棉花糖小说网 > 玄幻奇幻 > 重生之名门锦绣 > 499:有情人难成眷属
    离戈笑了一下,依然是往常那一副明媚中透着痞气的样子:“人各有命,他们若是真要惩罚我,那也是我欠他们的。”

    “你和大司命的关系怎么样?如果私下里求他,他会不会出手帮忙?”

    “我虽然不知道摄魂术的解法,但我知道,像他中的这么深,要想完全解除会很耗心神。即便是大司命,估计也是要折寿的。”

    离戈的话说到这个份上,纳兰锦绣还有什么不明白的?解摄魂术需要付出的代价是巨大的,不是至亲之人,应该没有人愿意付出。所以这也能够解释,为什么她苦苦哀求,曲连冰依然没给解。

    “既是如此,你怎么有把握你回去之后,大司命就会出手相帮?”

    “因为我有可以交换的东西。”离戈说到这里眼神中有痛色一闪而过,不过很快就又恢复了正常:“拓跋涛钟情于我,只要我肯心甘情愿做他的女人,他就一定会让大司命帮我。”

    “不可以!”纳兰锦绣厉声拒绝。

    离戈看着她,脸上却没什么反应,再是难以接受的情感,也被昨天一晚上的时间给消耗没了。她拉住纳兰锦绣的手,柔声道:“我们没有其他办法了,不是么?”

    “这样不行的,我兄长醒来之后怎么办?他如果知道你是用这种方法救的他,那他应该更希望自己一直如此。”

    “可是他不能这样下去,镇北王府不能没有他,北疆更是。”离戈轻抚着纳兰锦绣的手,笑着说:“而且我也不能让他一直这样。”

    “再等等,也许我们可以想到别的法子。”

    “没有了,我们已经没有机会了。浔王在军中不会停留很久,他不达目的是绝对不会罢休的。北疆如今危机四伏,你哥哥他必须要尽快醒来。”

    纳兰锦绣紧紧握住离戈的手,蹙眉说:“你再给我点时间,我们再好好计划一下,看能不能把大司命掳来,能不能强迫他给兄长解摄魂术。”

    “没用的。我太了解他了,他一心忠于北疆,绝对不会受人威胁的。”

    “能不能再等等?”

    离戈摇头:“我知道你是为我好,但是我觉得这就是命。不然他为什么会中摄魂术,而我又为什么恰恰知道大司命可以解。”

    “这都是巧合。”

    “不是,我觉得这就是命运的安排。”离戈的神情很平静,这一晚上的时间她已经完全想通了。

    纳兰锦绣感受到了她的无奈,但又不得不说,离戈的这份情感很触动她。能得到兄长的真心,不是因为离戈有多么招人喜欢,应该就是她这份难能可贵的真心。

    她已经很久没有遇到过这么至情至性的女子,所以她很想保护她,很想他们最后能有个好结果。可是,她解不了摄魂术,也帮不了他们。

    这条路,离戈只能自己走。

    “那你以后就打算留在北燕王廷了么?”纳兰锦绣担忧的是以离戈这种敢爱敢恨的性格,很有可能会在兄长的摄魂术解了之后,选择极端的手段离开。当然会包括死亡。

    “我的未来会怎样我不知道,但是,我希望你能答应我一件事。”

    “你说。”

    “等他醒来后,你不要把这件事情告诉他,如果他问起我,你就说死了。”

    纳兰锦绣已经确定,离戈这是打算用自己的命去换徐锦策。她心口一阵酸涩,所以紧紧握住离戈,怎么都不肯放手。

    “你熟读兵书应该知道一句话,那就是覆巢之下,焉有完卵。北疆不能没有他,不然最终也会消亡。北疆不保,那我还有恋歌又怎么生存呢?”

    “你不觉得你这样的决定,对他来说太过残忍了吗?如果有一天他知道真相,你觉得他的人生还能好吗?”

    “所以我才让你不要告诉他,永远都别让他知道。”

    “不可能的,你和我永远都不可能瞒他一辈子,总有一天是要知道的。”

    离戈的眼眶红了,她哑声说:“瞒得一时算一时吧!”

    时间是一剂治愈伤痛的良药,离戈相信,徐锦策再是痛苦,也终究会随着时间消亡。她想,等到他已经习惯了她的死亡,即便再是知道真相,应该也能接受了。

    纳兰锦绣知道这是离戈自己的权利,她阻止不了。但是她在想,她真的能够替她隐瞒吗?这样的女子,这样真挚热烈的情感,兄长应该知道,不是么?

    离戈是个冰雪聪明之人,从纳兰锦绣的眼神中就看明白了一切。她很郑重地说:“你也有心爱之人,也有可以倾其所有要保护的东西。如果你换成了我,应该也不希望他知道的吧!”

    纳兰锦绣想到了纪泓烨,也想到了自己做出的选择。如今看来,不是和离戈的选择一模一样么?

    离戈看出了她的松动,接着说:“我也不要求你安排一辈子,等到北疆稳定,恋歌长大,你就可以把真相告诉他。到时候他要怎么选择,那就都由着他吧!”

    纳兰锦绣还想再说什么,但离戈已经不给她机会了。她要了一匹快马,往北燕王廷走,临走之前只留了一句话:“两日之内大司命必然上门。”

    纳兰锦绣看着她绝尘而去的背影,心里又酸又涩。她觉得她们真是像,只要是爱上了一个人,就一定会倾其所有。

    在选择的时候,也是毫不犹豫的选择了,对对方有利的那一条。即便是选择的那条路荆棘密布,走起来会很疼,会很辛苦,依然毫不犹豫。

    离戈预计的没错,北燕的大司命确实在她离开的第二天就来了。解摄魂术确实费了一番功夫,纳兰锦绣在门外听着,都能感觉到大司命和徐锦策的痛苦。

    整整折腾了将近四个时辰,大司命面无血色的走了出来。不过是短短的几个时辰,他看起来就像是苍老了很多,已经没有了当初的仙风道骨之感,反而像一个行将就木的老人。

    他向纳兰锦绣行了个北燕的礼,然后说道:“她要你的一封书信,证明徐锦策已经无碍。”

    “您先休息一下,我去看看我兄长。”

    大司命眼露轻蔑之色:“我又岂会骗你?”

    纳兰锦绣停住脚步,冷声道:“但是我不得不防。”

    “呵,你们宁朝人就是这般不坦荡,小人之心。”

    “彼此彼此。大司命如果是个重情义之人,那念在师徒一场的情分上,也不该让离戈赔上自己,你才肯出手救人。”

    “路是她自己选的。”大司命的眼中也有痛色,毕竟是他一手带出来的弟子,又怎么会不希望她好?只不过,是她自己爱错了人。

    “你在这儿休息两日,我兄长若是没有异常,我自然会写信给她。”

    大司命生气的拂袖离去。

    纳兰锦绣进屋见徐锦策还在昏睡,他中摄魂术的时间久,这次也是损耗极大。她搭上他的脉搏,发现脉动平稳有力,与中摄魂术之前的虚浮完全不一样,知道应该是解了。

    她松了一口气,只要兄长醒来就好。她一定要把离戈的情况告诉他,她相信兄长一定会把她带回来。

    等到她确定徐锦策已经恢复,让北燕大司命走的那天,大司命交给她一封信。纳兰锦绣打开,发现是离戈写给她的。

    她只写了简短的几句话,其中有一句很触动纳兰锦绣。离戈说:“当你收到这封信的时候,一切就已经晚了。我没资格再回到他身边,而这件事对他来说,也一定是毁灭性的伤害。为了他能好,也为了北疆不再承受战乱,更为了让我可以保留最后一丝尊严,还望你信守承诺,暂时不要把真相告诉他。”

    纳兰锦绣知道离戈是个非常聪明的人,已经猜出了她会这么做,所以才写了这封信给她。她内心挣扎,但换位思考一下,却又觉得也许不知道真的是最好的。

    离戈在信的末尾说:“我一定会努力活着。”

    纳兰锦绣把这简短的一封信反反复复的看了多遍,最后每一个字都清晰的印在心中。她天人交战了好一会儿,才把信置于烛火上烧了。

    徐锦策醒来后整个人都消瘦了许多,他的记忆还停留在自己到了南楚的时候。他没有问太多,也相信自己就中了毒,感叹自己福大命大,竟然还能保住一条命。

    纳兰锦绣看着他,有好几次都想把真相说出来,但最终还是忍住了。离戈说的很对,北疆现在是外有南楚虎视眈眈,内有大宁猜忌重重。

    战争刚刚结束,在这种情况下北疆能够自保就不错,已经没有办法再打仗了。如果让徐锦策知道真相,他肯定会选择一个人去找离戈,那结果会是什么样?

    纳兰锦绣不敢深想,但是她也不能什么都不做。惊云如今剩下的二十多个人都在她手里,她可以安排暗中救援,如果不成,那就真的没有法子了。

    人生不如意事常八九,不是所有有情人都能终成眷属,就连她自己也是。纳兰锦绣把脸颊转向纪泓烨休息的地方,无奈的笑了笑……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