棉花糖小说网 > 综合其他 > 萌宝在上:爹地看招 > 第一百零四章 凌家的财产
    陆承安冷笑,这么一闹腾,秦士晓的所有计划怕都是要泡汤了,看着秦士晓那么失望的样子,也不难得知,为了今天,她准备了多少,只是太可惜,白慕雅并不配合。

    “我到底哪里比不上凌菲菲?我什么都比她好,爸,我说错了吗?难道我不比她好吗?”

    还真是让人颓丧。

    再怎么好,都没有用,陆承安不喜欢。

    “回家。”陆承安强制性把白慕雅拉出了门。

    晚会照常举行,往常白家都是大头,结果今年多事之秋,白家的地位也大不如从前,秦士晓原本还想趁着这个机会让白慕雅有可乘之机,偏偏闹了那么一出,现在只能看着了陆承安跟他们隆重介绍凌菲菲的身上,明天的报道秦士晓不用想也知道会是一些什么。

    所有人都会以为凌菲菲是陆承安名正言顺的妻子。

    天。

    秦士晓头痛欲裂。

    陆荿敏想着刚才白慕雅的话,不禁有些好笑。

    就算是不喜欢白慕雅,陆荿敏也不得不承认那么一个人的美貌危险的女性异常妖艳可爱,但是凌菲菲的长相清丽冷淡,完全看不出哪里妖艳,偏偏也是她,就这么得到了陆承安,并且,让那么一个男人,永生永世都忘不掉她。

    呵,魔性的女人。

    陆荿敏对她也是一般无二的喜欢,白慕雅的不甘心,明眼人都看得出来,只是闹到了这个地步,白慕雅也就只能自求多福了。

    第二天一早,就看到了铺天盖地的新闻,更有甚者已经开始描述白慕雅得了神经病,因为对陆承安求而不得的缘故,做了不知道有多疯狂的事情。

    其中列举的当然有夸张的嫌疑,只是不管怎么样,已经到了这个地步,也不知道多少人会信以为真。

    白志清只觉得十分绝望,匆匆忙忙跑到了秦士晓那里。

    秦士晓已经是疲于奔命,看到白志清求救般的来了,顿时就是一阵烦闷。

    “这件事情可不是我能做主的。”秦士晓眼神发冷。“现在所有人都认为凌菲菲才是承安的妻子,你的女儿,都快成第三者了。”

    她愤怒不已。

    这么多年,苦心孤诣,到头来竟然还是一场空。

    该死的。

    白志清讪讪。

    “秦董事长,那些对慕雅不利的言论,还是要尽快压下来,现在凭着我一个人的力量,根本就做不到。”

    “所以?”

    秦士晓眉头紧蹙,现在她也是一个头两个大,对白慕雅已经失望透顶,已经开始琢磨着是不是应该再找另外一个大家闺秀,至少要身家清白,干干净净的才好。

    白志清现在已经被黑的不能再黑了,所有人都知道他出轨的事情。

    “所以,我也是真的走投无路,所以才会想着找您帮帮忙的。”

    “我也没办法、”秦士晓骇笑。“能帮的我都会帮,但是你女儿现在是自掘坟墓。”

    “昨天她喝醉了。”

    “这已经不算是理由了,我早就通知了晚会的事情,结果还是被她搅和的一团糟。”

    白志清也知道,这一次确实是他们的过错,只是白慕雅到底是他的女儿,一生漫长,现在也才走个开头而已,要是因为这么一件事情就身败名裂的话,白志清实在是着急。

    “唉,既然这样的话,我就不打扰了。”

    白志清说走就走。

    一听这话,秦士晓朝着那人笑了笑,说道:“要是真说起来,我也不是不能帮你。但是凡事都有条件。”

    白志清暗道不好,听着秦士晓说了一通话之后,彻底犹豫了。

    如果不答应的话,白慕雅的一生,可算是毁了,可是如果答应了,也就意味着从此之后,白氏集团就会彻底成了秦氏的傀儡,想要摆脱秦士晓,就越来越难了。

    “你可以不答应,但是也就只有我可以帮着你的女儿得到承安。”

    白志清哪里知道秦士晓的真实身份,一听到这话,忙忙说道:“算了,秦董事长,就听你的好了。”

    那一头,凌菲菲刚好收工,陆承安的车晚到,玉容陪在她身边等着。

    “都说陆总裁对你好。”

    玉容由衷感慨,还没等凌菲菲回话,就看到一个艳丽女郎朝着他们走了过来,原本玉容还以为是哪个影视明星,只是那人走近一看,也被吓得不轻,她嘴角轻肿,还有鲜血往外溢出。

    “你是?”玉容眉头轻蹙,朝着她看着。

    “我是凌宇的女朋友。”

    呵,凌宇。

    凌菲菲明白了不少,这个女人是来找她的。只是她脸上的伤,难道是被凌宇打的?

    触目惊心。

    “你的伤是?”

    “是我自己撞到了大理石台子的拐角。”她嘴角噙着一抹冷笑,“跟凌宇相比,我这样已经算是很幸运的了,凌小姐,你是凌宇的亲妹妹不是吗?难道你忍心看着凌宇被人欺负?”

    “凌宇被热欺负?”

    在凌菲菲的心里,一直都是只有凌宇欺负别人的份,却没有别人欺负凌宇的份,怎么好端端的就成了这样?

    她一脸的匪夷所思。

    “是谁?”

    “方辰。”

    玉容开车带着凌菲菲和那女郎一起到了凌家别墅。

    凌菲菲看着这个既熟悉又陌生的地方,心里莫名的有些疼痛感。

    以前的凌宇,还不至于这么堕落

    刚进门,就看到一地破碎。

    玻璃渣在灯光的照耀下,闪着粼粼光亮。

    凌宇躺在啥发生,整个人看起来格外狼狈,一看到是凌菲菲来了,赶忙上前,他整个人看起来都在肿胀之中,特别是那张脸,几乎被打成了猪头,青一块紫一块,实在是狼狈。

    “你怎么会变成这样?”

    “都是方辰,都是方辰。”他分开,“如果不是方辰,我不会这么惨。”

    “事出有因吧?”

    凌宇顿时就拉下了脸。

    “难道你就这么对你的哥哥?”

    “凌先生,菲菲拍了一天的戏,已经很累了,况且,你要是有什么话,还是等到陆总裁来了之后再说吧,应该还有五六分钟的样子。”

    陆承安?

    陆承安也回来?

    她顿时就不再硬气,软趴趴地坐在一边,抚摸着自己疼痛的臂膀。

    “其实也没什么,不过就是因为当初我说的那些话,被他发现是假的了。”

    “你说了什么?”

    “关于你跟陆总裁之间的事情,”凌宇又怕凌菲菲会因为这事儿生气,忙忙解释:“我也是为了你好啊,陆承安限制你的一切自由,你肯定不快乐,不是吗?”

    “我快乐与否,好像不关你的事请吧?”

    凌菲菲被气得不行,这个男人,分明就是自己图谋不轨失败,被人教训,竟然还把事情说的如此冠冕堂皇,她从不认为自己有个好哥哥。

    “你是我的妹妹啊。”凌宇露出一脸悲悯的神色来。“我当然要为了我妹妹想了。”

    “不需要,请你以后不要再拿我的事情跟别人讨价还价。我不是你成败与否用来交易的商品。”凌菲菲气闷,又看到旁边的那个年轻女郎。

    这个人倒是有情有义,就算是到了这个地步,还没想着要抛弃凌宇。

    只是跟他在一起,是绝对不会有未来的,他把所有的好处全部都放在了自己的身上,至于其他人,只有被辜负的份了。

    “不管怎么样,我们是兄妹,我们可是亲兄妹啊,难道你就这么看着我被人打一顿?”

    “不然你以为我会帮你报仇?你知道我的,我对这种事情,向来没有解决办法。”

    “陆总裁会有的,菲菲,帮帮我。”

    “你刚才不是说陆承安控制我,你想救我?”

    真是自相矛盾的一个人。

    凌菲菲此时此刻格外看不起他。

    他完全没有炽热的生命,这么多年来,从来都没有因为感情的事情掉过眼泪,不管是凌父凌母的亡故,还是被爱人伤心,他都没有在意过。他唯一在意的就是金钱。

    “对不起,我无能为力,方辰会对你动手,也是你自找的。”

    玉容听了,笑了笑,她倒是格外欣赏凌菲菲的处事态度,总让人觉得大快人心。

    “我们走?”玉容朝着凌菲菲看了一眼。“你今天累了一天了,要好好休息。”

    “不行。”凌宇大叫出声。“菲菲,这件事情还没结束呢。方辰已经说了,不会放过我,还要咱们的凌氏集团陪葬呢,这可是咱们爸妈的心血。”

    凌宇总是这样,可以把一句话说的格外动人。

    没等凌菲菲拒绝,就看到陆承安大跨步走了进来,看着凌宇那副尊容,冷笑。

    “饿了吧?”

    这是陆承安问凌菲菲的话。“回去?”

    凌宇从一开始的侃侃而谈,到现在的不敢应声,也不过就是瞬息之间的事情。

    玉容愈发同情凌菲菲,有这么一个兄长,实在是痛苦,他并不懂得体谅自己的妹妹,并且十分冷漠,时候同一个爹妈生的,怎么就能差别这么大?

    “菲菲。”凌宇依然不死心,朝着凌菲菲嚎叫。“菲菲,你只有我这么一个哥哥,只有我这么一个哥哥啊。”

    凌菲菲紧紧地攥住了拳头,朝着那人觑了一眼。

    “我只有你这么一个哥哥没错,但是我也没让你做这种事情,现在闹到这个地步,时谁也救不了你了。你当初是怎么跟方辰讨价还价的,你现在依旧可以那么做,只是我,没有办法帮你什么了。”

    “不过。”陆承安冷笑,转过身,朝着他看了一眼。“菲菲占有一般凌家的财产。”

    凌家的财产?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