棉花糖小说网 > 综合其他 > 萌宝在上:爹地看招 > 第三百四十八章 不惜工本毁掉她
    后续的事情凌菲菲也是听别人说的。

    在他们夫妻二人走后,薛子扬二话不说就跟蔡淼昕解约,并且把之前给那人铺路的所有通告都给了别人。一切都仿佛什么都没有发生过那样。

    陆承安更是悠然自得,趁着凌菲菲休养生息的这几天,也窝在家里。陪着凌菲菲看电影创作歌曲,怡然自得。

    “承安,我们这样会不会得罪很多人?以后要是有太多仇家的话,对浩浩不好吧?”凌菲菲放下手中的笔,一脸茫然地看着陆承安。

    虽然事情已经解决了,但是她还总是想到蔡淼昕。

    她应该很想出人头地才对,只是性格差了一点,嘴巴毒了一点。至于其他的,仿佛并没有什么。

    陆承安冷笑。

    “出言不逊。”

    “很多人不知道受到过多少冷眼呢,自从跟你在一起之后,那些人对我已经很客气了。”

    客气是必然的,但是她也貌似全然失去了交朋友的权利。那些人对她都是敬而远之的,反正有一两个知心好友凌菲菲也就心满意足了,倒也不想着强求什么。

    只是这么霸道行事,凌菲菲心里总归还是有些不安的。

    陆承安轻笑,走上前,摸了摸凌菲菲的小脑袋。

    “这还不好?”

    额。

    凌菲菲扯了扯嘴角,她算是知道了,他们这些普通人的心理对于陆承安来说简直就是天方夜谭一般的存在。他一辈子都不会懂的,呼风唤雨惯了,根本不知道底层人民是怎么过来的。

    他们这些从阴沟里活过来的人,就是在夹缝中艰难生长,一点阳光一点雨落就能艰难生长,开出花来。

    不像是陆承安,一辈子都在在花圃之中,只剩下温柔清香,连带着那些烦恼都一齐扫光,让人流连忘返。

    “爷爷投资了北城林秦那边的植物园,明天我们过去看看?”

    凌菲菲听了,颇有些神往。

    事实上她想到的是,在亚热带都有伞状羽树,树上都有火红火红的大红花。不知道林秦植物园那边有没有,她也只是在小时候看到过几次,蔚为壮观。

    但是也有可能是记忆的美化作用,当初她还很小,什么都有放大效果。

    “带上浩浩一起。”

    “听你的。”陆承安捏了捏凌菲菲的琼鼻,一脸宠溺,“知道你疼儿子。”

    凌菲菲讪讪一笑,没想到这男人现在还会嫉妒自己的亲儿子。

    去植物园那天,天气格外好。微风不燥,仿佛到了初夏时分。凌浩活蹦乱跳,从这头走到那头。

    陆老爷子跟付老爷子也都来了,两个老人走在前头,也不知道在说着什么,笑的格外潇洒。凌菲菲听得出神,陆承安紧紧地攥着她的小手,脸上带着笑。

    “别想心事。”

    凌菲菲微微一愣,“我没有啊。”

    “爷爷都看出来你有心事了。”

    凌菲菲瘪了瘪嘴,心里总归还是存着几分愧疚的。

    原来自己状态不好,影响到了身边亲人。

    “我总是想着白慕雅绑架浩浩的那一次,可能是真的给我留下心理阴影了吧,我总是忘不了。”只要是想起来,她心口就觉得万分疼痛。

    陆承安搂着凌菲菲的腰身,一脸心疼。

    “都过去了,以后不会了。”

    会与不会都是白慕雅那个疯婆娘说了算,她如果真的想用什么伎俩,他们也都是防不胜防的。

    毕竟敌在暗我在明,这样的局势对她们并没有多少好处。为了不让陆承安担心,凌菲菲装得愈发不经意。只盼望那人还带着几分良知吧,以后别再做伤天害理的事情了,她也没有那么多精力再去对付一个无关紧要的人。

    植物园里面有几家民宿,装潢很让人喜欢。

    听陆承安说过,这也是陆老爷子的意思,为的是让外地那些来植物园参观的人有个歇脚的地方,开价并不十分昂贵。

    凌菲菲坐在一边微微笑,看着这里面的日式和风设计,莫名的想到了日本治愈性电影——《海街日记》,她坐在暗花纹的毯子上,听着陆老爷子跟付遵说着当年的往事,不免有些唏嘘。

    “当初?你要是真的知道收敛就好了。不过这样也好,如果不是你胆子大,也就没有陆氏集团了。”

    陆老爷子嘿嘿笑。

    “现在承安比我好,能把公司发展的这么大。”

    “前人种树后人乘凉啊。”付遵看穿一切,不住地笑出声来。

    凌菲菲听着,兀自点头。

    虽然陆承安有白手起家的能力,只是有人帮衬总好过自己负重前行。

    有大树遮阴,也不知道避免了多少磨难。那些揶揄嘲讽也落不到他们身上,有大人物一力扛着,世态炎凉什么的,底下人也都感受不到。

    “在想什么?”陆承安看着凌菲菲坐在一边,凑上前,点了点她的小脑袋,“像只猫。”

    凌菲菲窝在陆承安怀里,一脸娇嗔。

    “只是觉得爷爷朕厉害,奶奶嫁给爷爷就算是没有很长寿,也是很幸福的吧?”

    “嗯,”陆承安应了一声,“一辈子都没争吵过,很恩爱的一对。”

    凌菲菲微微抬起头来,看着陆承安完美的侧颜,心里想着,如果不出什么意外的话,她跟陆承安也会这么一直这么生活下去。

    伴侣本就是生活伴侣,不仅要撑起一大家子的吃吃喝喝,更要有宽厚肩膀,挡起外头的风风雨雨,临危不惧,还要学会吃苦耐劳。毕竟一辈子的营营役役,不是很能熬得过去的。

    陆承安还是很称职的。

    凌浩也不知道是从哪里跑来的,满头大汗。跟民宿里面的那些孩子很玩得来,俨然是个孩子王。

    绕着凌菲菲跟陆承安又转了两圈,又跑开了。

    “浩浩在这里还高兴一点。”凌菲菲啧啧出声,终于像是这个年纪的孩子了,“就怕孩子没有童年,总觉得愧疚。”

    当初在美国的时候,从不会把生活的艰辛抱怨出来,为的也是孩子。

    “这里同龄人较多。”陆承安刚才还注意到有不少小小孩童,都长着一张分外天真的面孔。只是因为都生活在棉城,再过几年也就不会那么单纯了。

    商业社会的浸淫,在某些时候十分可怕。

    凌菲菲朝着陆承安笑了笑,“你不还好?”

    “我?”陆承安骇笑,“那是因为爷爷。”

    陆老爷子是参天大树,庇护了一大家子。

    一整天都看着绿色,也不知道有多治愈,只是一回去,又收到了白慕雅的邮件。

    里面是她的婚纱照,跟司昀在一起,看起来倒是十分恩爱。只是谁都知道,这司昀是个老者。

    两个人站在一起,摆弄着恩恩爱爱的姿势,完全不带有爱情色彩。这段婚姻,到底好与不好,应该没有人比白慕雅还要清楚的了。

    陆承安刚淋浴出来,看到凌菲菲也不知道在看什么,脸色奇奇怪怪。他凑上前,等到看到白慕雅那张脸的时候,合上了电脑。

    “以后别看这些垃圾邮件。“

    “我还是不敢相信。”凌菲菲苦笑,“为什么一定要这么做?就算是结婚,也可以选择一个普通人。”

    “有人不甘寂寞。”陆承安冷笑。

    陆承安不置可否,只是心里也隐隐约约想着这一定是因为太过寂寞的缘故,所以不惜被人当成跳梁小丑,只为了博得公众注意。非得让自己变成忠心不二的痴男怨女不可。

    整个棉城的人都知道她眷恋陆承安,是因为陆承安的狠心所以才会让她变得这么疯魔。

    事实上呢?

    陆承安不爱她,她一早就知道。也不知道为什么会装扮成悲情苦茶花。

    有些人就是这点奇怪。

    “她会不会回国?”凌菲菲还是有些惶恐,“我可能是有些变态了,我不想她回到棉城,我担心她又要对付我们。”

    “她目前还不敢回来。”陆承安冷笑连连,对于白慕雅的心思,陆承安多多少少也是可以猜到一些的。现在以为攀到了那个男人他就对她没办法了?殊不知司家也是他的手下败将。只要那人还敢胡作非为,他一定会用自己的办法让她求生不得求死无门。

    一旦是凌菲菲再次因为她伤心,那么他一定会不惜工本毁掉她。

    第二天一早,付清凝就来取经。

    看着她那么憔悴的样子,应该是很多天都没有好好休息了。

    “怎么了?”凌菲菲赶忙给她盛了一碗汤,看着她那副样子,颇有些同情,“怎么这么憔悴?“

    “我想司墨。”

    额。

    凌菲菲苦笑连连,这两个人如果真的有深厚情分的话,何必要这么折磨对方?到头来两败俱伤,到了那个时候想要痊愈和好也不是什么容易的事情了。

    “如果想他就去找他吧,有一个自己喜欢的人也挺不容易的。”凌菲菲太知道这之类的感觉了,当初她那么想念陆承安,如果不是因为山遥路远,还有一个孩子需要好好照顾,不管怎么样,都是会去看一眼的。

    现在付清凝无牵无挂,又那么思念司墨,当然还是去见面的好。

    矜持在某些时候也是伤人利器。

    “可我跟司墨之间的矛盾又得不到解决,这就很尴尬了,更何况,我受不了跟白慕雅当婆媳,这算什么?而且司墨的态度也很伤害我,他真的完全比不上承安。”

    成年人都知道,真正的伤痛药石无医。付清凝觉得司墨那种无所作为的态度彻底伤到了她,现在就算是想念也不愿意去见面。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