棉花糖小说网 > 综合其他 > 萌宝在上:爹地看招 > 第三百三十六章 厚颜无耻无下限
    杜子陵沉默半晌,等到陆承安回家,还在凌菲菲面前坐着,看起来格外纠结。

    也不知道现在的家庭到底给他什么样的艰难抉择,竟然把一个人逼成了这个样子。

    陆承安对这些人的纷至沓来已经见怪不怪了,各种有联系的人都跑到这里来找凌菲菲,仿佛她是救世主一般,实在是让人看不懂。

    “今天要去一趟老宅子。”陆承安走上前,捏了捏凌菲菲的小脸,“别忘了。”

    这分明就是一道逐客令,杜子陵也是傻瓜,知道自己现在并不受人欢迎。如果不是因为走投无路的话,他也不会走到这里来的,实在是没有办法了。

    陆承安就坐在客厅里面看文件,眼神却停留在凌菲菲身上。他倒是可以理解为什么许多人都喜欢找凌菲菲出谋划策,只因为这么一个小女人的确是很让人心安。

    听杜妙喜说过,杜子陵喜欢喝普洱茶,还喜欢用紫砂壶去泡开。是一个很讲究的人,但是今天,凌菲菲丝毫没看出杜子陵的讲究在哪里。整个人看起来都十分颓丧,像是一个垂垂老矣的男人。

    生活压迫,很能看出一个人的真正修养。只是到底是长辈,凌菲菲对他终究还是很客气的。

    半晌,凌菲菲才听到那人说道:“我当然也疼阿喜,也担心阿喜,但是阿喜很聪明,又是个成年人了,不像是小的,什么都不知道,要花钱的地方太多了。”

    可不是,升学,玩乐,还有以后的娶妻生子,哪一门都是巨大的开销。

    在杜子陵的眼里,杜妙喜一直都是个小小孩童,古灵精怪,自幼喜欢满街游荡,街坊邻居都喜欢她。就算是在鱼龙混杂的社会上也能获得风生水起,是个有天赋的人。

    凌菲菲听得浑身发颤,在杜子陵眼里,自己的那个女儿仿佛已经成了一个万能的人。

    别说杜妙喜会生气了,就算是凌菲菲听到这些话也怒不可揭,简直可笑。

    难道说,稍稍有些能力的人就应该当悬壶济世的烂好人吗?

    “可是那些都是阿喜的合法财产,就算你是阿喜的亲生父亲,也没有理由剥夺。”

    “我知道,我都知道,我只是希望阿喜可以给她弟弟一点。”

    凌菲菲自然不会帮他,就算他是杜妙喜的生父也是一样。一个父亲过得这么放纵自身,也实在是少见了,还想着剥夺自己女儿的财产,更是让凌菲菲无法容忍。

    她站起身子,看着杜子陵,骇笑两声。

    “伯父,你或许是忘记了吧?我是阿喜最好的朋友,对我来说你也只是阿喜的父亲,我跟你没有什么交情,只是对于长辈的尊重而已。如果我觉得你已经不值得我去尊重了,那么很抱歉,请你离开我家。”

    杜子陵一听,脸色惨白。

    一直以来,他都以为,不管别人怎么看不起他,凌菲菲都是不会的。

    毕竟这些年来凌菲菲对他向来都十分敬重,那种尊敬是杜子陵在别人身上没有尝到过的。

    此时此刻听到这些话,他顿时就清醒了,原来出轨的男人连宣泄自己心里的压力的权利都没有。

    他失魂落魄地走了。

    陆承安看着凌菲菲彻底泄气了的模样,上前两三步,紧紧地握住了她的小手。

    “这不是你爸。”

    凌菲菲苦笑,凌菲菲总能知道她哭困扰什么,这已经够不简单了,她心里得到了莫大的宽慰。

    “不怪阿喜做的那么绝,谁都会被他的话伤到心的。”

    更何况杜妙喜前段时间才接受了自己那伟岸无比的父亲成了出轨男人的事实,现在又要被迫去救济自己的那个小弟弟,未免也太可笑了。杨婕有工作能力,杜父也有合理收入,怎么就不能养活一个婴儿了?

    杨婕怕是有什么不可告人的秘密。

    “明白。”陆承安轻轻地点了点凌菲菲的小鼻子,“但是别让你自己因为这种事情困扰,嗯?”

    陆承安给了切了一块小蛋糕,直接喂到了凌菲菲嘴里,笑意渐浓。

    很多香甜的实物都带着治愈人心的力量,但是并不是所有人都明白其中奥秘。

    凌菲菲一吃就心情大好,刚才的不快一扫而光。

    只是想到杜子陵说的那些话,她心里十分笃定,绝对不能跟杜妙喜提及,要不然的话那丫头的心指不定会有多痛呢。

    女人还是最明白女人。

    “承安,你说是不是所有男人都喜欢新生儿呢?”

    “我不是。”

    陆承安只喜欢凌菲菲,她轻轻地摸了摸凌菲菲的小脑袋,“我只喜欢你。”

    凌菲菲心里“咯噔”一声,她想着,不管以后会如何如何,至少现在是欢喜的,以后就算是跟陆承安不能走到白头,也是无怨无悔的。就好像是安适希,因为当初快乐过,现在就算是对杜子陵十分失望,也不会出口伤人,对他保留尊重。

    这才是最好的状态。

    “承安,谢谢你。”凌菲菲是由衷说出这么一句感激的话的,她蹭了蹭陆承安的面颊,一脸娇嗔,“刚才的话我是不是不该问?”

    陆承安点了点头,“毕竟他是什么人,你现在看的很清楚。”

    千万不要试图去考验人性,因为那是最经不起考验的东西。只会让人失望狼狈。

    吃一堑长一智,到了今时今日,凌菲菲总算是看的清楚明白了。

    杜子陵已经铁了心要抛弃另外一方,看样子这辈子他们之间都不会有真正的重逢了。凌菲菲顿时就觉得自己看到了真正的人生,心里升起一股悲凉。不知道是对杜妙喜的怜惜还是对杜子陵的厌恶,十分复杂。

    陆承安就这么看着她神情复杂的小脸,心里想着,让她看清楚人性也好,要不然的话以后总会对别人充满信心,到头来还是自己吃苦受罪,这算什么呢?

    “阿喜指不定还会心软。”凌菲菲颇有些怅惘,“我是真不希望阿喜妥协。”

    凌菲菲想的还是太过简单,没过几天就有了一个更让她觉得意外的事情。

    听薛子扬说杜子陵打着陆承安的旗号到处拉赞助,仿佛是大赚了一笔。

    只是这样依赖给陆承安也不知道带来了多少麻烦事,各门各路的人都望风而来,都想着在陆承安这里大捞一把。

    只可惜,陆承安从来没做过赔本的买卖,不仅什么甜头没给,还“倒打一耙”,那些人得不偿失,后续又去找杜子陵的麻烦,一时之间闹得沸沸扬扬。

    传到凌菲菲这里的时候,已经过去了七八天了。

    薛子扬说的绘声绘色,要不是因为凌菲菲认识杜子陵,肯定会觉得对方是个实打实的恶人。

    “怎么会呢?”凌菲菲一脸骇然,转过身子,朝着陆承安看了一眼,“真的?”

    “十有八九。”

    陆承安原本也不太相信,后续的真相全部都是调查出来的,只能说知人知面不知心了,那么一个人,在某些时候做出来的事情的确是令人发指。

    只是事到如今,也什么都不能改变了,杜子陵的确是被生活压迫,变成了一个谁也不认识的可恶大叔。

    “阿喜知道吗?”

    “闹得这么大,想不知道也难了。”薛子扬一副不嫌事大的表情,朝着凌菲菲嘻嘻笑了笑,“看清楚了不也好吗?免得以后上当受骗啊。”

    “那是她亲爸。”凌菲菲满头黑线,“子扬,我真服了你了。”

    薛子扬耸了耸肩。

    他现在对于那么一个人已经彻底无语了,所以才会用这种不嫌事大的语气说出这么一连串的事情来。

    “阿喜那么有责任感、正义感的女孩子怎么会有这么一个爸。”薛子扬啧啧出声,“如果是我的话,肯定是要被气死了。”

    凌菲菲听了,眉头轻蹙,谁说现在杜妙喜就没有这之类的想法呢?

    被那人如此伤害,还能跟以前一样做父女?凌菲菲觉得这可能性极小。

    虚荣心已经被杜子陵发挥到了至高无上的境界,就算是自己女儿的朋友的丈夫也能被对方完美利用,仿佛只要提及对方名姓,就能与有荣焉。真是个诡异心理,杜妙喜为此十分愤恨,因为她的爸爸给凌菲菲造成了那么大的困扰。

    此时此刻她正跟安适希谈解决办法。

    “我得跟菲菲道歉,”杜妙喜低垂着小脑袋,一脸的可怜相,“如果她不是我朋友,根本就不会遇到这些莫名其妙的事情,我现在已经把肠子给悔青了。从一开始就应该警告他的,怎么能闹到陆氏集团去呢?”

    安适希也觉得没脸,毕竟是长辈,做出这样的事情已经够丢人了,难道还要祈求别人无条件的原谅吗?

    “不该你去。”安适希摇了摇头,“还是我去一趟吧。”

    杜妙喜向来是个报喜不报忧的人,不管吃了多少苦头都不会跟父母提及。在她这里,父母的使命就是养育她到成年,后续的时间,除非是生死这样的大事,都可以自己扛着过去。

    可是现在看到自己的母亲还要为了杜子陵的错误埋单,天知道她此时此刻有多痛苦。

    “菲菲不是那么不近人情的人。”杜妙喜苦笑,“就算是你过去了,菲菲也只会说一句没关系。”

    安适希自然也是知道的,只是如果他们连声抱歉都没有的话,那才是真正的伤人。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