棉花糖小说网 > 综合其他 > 萌宝在上:爹地看招 > 第六十七章 你怎么这么喜欢菲菲呢
    “嗯?”凌菲菲不太明白,“怎么了?”

    “我不太喜欢那种女孩子,完全不知道自己的目标在哪里,一门心思想要出名,以后指不定还会走歪路。”

    凌菲菲呆呆地看着玉容。

    其实说起来玉容算是个很有格调的女性,从来不会再背后谈论某某人的私密,今天也算是打破了这个常规了,看得出来,她确实是很不喜欢金梦。

    凌菲菲不了解金梦,也没有跟她有过深切交往,不好多做评价。只是点头。

    排到一般,陆承安来了,给剧组的人传了饭。

    看样子,都是五星级酒店的菜式。

    玉容看着笑。

    “我们现在也真是跟着沾光,以前在剧组吃盒饭,经常有人抱怨饭菜不好,现在有你在,实质性地改善了我们的伙食。”

    凌菲菲有些尴尬,莫名的红了脸。

    陆承安坐在凌菲菲身边,看着她支持了那么几口,顿时就不满意了。

    “多吃一点。”

    “不太饿。”

    “你最近身体不好。”陆承安给了凌菲菲一个眼神,那么霸道,但是却又那么让人觉得温暖,真是神奇的感觉。

    她讪讪一笑,还是依着陆承安的话,吃了不少。

    撑得整个人都有点困。

    “不拍了。”看着凌菲菲那么疲惫的样子,陆承安紧紧地握住了凌菲菲的小手,朝着一边的玉容看了一眼。“今天不拍了。”

    额。

    玉容原本是想拒绝的,但是当看到陆承安那么阴测测的眼神的时候,还是硬生生把自己嘴里拒绝的话给咽下去了。

    真的是,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啊。

    陆承安太过厉害,所有人都很忌惮陆承安的威严。

    刚上车,凌菲菲就朝着陆承安狠狠地瞪了一眼。

    “有意见?”

    “都没收工呢,我先回来算什么?”

    “刚才玉容都答应了,不是吗?”

    凌菲菲满头黑线。

    “你是真的没看出来,还是装着没看出来?玉容就算是不愿意放我走,你也不会善罢甘休的,不是吗?”

    这倒是真的。

    陆承安忽而笑了。

    凌菲菲看着那样帅气的笑容,一时之间又有些迷失的感觉。

    她瘪了瘪嘴,别过脸,不去看她。

    “该休息的时候就休息,不要太勉强自己了。这多没有意思啊。”

    ·“玉容对我很好,给人方便自己方便,我不想搞特殊。”

    “你跟我在一起,原本就已经很特殊了。”

    自恋的陆承安。

    只是凌菲菲的心里确实幸福感爆棚,看着他笑了笑。那种偷笑的表情,跟六年前的凌菲菲生生重合。

    陆承安发现,自己此时此刻还在十分怀念六年前的凌菲菲。

    那个时候的她,没有现在的沧桑,更重要的是,跟他之间十分相爱。从来都没有争吵过。

    但是现在,终究比不了之前,

    那些时光,再也回不来了。

    他一直都认为是秦士晓剥夺了这一切,但是六年后,他跟凌菲菲重逢,陆承安却觉得更大的原因是在自己身上。

    “以前你也喜欢这么笑。”

    凌菲菲听了,笑容僵持在脸上。

    她想到了六年前的某一天,某一个片段,陆承安跟一个妙龄女郎进了酒店。

    她苦笑。

    过去的人,过去的事,天天挂在嘴边,也不知道是用来提醒谁的。记住并没有什么好处,反倒是“遗忘”,成了大智慧。

    毕竟,如果不忘记的话,就成了跟自己过不去,一定会想到各种各样不堪的事情来,这世界不宽容的已经足够让人伤心了,要是再多一点伤心的话,真的就没办法活下去了。

    她低着脑袋。

    “以前的事情,你怎么还记得那么清楚?”

    “只要是跟你有关的事情,我都记得。”

    凌菲菲动了动唇,终究还是没能问出来。

    他们现在到底还有表面的和平,要是捅破了那层纸的话,他们之间表面的和平或许都维持不下去了。

    她莫名的觉得惶恐,这段时间他们之间太要好,要好的不太真实。却又让人无比贪恋,她选择沉默。

    陆承安看着凌菲菲顿时就安静了下来,觉得奇怪。

    “菲菲?”

    凌菲菲歪着头,靠着车窗。

    原本只是装睡,但是没想到因为太过疲惫,真的睡着了。

    陆承安小心翼翼把凌菲菲抱上了楼。

    没过几天,薛子扬那边就传来大喜事。

    说是追到了林珂音,要请客吃饭,为他这么几年的坚持不懈有了完美结果表示庆祝。

    凌菲菲倒是很佩服薛子扬的,以他的能力,也是要什么样的女人都有,但是这一次不同,他追了一个女人那么多年。

    林珂音。

    凌菲菲对她的印象还停留在上一次的见面上。是一个很沉默很秀丽的女孩子,气质很出众。

    陆承安看着凌菲菲笑容满面的样子,有些好笑。

    “你就这么为了子扬高兴?”

    “当然。”凌菲菲点了点头,跟薛子扬相处这么长时间,越来越觉得薛子扬算是一个很好的男人,至少为人真诚,从来不会做一些过分的事情,这就已经足够了。况且,他还如此痴情,从追求林珂音这件事情上,就可见一斑了。

    “不管怎么样,她对林小姐不是很真心吗?”

    “子扬的性格是这样的。”陆承安一句话作了总结。

    长得像是花花公子,但是一旦爱上了某个女人,这一辈子也就只能是她了。

    有严重的感情洁癖,从某种意义上来说,也还算好的。

    约在帝凰。

    是一个高级娱乐会所,六年前凌菲菲也跟着陆承安来过,这几年间,这里面变得更加华贵简约,处处都能看得出价值不菲来。

    到包间的时候,里面已经有了很多人,好在大部分都是熟面孔。

    只有一个林珂音,她清清冷冷地坐在一边,身边正是洋洋得意的薛子扬,

    看到是陆承安跟凌菲菲来了,林珂音的脸上才有一点松动,朝着她笑了笑。

    凌菲菲莫名的有了一种受宠若惊的感觉,薛子扬找的这个女朋友,矜贵的很,看起来是个冷美人。但是笑起来的时候,还是很随和的,很让人喜欢。

    莫名的,她想到自己当初在美国认识的画家朋友。

    她是个典型的艺术家,家里的布置无可挑剔,凌菲菲作死带着小小的凌浩去过一次,闹得不可开交,然后很多东西都尽数报废,后来,再去做客,她总会加一句:千万别带小天使。

    凌浩却是干净天真,犹如安琪儿。

    那个时候的事情,现在想想,就好像是一场梦境一样,干干净净的,找不到别的痕迹。

    只是却让凌菲菲难以忘怀。

    那个时候,虽然很艰难,但也还是有过快乐。林珂音身上的感觉,真像是那位老朋友。

    陆承安坐在一边,依旧紧紧握着凌菲菲的小手,脸上的表情淡淡的,看不出多余的情绪。

    薛子扬高兴的很,一连说了好多话,大概就是从怎么遇到林珂音,说道追求林珂音的辛苦,到现在的甜蜜。凌菲菲觉得林珂音跟薛子扬之间会白头偕老。

    “好闷。”林珂音轻轻地说了一声。

    凌菲菲给他倒了一杯白水。

    温热。

    林珂音朝着凌菲菲笑了笑,说道:“你对人真好。”

    凌菲菲只觉得自己什么都没做,这也不过就是举手之劳。有些人是真的很懂得感恩,不管对方为她做了什么,总能扩大再扩大,然后必定会好好报答。

    凌菲菲有些佩服她了。

    “这没什么。”

    “你跟陆总裁之间的感情也很好。”

    她用了“也”字,看样子对目前的生活十分满意,这是薛子扬的成就。

    如果薛子扬知道,自己的女神对他很满意的话,应该也会十分激动。

    这也算是人之常情了吧。

    没想到林珂音会喜欢玩牌。

    凌菲菲是不太擅长玩纸牌的,与其说不擅长,不如说不会,一上场就连续输,越是输,陆承安就越是高兴,脸上的笑意几乎都要堆出来了。

    薛子扬看着陆承安那副样子,一脸惊骇。

    真是疯了。

    自己的这个友人,简直就是丧心病狂。

    “你怎么这么喜欢菲菲呢?”

    陆承安摇了摇头。

    他不知道。

    只知道,这个世界上所有的女人都无法引起他的注意,除了凌菲菲,只有凌菲菲有这样的魔力。

    “真是疯子。”薛子扬啧啧出声。

    周原尘还没说话,就看到一个女孩子,突然闯了进来。

    穿着一身白裙子,手里拎着一件黑大衣,整个人看起来干净整洁,像是一朵百合花。

    乐灵锒。

    几乎有两个星期没看到过她。

    周原尘或许更久。

    看着她那么憔悴的样子,凌菲菲顿时就是一阵同情。

    为了感情,这么难受。

    女人果然都很相似,为了自己的爱人,自己的感情,都可以放弃一切。

    真是傻气。

    “对不起,我很想见见你,知道你会来这里,所以我就来了。”她看起来格外委屈,瘪了瘪嘴,眼泪顺着脸颊落了下来。“对不起。”

    周原尘也心软了。原本以为这丫头也不过就是一时兴起,等到没兴趣了之后,自然不会再来纠缠他。可是看她瘦了这么多,也很难受。

    “没事,坐吧。”周原尘的语气依旧有点冷淡,但是陆承安看得出来,周原尘已经有点松动了。

    “过来坐。”凌菲菲朝着乐灵锒笑了笑,招了招手。

    乐灵锒一直都很喜欢凌菲菲,直接坐到了凌菲菲身边,看起来很乖巧。

    但是凌菲菲还是喜欢第一次看到乐灵锒的那个样子,活力,并且充满生机。现在这个样子,反倒是不像她了。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