棉花糖小说网 > 综合其他 > 萌宝在上:爹地看招 > 第八十七章 怎么会为了她求情
    陆承安走上前,紧紧地攥住了凌菲菲的小手,眉眼之间的雀跃,让凌菲菲莫名感动,如果真说起来,这个男人什么都不缺,可是为什么,会因为自己所做的一点点小事,就能高兴到这种地步?

    陆承安紧紧抱住凌菲菲的身子。

    “饿不饿?”

    凌菲菲摇了摇头。轻声道:“不能帮帮安小姐?”

    “怎么会为了她求情?”

    凌菲菲想到那天在盛景集团的事情,不管那天的安智,到底是出于哪种心思帮她解围,她都心存感激。

    “不可以?”

    “可以。”陆承安答应的十分爽快。“我可以把她安排在别的传媒公司,陆氏集团不适合他。”

    凌菲菲忽而笑了,一阵满足。

    她总是觉得生活只需要舒适就好,不然的话过犹不及,会有更多琐事缠身,到了那个时候,想要抛开一切,都千难万难,根本没有时间享受人生。营营役役一辈子,再回首已是百年身。那又有什么滋味?

    就好像是陆承安,站在无人之巅上,人人都求着他帮忙。

    白氏集团一夜之间又成了棉城巅峰。

    业内人士哗然,原本还以为,这一次白氏集团已经快要完了,没想到是百足之虫死而不僵,复辟的如此之快。

    凌菲菲听着杜妙喜说的妙趣横生,不禁好笑。

    毕竟,白氏集团是有秦士晓帮忙的,那个女人的能力,他们都见识过,有今天的复辟,也算是蓄谋已久的结果。

    秦士晓这招叫放长线钓大鱼,现在能让白氏俯首称臣,并且心怀感激,自然算得上是不错。他们都是这样的人,在某些时候,为了自己的利益着想,不管做什么都显得格外自然,如同行云流水一般。

    厉害的秦士晓。

    完全可以在棉城翻手为云覆手为雨,招惹到了她,自然不会有好下场,就好像是当年的她一样。

    “我还以为白氏集团会完了呢。”杜妙喜瘪了瘪嘴,手指有一下没一下地敲着桌子,脸上带着清淡的浅笑,看得出来,她对这件事情,并不是出自内心的关心,说来也是,她向来不是什么八卦的人。

    “有贵人相助啊。”

    “贵人相助?”杜妙喜砸了砸嘴。“又是另外一个雪中送炭的故事了?”

    到底算不算是雪中送炭,凌菲菲不得而知,只是现在秦士晓的地位水涨船高,与其是说白氏集团复辟,倒不如说秦士晓又得到了自己想要的东西,这个女人,向来如此,让人不得不去佩服。

    “或许吧,这里的鹅肝不错。”

    杜妙喜哼哼唧唧,朝着凌菲菲咧着嘴笑。

    “哼,又嫌我话多?我是觉得,如果白氏集团就这么没了的话,对你是有好处的,你想啊,白家家大业大,白慕雅完全是靠着白家才那么高高在上的,一旦是少了这个家世背景,我就不信了,这个女人,还能这么猖狂。”

    白慕雅的傲气,已经维持了这么多年,只怕是以后也会这样下去。

    这跟白氏集团的兴盛与否,已经不存在必然的联系了。

    好在她并不十分在意。或许是因为那天看到白慕雅那副模样之后,给她带来了巨大的震撼的缘故。

    一个女人,崩溃到了这个地步,确实是让人觉得触目惊心了。

    “不管白氏集团的发展际遇如何,白慕雅还只会是白慕雅,这一点,不会改变多少,至于我,白慕雅不想尊重,便不用尊重。”

    “你真是太好脾气了吧?”

    凌菲菲苦笑。

    这哪里算是她的好脾气?分明是无计可施。无计可施,只能如此。

    “难道你觉得我有办法让白慕雅俯首称臣?”

    杜妙喜笑。

    “也不一定是矮你一等,俯首称臣啊,至少能让她对你客客气气的,这不是很好嘛?”

    凌菲菲无话可说,杜妙喜是为了她好,凌菲菲也都明白,只是许多事,都只是说起来过瘾且简单,要是真正做起来的话,也不知道会遇到什么突发事件。

    最近发生的事情实在是太多,她应对不暇,疲于奔命,已经足够辛苦。她哪里还会想到别的事情?就这么过去了才好,免得让自己伤心伤肺,徒增伤感而已。

    “我已经不想着要怎么样了。”凌菲菲耸了耸肩,看着杜妙喜那张可爱的脸笑了笑。

    “因为你现在满心都是陆承安吗?”

    杜妙喜用一种看穿一切的眼神看着凌菲菲。“你完了,菲菲,彻底被那个男人征服了。”

    凌菲菲不知道是不是一切都跟杜妙喜说的那样,只是可以在陆承安身边,对她来说,确实十分快乐。

    不去想秦士晓后续会做什么,她格外满足。

    杜妙喜抿了抿唇,犹豫半晌,这才说道:“最近你看过叙渊哥吗?”

    杜妙喜并不想让凌菲菲心里难受,只是如果有些事情现在别说出来的话,以后要是被凌菲菲偶然得知的话,也不知道会闹出什么大事儿来。

    “见过了。”凌菲菲微微颔首,心里颇有些愧疚。“瘦了很多。”

    “你也知道的,他一直都很喜欢你,但是你现在貌似已经确定跟陆承安在一起了,所以才会让她那么不快乐。”

    “是啊。”她点了点头,一脸的无可奈何。“我对叙渊哥,一直都没有男女之情。”

    杜妙喜当然明白,还想说出来,还没开口,就看到陆承安朝着他们这边走了过来。

    她讪讪一笑,朝着凌菲菲看了一眼,轻声道:“某人寻妻来了。”

    凌菲菲循着杜妙喜的眼神看了过去,只见陆承安正大阔步地朝着自己走来。

    杜妙喜的幽默细胞,比之当初,也不知道多了多少,不论什么事情,只要经过杜妙喜的一番解说,总会变得妙趣横生。

    “你说的要不要再搞笑一点?”

    “不了不了,我得走了。”杜妙喜朝着陆承安打了一个招呼。

    看着这个男人的眼神里,只有凌菲菲,她觉得十分满足,毕竟,她只有凌菲菲这么一个至交好友,只要凌菲菲过得幸福,她倒是觉得欣慰欢喜。

    再怎么样,陆承安都是一个值得托付的男人。

    “今天心情不错?”看着凌菲菲眉眼带笑的样子,也渲染了陆承安,也跟着这么一个丫头笑了起来。

    “是啊,心情不错,你不是带着浩浩去游泳了?”

    “浩浩天赋异禀。”

    才怪。

    没有人比凌菲菲还要清楚,当初为了让怕水的凌浩学游泳,花费了多少心思。所有人都以为凌菲菲是那种强人所难的变态家长,殊不知,她只是希望自己的孩子,可以克服自己内心的恐惧,也就只有这样,以后才不至于在水这方面出问题,仅此而已。

    她朝着陆承安笑。

    “难道你还以为带孩子很轻松么?”

    当然不。

    陆承安又想到了凌菲菲这六年里在美国一个人带着孩子的惨状。他心里的愧疚,几乎把她击溃。

    他也不知道让凌菲菲有多伤心。

    如此过了三五天,凌菲菲准备跟陆承安一起去看陆家老爷子。

    凌菲菲特地做了一个小蛋糕,陆老爷子跟别人的口味一直都不太相同,就算是一把年纪了,还是很喜欢吃甜食。

    只是刚到陆家老宅子,就看到了白慕雅,一脸癫狂。

    “为什么不让我进去?为什么?”

    正对着她的,正是陆荿敏,一脸漠然,看着白慕雅的眼神,活像是在看一个疯子。

    不过在此时此刻,白慕雅确实是没有了当初的优雅高贵,这是经历了什么?

    白氏集团的危机,不是已经化解了吗?可是白慕雅这副样子,着实让人看不明白。

    “姑姑。”陆承安走上前,朝着陆荿敏点了点头。

    白慕雅一看到是凌菲菲跟陆承安一起来了,顿时就大笑起来。

    “凭什么?凭什么啊,凌菲菲,你告诉我,你凭什么?”

    凌菲菲看着将要扑过来的白慕雅,眉头紧蹙。陆承安把凌菲菲抱在怀里,紧紧地攥住了白慕雅挥舞过来的手。

    “白小姐,如果你继续这样的话,我不介意送你去精神病院。”

    明眼人都看得出来,白慕雅的精神状态极差。

    “你们先进去吧。”陆荿敏不愿意让一个小小的白慕雅,称为陆承安跟凌菲菲之间的绊脚石。特别是在凌菲菲跟陆承安之间好不容易才好了一点的时候,如此捣乱。

    凌菲菲被陆承安带进了门。

    “白小姐怎么了?”

    她一脸的匪夷所思,对白慕雅的心思,也格外复杂,不知道是同情,还是一些其他的什么。

    “只有她自己知道。”

    凌菲菲不敢再想,眉眼之间的惶恐,明眼人都看得出来。

    “我只是觉得奇怪。”

    “我们先去看爷爷。”

    凌菲菲点了点头。

    陆荿敏冷冷地看着白慕雅,说道:“一个女人,如果控制不了自己的感情并且做出这么让人反感的事情来的话,她的人生,就已经毁掉了一半了。白小姐,你有家室,有才有貌,完全没有必要这么对待自己。”

    呵。

    有家室,有才有貌?

    可是陆承安根本就不在乎这些。

    她嗤嗤地笑了笑。

    “姑姑你什么都有,什么都不缺,感情的陆也一帆风顺,姑姑你怎么会懂我呢?”

    “白小姐,不妨告诉你。”陆荿敏贴近白慕雅,轻声道:“我爱的人没有成为我的丈夫,但是我这半辈子,不还是走下来了。”

    白慕雅一脸震惊。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