在心里已经把该死的薛子扬骂了千万遍。

    “明天别去了,明白?”

    额。

    凌菲菲瘪了瘪嘴, 朝着那人看了一眼。

    “演唱会快开始了,总得要时间排练吧。”

    “演唱会开不开都一样。”

    现在凌菲菲已经达到了自己的目的,演唱会开与不开都已经不那么重要了。陆承安想的就更加简单,不愿意看她吃苦受罪。

    “但是子扬都安排好了。”

    “嗯。”陆承安冷哼一声,“我明天去跟他谈谈。”

    “别。”凌菲菲摆了摆手,“别让子扬难堪,你昏迷的那段时间,如果没有子扬的话,真不知道怎么办。”

    陆承安笑着摸了摸凌菲菲的小脑袋。

    “这不构成他压榨你的理由。“

    “哪有。”凌菲菲满头黑线,“没有压榨我,跟别的歌手相比,我已经够轻松的了。”

    凌菲菲太明白薛子扬的用意了,一方面自然是为了盛景,但是更多的,还是为了她的前程。

    只是陆承安也是为了她着想,一时之间凌菲菲愈发觉得难办。

    “明天我早点结束好不好?”

    “明天休息,我已经跟子扬说过了。”

    额。

    凌菲菲一脸无奈。

    “你怎么不经过我同意?”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