棉花糖小说网 > 综合其他 > 萌宝在上:爹地看招 > 第七十二章 这个阴魂不散的女人
    “怎么?”陆承安心情大好,看着凌菲菲的眼神语法炽热。“别闷坏了。”

    凌菲菲鼓了鼓嘴,这才探出一个小脑袋出来,朝着陆承安看了一眼。

    “昨天是?”

    “你知道的。”

    凌菲菲点了点头,依旧觉得有点不可思议。

    陆承安竟然会被下药了,只是这下药的人,她也不敢多想,更不愿意多问,朝着陆承安看了一眼,轻声问道:“是秦女士?”

    陆承安点了点只是头。

    在这一次是他放下警惕了,让秦士晓有了可乘之机,该死的白慕雅,也是一丘之貉。

    凌菲菲也不想多问,想到自己今天下午还跟玉容有约,忙不迭地收拾了一番,被陆承安送到了盛景集团附近。

    陆承安刚到陆氏集团,就看到了等在门外的白慕雅,看起来整个人慌里慌张,完全没有了当初的那种气焰,看到陆承安来了,赶忙走了上去。

    她笑的枝花乱颤,皮肉之间都在抖动。又有些惶恐不安,在这样的大庭广众之下,白慕雅也担心陆承安会让自己难堪。

    她太过害怕陆承安会因为昨天的事情让自己再也不能在他身边守着了,所以才会这么冲动。这么多年了,陆承安就算是再怎么动怒,也从来比不上昨天的怒火。

    “承安。”白慕雅上前,看着陆承安的眼神也是怯生生的,看得出来,她现在紧张的很。整个人都显得格外憔悴。“真的对不起,昨天的事情,我并不清楚。”

    现在来说一些冠冕堂皇的话实在是太迟了。他从没相信过白慕雅,并且,这个女人的各种所作所为也足够说明,她并非善茬了。他冷笑两声,

    “白小姐,昨天的事情到底是什么情况,我想没有人比你更清楚了。”陆承安言语讥讽毫不给对方颜面。

    白慕雅的脸色顿时就变了,看着陆承安的眼神也是楚楚可怜。

    “承安,你相信我。”

    “白小姐,如果你再出现在陆氏的话,我就不客气了。”

    陆承安的话让白慕雅彻底没了多余的话说,脸上也带着眼泪,看起来实在是可怜。

    只是对于陆承安来说,这个女人实在是面目可憎,他毫不迟疑,直接进了门。

    白慕雅看着他的背影,眼泪止不住地往下流,她从不是一个懦弱的人,只是她深爱陆承安,现在被他这么冷淡对待,实在无法承受。

    她心里想着自从凌菲菲回国之后,陆承安的态度才会越来越差,她严重怀疑,是凌菲菲在陆承安面前说了什么不该说的话,她越想越有气,开着车,直接到了盛景。

    盛景集团的那些人几乎都认识白慕雅了,现在看到她又来了,只觉得一定是来找凌菲菲的麻烦的。

    听到是白慕雅来找,凌菲菲的心里倒是没有半点恐惧心理,很坦然地出了门,看着白慕雅那副样子,她只觉得好笑。

    她也不会因为白慕雅的家世对她有多尊崇,这倒也不是孤傲清高,只是觉得很没有必要,如果跟自己身边的人相处都那么疲惫那么累的话,不如换个人来相处,或许会好得多。

    白慕雅本来就是一个不好相处的女人。

    “昨天你对承安做了什么?”白慕雅看着凌菲菲的眼神格外凶狠。

    真是强词夺理,贼喊捉贼,凌菲菲冷笑两声,“这应该是我问你才对吧?”

    白慕雅跟秦士晓两个人的诡计已经败落,只是白慕雅还是贼心不死,一心想着遮掩自己的腌臜手段。凌菲菲从不屑于做这样的事情,只是她没想到,贵气如斯的白慕雅,会如此自降身价,愿意做那样的事。

    凌菲菲义正辞严,脸上的神色都带着几分轻蔑,那种漫不经心的轻蔑愈发叫人觉得难堪。

    “我认识承安这么多年,我们白家跟陆家本来就很般配,如果没有你的话,根本就不会走到今天这一步。”

    “所以你来找我的理由是?”凌菲菲挑了挑眉,看着她愤怒的脸。初见白慕雅,只觉得她是一个无比高雅的女人,行为处事,很有自己的一套,可是现在看着她这样狼狈,她莫名的同情她。

    说到底,也不过就是因为爱疯狂的女人,或许,她更需要的是心理医生。

    “菲菲。”薛子扬不知道从哪里窜了出来,看着白慕雅的眼神也带着防备。“没事吧?”

    “没事。”凌菲菲摇头,不想跟白慕雅有过多纠缠,这个阴魂不散的女人,已经让她觉得精神紧张,带来了无限困扰。

    白慕雅也不想在薛子扬面前失了自己的体面,愤懑不平地冲了出去,整个人看起来就好像是浮萍一样,十分可怜。

    刚进盛景大门,就看到金梦抱着一堆东西出来,看样子是辞职了?

    凌菲菲有些意外,这个女人,不是一直都想着要当人上人的吗?盛景也算是个高端大平台了,怎么会辞职?她有一肚子的疑问,却很不凑巧看到了金梦那种带着轻蔑不屑又十分怨毒的眼神。

    真是稀奇,她什么时候惹到了她?

    薛子扬带着凌菲菲一起上楼到了办公室。

    “金梦现在是某个大导演的情人,过一段时间,我们都能在大荧幕上看到她了。”薛子扬的语气中并没有蔑视的成分。

    这也算是修养了,凌菲菲十分佩服。

    “你对这事十分坦然?”她有些意外,“你不在意?”

    “每天的求职者都很多,我没必要在意一个金梦,我不觉得她有多少潜力。”薛子扬低低地笑了笑,声音里面带着一股子苍凉,或许是因为林珂音的离开,又或许是因为其他的事情。

    凌菲菲不愿意多说,坐在一边,看着自己手里的文件。

    “我不太会应付那些记者。”凌菲菲耸了耸肩,又有一场新歌发布会等着自己,如果没有记者,只是一些歌迷的话,倒不算什么。可偏偏那些人无孔不入,都是谋生手段,凌菲菲无可厚非,只是惹不起,躲得起。

    薛子扬轻笑。

    “你以为承安会让你一个人面对那些人?”

    出了薛子扬的办公室,凌菲菲的心里还是一阵恍惚,刚刚他说的那些话,莫名的让人觉得愈发恍惚。又加上昨天的一夜缠绵,她脸皮发红,那种不自觉地羞涩,涌上心头,让她觉得手足无措。

    陆承安对她的心,她自认为是看得明白的。只是这心里的踌躇呵犹豫,却也是真的,果然啊,人人都有疑虑,这种东西,挣脱不开,让人心里苦恼。

    傍晚的时候下了一场雪,纷纷扬扬。

    陆承安早早地就已经在外面等着了,看到凌菲菲出了门,赶忙打着伞奔上前。

    “手机关机?”他言语之中,倒是没有多少责怪的意思。

    凌菲菲刚上车,就看到了里面的热咖啡。她莫名感动,陆承安对她一致都是这样,十分了解。

    “今天白慕雅来过了?”陆承安眼神发冷,明眼人都看得出来他在动气。

    凌菲菲微微颔首,“没说什么就走了。”

    “嗯。”

    陆承安应了一声,没带着她回浅水湾,反倒是到了帝凰,凌菲菲破有些意外地朝着陆承安看了一眼,“怎么到帝凰来了?”

    “原尘有事。”

    凌菲菲耸了耸肩,这倒是稀奇,周原尘不是最怕麻烦的人么?平常就算是真的有聚会什么的,也都是能躲就躲,这一次倒是稀奇,主动往上靠?

    进了包厢,凌菲菲才知道是为了乐灵锒。

    这天刚好是乐灵锒的十九岁生日。她看起来实在是年轻,整个人都容光焕发,这是一个女孩子的全盛时代,凌菲菲想到自己在这个年纪的时候,也是这样,有用不完的精力,每天都能安排的满满当当,至于现在,对很多事情都有不堪重负的感觉。

    乐灵锒一看到是凌菲菲来了,乐灵锒格外高兴,飞舞着的圆裙摆,让她看起来就好像是一只花蝴蝶,真好看啊,凌菲菲心里想着。

    “你来了真好。”她眼睛里面带着亮光。“好多天都没见了。那个疯女人,还有没有找你麻烦?”

    凌菲菲苦笑,这丫头,分明就是把白慕雅当成了洪水猛兽。

    她摇了摇头。

    “没有,一切都挺好的。”她拍了拍乐灵锒的小手。“你现在这是得偿所愿了吧?”

    乐灵锒看起来还是不太安心。

    “总觉得怪怪的,嫂子,你认识原尘多久了?”

    凌菲菲想了想,她对周原尘实在是知之甚少,就算是认识了很多年,但是也只是认识。她从不探人隐私,对男性更是保持着足够的距离感。就算是认识,也不知道周原尘到底有什么。

    “认识很多年,但是我想,我不能帮你解答疑惑。”

    乐灵锒是个聪明的女孩子,听到凌菲菲这么说,立刻就噤声了。

    “疑心生暗鬼,你不是一直都想着可以跟他在一起就好的么?现在你们终于在一起了,怎么还不快乐?”

    乐灵锒苦笑。

    “我很贪心。”

    不,人都是贪心的,凌菲菲莫名的喜欢乐灵锒,她十分坦诚,并且从不文过饰非,有什么说什么,相处不累,这是最好不过的状态。

    他们一起进了舞池,凌菲菲原本是不太喜欢跳舞的,但是这一次不同,身边有陆承安,他紧紧地握住了凌菲菲的小手,两个人一起跳了华尔兹。

    凌菲菲已经很久没有露出这样妩媚的神情了,陆承安看着有那么一瞬间的呆愣,这个丫头,永远都能给他无限制的惊喜感,并且沉溺其中,不可自拔。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