棉花糖小说网 > 综合其他 > 萌宝在上:爹地看招 > 第十六章 异时空同居
    租金?

    陆承安挑了挑眉,一脸狡黠。这可是浅水湾,是棉城的金地,一个月的租金只怕要用她一个月的工资了。

    “不需要。”陆承安少有的好心情,紧紧地握住了凌浩的小手,走到了8号别墅。

    这房子他也买了有几年了,当初也是为了凌菲菲,现在想想,这人生的际遇,还真是顶神奇的东西。

    屋里的设计很简约。没有半点奢华之感,剩下的只有温馨平实。偌大的落地窗,微风轻拂。透过窗户,能看到外头有一大片草坪,邻近屋子的,还有一颗四人抱的梧桐树,透过枝叶,跌进了千万点细碎的阳光。

    凌菲菲看得出神,朝着陆承安看了一眼,眸光黯然。

    当初她曾同陆承安说起过,不必住在大房子里,也不必装潢地跟上世纪西欧的西洋画里头一样,奢华的没有真实感。

    最好像是九十年代的香港,小小的,拥挤却温馨。

    只是陆家家大业大,她的愿望,听起来自然十分可笑。

    陆家没有小房子。

    这别墅也不小,只是设计的温暖,墙纸选择的都是暖色调,都是用凌菲菲喜欢的白色打底,看起来就好像是在绣布上一一绣出来的浮世绘。

    “这里跟允昶小学很近。”陆承安看着凌菲菲呆呆愣愣地样子笑了笑。

    他笑得时候右边脸上有个小小的酒窝,要是不注意看,根本就不会发现。只是凌菲菲知道,她心里有陆承安的每个微不可见的特点。

    “允昶小学?”凌菲菲登时就皱起了眉头,那可是棉城的贵族小学了。学费自然也是高昂的让人望而却步。当初凌菲菲也不是没有考虑过让浩浩在允昶读书,毕竟那里面的双语教育让凌菲菲很是心动。

    在美国住了那么些年,浩浩对于美国的那一套很是习惯。

    回国之后,他反倒是有些不自在了。

    如果不是因为资金不足,凌菲菲也会选择允昶。只是现在……

    “那学费……”凌菲菲的脸色愈发难看。“我把学费跟租金明天一起给你好了。”

    “我说了,不需要。”他眸光淡淡的,在日光底下,形成了一圈莫名好看的弧度。他斜倚在高脚凳旁边的咖啡桌上,蹭的桌上的暗格子布拧成一团。“我也在这里住。”

    轰!

    凌菲菲被雷的外焦里嫩。

    一起住?那不就成了同居吗?

    “不行。”她义正辞严,看着陆承安的眼神越来越冷。这男人的霸道程度,已经超过了她的想象了。“陆总,谢谢你的好意,只是,这对我来说,没有好处。”

    秦士晓那样的女人,一定会冲到浅水湾,把她当成不堪的女人,狠狠唾骂。当年受过的委屈已经够多了,那一幕幕,都快被冲刷成噩梦,印在她的脑海里。这辈子都怕是难以忘记了。

    她不禁对自己多了几分佩服。

    当年也不知道是怎么忍过那么些日子的。

    “你放心。”陆承安胸有成竹。“秦女士不会找过来。”

    秦女士?

    陆承安现在的做派越来越奇怪,那秦士晓,不是他亲妈吗?怎么这么称呼?

    “我不想让浩浩看到不该看的人。”秦士晓太过猖狂,又十分嚣张,行为处事令人发指。凌菲菲并不想忍受秦士晓这些年被人捧出来的坏毛病。

    “嗯。”陆承安微微颔首,看着凌菲菲的眼神,意味深长。

    他们之间,早该这样了。

    当秦士晓看到陆承安给她送归来的文件,整个人都石化在地。

    陆元西刚巧进门,还没说话,就看到秦士晓双眼通红,浑身颤抖,瘫软在地。

    “怎么了?”陆元西赶忙上前,抱住了秦士晓的身子,“不舒服?”

    “承安全都知道了。”秦士晓哽咽。

    她自然是个女强人不错,这些年也有些收获,只是对于陆承安,她的心里,一直都诚惶诚恐,现在猛然间看到这些,愈发觉得绝望。

    陆元西听了倒是十分淡静。

    他拍了拍秦士晓的脊背,宽慰道:“原本也是打算说出来的,现在知道了,也没关系。”

    “那女人,”秦士晓骇笑两声,“那女人休想跟我抢承安,这么多年,明明是我尽心尽力培养他的。”

    陆元西没有应声。

    陆承安有他自己的想法,除了陆老爷子,他谁的话都不放在心上。

    对他这个父亲尚且如此,更何况秦士晓?

    “以后,就别再管承安跟菲菲的事情了,他们之间,是有真感情的。”陆元西看的清楚明白,到底是他的亲生孩子,嘴上不说,心里心疼的很。

    秦士晓冷笑更甚,看着陆元西的眼神,颇带着几分嘲讽。

    “凌菲菲也配嫁到陆家来?白家跟陆家才算门当户对,现在承安是想不明白,是被凌菲菲给迷惑了。”她自然是为了陆家的未来着想。

    在棉城,有陆老爷子的威望,又有陆家的实力,要是娶一个凌菲菲回来,就是丢了陆家的脸面。

    陆元西知道秦士晓的性子,也不多说,陆承安的执拗,迟早给秦士晓致命一击。

    现在还没到时候。

    “你把承安叫回来,我想跟承安说说话。”秦士晓心里凄惶,“我想见见他。”

    陆元西很少看到秦士晓这副样子,苦笑连连。

    陆承安要是能听他们支配,那就奇了怪了。

    《画里的女人》成了播放量最高的一首单曲。

    凌菲菲莫名其妙就成了盛景最当红的艺人,连带着公司里那些仗势欺人的老前辈都开始对她客客气气。

    凌菲菲倒是不觉得有什么,依旧勤勤恳恳,在调音房一待就是一天。

    依着薛子扬的话说,他见过无数艺人,只是就只有一个凌菲菲,低调的让人看不见。

    陆承安照例到薛子扬的办公室看着摄像,看起来对凌菲菲的那张脸十分着迷。

    小小的一只,单纯无害的像个麋鹿。

    “这么想看她,还不如直接到调音房呢,这么看,也看不出什么。”薛子扬啧啧出声,一脸揶揄。

    “嗯。”半晌,陆承安才应了一声。

    薛子扬挑了挑眉。

    “你放心,我把你的女人保护的很好,没人欺负。”

    “嗯。”陆承安放下手中的高脚杯,脸上带着浅浅淡淡的笑。

    薛子扬看了看时间,已经到了下班时间了。

    果然,陆承安头也不回地出了门。直接到了调音房。

    凌菲菲刚一出门就看到了站在门口的陆承安,还没说话,手里的包就被陆承安给接了过去。

    熟稔的好像多年的老夫妻。

    “陆总,有事?”

    “接你回家。”陆承安说的格外自然。“有问题?”

    凌菲菲满头黑线,等到了门口,看到那些人都围成一团,她还觉着奇怪。等到走近一点,看到停着的劳斯莱斯魅影,两眼发直。

    不用说,这是陆承安的车。

    他毫不顾忌,直接把凌菲菲塞进了车里。

    也不知道那些人说了什么,凌菲菲半句话都听不清楚。看着周遭飞驰而过的树木,她莫名的想到在自家妈妈几日那天,陆承安的背影。

    这个人的心里,还是有她的。

    “我还要去接浩浩。”

    “已经派人去接了。”

    凌菲菲一阵无语,这陆承安简直就自觉的可怕。

    陆承安在后视镜里面看着凌菲菲那张讳莫如深的脸,嘴角噙着一抹浅笑,这小妮子也不知道有多少心思,只是不说出来,好在陆承安有的是功夫。

    这一生漫长的很,只要是跟凌菲菲在一起,这期间不管虚耗多少光阴,他也心甘情愿。

    原本还以为是回浅水湾,哪里知道,七弯八拐到了城南。

    城南这头的小吃很是著名。

    看着夜幕缓缓降临,渐渐起了霓虹,闪耀一地。

    那霓虹灯光透过车窗,打在凌菲菲的脸上,映下浅浅淡淡的影儿,从陆承安这个角度看过去,总觉着看到了数年前的凌菲菲。

    那个时候,凌菲菲很爱笑。不像是现在,满腹心事,让人捉摸不透。

    “不回去?”凌菲菲看着陆承安的眼神已经开始带着杀气。忍了这么一个人这么久,分明就是得寸进尺。“浩浩肯定在等着我呢、”

    “放心,”陆承安失笑,“浩浩现在很开心。”

    陆承安自然会安排的周全。

    对于那么一个孩子,也不知怎么了,就有许多让人难以名状的欢喜,尽管凌菲菲一直说着,那是她跟林叙渊的孩子。

    有些事情要是斟酌起来,本就有太多的漏洞。凌菲菲是个没有多少雄心的女人,也不会想着瞻前顾后,思虑周全。

    陆承安当初的气愤已经消散于无形,带着对反凌菲菲的欢喜,过着在一起的每一个日子。

    凌菲菲一阵无语,坐在一边,也不理睬。

    陆承安从一开始就是这么霸道的一个人,不消说,让人反感的很。

    “下车。”

    他们在小吃一条街下了车。

    当初,还是凌菲菲带着陆承安来的。没想到这男人还记得,更加让人匪夷所思的是,他竟然会主动到这种地方来。

    “你不是说来这种地方是自降身价吗?”凌菲菲朝着陆承安觑了一眼。

    “苏麻冰激凌?”

    一句话把凌菲菲说的热泪盈眶。

    时隔数年,为什么这个男人,还是记得她的所有?让她觉得十分心酸。

    苏麻冰激凌屋,是一对老夫妻开的,算起来已经有六十几岁了。都是老手艺。

    看到凌菲菲跟陆承安一起来了,笑眯眯的。

    “林总今天带着菲菲一起来啦?”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