棉花糖小说网 > 玄幻奇幻 > 仙亦是凡 > 第85章 吾心向水 君心向山
    陆凡握着残竹,真气运转几个周天,灌注真气进入残竹,一时间红光大作,一头黑发无风自动,虽然没有遮天蔽日之势,但是却是妖异之极,就连一直没有停歇的鸟兽虫鸣,此刻也都万籁俱寂!

    只听的‘噗’一声残竹已近切入青石之中,顿时青石的切口升起一团带青色的光芒的雾气,慢慢的光芒内敛,只听的‘咔咔’声不断,青石碎裂成一堆碎石,残竹正插在碎石内的一具骷髅之上,上面穿金戴玉极尽奢华。

    随着一声清脆拔剑声,陆凡将残竹从骷髅身上拔起,地上的骷髅也变成粉末,随风一吹点点消散。只剩下几件没能风化的金玉饰品……

    愚贤千载无人明,平民王侯共一丘……

    不再运转真气,刚才的异像也都又消失了,陆凡看着手中的残竹,慢慢的觉得手中的残竹越来越顺眼了。

    “你那是什么?怎么以前没看过?给我看看!”说着陆岚便伸手去拿

    虽然这句说出了所有人的心声,但是没有人说出来,这个陆岚却说了出来而且还要去拿。

    陆凡躲避不及,或许就没想躲避,只来的急说了声:“小心!”

    只见陆岚手刚一接触残竹,便呆立当场,没了刚才神情。

    残竹不知是和缘故,越来越邪异,一边没有防备定会吃个暗亏,被迷惑心神……

    以她的性格,虽知道等一会又会抽什么风,还是早早的离开为妙!

    陆凡踢了一脚羽狼,快步离开,只说了句:“大家快点散去吧,不要告诉她……她……我在什么地方”

    春芸 秋檀几个人你看看我,我看看你都自觉的离开了这个是非之地。

    陆凡将残竹重新放好,然后赶忙出了院落,正巧这时听见陆岚,发飙的声音,陆凡二话没说,便向院外掠去,直到远离府宅,陆凡才放下心来。

    突然,陆凡听到身后有凌乱的脚步声,陆凡以为她追来了,慢慢的转过身,原来是春芸和秋檀。还有羽狼这个‘妖孽’。

    “你还怕她把你毒死了不成?你也出来!”但是羽狼任凭陆凡怎么说,就是不回去。

    陆凡想到,反正要请道无极在景阑轩请客,索性就先去那吧?要不要叫上其他的几个府衙同僚,但是又念及刚发生如此恶性杀人事件,还是少落人口实的好。

    *******

    景阑轩,舞姬在一边跳舞助兴,本来陆凡要好好的宴请老道的,可是没想到陆凡的父亲也来了。

    然后就没有陆凡的事了,两人你一言我一语,喝着一边妖娆的女子送来的酒水,盯着跳舞的舞姬口水都快就了出来。

    前来伺候陆凡女子,被陆凡拒绝了,这倒又便宜了那个老道士。

    老道士来者不拒!

    陆凡手握酒杯,有一杯没一杯的喝着,也不敢独自离去,府宅的某一角说不定就有陆岚,陆凡可不敢独自面对。

    看着一边的羽狼也在略有挑剔的吃着桌上的菜肴,陆凡又是一阵无奈。

    春芸秋檀两人男扮女装,毕竟这里是风月场所,三人在一起落座。

    “少爷,现在天色已晚,我们还是回去吧!”秋檀说道

    “好吧,我们回去,看来那两位是不会回去了”说完陆凡红着脸抓起一边的羽狼拖着就走。

    ******

    三人慢慢悠悠的,在路上晃晃悠悠走回到府邸,陆凡道:“你们先进去,我在外面等一等。”

    “少爷,您可是一家之主啊,怕她作什么··“

    “言之有理,不过夫妻嘛··就是要礼让礼让,现在天气也凉了,你们先进去吧!”

    当两人还想说什么,陆凡已经走了,羽狼喝足了酒,大腹便便的跟着。

    皎洁的月光亲,普洒在光洁如玉的青石街道上,凝气禀神陆凡可以听到城外的蛙叫,田间的蛐蛐叫声……

    夜晚,整个青冈府城宁静异常,能够清晰的听到贯通府城的河流的潺潺流水之声。

    这就是自己管理的地方,西南边隅的一座城池——青冈府!

    ******

    “出来吧,跟着这么久”陆凡继续慢慢在街道上走着

    许久,并没有其他的人出来,陆凡摇了摇头难道是自己的感觉出了错,今天经历这么多的怪异的事情,自己也变的有些神经质了。

    一转身,发现身后的街道下,一袭白衣在山城微风中缓缓飘扬,虽然在此刻背朝月光,但是陆凡却感到异常的熟悉,这与几年间朝夕相处的玉羽何其相似。

    “玉羽……是·你吗?”

    对面的人却没有回答,也没有动,陆凡看着对面的人一成不变得脸终于变了色。

    “怎么了?怎么不理我?”陆凡仍是期盼着对面的人便是林玉羽,不,应该是姬玉羽。

    月光渐渐减偏移,但是两人都没有走动,对面的女子气息十分怪异,时而平静,时而异常紊乱,但是却没有杀气。

    月光渐渐挂在当空,月光如水洒在这片美丽的大地上,就在这时女子转身意欲离开。

    陆凡看着身影突然离去,心里一阵失落,难道什么都是过眼云烟吗?曾经的情意都将随着时间烟消云散。

    当初,学院大树下,那种无忧无虑,那种相互关心都已经永远的过去。

    再次相见,却是谁都无法再向前迈一步,就这样不知不觉间相互间便诞生了一条鸿沟!

    你真的不再理我了了吗?陆凡看眼前的身影。

    对面转身的身影一顿,终于幽幽说道:“现在的你已经为人父,也不再需要人保护了,我也保护不了你了,你的选择就是我们是两个世界的人了”

    “你知道我是身不由己的,这些都不是我所希望的,我也不知道是怎么一步步走向现在的……”

    “你的性格使你总是瞻前顾后,不够有魄力,你总是这样!!··即使是自己的婚姻也是如此……你总是如此……”略带沙哑的声音传来

    “我…”陆凡发现此刻竟然无话可说

    意欲挽留,可是手却怎么伸不出,是啊留下又能怎么样呢,或许自己一直向往着的那种生活对她来说更好。

    转过身的玉羽看着陆凡,一副纠结的模样,轻轻的笑了,泪水顺着面颊流进和嘴角里,此刻只有她自己知道原来泪水不只是咸的,还有苦涩的!

    总是这样,没有一个男人应有的果断。

    总是这样!

    “这次……听说,帝国出现了传说中的神兽,名唤‘朱厌’,所以现在修真界都出世历练,减少妖兽对普通人灾害,自古以来‘朱厌’一旦出世必将是乱世,你··你……自己要照顾好自己,我走了!”玉羽沙哑着说完便顺着光滑的青石街道慢慢的消失了。

    陆凡抬头看着月光,也慢慢的留下了泪水,擦了擦泪水,陆凡暗自嘲,自己还是男人嘛?怎么老是流泪,小时候如此,现在还是如此!

    府宅门口,陆凡站了许久,看着一道虚影,扑在自己的身上,闻着羽狼身上毛皮之上淡淡香味,陆凡道:“她走远了?”

    羽狼狼重重的点了点头,还不忘在陆凡的手上舔了舔。

    “你现在吃的这么胖,她肯定都抱不动你了”陆凡揪着羽狼的耳朵轻声说道

    没想到羽狼竟然也会害羞,将脑袋深深埋在陆凡的衣服里。

    陆凡望着天空,慢慢的说道:“以后我一定还要带你去见她,让她见见你如今的这副模样,你说到时候她还会认得出你和我吗?”

    这时羽狼先是点了点头,然后歪着脑袋想了想,又摇了摇头最后也仰头看着月光。看着天上的月亮,羽狼喉咙里发出低沉的‘呜呜……’声

    陆凡看着羽狼,一把捂着羽狼的嘴轻声道:“千万不要叫,现在人都睡了,别没事找事!”

    羽狼歪着脑袋左右看看,然后点了点头……

    *******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