棉花糖小说网 > 恐怖灵异 > 前缘惊魂 > 第一九一章 氤氲迷情
    这天,孟老爷邀了些朋友到家中作客,为了祝兴,还请了一个小戏班来表演,孟府上下很是热闹。

    周宣来晚了,他到的时候,戏已经开演了,为了不影响别人,他找了个靠边儿的位置坐了下来。

    台上演的是周宣熟悉的关公戏,锣鼓唢呐充斥于耳,好不热闹。

    周宣环顾四周,并没有看到孟家贵的身影,也就不找了,所幸静下心来专心看戏。戏已过半,气温有些热,周宣干脆解开了衣领上的两个钮扣儿,让自己更加舒服一些。忽然有人递过来了张纸条,周宣有点纳闷儿,打开一看,纸条上写着四个字:

    过来喝茶!

    令人蹊跷的是,字条上并没有署名!

    这会是谁写给自己的呢?递字条之人,周宣刚刚也没有留意,光顾着解衣扣儿了。

    后面的戏,周宣已经无心再看,直到握在手心里的字条被汗浸湿,周宣还是没有想明白这纸条是谁写给自己的!

    从字迹上看,应该不会是老爷孟喜昌所写!尽管周宣并没有看到孟喜昌在看戏!但孟喜昌的字他是认得的!

    除了孟喜昌,还能有谁会请自己喝茶呢?

    他把那字条反反复复看了好几次。

    那字,圆润,细腻,整齐但不优美!

    应该是出自女人之手!

    周宣一边看戏,一边时不时的把目光转到不远处丁淑娇的脸上,他的心脏如同被人拖拽了一般,恍惚忘记跳动,也不知道该如何反应,只傻傻地盯着她看。

    丁淑娇纯白的短衫配着下面暗色绸裤,短衫精巧帖身,衬出高耸的双峰,脸上略施脂粉,倒有几分动人之处,直把周宣看得心口热烘烘的。他觉得丁淑娇腥红的面颊甚是好看,似乎和他心有灵犀一点通,迷离的眼神频频地向他暗送秋波,对他也有几分意思。

    难道说,那字条...

    周宣一时惊叹不已,待回过神儿来,一抹窃笑袭上了他的嘴角儿。

    丁淑娇虽然是孟家贵的老婆,但她在孟家的处境,周宣早就了如指掌。

    也难怪!

    周宣在寻找机会,他的魂儿似乎已经被她勾了去。

    周围乱哄哄的,大家都在看戏,周宣便悄悄起身挪到了丁淑娇的身边。

    “少奶奶也来看戏啊!”

    周宣没话找话地搭讪道。

    不知道为什么,丁淑娇并没有理会他,像是喝了酒,没看完戏就摇摇晃晃地离开了,周宣翘首目送,茫然若失。

    他犹豫了一下,便悄悄起身,寻着她跟了过去。

    第二天。

    房间里静悄悄。

    “渴啊!”

    喉咙里似乎有火,身体也如同是被炙烤,头有些痛,丁淑娇努力想睁开眼睛,却睁不开。

    她的手在昏昏沉沉中,像是触摸到了什么,是一个人的胳膊。

    她扭动了一下身体,温热的男人的气息涌入她的鼻孔,她的嘴被强势地堵住了。

    她本能地挣扎了两下,发现自己根本就无法反抗,她没有机会。他任性地在她的身上肆意妄为,席卷她的一切。

    她的潜意识知道,那不是孟家贵,而是另一个男人。

    她的身体涌起了一阵亢奋。

    ...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阳光透过薄薄的纱窗照进来,照着这间布置精致的房间里的一切摆设,照着地上凌乱地衣服。

    空气中,隐隐氤氲着一股情欢过后的**气息。

    她微张着双唇,依旧沉浸在睡梦中。

    “哐!哐!哐!”

    一阵强烈的砸门声,将她惊醒。

    门轻易就被砸开了,惊醒了的她看到孟家贵面目狰狞地站在门外,旁边是愤怒的大太太,还有惊愕的何青萍。

    “这..?”

    丁淑娇惊吓得一下子坐了起来,当她发现自己衣不裹体时,大脑一片

    空白,她下意识地用被子包裹住了自己的身体。

    “家贵..我..”

    她慌乱得语无伦次。

    “哼!”

    门口,孟家贵冷笑了一声,脸色阴沉地说:“你还有脸和我说话,你终于还是耐不住寂寞了?说,奸夫是谁?”

    孟家贵又和佩珠住在了一起,已经很多天没来丁淑娇这里了。

    他怎么也不相信,当大太太告诉他说有人看见一男子的身影从丁淑娇的房间里出去的时候,他还以为自己在做梦,就在孟府,就在自己的眼皮底下,居然自己的老婆会和别的男人干起了见不得人的勾当,这还了得!

    这顶绿帽子被堂而皇之地戴在了自己的脑袋上,叫他以后如何见人!

    “没..没有!”

    “呸!婊子!别装了!都有人看见了,看见一个男人的身影从这房间里出去的!”

    丁淑娇努力地回想着。

    一天前,家里来了不少人,他们在看戏,是的,他们,包括孟家贵和柳佩珠,一大家子倒也热闹。

    她,没有人陪伴,一个人低迷抑郁,有人递给她酒,她想都没想就喝了,还喝了不少.. !她也去看了一会儿戏,头痛得难受,就往回走,有人跟过来,好像还陪着她说了一些话,扶她回的房间,这是她最后的记忆。

    “那人是谁?”

    孟家贵厉声道。

    她眯着眼睛,皱了皱眉头,很快,她想起来了!

    周宣!

    老爷的义弟!

    “说!那个奸夫是谁?”

    奸夫?

    自己和周宣?

    丁淑娇的脑袋发蒙!

    大太太一脸鄙夷地走上前,对孟家贵说道:“看看!我没有说错吧!你娶了个风月女人!是随便就跟别的男人上床的女人!”

    “不!不是你们想的那样!”

    丁淑娇极力争辩道。

    “贱货!”

    大太太上前了一步,“你还挺嘴硬!”说罢,一把掀开了她裹在身体上的被子,她就这么赤条条地显露在他们的面前,她吓得紧紧抱住了自己的身体,双手抱膝,蜷缩成一团。

    “不要!”

    丁淑娇痛苦地皱了皱眉,可怜巴巴地说道。

    大太太冷笑道:“好好看看,我原来可还指望你这肮脏的身子能给我们孟家传宗接代呢!这真是天大的笑话!”

    “不是啊!我..”

    “没什么好解释的!

    孟家贵将枕头一把丢了过去,正打在了丁淑娇的头上,她狼狈地再次将自己的身体严严实实地包上。

    她的脑子里昏昏沉沉地浮现出昨夜不堪的一幕,她不敢想像,就像是一场梦。

    她紧闭着嘴,偷眼看了一下孟家贵。

    孟家贵的脸冰冷得像铁,脸色寒厉吓人,正用一种厌恶的目光盯着她,就如同盯着一堆狗屎。

    “行啊!你看来很快活啊!”大太太说。

    丁淑娇忽然想起了什么,问道:“你们这样对我,你们有证据吗?”

    “证据?”

    大太太冷笑着,“你居然还要什么证据?”

    “没有证据,你们就是血口喷人!”

    丁淑娇要知道究竟是谁出卖了自己,如果没有,她凭什么承认呢!要知道,对于一个大门户的媳妇,没有什么比这种丑事儿更令人颜面扫地的了,其结果就是被打,被轰出家门!与其被众人骂个狗血喷头,不如死不相认!既然他们拿不出证据!口说是无凭的!

    “有人看到有男人从你的房间里出来了!”

    “谁?”

    大太太提高了嗓音,“是谁不重要,重要的是,你的不光彩丑事儿被人看到了!这难道还不够吗?”

    “你听我说!不是这样子的!”

    “好!丁淑娇,你的胆子真的好大啊!我现在看到你就感觉到恶心!什么也不要

    说了!还有什么好说的呢!我们离婚!”

    孟家贵极其厌恶地看了她一眼,转身就要离去。

    “等一下,也许不是你想的那样!”

    丁淑娇极力辩解着。

    她快速地拉过自己的衣服,胡乱地穿上,下地。

    孟家贵停住了脚步,他想知道她还有什么要说的。

    丁淑娇正要追过去,却被大太太挡住了去路。

    “你这种下贱女人,最好离我们家家贵远点儿,我当时真的看走了眼,把你这样的**娶进了家门,不仅生不出个孩子,还敢偷男人,水性杨花的女人!你就准备净身出户吧!”

    大太太半仰着头,眼神阴狠闪烁。

    “且慢!”一直没有作声的何青萍终于说话了。

    “我看不妥,俗话说,捉奸捉双,我们也只是听说,口说无凭,如若就此将她扫地出门,人家会认为我们孟家不通情理!况且,一离婚,大家都知道了!这种丑事儿,还唯恐天下不知道嘛?我们孟家可是这里有名望的大户人家,丢不起这人!”

    何青萍是听老爷说有人看见一男子从丁淑娇的房间出来,老爷不太相信,若大的孟府,往来都是人,有谁敢明目张胆地进大少奶奶的房间?

    四处都是眼睛,这怎么可能呢!

    还能有谁这么大胆!

    或许是只是空穴来风,老爷就让她跟着孟家贵和大太太过来看看。

    看了半天,除了孟家贵的愤怒,大太太的歇斯底里,房间里凌乱了一些,何青萍也真没有看出个什么特别不对劲的地方。

    在何青萍的心里,她也觉得丁淑娇太可怜!

    虽然嫁了孟家,可男人不爱她,柳佩珠的到来更让她独守空房,长夜难熬,这还不说,还要整日里被大太太欺负,要是她的话,估计她早就卷起铺盖卷儿走人了,可是丁淑娇却不能走,因为她还有个时不时上门来要钱的不争气的爹。

    如今别说没有偷男人,就是偷了男人,也不是她的错!

    何青萍为此有些愤愤不平,所以能为丁淑娇说话,她还是要说的。

    “这是你说的?”

    大太太不太高兴,直白地问道,“我们孟家是有规矩的,不是谁想怎么样就怎么样!”

    “规矩也是要有真凭实据的,无凭无据,只是听人随便说说,就动辄将人家扫地出门,这就不是大户人家的风范了吧!你们查过吗?到底是谁说的呢?”

    “查过了吗?谁看见的?”

    听到丁淑娇这么说,大太太侧过头来,问孟家贵。

    孟家贵小声道:“我也是听说的,但真的查下来,却没有人承认,都说是听来的,都怕担责,但确实有人看到过的!”

    何青萍说:“这真是有意思,你们这么确定,可又找不到人,又没证据,保不准是谁在恶作剧也不好说!我看既然没有捉奸捉双,又没有拿到证据,这事儿就这么打住的最好!别人家就是有这事儿也会是遮盖着,我们也查不出个所以然来,没必要让世人皆知,我们孟家不能丢这个人!”

    “这话是谁说的?就这么便宜她了?你可真会当好人!”大太太说。

    “我说的!我想,这也是老爷的意思!”

    大太太上下打量了一下何青萍,没有好气儿地说:“哟!大太太我还没敢说什么呢!一个偏房儿居然也代表起老爷来了!真是笑话!”

    何青萍细声道:“恐怕是有的人想去代表,还没有这资格吧!当然了,这也不是那人的错,谁叫她不招人待见呢!”

    “你!”

    大太太气不打一处来,“别以为得了老爷两天的宠,就可以在孟家上下指手画脚!耀武扬威!”

    “哟!指手画脚?那可不敢!不是有您大太太的威严在上面罩着呢吗!”何青萍小声说。

    “哼!”大太太看了看何青萍,瞥了眼丁淑娇,拉着孟家贵甩手而去。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